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节 从头越

陆为民并不认为曹刚就对自己推心置腹肝胆相照了,就像曹刚也一样不会相信自己会对他就俯首帖耳言听计从一样,走到这个份儿上,如果连一点最起码的城府和作秀都不会,那也就太逊了,很显然曹刚不是那种人,自己也一样不是。
资本家不是慈善家,他们的每一块钱都浸润着血和泪,这话有些夸张,但是毫无疑问每一块钱都有阴影,在陆为民看来天虎集团的这个项目诱人的产值效益背后阴影就是环保问题。
“陆书记,这是我们局里的请柬,邀请您明晚参加五一全县‘民德杯’五一劳动颂歌文艺汇演。”萧樱站起身来把请柬递给陆为民。
“为民,你现在不仅仅是洼崮区委书记了,更是县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你这个洼崮区委书记卸任是迟早的事情,眼光不要只盯着洼崮,你需要考虑全县的经济均衡发展的问题,目前双塬发展有一些看点,但是太和、凤巢、永济、开元四个区发展很难让人满意,你要抓紧时间调整工作重心,现在已经是四月下旬了,时不我待啊。”曹刚吐出一口气,看了一眼陆为民才又道:“天虎集团的这个项目我说了,具体怎么操作,你考虑斟酌,洼崮合适放洼崮,洼崮不合适放太和双塬都可以,总之我只要结果。”
曹刚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利益诉求和想法,但是有点可以http://www•hetushu.com确定,那就是他还是希望利用在双峰担任县委书记这段时间里好好拿出一份政绩来,用这个去博得李志远孙震他们的认可,作为日后晋升的资本,所以在这一点上,他和自己是有共同利益的。
“曹书记,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还有什么说的?我会尽一切努力去争取天虎集团这个木糖醇山梨醇项目落户,他们选择洼崮有其原因,因为目前现在依托在建的药材市场要着力打造医药产业,而木糖醇和山梨醇在制药行业都有相当广泛的用途,所以他们才会选择洼崮,也就是看好洼崮的发展前景。”陆为民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其实要天虎集团在环保上的投入和咱们希望他们项目落户并不矛盾,如果加上环保投入,他们的投资金额还可能会多两三百万,这也算是为咱们增加投资金额不是?”
有共同利益并不代表就能和衷共济了,在某些方面他和自己是可以携手的,但是有些方面自己却需要坚持,或者说变通式的坚持,像这个天虎集团的木糖醇和山梨醇项目,对方扬言要投资二千四百万,建成之后可以实现年产三千吨木糖醇和八百吨山梨醇及其他附属产品,实现产值七千万,利税在一千万元以上,这样一个前景可期的项目让曹刚是双眼放光,但是却未能让陆为www.hetushu•com民脑袋发昏。
萧樱浅浅地笑了笑,“康总的民德公司出了三万块,丰祥药业出了一万块,另外县维达食品厂也出了一万块,牛局也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一直说要感谢陆书记给他开的这个窍,要不他还真不知道怎么熬过这一关呢。”
曹刚的表演不可谓不好,甚至陆为民自己也有些感动了,也不能说曹刚形诸于色的动容就是纯粹的表演,可能也的确夹杂了一些个人感情色彩在其中,来自上面的压力让他从到双峰上任第一天就有些说不出的急躁,这一点不知道他自己觉察到没有。
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你得尊重他,这是曹刚对自己说的话,很震撼,同样也适用于自己,不愧是只当两年县长就能李志远选中来当县委书记的角色,之前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人的心胸城府。
“我明白了。”陆为民起身,“曹书记,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过去了。”
这个时代别说一点儿污染,再严重几倍的问题,那又怎么样?在政绩的光环面前,这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彭元国的任命几乎是没经过一点儿磕绊就顺利被任命为沙梁乡党委副书记,齐元俊向陆为民推荐的洼崮镇农经办主任任镇党委委员、武装部长也获得了批准,在这一点上无论是虞庆丰还是仍然还兼任了组织部长的孟余江都显得很支持,当然这也和http://m.hetushu.com曹刚的表态有很大关系。
“咦?小萧,稀客啊,稀客,坐,坐。”陆为民惊奇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很有点儿个性的美女,先前不悦的心情似乎也一下子就得到了调整。
曹刚在刻意展现他的大度和对自己的支持,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必须要有所回报。
“陆书记。”萧樱已经等得有些焦躁了,坐在这个办公室里,人来人往,谁都能看见她,走过之后,免不了还要投过来一个讶异的目光,这让萧樱很不舒服。
从曹刚办公室出来陆为民心情都还有些郁闷。
“哦?民德杯?康明德出了多少钱?给它扣了个民德杯的帽子,钱少了可不行。”陆为民接过请柬看了看笑了起来,“丰祥药业那边怎么样?”
