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一十三节 正题

“只有走这条路,我们才能化解乡镇企业和合金会纠集在一起日益严重的风险,才能解决我们基层政府长期养成的手伸得太长,管的事太多,却又管不好的痼疾,解开这些捆绑企业的束缚,让这些企业可以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自己去竞争发展,也才能激活投资者和经营者的积极性,让他们自由的去选择企业发展道路,这就是我们的初衷。”
陆为民还有些揣摩不透梁国威的意图,但是既然梁国威发了话,他也就不能不接招了。
“没想到詹书记看方案看得这么细致,真是难得,不错,洼崮建筑公司的确是资不抵债,至于说要让政府贴钱送人肯定不现实,至少不是这一家企业,原因很简单,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即将开建,按照洼崮区委和洼崮镇党委的意见,这个项目要交给洼崮建筑公司来做,甚至也还包括我们刚刚谈成的丰祥药业项目,也要交给洼崮建筑公司来做,我们就是以这个条件加入,使得洼崮建筑公司在改制时可以填补这一部分亏空,同时入主洼崮建筑公司者也还要向洼崮镇政府支付一笔转让费。”
应该说陆为民是带着许多有针对性的问题来的,包括乡镇企业这两年的发展再无复有前几年的激情风光陷入亏损怪圈,合金会沦为乡镇政府提款机,而部分乡镇领导和企业管理人员更是借助这些机制中的漏洞上下其手大肆捞钱,这些都不是个例。
“比如要求我们地方党www.hetushu.com委政府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和改造力度,像公路、自来水、污水管网、电力线路等等,坦率地说,县财政现在无法解决,我就这个问题也与李县长和杨县长汇报过,短期内要想让县里投入资金来解决这些问题不现实,而且拿杨县长的话来说,县财政吃饭都不够,也没有这个义务来帮洼崮解决问题,请我自便。洼崮区六万多人,好几百平方公里,作为双峰县的一份子,杨县长这样回答我,我听了也是心有戚戚,连死了的心都有啊。”
“杨县长,忽悠不忽悠得看怎么说,我知道县财政的确很困难,但是要说三五十万也拿不出来怕也很难让人相信吧?我记得年前县里开会时就说过,在招商引资工作中,只要能够引来资,如果因为基础设施建设上的需要可以按照引资比例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以确保招商引资项目顺利推进,关主任,常委会议纪要里我记得有这一条,没有漏记吧?”陆为民含笑反问道:“我问过财政局那边,虽然他们给我嘻嘻哈哈的大马虎眼,但我通过地区财政局那边了解了一下,县财政也没有真正揭不开锅嘛。”
戚本誉和李廷章的目光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中央相碰,又倏地分开,双方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警惕。
詹彩芝对这份方案也是相当用心,几乎是把提到的每个企业财务状况逐一进行核对,又通过县计经委和和_图_书乡镇企业局详细了解了这几家企业财务数据,希望能够从这些数据当中来找出问题,然后利用这其中的漏洞问题来戳破陆为民的这个方案。
陆为民有些自我揶揄调侃的语调引来了其他几位常委善意的笑声,这也让会场气氛似乎一下子松动了不少。
陆为民这话也是半真半假,他问过县财政局,县财政局这边也的确没给他说实话,但是地区财政局那一说就是打冒诈了,果然杨显德脸色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当李廷章和梁国威面色温和的走进常委会议室里时,似乎整个会议室里的节奏立即进入了发条扭好然后释放阶段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运转起来。
“呵呵,为民,县里财政状况你清楚,就算不是揭不开锅,那也是勒紧裤腰带干革命了,那点预留资金也是防范有啥紧急情况的,要不万一有个啥天灾人祸的,财政一分钱拿不出来救急,那就是我们县委县府的渎职了。”李廷章打了圆场。
陆为民的话音落地,会议室里一片沉寂。
“这个方案大家手里都有了,我也仔细看过好几遍了,平心而论,这个方案洼崮区委和为民同志是花了一番心思的,调研、评估和分析,这几方面工作都做得很细,资料也很详实,提出的方案也很有新意和看点,不知道大家认真阅读过没有?”梁国威只是简单的翻了翻就合上了手中的方案,淡淡地道:“好了,我们也不绕圈子了,先请为民同http://www.hetushu.com志把这个方案的前因后果以及洼崮区委的想法意图给大家介绍一下吧,我觉得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介绍也能有助于我们大家更直观的了解情况。”
