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节 洗礼

“至于第三点,最高效率,其实也就是整个企业从建设到运行过程中,像一般的私营企业,可以想象得到,在报批审核过程中程序肯定会相当复杂,而且也会遇到诸多阻碍和难题,而我们现在各级政府在这方面还没有完全理顺,思路心态都还没从管理到服务这个角度实现转变,在其他地方你可能会花上十天甚至一个月才能办好的事情,在我们洼崮,我可以承诺,至少可以缩短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而且在具体工作中遇到有什么困难,我们也承诺,包括我,章书记,齐镇长,我们三个人至少有一个人会在第一时间帮助你企业解决,甚至包括企业的流动资金贷款问题!”
先不说其他,两个废弃已久的企业的厂房立马就可以变活,甭管租赁也好,买下也好,或者是陆为民所说的先租后买也好,那可都是钱,都能给镇里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
“那么我们再来说第二个因素,最小的投入。这个制药厂最起码的设备生产线价格不会低,按照目前的生产线价格,就算是有二手生产线,如果要完备补齐,估计一条制剂生产线也不会低于四百万,也就是说在设备等固定资产投资上的投入不会小,那么如果可以在厂房、地面硬化等节约不少,这两家企业是我们镇上原来经营不善而倒闭了企业,但是厂房都还可用,加上电气线路以及部分辅助设备等都可以凑合使http://m.hetushu.com用,这又是一笔可以节约下来的钱。”
“陆书记,我能找到很多拒绝洼崮的理由,但是都觉得不够充分,同样我也找到了很多应该在洼崮投资建厂的原因,但是同样也都不够充分,包括你所说的最后一个因素,不过,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应该在洼崮投资的一个决定性因素,你知道是什么吗?”
说完这番话之后,陆为民轻轻靠在圆座沙发里,微微笑着,目光沉静地注视着对方,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嗯,那林厂长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决定因素怎么就让你下了决心呢?”陆为民也不纠缠这个问题,漫不经心地问道。
陆为民讶异的扬起眉毛,看了一眼身旁的章明泉和齐元俊,“呵呵,林厂长,我还真没有发现你所说的决定性因素指的是什么。”
林和祥若有所悟的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微微皱眉,像是在掂量着陆为民最后抛出的那个理由是否够分量,好一阵后才笑了起来。
“我?!”陆为民一扬眉毛,随即又耸耸肩,微笑起来,“我有那么大的力量么?或者是林厂长是为了恭维我给我来这么一定高帽子?”
陆为民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静谧,只是安静的驾驶着车,一直到车缓缓停在这一段平缓的高处。
陆为民嘴动了动,却没有再说什么,此时说其他的似乎显得有些虚伪,先前自己所说那和_图_书一切不就是要引导对方做出这样的判断么?
顿了一顿之后,陆为民似乎斟酌了一下才又道:“如果药厂在资金上有难度,也可以采取先租后买的方式,这样可以避免药厂初期投入太大,造成流动资金不足,这一点上我们区委和镇里都可以接受。”
齐元俊不指望这点钱就能把先前镇里办这两家企业从合金会里捅出来的窟窿给填上,但是至少可以极大的减少损失,而且这个药厂一旦建起来,从用工收入到产值税收,对于现在一切都要用经济数据来体现政绩的时候,外来投资、产值、财税进账,再加上镇里至少可以有上百的劳动力进厂务工,每年就能有大一笔工资性收入,这还没有算要修建这个企业给建筑业带来的产值,可以说这是个聚宝盆也不为过。
不能不说这个家伙在这方面也是经过一番慎密考虑的,林和祥微微点头,认同陆为民的第一个理由。
陆为民下的注不可谓不重,实际上他也很清楚这样一个企业对于目前的洼崮来说的确有些奢求了,如果说在一两年后中药材种植基地和专业市场都已经建成并展示出成效时,这样一个制药厂落户也许还说得过去,现在就要人家落户在这里,的确要冒很大风险,哪怕自己开出了这么多优惠条件,一样有很大难度。
一直到皇冠缓缓爬上碧园路,坐在车后座的章明泉和齐元俊两人似乎都还没有从http://www.hetushu.com刚才的氛围里走出来,一直默默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
