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二十二节 集资

年息百分之三十如果放在后世似乎也不算高,但是这是93年初,陆为民印象中沈太福集资事件崩盘似乎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但是现在既没有互联网,也没有更多的传媒资讯手段,对于外部世界的了解还只能依靠电视和报纸这种官方媒体,对于这个在当时引发了轩然大波的事件他现在也是一无所知,但是现在这种集资在沿海地区的确不是什么新鲜事。
“小萧,我建议你最好暂时不要去搞这个集资。”陆为民想了一想才道,论理说他不该给对方说这个话,但是萧樱人虽然名声似乎不怎么好,但是对自己还不错,他也就忍不住提醒一下对方,话一出口陆为民就有些后悔,自己就这德行,见了漂亮女人心就软。
陆为民只穿了一件薄夹克,内里一件衬衣,左边胳膊紧紧地挤压在对方乳下,隔着薄薄的衣衫,似乎也能感受到那对挺拔浑圆的乳球带来的弹性。
陆为民大吃一惊,入股分红息?这帮家伙居然来搞这一套?!陆为民脑瓜子立马开动盘算起来,现在国家利率年存款利率在百分之九左右,而月息二分五也就意味着年存款利率在百分之三十左右,相当于三倍国家利率,而且还可以三月一结息,随时取本金,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没事儿,对了,小萧,我记得你刚才和老牛说起什么集资入股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陆为民也是在出门之时才m•hetushu•com听到牛有禄含糊和萧樱提到了什么集资入股分红的事情,他当时也没太在意,后来好像又提到了什么亚洲国际这个玩具厂项目,心里也就有些奇怪了,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多问,这会儿才问起。
“陆书记,你真的没问题?”萧樱也有些不好意思,柔声问道。
陆为民主动从她胸前把手抽出来,手臂摩擦着胸前柔软之处,竟然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弥漫,让她心里也不禁一荡,换了是旁人只怕早就借酒装疯,说不定就要藉此占些便宜,对方虽然是酒意醺醺,但是却一直保持着相当理智,而且全身上下都似乎洋溢着一种雄性的昂扬之气,尤其是那竭力自控的皱眉提气表情,在萧樱眼中更有一种英武内敛的阳刚。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牛局说这应该是港商给县里领导干部的一个福利政策吧?不是谁都可以集资的,副科级以上干部才有资格,我也是牛局让了一万块钱的额度给我,我才有机会。”萧樱解释道。
“什么事儿,我不知道啊。”陆为民迷惑的道,看萧樱的表情,似乎自己应该早就知道才对。
不能不说这一招很高明,既能解决一部分资金问题,前提是这个亚洲国际真的资金有问题的话,那么这笔资金也能起到一个缓解作用,又能把这些领导干部们的利益和亚洲国际捆绑在了一起,它日后要审批办hetushu•com理各种程序恐怕都会以一种超乎寻常的便捷效率实现,陆为民都有些佩服亚洲国际这帮家伙了。
这酒意就如海潮,一阵一阵的涌上来,压下去一次能管一段时间,但一阵时间过去,又要反扑,人就是在和这股劲儿作斗争,看能不能将其彻底压下去,坚持就是胜利,但坚持不下去勇于放弃也是一种胜利。
“没事儿,我能行。”陆为民吸了一口气,下了车,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但是头脑里却是相当清醒,稳稳地向前走了两步,向萧樱挥了挥手,“你去你的,我没事儿。”
“他们亚洲国际资金不足么?不是说要投资三千万么?怎么还会搞这个?”陆为民虽然酒喝得有点儿多,头也有些昏,但是理智却还在,“县里研究决定的?”
萧樱见对方身形一阵踉跄,忙不迭的跑上前去扶住对方,然后扭头和司机说了一声:“师傅,您稍等,我把陆书记送进去就出来。”
“啊?!”萧樱吃了一惊,仔细观察陆为民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陆书记,这有啥问题么?”
