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三十九节 班子动向

巴子达也很惊讶,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认识这个据说是省厅刑侦处下来的猛角色,四十岁不到就是省厅刑侦处专门负责经济合同诈骗这一类案件的高手,听说也是刚从昌州市公安局刑侦处现在改名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调任省厅刑侦处,在昌州就是一个了得人物。
“咦?!”正坐在沙发上掏出一包烟来准备撕开锡箔纸的鲍成钢看见陆为民走进来,愣怔了一下,惊喜的叫出来:“是你,小陆,陆为民,啊?他们说的这个陆为民陆书记就是你?!”
李志远也知道调整时必然,但是怎么调整,这却相当考手艺,作为地委书记他不会单单只关注人事关系派系之间的角力,但是他也无法完全忽略这种关系派系带来的影响,这就需要时间来周全考虑。
陆为民在接受了工作组谈话之后,很快又接受了地区纪委的谈话,谈话内容倒是非常简单,主要是了解陆为民对亚洲国际项目了解程度和介入程度,以及县委在亚洲国际项目中发挥的作用以及集资问题上县委是如何形成了这样一个意见的。
安德健把自己在双峰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和见解。他知道李志远和孙震对丰州经济发展很关注,事实上作为主要领导现在也没有谁敢对经济发展不看重,尤其是像丰州这样的落后地区http://m.hetushu.com,如果在经济上能够有突出的亮点,无疑可以更好的博得省里主要领导的关注,而同样如果经济上表现平平,也同样会在领导们心目中留下一个平庸的印象。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安德健专门回了一趟地委向李志远和孙震二人汇报了一下双峰的情况,也提出了既是自己也是双峰县委的最大担心。
※※※※
“我当时还在省政府当副秘书长,听董省长提起过这码事儿,这会儿突然被你这么一说,觉得似乎就只有陆为民有这样的冲劲儿和魄力呢。”李志远缓和了一下气氛,细细的斟酌着言辞,“老孙,老安刚才提的意见很中肯,我们地委在有些县班子配备问题过分求稳了,结果就是很多领导干部没见过世面,对经济工作一窍不通,思想保守,导致搞经济外行,要么无所动作,要么就是给你捅大篓子,这也是我们地委下一步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安德健对双峰的印象很糟,所以在介绍中也专门提到了他自己的担心。
“嘿嘿,不是我,还能是谁?陆书记,呃,我没听说吧?老巴,这陆书记是啥书记?”鲍成钢有些夸张的摊摊手,顺手撕开烟盒锡箔纸,抽出两支,一直扔个陪着陆为民一起进来的巴子达,一边给陆为民示意了一下,陆为民笑着摆摆手。
hetushu.com双峰经济发展本来比较滞后,三年前,双峰与淮山、南潭相比也就是略逊一筹而已,但是现在看看,与南潭和淮山之间的差距已经相当大了,我们丰州地区各县市发展情形正在逐渐分成三个层次,古庆和丰州市在一个层次,南潭和淮山在一个层次,阜头和双峰在最后一个层面,而大垣则介于第二和第三层面之间现在大垣正在努力追赶第二层次,试图加入第二层次,而第三层次和第二层次之间的差距正在不断拉大在,我觉得和县委班子有很大关系。”
安德健如此坦率的谈到双峰目前的状况让李志远和孙震都有些震动。
“嗯,我也问过他怀疑依据是什么,他说像玩具企业这样对市场反应度很灵敏的企业,价值销售市场都是欧美,一般说来要求接近市场和渠道,主选珠三角地区,像这样大规模转移到内地的情况很少见,单单是物流成本就是一个很具体的因素,仅仅依靠劳动力成本和其他政策优惠,很难取得优势,而且他也觉得这个企业投资者来考察谈判显得很轻率,相当短时间内就完成了考察签约,这不符合外商来考察投资的风格,资本家对于风险控制和利润率都相当高,其严谨程度远胜于国内企业。”
孙震并不吝对陆为民的夸赞,他甚至也有些懊悔,当初安德健也谈到了亚洲国际的时候就谈到和-图-书了陆为民的怀疑,但是他也没有太在意,都是出事之后孙震才问了陆为民怀疑的依据。
