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二十四节 暗查

“华美集团彭总电话。”
陆为民知道县委招待所工作清闲,收入稳定,旱涝保收,也是很多县里有些门道关系者家属的后院儿,这些个女人都多多少少有些门道关系,当然,作为临时工,也不可能有多过硬的关系,只是这样一大帮女人窝在这里,难免也就成了八卦之地,这也是杜笑眉消息来源的一个重要渠道。
但今儿个这些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忙前忙后,他才注意到这些个女人的确都颇有姿色,难怪有话说这双峰啥都缺,就是不缺漂亮女人,因为全县稍有姿色的女人都集中在这屁点儿大的县城里了,大家一窝蜂的往县城里挤,这县城里这种原本算是稀缺资源的东西,也就不稀缺了。
洼崮区这边都没有接到消息,这让陆为民很纳闷儿,副科级以上干部都可以入股,怎么洼崮这边却是半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这倒是让人困惑。
平素陆为民也没有怎么多注意这招待所的女人,但是陆为民也隐约知晓在自己来县里工作时,就是为了自己要住县招待所,关恒还专门清理了县招待所的这些个工作人员,据说也就是担心有些心性不正的女人在这里边出幺蛾子。
陆为民很快就联系上了彭尚源,对方在听了陆为民的意思之后,很爽快的应承下来,不过彭尚源也说了,香港做玩具的企业很多,他又是搞食品的,隔了行,一方面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打听了和*图*书解,另一方面也未必准确,还要请陆为民谅解。
何铿和黄绍成在电话里都觉得这家亚洲国际有些问题,这也更坚定了陆为民的怀疑,不过陆为民估计这帮人暂时还没有惊动,如果他们真有问题,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抽身,至少他们也要在这集资入股这一宝上捞足才会罢手,当然,前提是自己的怀疑属实。
“听说是县里领导觉得加上区乡镇干部就太多了,一人两万额度,这如果人人都要集资入股,那就得有好几百万,不得了,所以就没把区乡镇干部包进来,所以区乡镇干部很有意见,还有县里机关里普通干部意见也很大。”杜笑眉随口道。
一直到后来陆为民又给岭南那边打了电话,再度变换成粤味普通话。
杜笑眉几乎是用一种仰慕崇拜的目光看着陆为民用粤味儿普通话和那位彭总联系,很显然那位彭总应该是一位香港老板,然后陆为民又打通的电话又变成了一口标准普通话,言谈间居然说到啥时候去莫斯科或者香港。
杜笑眉也就罢了,心思灵动,自然也是有些想法的,而这两个姿色不俗的少妇呢?为的是什么,求的是什么?
就在那冯姓少妇去泡水李姓少妇去煮夜宵时,屋里只剩下两个人,陆为民也稍稍定了一下心,想了想才问道:“笑眉,县里那个玩具厂集资的事儿,你知道么?”
看见三个女人忙碌起来,陆为和*图*书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也许这就是权力带来的滋味,三个娇俏艳丽的女人就这么围绕着自己的到来而忙得手忙脚乱,自己只是一个县委常委而已,当然这也许是因为了她们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到县里领导,想要借这个机会来表现自己,拉近和县领导的关系。
黄绍成也答应明天就帮陆为民去查,但是也说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搁下电话之后陆为民也知道对方所说属实,香港这么大,而玩具产业这个时候正是香港主力产业之一,只怕大大小小的企业会有好几百家,有些还搬到了岭南,要想一下子了解到底细,还真不容易,想到这里陆为民突然想起何铿已经在香港搞了一家公司,虽然只是一家影子公司,但是陆为民估计何铿会利用香港那边这家影子公司发挥许多作用,也算是何铿在香港的一个据点,倒是可以请何铿在香港那边的关系帮忙查一查。
陆为民接过谢了一声,喝了一口,放在旁边茶几上,示意对方也坐。
当陆为民把电话打完时,酒意终于难以压制的全面涌起了,只来得及匆匆吃下夜宵,简单洗了洗脚,陆为民就再也撑不住,倒床不起了,甚至连衣裤都没来得及脱下便呼呼大睡起来。
“一年多了,笑眉姐过来之后不久我就来了。”冯薇薇媚笑着道。
杜笑眉和李冯二女费了好大力才把陆为民抬上床,把外衣和鞋http://m.hetushu.com袜脱下之后,这下边的活儿就不太好干了,杜笑眉也只能如此,纵然是她无所谓,但是也不好当着其他人这般做,只得招呼两女关门而出。
