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三十二节 天塌了!

梁国威努力想要稳住心神,但是脑中的晕眩却是压抑,他知道自己高血压又翻了,而且这一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嗯,我赞同孙专员的意见,这事儿不能等了,越等咱们越被动,李书记,恐怕这事儿也要尽早向省委省府汇报,我觉得如果明天早上都还没有消息,恐怕我们就要立即采取行动了。”常春礼插话道。
地委会议是临时召开的,很多地委委员都是在睡梦中被喊醒赶来的,来之前甚至连具体什么事情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但是当李廷章介绍,陆为民补充,将整个情况汇报完毕之后,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
“詹书记因为受惊过度,晕厥了,送到医院里去了,现在还在双峰县医院治疗。”关恒解释道。
孙震和安德健都微微蹙了蹙眉,李志远心神有些乱了。
李廷章一样是面无人色,只不过神色倒还镇静,“为民,是不是还有其他可能?”
“我看不要等了,真要是误会,我们地委行署一起给投资商摆酒赔罪都行!”孙震断然道。
“梁书记,他们的账户情况谁最清楚,得立即查封,我觉得恐怕县里需要马上向地委行署汇报,不管这些香港客人去哪里了,这事儿不敢再拖下去,就算是一个误会,我们时候来道歉弥补都行,万一我们担心的是真的,那恐怕就有大麻烦了。”
李廷章和戚本誉面面相觑,这个数http://m.hetushu.com额却不好统计,他们只知道第一批时大概有一百多万,至于后面放开限制之后,连续这三天的集资金额,那就难以估量了,李廷章默算了一下,估计也在五百万以上,算下来,一前一后,集资金额应当在七百万上下。
戚本誉同样是脸色青灰,嘴唇颤栗着,不知道想说什么,眼睛里绝望的光芒四处扫射,似乎是想要寻找到能够给予安慰的所在。
“孙专员,这个我们暂时没法统计,我个人估测了一下,大概在七百万到八百万之间。”李廷章艰辛的道。
梁国威竭力想要站稳,但是巨大的晕眩像海潮一样将堤坝冲倒,他终于倒了下去。
“县长,也许香港客人临时改变主意住昌州了,所以咱们这边的客人也就到昌州去会客去了,至于电话为什么打不通,也许信号不好。”把詹彩芝扶到沙发上坐下的陆为民脸色阴冷,“但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我们不敢报这种侥幸心理啊,必须要马上向地委报告,另外要请鲍局长向地区公安处立即报告,请他们给省公安厅联系,帮忙寻找这帮香港客人,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李廷章、戚本誉心都是一颤,作为地委书记说话已经有些失态,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已经超出了想象,这不仅仅是经济损失这么简单,这涉m.hetushu.com及到整个丰州地区的党政班子面子形象,涉及到主要领导在省里的印象,仅此一点,就会有无数人要为之付出代价。
※※※※
李志远头疼欲裂,整个丰州本来财政就很困难,现在除了古庆和丰州市状况较好外,也就只有南潭和淮山情况还行,其他几个县都是纯粹靠补贴吃饭的县,现在双峰一下子给你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来,可以想象以双峰自身财政根本无法支撑得起填补这个窟窿的担子,最终恐怕还得要地区来为此来补漏,这都在其次,关键这样大一个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对今年一年的工作的消极影响怎么来消除?
虽然分工是地委副书记常春礼在负责招商引资,但是这个项目常春礼却没能沾上边,而地区外经委却是他分管的部门,这个项目地区外经委只是牵线搭桥,并未具体参与,但是这个时候要追究责任的话,恐怕他这个分管领导要想脱责,就得要有说法才行。
李志远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痛恨之色,看在苟治良和蔺春生眼里都是一震,李志远素来性格平和,很少有出格言语,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李志远用如此刻薄的话来挖苦人。
除了布置县公安局和双峰饭店的人守好房间外,在陆为民的建议下,曲元高和鲍永贵留下来控制局面,李廷章率戚本誉、关恒和陆为民紧急赶往丰州,向地http://www.hetushu.com委行署汇报情况。
詹彩芝脸色苍白,再也站不稳,直接就晕倒了过去,也幸亏陆为民反应得快,一把将詹彩芝扶住,这女人体态丰腴,挺实沉,倒在陆为民怀里香气扑鼻,肉感十足,陆为民甚至能触感到那背后奶罩带子深深勒在背肌里的印痕。
整个会议室里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整个双峰县去年财政收入才多少?也不过区区两千多万,这两个窟窿捅下来就是一千七八百万,当然这些干部集资是自愿,但是涉及面这么广,这笔集资怎么算,算在谁头上,如果说最终结果是县里来接盘,那这个责任又该由谁来负?