他首先介绍了洼崮区三乡一镇乡镇企业由来和发展历程以及目前的现状,也选择了诸如洼崮建筑公司、非标件厂、沙梁预制品厂几个较为典型的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资产负债情况作了相当详细的分析。
在座的众人也早就看到这其中的问题,但看到问题是一回事,怎么来解决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要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解决,就更需要慎重考虑了。
梁国威有些诙谐的语气并没有在会场引起多少反响,他不是一个善于制造气氛的人,哪怕是本来很风趣幽默的话语从他嘴里出来,也就变得干瘪无味了,他自己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似乎感受到了会场上气氛的凝固,他还是想要改变一下。
洼崮建筑公司也是这一批企业里最引人瞩目的焦点,因为康明德已经表明他希望入主洼崮建筑公司,县里人都知道这个康百万关系够硬,人脉够广,钱更多,为什么会对洼崮建筑公司这么感兴趣,难免就会引起人的关注。
然后他又把当前国内政治经济形势也作了几个简要介绍和展望,然后再开始阐述他为什么要选择从乡镇企业改制来作为洼崮经济发展的突破口,他也专门提到了目前山东和浙江方面已经走在前面的国营企业改制和集体企业量化和*图*书改革推进。
陆为民也不为己甚,他本来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也从来没有指望过县里,“县财政状况这么困难,归根结底还是咱们县里的经济没有发展起来,税源的匮乏也使得我们县财政就陷入了恶性循环,唯一的办法还是广开思路发展经济,所以洼崮区委在对我们洼崮区三乡一镇的乡镇企业进行了慎重周密的调研分析之后觉得走企业量化改制之路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综上所述,我觉得就我们双峰具体到我们洼崮,要在短时间内实现经济发展的突破,我思前想后,仅仅把希望寄托在招商引资上不太现实。不错,洼崮的招商引资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比如昌南地区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以及现在我们刚刚洽谈成功的丰祥药业项目,要说在投资规模上也不算小,但是这也就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这些项目业主都提出了一些条件。”
“为民,这我可不是忽悠你,而是事实,咱们县里教师们的工资每个月兑付一次就得要我头发掉一茬,我都不知道到我从这个位置上下来的时候我这脑袋上还能剩多少,所以你还是就饶了我吧。”杨显德显得很放松,虽然李廷章来讯问他的意思他也明白,但是这事儿他是打定主意不掺合,不过他也不打算和陆为民这条过江猛龙闹得不愉快。
梁国威依然居于主座,坐下之后,接过秘书泡好的浓茶,抿了一口,简单的环视了一眼四周,清了清嗓子,宣布会议m•hetushu.com开始。
詹彩芝一时为之语塞,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其中一个漏洞,没想到对方不但很坦然承认,但是却用这样一种手段来解决,可以说算得上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解决方式。
陆为民顿了一顿,筹措了一下言辞。
前年县检察院以贪污罪名义逮捕了两名乡镇企业管理人员就牵扯出了一名乡长、一名副乡长以及一个乡合金会负责人,最后这三名乡镇干部都被判刑,也在县里引起了不小的震荡,但是这并不能遏制这种现象的蔓延。
“今天常委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就是研究洼崮区委关于乡镇企业量化产权改制方案的草案。”梁国威罕有的显得言简意赅,语速也相当快,“恐怕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这个方案从一出来,尚未在县委常委会正式讨论,就在县里引起了很大反响,这也说明这个方案的关注度,说实话,这两天我也接到不少电话和反应,都是来关心洼崮区委的这个改制方案的,弄得我都有些忐忑不安了。”
“为民,我看过你们这份调研分析报告,也看了这几个企业的财务状况分析,以洼崮建筑公司为例,这其实已经是一个资债相当的企业,甚至债务还略略超出了资产,这样的企业你们打算怎么来处置?难道是镇上还要贴钱让人拿走?”
哪个县财政账上也不可能一分钱都不留,寅吃卯粮也好,揭不开锅也好,那也只是一种夸张的相对的说法,否则真要什么特别紧急的意外事情发生,还不要出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