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四十一节 跬步

“还有在集资问题上,县里明知道这是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参与集资的,但是也许是想为县里干部谋点而福利吧,心情是好的,但是这种集资本来风险就很大,而且如此高的集资利息,还是一家尚未正式开建的港资企业,这其实已经有很多疑点了,也许是县里太沉浸在这个项目投资的喜悦中了,所以忽略了这些疑点,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也有人向县里主要领导反映过这个问题,要求加以重视,但是没有被接受,才会导致如此大的损失。”
“其实案情并不算复杂……”
“基本案情就是这样,目前这帮人根据我们的调查,应该是已经到了岭南那边,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已经出境,因为边检部门那边没有发现,但我个人判断他们应该已经通过其他渠道出境了。”
据说詹彩芝已经主动让家人把收受的礼品交到了纪委,也算是一个主动姿态,只是这对减轻对她处理能有多大帮助还未可知。
李志远和孙震是一起进入会议室的,周培军赶紧把鲍成钢介绍给李志远和孙震二人。
毫无疑问孟余江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而不仅仅只是预测判断,他虽然和安德健关系不错,但是能当上组织部长,绝对不仅仅只是靠安德健这一条线那么简单。
李志远哈哈大笑,状极欢愉,“http://www.hetushu.com嗯,这个老朱,我在昌州莫愁区当副区长时,他还是莫愁区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分局局长,那时候就有点痛风先兆了,我就劝他喝白酒少喝啤酒,别那么爱吃红烧肉、粉蒸肉这一类的东西,他就说人这一辈子就这点儿爱好了,哪怕死了都值,现在好了,生不如死,呵呵,对他来说,的确是淡出个鸟味来了。”
李志远对鲍成钢很亲善,“鲍处长,老朱痛风没那么严重了吧?”
※※※※
周培军和鲍成钢很热情的握手,顺带把鲍成钢介绍给其他地委委员们,地委委员们都很热情的和鲍成钢握手,觉得这位省厅派来的专案组长的确有点儿虎虎生威的猛劲儿,尤其是那双精芒闪烁的眸子,和他对视,仿佛一下子就能被对方看穿心中所有事。
纪委调查组和专案组的工作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鲍成钢在离开双峰时和陆为民好好喝了一顿酒。
鲍成钢一边介绍一边也在提出一些李志远刚才提出来的建议:“这帮骗子手法虽然也很高明,设计也很周密,但是也并非没有蛛丝马迹露出来,比如像这种大型玩具企业搬迁到内地并不符合常理,我在和县里一位领导交谈时,他时候按照他的了解玩具企业到内陆生产,市场又在欧美,成本提高了很多,并不和*图*书划算,他也提出来过,但是大概是没有引起重视;另外这帮骗子设立账户打入资金,但是县里边对这些资金来历和去向并没有做充分了解,也未通过正常渠道对这家企业作认真仔细的调查了解,而只是听凭人家安排到香港进行实地考察,到了香港人生地不熟,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根本没有达到考察了解目的。”
原本这一次事件戚本誉是不应该卷入其中的,但是据陆为民了解到的消息,戚本誉和詹彩芝可能都收受了亚洲国际的一些礼物,而戚本誉又在集资这个问题上大肆摇旗呐喊,甚至在干部会上也是相当露骨的表示这是县委为干部们争取到的福利待遇,这也是工作组和纪委在调查中掌握的一些重要证据,当然这肯定也脱不了梁国威的责任。
※※※※
双峰局面已经稳定下来了,其实在宣布了县里最迟会在春节前把所有集资款清退,保证大家集资款不受损失之后,所有风波也就平息下来了。
孟余江这边有了风声,估计其他常委那里肯定也有一些消息出来了。
“好了,鲍处长,今天我们地委班子成员都在这里了,就是想听一听专案组这一段时间对此案的调查进展情况,也希望专案组能对我们日后在类似工作中提出一些有益的建议。”李志远话说得相当客气。
莫非是他觉和_图_书得自己现在的位置也要调整一下?陆为民下意识地摇摇头,自己才来双峰半年多时间,可以说洼崮那边的局面也刚刚打开,应该不会考虑自己才对,但是也很难说,如果县委班子进行大动,固然要从外边调入干部,但是肯定也会对目前班子成员进行调整,陆为民甚至可以断定,虞庆丰会在这一局中有所斩获,至于其他人,他还不太好说。