“这个项目既然是省外经委介绍来的,难道说就没有经过正规程序审查了解?就直接弄到我们丰州来了?”地委委员、常务副专员焦正喜不解地问道:“这个问题要查清楚,如果我们担心的事情是真实的,那么这个责任就不能我们丰州一家来承担。”
看见梁国威身形摇摇欲坠,曲元高和关恒都是大惊,赶紧扶住梁国威,他们都知道梁国威的身体状况,这样巨大的刺激之下,可以想象得到。
李志远肺都要气炸了,联想到自己还曾经出席了这个项目的签约仪式,还在省电视台和地区电视台新闻里出镜,《丰州日报》更是屡次三番提到这个项目,如果这个项目真的是一个骗局,这简直就成了天大的笑话www.hetushu•com,带来的后果几乎就是毁灭性的,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丰州地委以及双峰方面,都无法想象。
“除了你们县财政担保向地区工行贷款那一千万外,他们在你们县里搞的集资有多少?”孙震忍不住问道。
梁国威脸色阴沉得可怕,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眼前问题的严重性,所有身份证件都不在,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如果不是有其他特殊原因,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些人可能都已经离开了,而且绝对不是到什么丰州这么简单。
“已经简单通报了,因为这个情况现在还没有确定,所以现在还只能用比较模糊的语言通报,如果能够确认这帮人就是职业诈骗犯的话,那么省厅那边就可以立即采取手段。”周培军也是公安出身,风格明快。
“行啊,县委书记高血压翻了,副书记晕厥了,看来你们县里领导身体状况不太好啊,是不是因为工作过于辛苦劳累过度了?一件事儿压下来,就倒下几个,就这战斗力,还能打硬仗?”
当孙震只是用担心的语气向他报告这件事情时,他就意识到了麻烦和危险,若这事儿只是误会那倒简单,若真是属实,那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进班房,有多少人乌纱帽要落地,对于丰州地委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培军,和省公安厅那边联系没有?”李志远不再多问,把话题转向周培军。
被召到地委会议室的外www•hetushu•com经委主任呐呐地道:“这个项目我了解了,是省外经委原副主任商竹根介绍来的,他说这是他在参加全国的一个招商引资会议时认识了这帮人,这帮人说他们打算在内地搞一家玩具厂,于是商竹根就和他们接触了一下,然后就介绍到我们丰州,商主任说最好引到双峰,我们也不好多说,就直接介绍到了双峰,由詹彩芝副书记在具体接洽。”
陆为民是在包括服务员和公安局干警都离开房间之后才说这番话的,而这番话的结果就是所有人的脸色都变成了死灰色。
“詹彩芝呢?”李志远言语里已经有了一丝阴森森的杀气。
陆为民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人跑了不要紧,关键是这些钱,除了县财政担保的那一千万贷款外,这几天里,这帮家伙以集资的名义还收取了至少好几百万现金,这可是全县干部的血汗钱,不少人甚至是到处借钱来投资入股。
在临走之前,李廷章在电话里简单向地委书记李志远和专员孙震汇报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对方都没有说什么,只是要他们立即赶到丰州向地委行署汇报。
孙震内心深处何尝不是暗呼侥幸,也幸亏自己到双峰调研时是去的那个药材市场的签约仪式而不是这玩具厂签约仪式,否则自己也将沦为全省各兄弟地市的笑柄,甚至可以说要承担的责任也要大几分,而现在,谁都有责任,但最头疼的是李志远,自己却要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