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六节 广泛撒网

萧明瞻进入地委之后依然在分管交通城建这一块,看样子他正在进入状态,比起他刚从古庆调回丰州时的表现大不一样,估计也应该是和孙震搭档得不错,这从两大厂厂区和生活区建设进度就可略见一斑。
陆为民驾驶的皇冠进入丰州城区没几分钟就已经扑上了厚厚的一层灰,整个丰州城区四处都是开工建设的工地,来往的货车川流不息,各种专门负责拉预制件和散装水泥的拖拉机也是怒吼着在街道上奔行,给陆为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儿,乱。
“常哥,你和常书记接触多么?”陆为民也不客气,“我有事儿想和找一找常书记。”
“唔,那可说定了,你回去没事儿就和燕青多见见面,多聊聊,我相信你会做出明智的选择。”常春来悻悻地道:“说吧,这么急找我啥事儿?”
如果能够说服常春礼,赢得常春礼的支持,那这桩事情就要好办许多,就算是梁国威他们反对,自己也可以争取一定自由裁量权,哪怕是先斩后奏,自己索要承受的压力也要小许多。
陆为民从安德健那里出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他没有指望安德健能够立时给他一个答复,事实上这个答复也不应该由安德健来,他需要的是安德健的一个信号。
“常哥,这事儿怎么说呢?虽然说是公事儿,但是这事儿挺复杂,恐怕很多领导对这件事情的认知未必一样,所以弄不好还得起纷争,常书记http://www.hetushu.com现在在地委分管经济工作,我想去专门找他汇报一下,但是我和常书记没交情,怕他不会给我那么多时间,所以想请你来帮我搭个桥,比如一起吃顿饭,那我就有更多的时间,也能在一个更宽松的氛围里向常书记汇报工作。”
一个对自己男朋友的工作环境一点儿都不在意都不关心的女孩子,那么也就意味着对自己男朋友不够专一,她自身也不够成熟,换了别人也许勉强可以忍受,但是像陆为民这样的在仕途上已经有了一个很好起步的人物,那影响就会很大了,尤其是在有苏燕青这个角色对比情况下,这就更难以让人接受了。
关键在于安德健是组织部长,并不分管经济工作,他不可能就这个问题对县里指手画脚施加影响力,就算是他给李廷章透露了支持的意图,李廷章支持自己也很难改变局面,这就是一个难题。
陆为民说得相当坦率,他离开地委时,常春礼还没有过来,可以说从无交道,这个方案他虽然交给了安德健,但是安德健所处位置不太好来干预县里,所以他需要一个更光明正大的理由。
“燕青那边你又没怎么联系了吧?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她是最适合你的女孩子,你不娶她绝对后悔一辈子!”见面第一句话就让陆为民很是尴尬,常春来一直孜孜不倦的推动他和苏燕青的事情,他已经屡www.hetushu.com次三番和常春来说过,他和苏燕青之间的事情纯属两人之间的问题,局外人帮不上忙。
“常哥,这样好不好,我和燕青一直有联系,我每次回昌州也会和燕青见面,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感情这个问题恐怕还得我和燕青自己来接触感觉,你说是不是?”陆为民也不知道常春来为什么么这么执着于这件事情,他只能妥协退让,“我想我和燕青就这样多接触一段时间,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县里会同意么?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梁国威他们还没有回来,但是他也能想象得到自己这个方案只怕很难获得梁国威的认可,结果多半是搁置下来暂时不动,这不是陆为民想要的结果。
这对于拓达丰州水泥厂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利好消息,本来就赶上了一个国内经济景气的好时代,再加上丰州城市大改造,这使得拓达丰州水泥厂的产品325、425水泥迅速脱销,等待着拉货的货车排队在水泥厂外通宵等候。
打着盘子小心翼翼的让过一辆横冲直闯的拖拉机,车头上喷出的柴油黑烟味道让紧闭车窗的陆为民感到一阵呛人,陆为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
陆为民心思微微一动,手中方向盘一转,车头转向南。
常春来没有理睬陆为民的求饶,他对苏燕青的印象实在太好了,而陆为民又是他心目中最佳的人选,在他看来两人简直和_图_书就是珠联璧合的天作之合,再完美不过了,如果不能成为一对,那简直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陆为民打了一个电话给地委办,张建春和鲁道元都不在,又给水泥厂打了一个电话,甄敬才也不在,甄敬才已经配了大哥大,但是无法接通,这全省的模拟电话的信号网络不太好,在丰州地区更是如此。
“哟,你小子怎么想起我来了?”电话里的常春来笑得相当欢畅,“你要来南潭?你现在在哪儿?在丰州,那你不用过来了,我正好要到丰州,这会儿四点过,要不咱们晚上一块儿吃饭,嗯,那就这么定了,丰州饭店吧,你去定个位子,行,没事儿,常哥请客,别把你那什么劳什子常委名头挂在嘴巴上,在常哥面前,你永远是小兄弟!”
