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八十六节 有理有据有节

本不想多说,但是陆为民想了一想觉得市场项目可以不多说,但是在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打造上他还是需要做一番解释,以免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煽风点火。
他知道梁国威想听什么,本来不想回应,但他知道梁国威极好面子,如果自己依然不理睬,只怕颜面就要撕破了,这对于日后的工作就很难在得到对方的支持,殊为不智,想要保持眼下这种让县委对洼崮工作放手的情形就不可能了,所以斟酌再三,他觉得有必要要做出一个积极的姿态来回应。
“梁书记,李县长,这一段时间我的确在县里呆的时间不多,主要是在昌州,因为我觉得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和中药材种植基地打造这两项工作其实是一个连为一体互为促进的工作,从去年开始,区里边一直在全力规划和打造中药材种植基地,因为考虑到淮山猕猴桃事件的影响,区里和各乡镇也没有采取行政强制手段要求,只是正确规范和引导有条件种植中药材的种植户,用政策来引导和鼓励他们多了解市场行情,根据市场行情来扩大种植。”
“为此区里专门派人定时掌握了解周邻省市的专业药材市场的行情变化,分析判断行情,从而为种植户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当然,作为一级党委政府,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政策扶持,提供信息和分析,不能代替种植户作出决定,这一点区里边也是专门和图书明确了的,而且洼崮历来有种植药材的传统,有基础,只要有政策引导鼓励,我觉得打造这个基地很有条件。”
眼见得再听凭二人说下去就真有可能演变成舌剑唇枪的交锋了,梁国威干咳了一声制止了二人的一问一答,“为民,如果孙专员下周来,县委准备在洼崮选择一个参观考察点,你准备怎么办?”
陆为民的解释很中肯,语气也相当平和,丝毫听不出有什么不对,先前包括曲元高、关恒和蔡云涛在内都担心陆为民会不会有什么情绪,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心里都才放下心来。
而这帮家伙之所以故意避开区委和乡镇党委政府,大概也是对基层党委政府不太放心,对他们弄虚作假的本事太过担心,怕这边搞些表面文章糊弄他们,还不如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这样获得的情况也远比地方党委政府陪着去看要实在许多。
戚本誉似笑非笑的插言了。
在没有和佰达公司正式谈判敲定之前,陆为民不准备就这个市场项目再多说什么,他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多了,至于说质疑声从来也没有断过,他也不是接受不了这份压力的人,如果现在一味的解释甚至夸口,也许暂时能赢得几分,但是万一这个项目真要不如意,那背负的责任会更大。
梁国威的话一语中的,这才是关键,扯半天其他的都是虚的。
佰达公司这帮家伙的确有些烦人,已经和图书三次来洼崮考察,但是却没有通知区委和几个乡镇党委,而是以药商的名义悄悄到种植户进行考察,而且不仅止于洼崮,还对县里临近的太和区、开元区,以及周边几个县的药材种植情况都做了一番调查了解,功课可谓做得相当足,这也是雷达前段时间给自己通报的。
好在佰达公司三次考察都还算差强人意,尤其是对洼崮区几个乡镇的考察颇为满意,认为如果他们考察的其他乡镇都能像洼崮区这样大力度来推进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那么这个市场的货源前景就无虞了。
梁国威脸色微微有些阴,他现在需要的是能上的台面的大东西,千家万户搞什么药材种植对于他来说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孙震看了这个会如何着想?你陆为民前期吹得天花乱坠,现在就给我来个农户种药材的基地来糊弄我?
