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一十九节 对阵

“为民,县里边都在传说你从来不参加这些宴请吃饭,怎么今儿个破例了?”詹彩芝平复了一下心境,含笑道。再怎么也得在人面前保持这种恬淡的气势,詹彩芝自认为在控制情绪上不逊于任何人。
李廷章笑了起来,这小子装龙像龙,装虎像虎,还真有点表演天才,给夏书记当了一年秘书,在地委办厮混那么久,什么场合没见过,这望海阁算个屁。
女人有意用了一个“押”字,似乎要炫耀自己和这位陆常委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先前陆为民就被几大玻杯白酒给弄得有些晕晕乎乎,坐在位置上晕了好一阵才算是回过味来,这种本地产高度白酒一连几杯下去,酒量稍差一点的就得立马倒桩,陆为民算是底子够厚的了。
墙壁上挂满了来自文艺复兴时代的各种油画,但在这里已经找不到半点基督气息,半遮半掩的裸女似乎一点也不像是在表现某种宗教气息,倒更像是营造某种说不出暧昧氛围,至少陆为民是这样的认为的,血本花错了地方也是可悲的,但是内里的这一大群客人们似乎丝毫感受不到这一点,反而觉得浸润在这种带着一点旖旎的气氛里很有感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也许是源于对方在各个会议上对发展经济的各种见解,又或许是对方对县里经济工作存在问题提出的切中时弊的看法,总之,詹彩芝突然发和图书现自己对经济工作这一块上的看法理解在对方面前似乎更像是一个小学生和大学教授般的差距,这种落差感更让她感到压抑和胆怯心虚,以至于她不得不在表面上显得更加强硬好斗的姿态来掩盖自己内心的虚弱。
这种惧意来自多个方面。
“哟,为民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来来来,今儿个正好,赶紧添一个位置!”李廷章也有些意外,陆为民会出现在这里?
安排的公务聚餐从来不参加,这也使得县里各部门和其他区乡的干部都对这个年轻常委颇为好奇,甚至很多局行部委和乡镇上的副职都还不认识这位新来的常委。
康明德也是无可奈何,李廷章在,论理陆为民也该去一趟,他原本也想去,他和李廷章关系也不差,但是听到詹彩芝和香港客商在,也就只有作罢了。
“县长,詹书记,牛局长。”陆为民在萧樱的带领下出现在包厅门口,手中端着的却是一个啤酒杯。
陆为民和牛有禄并不熟悉,可以说也就是开会时候打过几次照面,文体局本来就是冷门局,再说难听一点,只怕连来望海阁这样的场合吃饭的机会都不多,也不知道今儿个李廷章詹彩芝和港商一起吃饭却又把牛有禄给拉上了,顺带还带上了萧樱这个小樱桃。
“郭董,我这个县领导也是挂个名儿,主要是在乡下工作,平时也难得进县城一回。”早hetushu.com有服务人员替陆为民把位置和餐具添上,就放在了詹彩芝和牛有禄之间,好在这种大桌足以容纳十六人,位置相当宽松。
牛有禄也是一个精装健硕的壮年人,板寸,脸上精气四溢,不过四十岁出头,原来当过一届双塬镇镇长,又在凤巢区当过两年区委书记,平调到文体局当局长,要说这也是一个不太好的安排,在调任文体局当局长之前,风传他要当税务局局长,不知道什么原因到最后却变成了文体局局长。
“为民,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你平时也不怎么回县里,恐怕也不认识这几位,这是来咱们县里投资建厂的香港客人,郭伯驹郭董,亚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位是张华彪张总,亚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一位是黄亚伟黄总,也是亚洲国际在咱们双峰投资建的这家玩具企业日后的负责人,这两位是……”
不能不说罗长卿在这幢老式建筑物里投下的血本不少,至少在每个大型包厅的风格上罗长卿是做作了功夫,如果说先前康明德所定的包间很有点江南古典气息的中式奢华,那么这一间包厅就充满了西式的浪漫豪华。
丰登特曲劲道很足,陆为民对于这种来自丰州本地的高度白酒相当怵,但是在昌江,尤其是昌南地区,丰登特曲算是上得了台面的酒了,而丰州地委行署两办甚至发过文要求各县和部门,在公务和*图*书招待时除非有特别需要,否则一律喝丰登酒厂的系列酒,这虽然未必能真正起到阻止人们喝其他酒的作用,但是客观上也对丰登酒厂的系列酒起到了一定的推广作用。
一番寒暄之后陆为民也就落座,既然打定主意要躲康明德那边的纠缠,陆为民也就没有客气,牛有禄相当殷勤的替陆为民把杯筷备上,“陆书记,咱们这边喝的时候红酒,你拿啤酒杯不合适啊,你也来杯红酒?”
