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四节 潜在盟友

“关主任,那我再问一句,你觉得这种改制试点方式,梁书记和李县长他们会同意么?”陆为民不给关恒躲闪机会,径直问道。
关恒沉默不语,他不想说违心之言,以梁国威目前的观念,恐怕很难说服他同意搞这种风险不小的尝试,他宁肯把精力心思花在招商引资这些既没有风险又能迎合上边意图的面子活儿上,李廷章也不例外。
再加上詹彩芝又成功了引来了亚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这个具有很强吸引力的玩具厂项目,而且这个港商也相当会来事,还提出了要给县委解决两辆工作用车,又邀请地区和县里领导到香港考察。
“关主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束之高阁也好,招来是非也好,姓陆的也都有思想准备。”陆为民微微一笑,目光中多了几分淡然,“不过我倒是想问一句,关主任你觉得我的这个想法观点如何?如果换了你处在我这个位置上,你是否会也要推动改制方案试点?”
双峰现在情况不愠不火,虽然有了这个玩具厂项目,但是其他县的动作也不小,而且单单一两个招商引资项目是难以让地区里边对双峰工作满意的,在这方面关恒赞同陆为民的一些观点,双峰在思想观念方面的确有些保守了,缺乏有冲劲儿有眼光的干部,更缺乏擅长经济工作尤其是新时期下精于经济工作的干部,而县委在这方面似乎并没有太重视。
自己想做的事情是梁国威这一类和-图-书人绝对不敢想的,关恒所说的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以梁国威的守旧心态,要让他去冒这么大的政治风险来尝试,他不敢,这不是简单的经济上动作,而是涉及到更深层次的东西,而且出了问题,他也绝对不会承担责任,这一点陆为民敢肯定。
关恒他自己也曾经向梁国威委婉的建议过,但是梁国威似乎举得自己是在为陆为民张目,所以没有接受。
关恒的言语中不无遗憾,看得出来他是真有些惋惜。
他对双峰干部思想的守旧很有些轻视,但是却不能说这些干部中就没有杰出人物,像关恒这种人物在他看来比起戚本誉詹彩芝杨显德之流不知道要高出多少,甚至比梁国威这种尸位素餐的角色也要强不少,但是却只能在县委办主任位置上屈才,不能不说国内这种论资排辈的观念压制了很多人才。
关恒说得没错,自己在这一点上有些轻慢了,当时他本来是想向梁国威作一个汇报的,但是詹彩芝因为玩具厂项目在梁国威面前很是显摆,他就不想去凑那个趣儿,这一来二去搁下来,詹彩芝就更是讨得梁国威的欢心,梁国威对自己的态度也就有些冷淡,陆为民就更不想去热脸贴冷屁股,没想到这又就成了一个难以化解的心结。
陆为民一时间没有吱声。
“比如这个,如果说你和梁书记关系处理得很好,也许他还能看得进去,甚至也有可能让你在洼崮试http://m.hetushu.com点,但是现在这种情形下,我估计难度很大。说实话,我内心是赞同尝试一下的,以洼崮的情形,就像你曾经说的,没啥不可以尝试,再坏也坏不到哪个地步,一屋子破罐烂坛,打烂也就打烂了,可如果没有县委集体来承担这个责任,一旦出点差池,也许就要你一个人来背这个责任,而且我觉得没有梁书记的支持,你这个想法束之高阁也许都是轻松的,弄不好还得招来不少是非风波。”
这都还在其次,关键是詹彩芝现在也对陆为民有些看法,认为陆为民有些太过狂妄,而且认为这个中药材市场项目是虚架子,纯粹是陆为民为了自己来县里镀金搞出来的政绩工程,炒作得厉害,真正能不能见效益还是一个未知数,风险也很大,说梁书记给他确定的必须要拿下的大东制药厂项目现在成了水中月镜中花,陆为民要么是没有把梁书记的叮嘱放在心上,要么就是根本没有这份可能,纯粹是在那里耍嘴皮子糊弄人。
关恒一时间也不好回应,戚本誉对陆为民非常不满,经常在梁书记面前点火扇风,自己为此也为陆为民解释缓颊了好几次,弄得戚本誉都对自己有些看法意见了。
就凭关恒这一句话,让陆为民高看关恒不少,也坚定了陆为民要把关恒拉入自己阵营的决心。
也就是觉得关恒这人的确各方面都有一手,眼界心胸能力在班子里都算得上是翘和_图_书楚人物,也许就是在资历和威信上略逊一筹,这种人物如果能够和自己结成一条战线,对自己的帮助不小,陆为民才会有这一手。
陆为民似乎听出了关恒潜藏的言外之意,望着关恒,心里也有些感慨。
之所以找上关恒,不过是要让关恒帮自己烧一把火而已,这把火或许会让关恒一时间受到梁国威的责难,但是从长远看,却能让关恒受益匪浅。
陆为民的问话有些咄咄逼人,很有点儿要摊牌表态的味道,这让关恒也有些诧异,陆为民性格虽然有些冷硬,但是在县委里边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格局,很少有主动要挑起事端的架势,怎么今天却变得如此主动好斗一般?