“拿出来拿不出来要看怎么说,如果说你要看到一个建设工程拔地而起,当然不可能,但是如果说要了解进展,那完全可以看得到,比如和佰达公司接触会谈纪要,比如中药材种植基地的前期建设。”陆为民淡淡的回答。
虽然佰达公司的小动作让陆为民有些不高兴,但是他还是要承认,越是这样的姿态越是证明这个公司是值得接触的公司,他们越是谨慎越是小心,越是要求苛刻,就说明他们是看好这个项目,是真心想要把这个项目做成功。
“为民,中药m.hetushu.com材种植基地打造的问题暂且不说,现在关键是下周孙震专员要来我们双峰调研,而且调研时间是整整两天。这两天时间怎么来让孙专员有看点,恐怕得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县里一直觉得你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吵吵嚷嚷这么久了,也应该有点儿名堂了,地区那边也肯定知道这个项目,可你现在这么云遮雾罩的忽悠一阵,我听了半天,愣是没说到一点儿实在的东西啊,这项目现在进展怎么样,什么时候能签约开工,都没有听你说到点子上啊。你这么忽悠,大伙儿倒是无所谓,可孙专员那里可不好糊弄过去啊,到时候挨批的可是梁书记和李县长啊。”
很多事情在会上多说无益,一切都得等到敲定之后才能说得清楚,自己现在就是舌绽莲花,也很难让这些本来就有些疑心和成见的人相信这个市场项目运作良好。
陆为民宁肯现在多费些心神,多做些准备工作,多和对方就具体细节扯皮几次,也不愿意在项目落地之后再来填这个坑补那个洞,更不希望看到这个市场没多久就陷入困境。
李廷章的发问也算是情理之中,虽然这个时代党委对于经济工作的干预力度很大,为此还设有专门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但是作为一级政府,对于经济工作尤其是具体经济工作,名义上更具有发言权,县长过问洼崮的经济工作发展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戚本誉发和-图-书招在陆为民预料之中,若是戚本誉不吭声不出气,那陆为民心里还真要打鼓了。
“洼崮就只能拿得出这个?”梁国威语气变得有些淡漠,目光也不再看他。
陆为民知道这是李廷章有意为自己缓颊,让自己有一个机会好好辩驳一番,不过今天陆为民打算辜负李廷章的好意了。
陆为民回应戚本誉的诘难时也显得波澜不惊,似乎没有听出来戚本誉话里的种种含义。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陆为民这样低调,在他看来这就是陆为民底气不足的表现,先前多牛气啊,啥中药材专业市场投资可能会有好几百万,一会儿还冒出来大东制药厂建分厂的项目,还真是吹得神乎其神了,他就不相信一个毛头小子,就凭他在夏力行身边混了一年,就能脱胎换骨,就能得道升天?这世界上便宜事儿都能让他占齐了?
“那你的意思是孙专员下周来,你这个市场项目也没办法拿出来?”戚本誉毫不客气的追问一句。
这种情势下,戚本誉不趁机给自己找点儿难受,他还能叫戚本誉?
“戚书记,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市场项目正在运作当中,进展顺利,佰达公司很快就要过来面谈,你说的签约开工这些其实都很简单,可是在此之前的具体准备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各方面条件大家都觉得合适了,签约也就是半个小时就可以搞定的事情,至于开工,按照我们的要求,签约一周之内就必须要把和_图_书资金打入指定账户,只要资金一进账户,立马就可以开工,这个建设工程也不是啥高难度高科技的工程,就很普通的基建工程,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面对梁国威的询问,陆为民可不敢向对戚本誉那样漫不经心,他正色道:“詹书记引来的这个项目规模大,条件好,又是港商独资项目,还能吸收大量剩余劳动力,我以为这个项目才是推介给孙专员看的最佳参观考察点,当然如果县委觉得需要在洼崮选择一个点的话,我建议看一看我们正在打造的中药材种植基地,我觉得这也是农民增收致富的一个重要渠道,虽然不是工业项目,但我个人感觉也许比普通工业项目更有价值,毕竟它牵扯到千家万户,对整个洼崮区的传统农业转型和农业产值提升,都有很大助力,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它能为相当一部分农户找到一个较为稳定的收入渠道。”
陆为民注意到来自周边常委们的各种目光示意,整个会场上变得死一般的压抑。
“至于说有人担心淮山猕猴桃事件重演,我觉得大可不必,区里明确了只是政策扶持,提供一些信息,决定权交给种植户的判断和市场行情变化来决定,而且区上一方面帮助种植户提供科学种植技术,更重要的则是侧重于加强种植户市场意识的培养,我相信做好了这两点,可以最大限度的化解市场风险,就算是真的出现什么问题,那也和党委政府没有多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