李志远在之前也和朱之江通过电话,朱之江也说他派了一个最信任的心腹大将来负责此案,所以李志远对鲍成钢也很亲善。
从孟余江办公室出来,陆为民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再去别的地方了,原本他还打算去虞庆丰那里一趟,因为这一次考察纪委也一样需要人去,得去协调一下,但是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情了。
鲍成钢并没有在汇报内容里提及任何人的名字,但是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所谓主要领导,分管领导,有人,这些名词代表着什么。
鲍成钢吃了一惊,讶异地问道:“李书记,您和我们朱厅很熟?他现在啤酒不敢喝,肥肉不敢吃,只说这般生活生不如死,水浒里那句嘴巴里都淡出个鸟味来的荤话都成了他口头禅了。”
这层关系密切并稳固下来,陆为民也从安德健那里获知了鲍成钢在汇报上的一些技巧性暗示,他很感谢鲍成钢的帮忙,虽然这未必m.hetushu.com能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但是却能客观的加深自己在这些地委领导们心目中的印象,树立一个陆为民是一个擅长搞经济和招商引资工作的角色,有时候往往就是这些细微之处不断积累起来,就能形成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安德健在话语里也透露了可能地委会考虑从外边调入干部来,这也在情理之中,双峰目前的状况大概也只有从外面调来主要领导才合适了,但是孟余江那一句问自己有什么想法是什么意思?
一句话,这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甚至有人屡次提出了质疑,只要有一次被接受或者引起重视,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都被否决了,所以最后酿成了这样大的灾难,对于双峰来说,这是一场从政治到经济上的灾难,这个说法不为过。
安德健和陆为民简单透露了一点,地委会对双峰县委班子进行调整,可以确定的梁国威和詹彩芝都属于其中被调整对象,而李廷章和戚本誉估计极有可能要被调整,这几乎意味着整个双峰县委主要领导都要被清洗一遍。
工作组还在,但是陆为民知道恐怕也就是几天之内就要正式撤离。
朱之江是从莫愁分局副局长升任市局副局长,鲍成钢那会儿还在当个大队长,后来朱之江分管刑侦,鲍成钢和朱之江关系很好,朱之江升任常务副局长之后,鲍成钢也就升m•hetushu.com任了副支队长,朱之江到省厅自然也就要把这员大将招纳到省厅去了。
鲍成钢走进会议室时,地委委员们已经基本上到齐了,除了李志远和孙震外,其他几位地委委员都差不多到了。
今天是地委专门听取省公安厅专案组对亚洲国际一案的初步调查情况,也顺便了解一下双峰方面在这个案件中究竟出现和存在哪些问题,当然这和纪委那边的调查不一样,地委更多的是想要听取日后在招商引资工作中如何避免犯类似错误,又要防止因噎废食在招商引资工作上谨小慎微无所作为,这才是地委最为担心的。
鲍成钢也不清楚面前这帮人究竟想听什么,他只能就着自己调查的案情做一个介绍,至于说他们想要了解什么,那就靠他们自己去理解了,当然也可以发问。
“好,李书记,各位领导都在这里,我就把我们专案组这一段时间的调查情况向各位领导做一个汇报,另外刚才李书记说的建议不敢当,不过我们可以就存在的问题和漏洞进行一些探讨。”鲍成钢也不客气,把书中的材料往桌上一放,便开始介绍起案情来。
但是这件事情带来的巨大影响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消除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梁国威和詹彩芝将不可能再出现在双峰的政治舞台上了,甚至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到牵连,他们都瞪大眼睛看着那一幕的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