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二十九节 远遁

即便是洼崮区各乡镇的干部也是趋之若鹜,虽然陆为民也或明或暗的给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提醒,要求大家冷静理智对待,但是几乎没有人能听得进去,全洼崮区三乡一镇外加区委,八十多名正式干部,除了极个别经济条件的确太过困难的,都蜂拥而动,四处凑钱要入股。
这个时候又来了两个人来缴款,黄亚伟立即和阿强到了另外一间会议室,简单清点了一下,黄亚伟顺手提出把三捆钱放入旅行包,每捆十万块钱,压低声音道:“阿强,六点半准时收手。化妆衣物都已经准备好了,放在房间里,我和县里那些人打了招呼,就说公司总部有人要到丰州来,也在丰州饭店订了房间,我们要去丰州见总部的人,明早再回来。你记住,换了衣物拿上这些,直接出门拐右手,有一辆三菱越野车在等你,牌照号是岭南02*****,他们已经到了,你不要和他们多说什么,他们俩会连夜把你送到深圳,我们在哪里等你,我们一起连夜过海到澳门,然后再去菲律宾。”
虽说双峰县里让步很大,但是商人的胃口是无止境的,你让步越大,他就更要得寸进尺,可这个亚洲国际似乎也挺“明事理”,也没做什么讨价还价不说,还主动要给这样那样的“回报”,这不能不让陆为民生疑。
他甚至不动声色的悄悄去了一趟双峰饭店,亚洲国际那帮人显得很信任县里,县财www.hetushu.com政局甚至还专门出人帮他们清点集资款和开票,他们那边有一个据说是专门的财务人员负责清收款。
黄亚伟在房间里小心换了一身衣物,带上墨镜,提起旅行包,绕路从另外一道楼梯下楼,出了门,门房上的保安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气度不凡,也就没有理睬,黄亚伟径直出门,拿出大哥大打了一个电话。
他一度想要给夏力行打电话反映这个情况,但是思前想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像玩具企业一下子就开到双峰这样的内地,运输成本和薪资成本之间的差异对比,陆为民很怀疑对方的解释是否合理。
陆为民实在有些不放心,他仔细分析过许多次,把其中疑点一点一点的罗列出来,然后逐条分析,希望能排除可能性,但是始终有些理由无法排除。
那个叫黄亚伟的家伙和另外一个也是一伙的男子似乎叫阿强的正在那里谈笑分生,丝毫看不出端倪,而财政局的几个工作人员也相当殷勤的在逢迎着对方,其中一个长得很不错的少妇更是和那个黄总眉来眼去的,似乎完全沉迷在了对方夸夸其谈的潇洒风度之下了。
这其中还有一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陆为民一直觉得这帮人来双峰投资显得太过草率了。
“放心伟哥,你和驹哥、彪哥尽管走,我知道怎么做。”阿强也不多说点点头,显得很自信,显然是也对这一行道十分熟悉在和-图-书行了。
十分钟之后,阿强已经换了一身很普通的夹克,板寸头发也变成了厚实的披头,随手提着包下楼,看看四周无人,扭开后边一间杂物房门锁,然后钻进去,把提前准备好的铁栅栏取下来,钻了出去。
当亚洲国际提出所有普通干部都可以入股分红之后,这个消息在全县干部里边立即引发了巨大的轰动效应,虽然五千块钱这个标准不算高,但是算一算按照百分之三十年息,一年下来也有一千五百块钱的分红,现在普通干部工资也不过两三百块钱,一年下来的奖金福利也不过一千块钱不到,这个一千五百块的分红,几乎要相当于一年奖金福利的两倍,这如何不让人疯狂?
