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三十节 等待

陆为民从文体局出来时已经是五点过了,他心里不踏实,又去看了看,没看见姓黄的,但是那个阿强还在和财政局的小姑娘聊着天,看不出啥问题来,他也只能回招待所。
陆为民特喜欢这种简单清爽的晚餐,杜笑眉倒是把自己的爱好记得挺牢靠,联想到那一日自己衣裤被脱下来摆放得整整齐齐,还有一杯蜂蜜水,陆为民心里也有些微动,这么细心周到,不管对方抱有什么想法,至少人家是用了心的,就这点儿,自己也得记情。
杜笑眉倒是早不早替陆为民把饭菜准备好了,简单的稀饭馒头,外加一碟炒鸡蛋和一盘小菜。
“找牛局长?”中年女人上下打量了陆为民一眼,这才扭头喊了一声:“牛局,有人找。”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个牛有禄还真是有点意思,不愧是当过区委书记的人,很有点宠辱不惊的架势。
见陆为民态度很随和,说起话来也是没啥架子,两个女人也就渐渐放下有些忐忑的心,也敢和陆为民开起玩笑来,尤其是问到陆为民的私生活,三个女人都是颇感兴趣,尤其是李小佳和冯薇薇更是刨根问底,有些话夹枪带棒的,弄得陆为民也有些尴尬。
陆为民和牛有禄都觉察到萧樱语气里的冷淡,牛有禄有些不解,难道说那天晚上萧樱送陆为民回去,这位陆书记有点儿失态?陆为民却更是奇怪,自觉自己好像和*图*书没有啥得罪对方的,那天晚上好像说得也挺投缘,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一张老式的办公桌,上边还有双峰县革委会的烙印痕迹,一张玻璃板下是县里主要部门的通讯录,一个茶杯,一个笔筒,一张藤椅,对面是一张三人藤椅,但是扶手上的藤条已经断裂开来,而角落里畏畏缩缩的摆放着一个旧式木柜。
说起这事儿,牛有禄就是兴奋不已,这一下子就能弄到七八万块,对于本来就拮据到极点的文体局来说简直就是一笔相当丰厚的收入了,这文艺调演虽然要开销一些,但是总还能落下几个,这也能补充局里开支,让自己这个局长也能轻松一些。
铁栅子门锈迹斑斑,原来枣红色的漆色早已经只剩下斑驳锈迹,一枚大铁挂锁就这么孤零零的挂在门扣上。
“谁啊?”牛有禄的脑袋从窗户里探了出来,一眼就看见了陆为民,忙不迭地叫了一声:“陆书记,你来了?”
陆为民进了门才注意到这个小院的简陋,一圈青瓦平房,倒也是有点儿面南背北的气势,正对大门的大概就是文体局的行政办公用房了,而东厢房那几间大概就是县文化馆和图书馆的用房,而西厢房悬挂着县博物馆和县文物管理所的牌子,总共不过十来间小破房,就挂了五个牌子,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唏嘘感慨。
“陆书记,咱这里http://www.hetushu•com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破落户,条件太差了,不敢和县里其他部门相比,包涵一下。”牛有禄显得很坦然,“陆书记不抽烟,算是又帮我们文体局节约十块钱了。”
陆为民也是喟然,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这话不假,兜里没钱,那干啥事儿都得要缩手缩脚算了又算,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底气不足啊。
刚踏进小院,就碰见一个中年妇女出来,见陆为民夹着包四处打量,有些警惕的瞅了陆为民一眼,“你找谁?”