丰州饭店也在与时俱进,除了包间之外,对大厅进行了全面翻修,把临河一面全部改成了玻璃幕墙,而一顺溜的商务卡座位置,再摆上几盆绿色植物,倒也有模有样。
不知道安德健在看了自己那份东西之后会有什么考虑,陆为民也不确定,如果安德健想要求稳,也许会让自己暂时不要推进这个方案,不过陆为民觉得安德健不会这样做,也许他会让自己根据县里情况自行做出选择,这样更稳妥。
常春来豪爽的话语让陆为民心里也是热乎乎的,说得没错,也许自己常春来心目中就是小兄弟,以常春来的性格的确是这样的,不管你现在是啥身份,m.hetushu.com他只认这个朋友。
“公事儿?”常春来诧异地问道:“公事儿你直接去找你就行了,这应该很正常吧?”
而且他也去过昌州几次,苏燕青和他在一起也喝过几次咖啡,每一次谈起陆为民苏燕青眼眸中那一抹独有的神采让常春来清楚地知道苏燕青对芦苇每年的感觉,他觉得可能阻扰陆为民和苏燕青走到一起的障碍就是陆为民的原来女朋友,而陆为民在南潭工作期间,他那个女朋友居然从来没有来过,这让他对甄妮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张天豪的去苟治良化动作很隐晦,但是却很见效,一年多时间下来,丰州市的干部不动声色的小微调,这片天已经逐渐从姓苟转向姓张了。
丰州的城区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拆迁和建设的大动荡时代,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两大厂的厂区和生活区建设已经紧接着地委行署机关办公楼、宿舍楼的建设拉开序幕,而东沣河大桥也正式启动开建,整个丰州城区突然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大工地,沸腾起来。
常春来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这事儿他能做的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就像陆为民说的,感情上的问题还得两人自己去寻找感觉,他能做的就是帮他们多创造一些机会。
“哼,为民,我告诉你我是过来人,别给我说那些男欢女爱的事儿,我知道你那个女朋友怕是长得漂亮勾人吧?燕青的容貌姿色我想不用说,绝对不会比你那个女朋友差,就是性子冷hetushu.com淡了一点儿,但是两口子是一辈子的事儿,你这贪好这一口,几年之后就是仙女你也得厌倦,你需要的是一个对你日后事业有帮助的女人,而燕青无疑是最合适你的,她能在你身后默默支持你,让你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按照甄敬才的想法,应该抓住目前有利时机,尽早再上两条生产线,进一步扩大产能,只不过这在投资上有需要花费不少,拓达集团总部也正在对新上生产线的可行性方案进行研究,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
面对丰州建设项目尤其是涉及到大桥等重要建筑物的日益增多,丰州水泥厂也开始试制525水泥,准备尽早新上525水泥的生产线。
桂建国好像现在从府办副主任调成了委办副主任,但兼任了丰州市接待办主任,但丰州饭店依然是他在负责,没想到居然也能有这格调。
常春来不假思索地道:“正好,我也找他有事儿,要不就约到明天吧。我这个堂哥人性格表面上有些大大咧咧,但是大事情上却精细得紧,你若真是有大事情要找他,得先把准备工作做足,但他这个人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反悔。”
一个多小时以后,陆为民已经和常春来坐在了丰州饭店的卡座位置上了。
“常哥,咱们能不能不谈我和燕青的事儿,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是私人感情,难道说你这个外人还能插上言?”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你每次一见面就说这事儿,我都有些怕和你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