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节 余波和谋……(2)

听到陆为民说出这番话时,章明泉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虽然只是以副书记的身份主持全区工作,也不意味着自己就能接任区委书记,但是仅仅是这份信任和锻炼的意义,就足以让章明泉心潮澎湃了。
洼崮镇镇长位置比起诸如小坝、沙梁的党委书记丝毫不逊,原因就是这个镇党委书记一直是由区委书记兼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镇长其实就是镇党委书记,自己当初从沙梁乡乡长位置上想要晋位党委书记未果才被搁在了这个区委副书记位置上,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区委副书记其实并不比小坝或者沙梁乡党委书记位置更重要。
现在他又用力推彭元国担任沙梁乡党委副书记特立独行的一手一下子就勾动了不少人心思,连自己不也都有些艳羡么?
“瞎说些啥?”章明泉一惊。
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成功,半年时间,洼崮的经济搞得有声有色,中药材市场,制药企业项目,可谓都踩在了节拍上,正巧又遇上了县里亚洲国际项目出这么大一个幺蛾子,这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遇到一块儿了,这才有对方的一步上位。
“要不,立媛那里我去……”犹豫了一下,妻子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陆为民这有些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区里边的关系似乎都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了,唐军那里倒是简单,他是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在这边一直干下去的,当初纯粹是县公和*图*书安局安排要解决两条省道上的车匪路霸现象严重问题,现在这个问题早已烟消云散,他更喜欢公安工作,所以也早就声称一旦一年挂职时间到点,他就要申请回局里去。
“怎么了?”躺在一旁的妻子见自己丈夫鲜有一见的失眠了,有些好奇地问道。
可当自己和齐元俊在他心目中不分轩轾的时候呢?
这有时候甚至影响到了他和陆为民之间的推心置腹,想谈这个事情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启口,如果对方真的一口否认,岂不是让大家都很难看?
“哼,外边都传响了,说陆书记现在是县委副书记了,这个区委书记兼不久了,说你和齐镇长两个都在竞争这个区委书记位置,昨天老田还说这一段时间齐镇长走陆书记那里特别勤,对了,这事儿你还别说,陆书记现在上走了,咱们是不是该去登门一下?”
妻子的提醒让章明泉有些犹豫了。
想到这里,巩昌华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陆为民这人别看年轻,心思却不浅,手腕也厉害,是个人物。
陆为民明确告诉自己,他兼任区委书记不会太长,估计也就是到春节前,现在他的工作重心就要逐渐向分管经济工作的县委副书记这个角色转移,而区里主要工作就要由他来扛起。
一提起隋立媛,章明泉头就觉得疼,这已经成了他心里的一块疤痕,有时候他都要禁不住埋怨,这陆为民啥都和图书好,怎么就会和隋立媛……隋立媛要和自己没这层亲戚关系,他也没有这么纠结,可是恰恰这种复杂纠葛的关系才让他现在觉得心烦意乱。
妻子话语里的含义很明显,如果齐元俊这个时候努力的拉近和陆书记之间的关系,那么也许这个区委书记的位置最后归宿花落谁家就是一个未知数。
也是陆为民来了之后才让这个副书记分量显得重起来,也就是说自己这个区委副书记的含金量很大程度取决于陆为民的信赖看重程度。
章明泉也不确定隋立媛究竟和陆为民有没有过界的关系,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陆为民和隋立媛之间绝对不是那种普通关系,但也不是有些人妄测的那种龌龊关系。
老胡也有些想法了,大概是觉得如果唐军真的要回县公安局,这个区委副书记位置轮也该轮到他的头上了,想到这里章明泉也有些头疼,陆为民对老胡虽然印象不错,但是却觉得唐军因为太过于专注公安工作,而忽略了这个区委副书记的本份儿,干得不算让人满意,老胡能力上也有所欠缺,未必会认可老胡接唐军的位置。
“算了,别去说了,陆书记的心思咱们也揣摩不到,我想他肯定有他的安排,咱们就别去操那份心了。”章明泉摇摇头,又顿了一下,“至于立媛那里,呃,你最好和她说和*图*书一声,注意一点,别影响了陆书记的前程,陆书记是个做事儿的人,对咱们洼崮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好官,日后还有更大的前程,让她自己好好琢磨一下吧。”
陆为民的确没有提及过自己和齐元俊的具体安排,让自己主持工作虽然明面上看起来自己似乎占了优势,但是这种优势仅仅是一种表面现象。
但是章明泉又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陆为民不是看重这些迎来送往那种人,他更看重的是你是否和他的观念相同理念一致,是否能真正把他安排下来的工作落实下去做好,这才是关键。
巩昌华想了一想才缓缓摇摇头:“老七,先不说我这边的事儿,我觉得老九的表情也有些怪异,莫不是她和陆为民真有啥不成?”
