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三十四节 激辩——苦果

“我的意见如果实在不行,县里对干部们宣布时也暂时不谈如何来认定这个责任,只说一句该县委县政府承担的责任绝不推卸,对地委那边,我的看法是需要向地委表明县委县府要承担这个责任,否则可以想象得到,日后我想我们县里的工作就根本没办法开展了,但是也要向地委请求援助,我们县里现在无法扛起这个重担,如果要清退偿付的话,地区财政必须要予以扶持。”陆为民见虞庆丰赞同自己的意见,立即趁热打铁。
“集资问题涉及到咱们县里数百干部,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经济问题,更不可能简单的推到亚洲国际这个企业身上那么简单,如果真的纯粹是企业集资问题,哪里需要书记办公会来研究?还需要半遮半掩的给各部门领导开会提醒?牵扯面这样广,而且是关系到每一个干部的切身利益,可以说稍不留神就可能引发难以想象的后果。”陆为民双手合叉,手肘靠在案桌上,身体微微前倾,双目如炬,“县里承担不承担这个责任不是县里说了算,我估计最终还得地委来拍板,但是如果我们拿出这个意见,一旦地委让我们按照这个意思去和干部们解释,引发混乱,那责任就得我们县里来承担。”
见目光都望过来,戚本誉只觉得嘴里一阵苦涩,这才是自食其果啊,本来和自己没多大关系的,现在却被卷入其中脱不得身。
曲元高、关恒、蔡云http://m.hetushu.com涛、陆为民也都点头表示赞同,杨显德叹了一口气之后,也表示了赞同。
“为民,你说先不谈认定责任,我觉得可以,可是向地委表明我们县里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恐怕要慎重,这个责任真要全部落在我们县上,以我们县的财力,恐怕三五年都只能吃红薯稀饭别想干其他事情了,我倒是没啥,反正年龄也差不多了,在座的几位可是要继续在县里干下去的,得掂量着啊。”杨显德忍不住插话道:“现在日子本来就够拮据了,再要这么一弄,那可就真是没法过了。”
见戚本誉迟迟不愿表态,李廷章把目光投向虞庆丰,虞庆丰也感觉到李廷章的目光,缓缓点头:“我看可以,县里不能推卸责任,哪怕日后我们勒紧裤腰带吃稀饭,那也不能损害大家利益。”
在梁国威和詹彩芝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参会资格的时候,虞庆丰这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话语的分量在常委会上就显得很重了,尤其是在李廷章和戚本誉本身也参与在了这件事情之中,他的意见就更容易赢得其他常委的认可。
地区财政本来就很困难,论理也没有要白给县财政的事儿,不刮你县里已经是很难得了,就算是现在县里遭了难,要支持一把,估计也就是垫一笔资金帮你临时周转一下,你要让地区财政无偿支持可能性也不大,再退一步,顶多也就是帮你把工行http://www.hetushu.com那笔贷款利息给上就很难得了。
陆为民想了想,觉得还不如一步到位,县里直接把责任义务扛下来,省得人心惶惶影响工作不说,到最后还得县里来把这苦果给吞下去。
陆为民的话同样很实在,丰州地区财政困难全省皆知,指望地区财政在这种事情上给你多大支持的确不现实,它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为你县里掏腰包,顶多也就是日后在某些项目资金上倾斜一下就算是烧高香了。
孟余江也迅即跟上表态:“我赞同。”
“现在来谈还账问题都为时过早,关键还是要把集资资金清算清楚,然后给这些干部一个明确交待,要我说,还真不如把话说明,问题出了,但是这些钱县里认,分时段还本,这样也能让县里干部悬在空中心落地,安心工作,免得人心惶惶,今年的工作都受影响。”
“李县长,我觉得戚书记的意见不妥。”陆为民清了清嗓子,沉静的道。
“为民,你说。”李廷章也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戚本誉并不可靠,临时因利益站在一起,没准儿一转身就能把自己给卖了,而陆为民至少不会害自己,更重要的是陆为民这几天里的表现已经让李廷章隐隐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陆为民总能想得出对策来。