这边纪委调查组的谈话刚刚结束,那边省公安厅的专案组也找到了陆为民,大概是了解到陆为民当时为什么会对亚洲国际项目产生怀疑,所以他们也对陆为民非常感兴趣,希望陆为民能为他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老安,双峰县委班子的确存在不少问题,这一次出这样大的事情我想也不是偶然,这和班子工作作风虚浮心态浮躁有很大关系,如果在前期调查了解扎实一些仔细一些,很多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对了,老孙,我记得你也说过陆为民有些怀疑这个亚洲国际的来历,是不是?”李志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他也想观察一下,就一直没有考虑过要动双峰的班子,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有些谬误,双峰是貌似稳定,但是存在的问题已经淘空了根基,正如安德健所说,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下滑,尤其是在经历了亚洲国际骗局之后,这个县的格局已经被这沉重的一击彻底给震碎了,甚至是从人心上都被震散了。
孙震也有些意外,没想到李志远对安德健的这个观点这样重视,他不知道对方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确如安德健所说,双峰班子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几个主要领导明显有些跟不上现在的形势和_图_书和节奏。
“鲍处,您认识陆书记?陆书记是我们县委常委兼洼崮区委书记,于是我们的领导啊,我们局里刑警队长唐军现在下派锻炼到洼崮区当区委副书记,就是给陆常委当助手。”
但是现在看来双峰情况很糟糕,李志远深知人心散乱了要想重新凝聚起来的困难性,安德健的言外之意很明显,需要对双峰的班子进行调整,而且是大调整,只有这样才能重新凝聚人心士气,让双峰不至于掉队太远。
双峰在全地区六县一市中属于那种最不起眼的县份,人口不多,经济成分以农业为主,感觉上发展潜力不大,所以当陆为民那个改制方案在地委里边一起一番争论时,李志远也没有太在意,毕竟是一个区的几个效益不佳的小型乡镇企业改制,怎么改固然看起来有些耀眼,但是其分量却真有那么大,远无法对一个县的经济格局产生多大影响,所以李志远没有对此发表意见。
“李书记,老安既然在工作组,恐怕也要呆几天等到局面彻底稳定下来,我觉得可以让老安一方面考察一下双峰现有班子成员,一方面双峰县委班子人选调整工作恐怕地委也要尽早考虑了,要不耽搁一年工作,对我们丰州来说都是承受不起的。”
李志远也知道双峰情况不是很好,但是梁国威一直力图向自己靠近,而戚本誉也与苟治良关系密切,至于李廷章,和-图-书据他所知,应该与安德健关系不错,所以在他看来这个班子算是比较稳定的。
陆为民也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隆准鹰眸的男子,“鲍哥,是你?”
“唔,看不出这个陆为民还很有点经济意识和头脑,对招商引资这一套很精通啊。”李志远点点头,心中微动,“对了,我记得前两年省里为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量身打造了搞了一个招商引资活动,好像就是咱们南潭的一个年轻人跑到锦丰饭店去虎口夺食,弄得汪书记和董省长那会儿都很恼怒,这个陆为民好像那时候就在南潭工作,是不是……”
没有人愿意在主要领导心目中留下平庸的印象,那甚至比负面印象更糟糕,负面印象也许有其他因素的原因,还可以挽回印象,但如果是平庸,那么也就意味着你这个人的能力素质定型了,哪也就预示着你顶到了天花板了。
“呵呵,李书记对这个还有印象,不错,就是陆为民这小子,当时我还在南潭当县委书记,陆为民是南潭开发区的副主任,分管招商引资工作,所以自然也就去搞了这一出虎口夺食了,当时的夏书记和尚专员都打来电话询问究竟,不过后来听说是这事儿,都是假意批评,其实维护。”安德健也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李志远也知道这事儿。
孙震的提议让李志远有些意动,但是他没有马上表明态度,只是点点头,表示可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