詹彩芝看到陆为民的身影出现在门外,心里就是一阵膈应,对于这个家伙,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味道,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对这个年轻男子已经有了一种隐隐的惧意。
“李县长,詹书记,牛局长,你们看我把谁给押来了?”萧樱不无得意地推开厅门,笑意盈面。
都说这个新来的陆常委架子很大,给人的感觉就是相当神秘,他基本上不参加县里各种活动,对于各种宴请也是鲜有参加,县里几个大一点的会议,他要么不出席,要么就是会一完就夹着包走人直接回洼崮。
陆为民很“不好意思”的和康明德道了歉,这李县长和詹书记都在,詹彩芝也就罢了,李县长也在,他再怎么也得去打个招呼,让康明德先和其他人去,他去走一圈就来。
“幸会,陆书记,我们来贵县这么久,贵县其他领导我们都见过,却还是第一次见到陆书记啊。”郭董一口标准的粤味普www.hetushu•com通话,虽然文绉绉的,但是陆为民却总觉得听起来有些别扭,不过粤味普通话都是这个味道,陆为民在岭南读大学几年,和黄绍成一个寝室,早就适应了他的粤味普通话和骆康的浙味普通话,只不过和曹朗的正宗京片子听起来就真是一个天上两个地下了。
詹彩芝要和他玩嘴皮子,那是自找没趣,李廷章也不想气氛变得不好,毕竟桌上还有香港客商。
“李县长,詹书记,这是谁在胡乱嚼舌头?”陆为民大大咧咧地道:“我又不是神仙,还能靠辟谷为生不成?咱才来县里没多久,两眼一抹黑啊,啥人都不认识,想找人请我吃饭,那也得人家乐意才行啊,总不能死皮赖脸的去蹭吃的吧?再加上咱现在又在洼崮,去问问,洼崮那边的该我参加的活动宴会我可没缺过,当然,咱洼崮那边是乡下旮旯,不敢叫宴会,只能叫填饱肚皮了事,像今儿个这望海阁,我还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边连路都找不到,要不是小萧带我过来,没准儿我就得要迷路了。”
“幸会!”陆为民很大方的伸出手去。
当然这个低调也是表面的低调,给外边人的印象,只有深知县里情况的人才知道陆为民低调背后的刀锋。
另一方面她发现即便是通过特殊关系拉来了玩具厂这样一个大投资项目,似乎依然无法在陆为民面前取得半点心里优势,对方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那种有恃无和图书恐的气势让詹彩芝下意识的就有一种处于被动的感觉。
陆为民这人给外界的感觉就是很低调神秘,当了洼崮区委书记之后似乎就完全沉迷咋区委书记这个身份中去了,甚至就忘了他还是县委常委这个身份,就连县委常委会也是有选择性的参加,经常性的请假。
一方面她发现连梁国威对与这个家伙都不敢轻易打压,这种不敢绝对不是因为陆为民曾经是前任地委书记秘书或者在地区和省里有背景人脉,而是梁国威有些忌惮陆为民对政治时局节奏踩点的准确性,就像这一次的洼崮企业量化改制方案一事,先前明明说好了要以改革不能背离社会主义公有制这个基础为理由否决,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梁国威最后退缩了,而来了这么一出不明不白的外交辞令,这让詹彩芝平添了几分担心。
“谢谢了,牛局,我到洼崮这么久,牛局可是还没有来过咱们洼崮啊,是不是看不上咱们洼崮这旮旯地方,贵足难踏啊?”陆为民听凭牛有禄替他倒上一杯红酒,他是最怕也最烦喝这种“鸡尾酒”的了,如果单喝一种甚至两种酒他的酒量有十分的话,那么三种酒混喝的话那就只能有七分量了,只是环视四周,都没有人喝啤酒,白酒局估计也早就结束了,大概也是照顾香港客商的爱好,“今天怎么这么巧?”
“郭董,张总,黄总,这位是我们县委常委兼洼崮区委书记陆为民陆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