很快一辆银灰色的丰田子弹头开了过来,车上早已经坐了另外两人,黄亚伟上车之后,汽车随即迅速消失在省道315上。
他也给安德健汇报了自己的担心,安德健在电话里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自己怀疑的依据在哪里,有没有证据,这又让陆为民无言以对,说是自己的直觉,没准儿安德健也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嫉妒了呢。
六点半,工作结束,财政局的工作人员把剩下这十来万块钱清理好,连同收款收据一到交到阿强手中,阿强相当礼貌的和两位工作人员道别,又顺便开了一句玩笑,逗得两个财政局的女孩子眉花眼笑,这才大方的离开回房。
这是一条很偏僻的死胡和*图*书同,平时根本无人来,污水四溢,阿强屏住呼吸,紧走几步,拐入饭店旁的一条街道,立即就看见了那辆悬挂着岭南牌照的三菱越野,他也不说话,直接拉开车门上车,汽车卷起一阵烟尘,扬长而去。
刚接触几天就匆匆决定要在双峰投资数千万,这不是小数目,不考察清楚各方面环境以及市场情况,就这么遽下决断,陆为民觉得这中间有点儿令人无法理解。
※※※※
无论是佰达公司还是丰祥药业,亦或是陆为民原来在南潭时的华美集团项目,无一不是经过多次考察和谈判,而且可以说是锱铢必较,每一条每一款都要经过一番争执讨论才能敲定,哪有像这个亚洲国际的,省里一介绍来,没几天就把所有条件都谈得差不多了。
这只是自己的主观臆测,而且这个项目也是省外经委介绍来的项目,也是丰州地区的一个重点引资项目,你就这么厉害,就能一个人判断出对方是骗子,夏力行肯定会问自己向丰州地委行署反映过这个问题没有,县里是什么意见,自己该怎么回答?
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让杜笑眉随时观察着亚洲国际这帮人的动静,这帮人暂时租住在双峰饭店,而且办公地点也临时设在双峰饭店的会议室里,这几天里那里的人是络绎不绝,绝大部分都是前去缴款的人,而县公安局甚至还派了专门人维持秩序,每天早上八点半一直要到晚上八点半才算hetushu.com工作结束,堪称数钱数得手抽筋了。
就在陆为民回招待所不久,黄亚伟给另外一个男子阿强使了一个眼色。
还好,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第一二天的疯狂期已经过了,大家也就没有那么狂热了,来缴款的人还是络绎不绝,陆为民在会议室门口打了一个旋儿,就这么十来分钟,就有两三个人来缴款,据说第一天几乎是要排队来缴款。
何铿和黄绍成那边他几乎是一天两个电话去催问,但是都还没有消息,这也怨不得他们,毕竟隔行如隔山,香港本来就是一个玩具生产基地,你要打听清楚这样一个情况,肯定需要时间。
今天收获还不错,光是下午就有三十万左右进账,但是已经明显没有上午和前两天那么疯狂了,已经达到了预期目的,但是这场戏还得演下去。
他实在有些不放心,这件事情就像一个巨大的石头压在他心上,这事儿如果没有一个明确说法,他简直就没有心情再去做其他事情,好在区里的几桩大事儿倒也有人盯着,不需要他太过操心。
陆为民是下午三点过到县里的。
另一个男子会意地点点头,假意要把下午收到的款项清理一下,财政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立即很热情的表示要帮忙,对方婉言谢绝了。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径直回了招待所。
但这一切都只是怀疑,而没有其他证据。
还有就是这种集资方式,港商对于大陆内地的政策并不了解,照理和_图_书说是不会轻率作出这样的决定的,就算是他们真的要打算感谢县委县政府,完全可以集中到少数人,根本不需要用这样大规模的方式来讨好普通干部,要知道这中间政策风险很大,而港商这些外来户都应该要力图规避这些风险才对。
被叫做阿强的男子回到现场,泰然自若的和财政局几个工作人员继续谈笑,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小时间,又陆续来了十多人来缴款,又有十多万款项进账,这让阿强心中也是暗自感慨不已,这钱来得实在太容易了,难怪伟哥不想走,换了是他也一样。
不过让陆为民稍稍放心的是这些人收取的钱第二天一早就让县工行的人来接走,看似还没有立即就要跑路的模样,这让陆为民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疑神疑鬼了。
即便是像章明泉、齐元俊、胡焕山和彭元国也不例外,陆为民甚至只能让这几个自己能够招呼得到的人稍稍缓一缓,毕竟对方承诺是十日之内,而陆为民希望在一个星期之内何铿和黄绍成那边就能有比较准确的音讯。
他也考虑过让谢长生帮忙,但是地区公安处不是哪个个人能把持的,谢长生也不是一把手,这种未经批准的秘密调查是要承担相当风险的,尤其是这还是地区重大投资项目的投资商,谢长生和自己的交情也还没有深到这种程度,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接下来的几天里,陆为民几乎是度日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