陆为民不想去县委里边,估计梁国威、戚本誉这些人也不想看到自己,回招待所似乎有些早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往哪里去,突然想起自己和牛有禄所提到的事儿,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去落实没有,这两天他心思也不在这上边,所以也就没有去过问。
“嗯,他是这样说的,郭董和张总的确不在,没见着人。”牛有禄点点头,正说间,一个纤巧的身影骑着自行车进来,“萧樱回来了。”
“我第二天就去找了郭董,郭董让我去找黄总,黄总倒是挺爽快,答应了支持五万块,我心里也算是放下一块大石头了,老康那天倒是把我灌得不轻,答应给两万,至于你们洼崮那家叫啥丰祥药业的,我还没接触,还得靠你陆书记引见一下才行。”
正好又是冯薇薇和李小佳那两个娇俏的小少妇当班www.hetushu.com儿,招待所里六个女人,一班两人,三天一轮,正好又是两女,陆为民便招呼二女和杜笑眉一起与自己吃饭,两女倒也不太怵,或许是本来就想要刻意巴结,忸怩了一下,也就歪着屁股坐在了陆为民这一桌上了。
不过陆为民也不太在意,他现在心思都在亚洲国际这事儿上,尤其是牛有禄说没见着那位郭董和张总让他心里就有些不踏实了,照杜笑眉说,这两位一直都在,经常露面,怎么今儿个上午没见人,下午也没见人,另外还有两人也不见踪影,这让他有一种要出事儿的预感。
陆为民踏进牛有禄的局长办公室,才真正感觉到这文体局的寒碜。
“老牛,别妄自菲薄,文体产业是朝阳产业,日后发展前景不可限量,现在的困难也是暂时的,一旦县里财政状况好转,肯定会优先考虑。”陆为民坐在藤椅里笑道:“对了,那事儿办成没有?”
“嗯,老康那里没问题,他敢不给,我饶不了他,香港人那边的钱拿到了吧?他们现在是日进斗金,这几个小钱应该不在乎吧?”陆为民随口问道。
“你说香港人要你明天过去办?那个郭董和张总都不在?”陆为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牛有禄见陆为民脸色并无多少变化,似乎对萧樱态度不太在意,心里也稍安,要说这事儿还得全靠陆为民,要没陆为民的指点,这事儿连影儿都没有,和_图_书谁也想不到这一出。
但自己先前在双峰饭店还看见黄亚伟和另外一人在,而且还很轻松,丝毫没有什么异样,想到这里,陆为民心里又稍微踏实了一些。
双峰财政一直很拮据,教育这一块的巨大压力让县财政一直处于捉襟见肘的境地,而行政和事业编制人员又严重超编,几乎每一个部门都喊缺人,但是编制的紧缺又使得更多人想要削尖脑袋钻营这个,而财政税源的瘠薄又使得县里在许多方面不得不一再压缩,像一些冷门单位,那自然也就是无人问津了。
“我找牛局长,不知道在不在?”陆为民有些尴尬,这文体局里他也不认识人,这一个人莽莽撞撞的进来,的确有些鲁莽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索性就直接往县文体局这边来了。
※※※※
白色的墙壁下部已经发黑,青苔一直长到墙壁下角,墙灰脱落大半,看上去说不出的破落萧索。
李小佳丈夫在太和中学教书,丈夫的大伯是退下来的县人大副主任,也正是靠着这张老脸托人,才把原本在乡下代课的李小佳给弄到了县招待所。
陆为民也随意问了问两女的情况。
县文体局偏居在南大街旁边的一条叫文化巷的巷子里,这条巷子有些小,只能勉强进一辆车,连会车都得要找合适地方才行。
“牛局,路上我碰见康总了,我问他赞助的事儿,他说随时都可以去办,他和财务打了招呼和_图_书了。”萧樱兴冲冲的锁好自行车,直奔牛有禄办公室而来,却一眼看见了坐在藤椅上的陆为民,略一愣怔之后,淡淡地道:“陆书记,你来我们局里视察?”
一边说牛有禄一边忙着小跑出来,握住陆为民的手:“走,陆书记,里边坐。”
陆为民走到文体局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
陆为民在门口看了看,一辆破旧的吉普车也不知道是哪个单位用淘汰丢给了文体局,就看那车轱辘磨得发平的轮胎齿印就知道这车的年成怕比起改革开放的岁数查不了多少了。
“还没呢,那位黄总虽然爽快,但是却说要稍等,需要财务来处理,我今儿个上午去找郭董没看见人,那位张总也不在,只有黄总在,他答应明天处理,让我明天早上去。”牛有禄心情很好,“陆书记,不瞒你说,这两天是我到文体局心情最好的两天,你是不知道僧多粥少的滋味儿,哪都要钱,瞧,院子里这辆十二年车龄的破吉普,原来县委办淘汰下来的,现在坏了,局里没钱修,就只能搁这里了,现在局里要办事下乡,就只能去挤长途客车或者中巴。”
冯薇薇的丈夫是田德荣在县供销社工作,供销社这几年效益也不好,挣不了两钱,所以冯薇薇也是很看重这个旱涝保收的工作,虽说只是一个临时工,但只要你不犯原则性错误,或者不是把哪位领导得罪太深,这一般说来也没有人就把你给踢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