杜笑眉皱了皱眉,“薇薇,你再去烧一壶水,待会儿陆书记还得洗个脚。”
香港不用说了,莫斯科是什么地方,杜笑眉也大略知晓,陆为民没有避讳什么,只说对方要注意身体,不要被俄罗斯美女给榨干了,那话里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似乎对方在电话里也是开玩笑说要给陆为民带两个回来,陆为民也开玩笑说他自己身边就坐了一个不需要了,大概就是指自己。
打通电话之后,何铿简略的听了陆为民介绍之后就说这家公司弄不好就有问题,但是何铿也只是说可能有问题,真正要核实还需要时日,表示马上和香港方面联系,让他们立即开始调查,看看这家亚洲国际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连续几个电话让杜笑眉真正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坐上这个位置既非光靠什么人脉关系,也不单单只是靠苦干的本事,正如自己姐夫巩昌华所说,那应该是综合了许多方面的因素才能有这般造化,而且还会继续造化下去,这样更加坚定了她要死死抱稳这根粗腿的决心,同样也对今晚出现的那个女人更加警惕,自己能想到的,对方也一样能想到,这就要看各人的本事手段了。
华美集团彭尚源对陆为民一直很有和*图*书好感,所以无论是陆为民后来到南潭县团委,还是后来到地委,彭尚源都一直和陆为民保持着联系,后来陆为民到了双峰,对方也专门打来电话道贺,陆为民也很热情的邀请对方来双峰做客和考察,对方也很愉快的答应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成行。
“小冯到招待所上班几年了?”陆为民见杜笑眉没有表示,估计这少妇应该是和杜笑眉走得比较近的人,也就顺口问道。
“哦?只是县直机关里?区乡镇干部都不考虑?”陆为民皱起眉头。
“是啊,笑眉姐说得是,凭啥不包括区乡干部?这也太欺负人了,陆书记,都说乡镇干部在最基层最辛苦,这考虑福利到时候就忘了,陆书记,您也在区上工作,是不是这个道理?”替陆为民端来蜂蜜水的冯姓少妇殷勤的把蜂蜜水送到陆为民面前,奉给陆为民。
陆为民还是不放心,又给黄绍成打了个电话,黄绍成也早已经用上了大哥大,几乎是和骆康同时用上,通讯的日趋发达让这千里之间的差距瞬间拉近。
“笑眉,你把我包里电话薄找出来,我要打个电话。”陆为民仰头靠在沙发上想了一阵之后,才道。
“哦,小冯也是凤巢人?”凤巢区是双峰不靠省道315的一个区,位于县里北边,和永济遥遥相对,距离县城也不算太远,至少要比洼崮近不少。
杜笑眉赶紧把陆为民的包里大哥大拿出来,然后找到那个小电话本和*图*书儿,“您要找谁的电话?”
“笑眉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侍候一个人呢,陆书记这么年轻,怕是还没有结婚吧?”李姓少妇见杜笑眉似乎神色有些恍惚,并没有对自己二人今晚行为见怪的意思,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嗯,我是凤巢区马洼子乡人。”见陆为民注意到自己,冯姓少妇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白生生的脸庞泛起一抹红潮,平时陆为民过来都是一句话不说直接进房,她们来服务,陆为民也极少和她们说话,像今天这样主动问起她们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哼,肯定没结婚了,要结婚了,这陆书记要么在洼崮住,要么回县里就在咱们这里住,咋就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来过呢?”冯姓少妇立即接上话。
杜笑眉意识到自己又有点儿失误了,难道对方会不知道这事儿?
冯姓少妇也是一个乖觉人,知道杜笑眉和陆为民肯定还有话要说,也就很知趣的起身出去了。
“薇薇的姐夫就是凤巢镇党政办田德贵田主任,陆书记恐怕没多少印象。”杜笑眉解释了一句。
“知道啊,陆书记您不知道?县里机关副科级干部以上都有资格集资,这事儿好像是前天定下来的吧,据说是那个郭董事长向县委县政府的提议,感谢县里对他们的支持,但是考虑情况不能太多,所以后来县里几个领导商量了一下就划定在县里机关副科级以上干部里,但是听说其他干部意见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