“为民这个顾虑很正确,刚才李县长也说了地委要求我们做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稳定局面,如果按照戚书记这个意见来http://m.hetushu.com,那极有可能引起巨大风波,全县稳定大局就要受到影响,这一点上必须要慎重。”虞庆丰终于插话了。
李廷章却想明白了,现在梁国威在医院里卧床不起,就是自己在负责,这事儿自己责任肯定脱不了,但是主要责任还是梁国威和詹彩芝,当然也还有戚本誉,但是处理不好,引发混乱,影响大局稳定,那自己就是主责了,戚本誉倒是想要浑水摸鱼,把责任洗干净,自己却成了出头椽子了。
“杨县长,县里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地区难道就能给你无偿拿几百万让你还债了?地区里那些人会为你县里考虑?我是地委出来的,太了解地区里那些领导干部的心思了,盘算你下边的心思想得比啥都透彻,你先要沾它一点儿,那是做梦。”陆为民一边摇头,一边道:“咱们得面对现实,还账也好,填窟窿也好,归根结底还得靠自己,地区是指望不上的,它顶多就是帮你应应急而已,那都是一笔一笔要算清楚,想借钱不还,这种事儿想都别想。”
陆为民暗自点头,这个时候李廷章才有点儿一把手的气度魄力,平时在梁国威压制下却还真小看了对方。
其他几个常委也开始探讨起来,戚本誉却是一阵心慌,如果县里真把责任扛下来,最后自己的责任就大了,当时也是自己在小范围会上给各单位一把手们吹风,地区肯定要调查这些事情,但是陆为民也说得很在和图书理,如果不给县里干部们一个交代,铁定要出大事。
陆为民能够理解李廷章的想法,但是却无法认同。
杨显德的话很实在,加上工行那一千万,这可是一千七八百万啊,如果真的那帮骗子没抓到,钱追不回来,这一大笔钱按照三年计,哪怕是不算利息,那也得每年还六百万,而按照去年双峰财政收入总计才两千四百万左右,这也就意味着要拿四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来还这笔账,本来就已经接不上气的财政只怕立即就要停摆,很多工作就得要立马搁下。
正如安德健所说,双峰县委必须要有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丰州地委既不可能也没有义务把这个责任全部揽在身上,作为一把手的县委书记和分管经济工作且直接接洽经办这个项目的詹彩芝首当其冲,无论最后怎么来认定这件事情,他们俩都已经难辞其咎了,在众人心目中,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如果能够只是免职而不追究其他责任,已经是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
孟余江一直保持着沉默,对亚洲国际的情况他不太了解,事实上具体操作也一直是梁国威、戚本誉和詹彩芝三人在运作,而李廷章只能算是一个附从者,其他人都是一知半解。
陆为民见李廷章有些意动,而像曲元高、蔡云涛等人都明显被这件事情震住了,不敢轻易表态,至于杨显德,这件事情自始自终和他没多大关系,他就是想要掺和詹彩芝也没有给他半点机会m.hetushu.com,加上年龄即将到点,梁国威和詹彩芝命运如何对他都没有太大影响了,这个时候自然很潇洒的置身事外。
陆为民知道自己必须要发声了,如果真的在县委常委会上形成一致意见报给地委,那么可能导致的后果就会由县委来承担,按照戚本誉的观点来形成意见看似可以把他和李廷章把责任洗掉不少,但是这个能不能洗掉还要看地委的认定,而一旦这个意见引发了后果,则要整个县委来承担,这不行。
虞庆丰看样子是有些犹豫,他是书记碰头会上唯一坚持反对集资的,但是书记碰头会上,李廷章没有明确表态,算是弃权默许,而其他三人以三比一的比例毫无悬念的否决了他的意见,这个时候本来他是很有发言权的,但是考虑到这个态度可能带来的后果,他又不得不三思。
大家内心都隐约知道梁国威和詹彩芝怕是毫无翻身机会了,李志远在会上那两句话流露出来的感情倾向实际上就已经宣布了这两个人政治死刑,所以现在所有人都想到的是如何最好的保全自己,让自己的责任最轻,而李廷章和戚本誉在这一点上有共同利益。
“为民的想法值得认真考虑,我觉得干脆就把问题挑明,亚洲国际出了问题,我们县里有一定责任,干部们的血汗钱县里要保证兑付,请大家安心工作,就把这个意见明早报给地委,看地委意见,大家觉得怎么样?”这个时候李廷章显得格外果断坚决,目光环视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