关恒满脸诚挚,盯着陆为民,“我不知道你是在故意打马虎眼儿呢,还是大东制药厂那边真有难度,梁书记交待给你的事情,我觉得你太怠慢了,梁书记虽然没说啥,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很不高兴。你是知道梁书记脾气的,好面子,我感觉你对这事儿不上心,如果真的有难度或者一时半会儿拿不下来,你也得给梁书记扯个回票,可我知道你至今没有正式向梁书记做过汇报,这事儿你做得不妥。”
当时梁国威对这个项目寄予厚望,还当面给陆为民提了要求,后来也让詹彩芝和自己也给陆为民打过几次电话,让对方一定要全力以赴,但是陆为民显然是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上去了,对梁国威十m.hetushu.com分看重的这个项目并没有放在心上。
“为民,我知道你是想在下边好好干点事儿,不想掺和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中去,可是你要清楚,咱们都处于一个人际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也很敏感,稍微不注意就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影响。”顿了一顿,关恒似乎在斟酌言辞,“人际关系处理的好坏实际上也代表着一个人成熟与否,如果处理得好,对于工作的帮助善莫大焉,而处理得不好,也许就会对自身工作带来很多负面阻力。”
这一击相当厉害,连关恒都不好解释。
“为民,作为老大哥,我得说你一回。不错,你当初是和梁书记有约在先,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的形势,地区那边逼得很紧,各县招商引资也是你追我赶,拿不出点像样的东西来,你真还就坐不住,我知道你在洼崮那边工作很扎实,前些天县委组织部下去调研座谈,基层干部对你评价很高,可是有些事情你却没有把轻重分清楚。”
见关恒半晌不语,陆为民也不为己甚,正欲说话,关恒却开腔了,“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我们总要表明我们的观点态度,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关主任,也不是洼崮要搞什么独立,有些事情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总有些人在梁书记面前说三道四戳烂事敲破锣,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招人恨了?”陆为民面色如恒,只是语气里多了几分冷意,“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http://m.hetushu.com的独木桥,我也没踩着谁的尾巴,洼崮这边的工作绝不会拖县里后腿,如果出了问题好歹还有我这个县委常委、区委书记扛着,碍着谁了?”
不过陆为民既然问起,关恒倒不好不回答。
陆为民见关恒说得实诚,也知道对方是真心想要帮自己,不过他似乎把梁国威的心胸和眼界看得太高了一些,这大概也和他受梁国威提拔和长期在梁国威阴影下工作有关。
“为民,说实话,我的思路还没有你这么清晰,虽然我也有那么一些想法,但是远不及你看得这么准,也没有你这么大胆。”关恒沉吟了一阵才道:“如果我处在你这个位置,也许会先选那么一个效益不太好,规模小的企业来试点,但在此之前我会和县里主要领导沟通好,尽可能的求得他们支持。”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凛,自己和梁国威之间的疏离感瞒不了人,尤其是对于关恒这种身处要害部位的角色来说,更是洞若观火。
这一系列好处下来,县里一干领导心都热了起来,连县人大、县政协那帮老干部都是觉得这个港商才是真的大气派大手笔,这自然就让詹彩芝的分量在梁国威心目中增重了许多,两相对比之下,洼崮的工作却是半生不熟的夹生饭一般,这一来二去,梁国威自然就对陆为民有些看法了。
这人一旦有了成见,再想要改变,就真的需要花费几倍的气力,梁国威现在对陆为民已经有了一些不好的观感,再要想扭转过来,就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