但是今晚对于二人来说,几乎就如同小时候刚踏入学校大门时老师给自己上第一课启蒙一般,如同缓缓地在章齐二人面前推开了一扇门的门缝,让两人在一种百位陈杂的洗礼中看到了门缝中的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皇冠在碧园路上缓缓地行驶,从碧园路可以看到昌江两岸流光溢彩的城市华景,鳞次栉比的路灯在江岸上形成几条绚丽灿烂的光带,而城区内如点点繁星般的夜景美不胜收,无论是谁看到这一幕都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从这里沿着山腰爬坡而上,就可以俯瞰江北华景,很多人都喜欢开车或者骑摩托车来元山上欣赏昌州夜景,而元山夜眺也是著名的昌州八景之一。
碧园路是昌江南岸环绕元山山腰的一条风景路,虽然地处江南的元山山腰,但是这里植被良好,加之距离城区不远,而前年竣工通车的英雄门大桥横跨昌江,正好在元山脚下形成交汇。
“最后,我还要补充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我们洼崮的中药材专业市场和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已经正式启动,想必林厂长已经听到了一些情况,我们的市场投资九百万,十月将会正式开门营业,对于周边地区的辐射和影响难以言喻,同时我们洼崮自有的中药材种植基地预计明年种植面积将达到万亩,有这两块砝码,和-图-书不知道林厂长有没有觉得我们洼崮值得考虑呢?”
“第一是时间,如果我们现在才去找合适厂址,我想最起码需要一个月时间,另外选好地点才开始建设,而洼崮不需要,您看了,这里有现场的两个已经关门的企业,只需要把这两个企业之间围墙推到,就可以连成一片,足够新厂使用,大部分地坪已经硬化过,最起码也打了三合土,基本上都能符合一般的生产需要,相当一部分厂房还可供使用,这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很简单,所有因素中,唯有人是最关键的,正如我们之前探讨过的,现在国内市场正处于躁动的前夜,刚刚从物质贫瘠里解放出来的人们改善自身生活的欲望非常强烈,所以只要产品对路,基本上不存在销路,如果在营销上再有一些方法,可以说销路相当顺畅,短期内情况都会是如此,所以我觉得关键还是在生产。”林和祥语气温和而淡然,“非国营企业注定会遇到很多壁障和束缚,那么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来保护和扶持,才能使得企业迅速成长起来,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要解决掉这些壁障和束缚,我觉得有你在的洼崮,也许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不,在目前这种情形下,准确的说洼崮有求于我更多,我无须违背我自己的本意恭维谁,当然发自内心的例外,如果你一定认为这是我的恭维,那只能算是我说出我自己的真实感受hetushu•com。”林和祥很会说话,能让人既感到荣幸,又不觉得太过于露骨。
作为洼崮镇的镇长,他太清楚这个药厂一旦落户洼崮镇,其给洼崮镇带来的好处难以想象。
“林厂长,我也考虑过这一点,我刚才说了,现在这个企业要建成投产的几个要素,第一,最短时间,第二,最小投入,第三,最高效率,这是排在最前面的几个要素。”陆为民也早有准备,“那么我们一个一个来分析。”
在齐元俊心目中,这个项目比那个市场项目更令人期待,至少带来的产值是实实在在的可以让镇里每年产值上一个大台阶。
陆为民他们三人从酒吧里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章明泉和齐元俊都不太适应在酒吧里喝酒谈话这种洋氛围,加上今晚本来也就是陆为民和林和祥是主角,两人也就充当了一回听客。
陆为民笑了笑,只是端起酒杯做了一个一饮而尽的示意,然后慢慢将杯中酒喝完。
章明泉和齐元俊都有些紧张地望着面色平静的林和祥,尤其是齐元俊。
※※※※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是深圳蛇口提出来的口号,林和祥很认同这个观点,尤其是在现在市场一片大好的情形下,能够早一日建成投产,就能早一日见到效益,以他对市场行情的了解,这个药厂只要能够按照他的意图建起来,他就有把握在两到三年内追上甚至超越大东制药厂。
“无他,就是你。”林和祥显得很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