陆为民稳了稳身形,迈步跨进小院,身旁女人身上传来的幽香让他头脑也是为之一清。
“嗯,陆书记,您不知道?”萧樱有些讶异,照理说对方是县领导应该早就知晓甚至早已经办妥了才对。
她还以为对方是顾忌自己名声,所以要刻意拉开距离呢,心里正难受,见陆为民的和-图-书动作才知道对方现在是真的超量了。
见萧樱要来扶自己,陆为民很稳重的摆摆手,见到对方有些尴尬的表情,知道对方误会了,指了指自己胃,又指了指嘴,示意自己现在有些稳不住了,得压一压,萧樱也才释然。
“嗯,我也是刚听说,照理说我都没资格,只有副科级干部以上才有这个资格,我也是听牛局长说的,说亚洲国际为了感谢县委县政府对他们这个项目的支持,愿意接受一批股金,但是数量名额有限,县里好像是几个领导研究了说限制在科级干部以上,可以入股亚洲国际这个玩具厂项目,处级干部五万,正科级干部限三万,副科级干部二万,月息按照二分五分来计,每个季度结一次息,本金随时可以退。”萧樱见陆为民不似作伪,连忙道:“牛局和我说他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只有两万块钱存款,还有一万块钱额度,问我愿意不愿意也去入股,我说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得去凑一凑才行。”
陆为民只感觉胃里边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滋味,白酒啤酒红酒混合在一起,这滋味真不好受,丰登特曲劲道太强大了,这个底子一铺,再加上后边的啤酒和红酒,真有点让陆为民压不住了。
“陆书记,到了,我送您进去吧。”萧樱下了车,走到陆为民那边,帮陆为民那边拉开车门,犹豫了一下才小声道。
就这几分钟里陆为民已经把第一波难受劲儿给压了下和-图-书去。
“没,没,我只是觉得这究竟符合不符合政策还需要考虑,县里讨论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要不这样,你缓一缓再去缴款吧。”陆为民心里也没底,万一这真是县里研究过的集资,就算是自己觉得这里边有问题,也不能去推翻县里决定,至少现在不能。
陆为民现在还无法判断这帮家伙这么搞的目的何在,但是陆为民却知道以这样高的利率集资肯定有问题,无论是亚洲国际这个项目的利润率有多高,但是肯定无法达到百分之三十的回报,这一点他基本能肯定,当然如果只是为了给县里干部们的一个福利又另当别论。
招待所大门里是个小院,小院里几株金桂在月光下洒下淡淡的阴影,门房处没人,大门锁上了,小门虚掩,萧樱一只手推开门,一只手牢牢把持着陆为民左边胳膊,“小心门槛儿。”
三月下旬的天气已经渐渐暖和起来了,尤其是这几日艳阳高照,不少人已经脱掉了羊毛衫,一件体恤或者衬衣外加一件夹克已经成了很多人的选择。
她倒是不介意搀扶陆为民一把,只不过这在县城里认识自己人太多,而陆为民也不是小人物,让人看见自己搀扶着他往县委招待所里走,若是被人看见,弄不好明天就得成了县城里边不少人茶余饭后的最好谈资,免不了又得有什么永济小樱桃被陆为民采撷品尝的这些故事流传出来。
萧樱见陆为民的面色就估计陆为民怕是真的hetushu.com有点儿走不动了。
陆为民还有印象,华为也应该是这个时候开始掀起集资大潮的,只不过华为的集资对象是各地的地方邮电局而成功的把华为自己的利益和地方邮电局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共同体,而这个亚洲国际是想要搞什么,想要把全县领导干部的利益和它绑在一起?
坚挺结实的肉丘紧紧的挤压在陆为民的胳膊上,酒后的他发现自己的肌肤感知竟然如此敏锐,伴随着行走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旖旎风光,一股子热气沿着丹田向全身蔓延,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不及时自控,只怕就真的要出丑了。
康明德的司机倒是请得很好,闷葫芦一个,在萧樱告诉了他到县委招待所后,三菱帕杰罗灵活起步,几分钟之后就稳稳的停在了招待所大门前。
萧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此时她正在努力的寻找着几株金桂之间的石板小径,穿过十多米的小径就到了招待所的登记处,一排二层楼的老式房舍虽然经过了一番整修,依然透露出一副没落贵族的气息。
这时候萧樱也顾不得许多了,好在这招待所生意清淡,这晚上九点过,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这里,所以萧樱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四周无人,就赶紧扶着陆为民往里走。
“好了,小萧,不用送了,就几步路了,我自己能行。”陆为民努力克制着内心萌发的绮念,站住脚步,把胳膊从对方身体里抽出来,摆了摆手,“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