不过曹刚说得也没错,他来双峰是收拾烂摊子,自己上位副书记也是属于破格提拔,无论是他还是自己,如果不能拿出一副让人满意的答卷来,他固然不好过,自己也一样不好受,至少在短时间内,自己和对方是捆在一起的利益共同体,他会尽可能地满足自己的要求,前提是自己也一样得给他交出像样的东西来。
陆为民有些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办公室。
陆为民也知道萧樱话语里的含义,亚洲国际那边承诺的五万块自然无疾而终,而县里现在这副窘况,先前李廷章所承诺的要给予解决一部分自然也就搁下了,不用牛有禄去找也http://www.hetushu.com知道没戏了,所幸这还有几万块钱,稍稍勒紧一点儿,财政状况好一点的乡镇就给他们这些乡镇的主要领导打个招呼道个歉,能赖就赖掉了,像有些本来就很困难的乡镇,承诺了的钱那就还得给。
所以明知道这个项目可能会带来污染,但是陆为民并没有拒绝曹刚,甚至他还下了决心,把这个项目要留在洼崮,因为既然无法拒绝,放在哪里都可能是污染,还不如把它留在洼崮,让它自己的监督之下,通过自己总能让林家在这个项目上做出一些措施来最大限度的减少污染。
“嗯,为民,记住,你有些想法是好的,但是我们需要考虑实际。环保重不重要,当然重要,我难道不知道?我难道不希望我自己的治下青山绿水?可是你要看到我们目前的现状,财政枯竭,校舍破损,危房处处,贫困线以下老百姓还有相当比例,干部教师工资福利兑现困难,道路交通几年不见增长,县城建设几年不变,制约这些的原因是什么?那就是经济发展滞后!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得选择,一切都要服从于经济发展,哪怕在其它方面我们暂时忍一忍让一让!”曹刚也站起身来,满脸郑重地道:“我来双峰之前,李书记和孙专员寄予厚望,同时也对你寄予厚望,我不讳言,老杨年龄大了,精力不济,年底就要退下去,李县长可能因为这个事情受到影响,在工作积和-图-书极性上也有打击,地委暂时没有动他也有地委的考虑,我希望你能扛起这副重担,咱们携手共进,让双峰的面貌在我们手上能够有一个大的改变。”
林和贵很轻描淡写的在自己面前提及了这一点,很显然就是给自己的一个暗示,要自己清楚这个情况,洼崮不是唯一选择,当然洼崮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但不管怎么说,陆为民都觉得曹刚至少要比梁国威戚本誉之流好得多,梁国威如果从人性本质上来说也需要比曹刚强,但是刚愎固执和死板保守的思想格局让他定了型,他可以是一个合格的党群副书记或者纪委书记,但是却不能胜任主要领导,一旦他坐在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他带来的危害和消极影响就要比一个哪怕在其他方面有些缺陷的领导大得多。
自己不同意天虎集团这个项目落户洼崮,那么这个项目也会到双峰其他地方,即或是自己从中作梗,这个项目没有能落户双峰,那么天虎集团也会轻而易举的落户到邻近的洛丘,甚至只需要透露一点风声,洛丘就会连滚带爬地跑来提供一切优惠,洼崮可以给的条件,他们都可以给,洼崮不能给的,他们一样可以给,洼崮不敢想的,他们也敢做,就这么简单,现实就是如此。
※※※※
之前陆为民曾经无数次考虑怎么来应对处理和曹刚的关系,但是没有想到曹刚却会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方式来重新诠释并铸造双方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