正琢磨间,把盆儿挪走回来的老婆挨着身子靠过来,“老巩,要不让九妹去帮你联络联络陆书记,他既然能在曹书记面前说得上话,结识熟悉一下也只有好处,也算多条路,我看孟部长也未必把你当作最贴心的人,要不不可能这么几年里都没有一个机会帮你争取一下?”
“行了,睡觉!你就别在那里乱嚼舌头了,九妹的事情我相信她自己有分寸,咱们不指望她去干什么,你也别去说我的事儿,她若是真和陆为民相好,那也是她心甘情愿的事儿,你也别把人心想得那么龌龊,你当姐的说一说提醒一下就行了。”巩昌华没来由的也有些烦躁,若http://www.hetushu.com是指望通过这层关系去谋个什么,那可真有些太腌臜了一些,他巩昌华还不至于沦落到这一步。
陆为民就这么突兀的晋位副书记,的确太让人意外了,虽然之前也有些传言说陆为民的位置会不会有变,但是陆为民自己都说可能性不大,章明泉也相信以他现在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对方不会遮掩什么,可见当初是的确没有什么把握,只是后来如何会演变成这样,陆为民没说,他也不会去问。
就在巩昌华辗转反侧的时候,章明泉也有些睡不着觉。
“没事儿,想些事情。”章明泉摇摇头。
※※※※
“不知道,这死丫头也不愿意多说,我觉得她好像对陆为民平常的情况很熟悉,但是你要说他们是不是有那种关系,还真不像。我也不好深问,要我说,九妹也不是啥黄花大闺女,真要和姓陆的上了床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都是你情我愿,陆为民比她还小好几岁,也不能找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不是?”女人也有些纠结,“再不济九妹真陪了姓陆的上了床,那也得帮小妹把干部编制解决了不是?这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明泉,立媛和陆书记之间也许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妻子有些心虚的辩解道。
在对陆为民的青云直上感慨唏嘘之余,章明泉也需要考虑一些其他的事情了。
换了别人做不出来这样举动,也不敢这样做,也只有他能因时就势的抢在http://www.hetushu.com曹刚刚来的时候玩了这么一手,而且似乎也料定了曹刚会认可他的这个举动,不能不说陆为民把握局面的精准能力出类拔萃。
“得了,你看看立媛的心情气色变化,还能看不出?旁人都看得出,你这个当表姐的难道还看不出?哼,不说了,你好好和她说说吧。”章明泉烦躁的一挥手,“我不管她怎么做,她愿意和陆书记咋弄,我们管不着,但就是不能影响到陆书记前程,你就这么转告她!”
他知道他自己人年轻,在双峰根基薄,想要迅速在双峰站稳脚跟不容易,就别出蹊径,主动要求下区乡,而且是选择了最偏远的区乡,只有这样才能把他这个县委常委兼区委书记的权力地位运用最大化,也才能有一帮人跟着你一起凝聚成力,做一番事情出来。
章明泉不知道齐元俊对这个安排是怎么样考虑的,但是在陆为民在会上宣布了这一安排时,他发现齐元俊并没有太大的意外或者说不满,或许陆为民早就和齐元俊谈过了?
章明泉沉吟不语。
陆为民没有说齐元俊会怎么安排,在面前洼崮区里的格局里,自己更像是陆为民的一只手,协助陆为民统揽全局,而齐元俊则更向陆为民的另一只手,协助陆为民牢牢的控制住洼崮区的核心——洼崮镇,正是自己和齐元俊的默契配合,才使得洼崮区的工作能够这样迅速的步入正轨。
“是不是陆书记的事情?”妻子很敏感,一下子就问及核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