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节 县情决定方向

陆为民来不及回县委了,曹刚也要参加这个会议,自己必须要抢在曹刚之前到,按照惯例曹刚一般会提前两三分钟进场,自己必须和虞庆丰、关恒、蔡云涛一起等候着曹刚出席这个文艺汇演,陆为民不想在这些小节上失了礼数。
吃完饭后,雷达若有所指的提醒了一下陆为民,工作从来不是人生的全部,愚者忙于工作,闲者浪费生命,能者工作生活两不误,智者寓工作于生活,让陆为民应该合理把握好这其中的度。
六个区的情况都不尽一致,像双塬、开元两个区地形以平原和浅丘为主,尤其是双塬几乎是处于冲积平原上,一直是人口密集区,农业尤为发达,而太和与永济则是小半平原大半浅丘,甚至也有少许深丘,至于凤巢则是以浅丘为主,也有部分深丘地区。
即便是在乡镇企业最为红火的前几年,双峰的乡镇企业也是半温半火,不说与昌州、昆湖、青溪这些地市的县份比,就算是和古庆、丰州这些县份比,那也远不能及,而且不少乡镇企业也是赶鸭子上架,趁着那一股风潮一拥而上,结果就是随后几年里陆陆续续垮掉,只给当地乡镇政府留下一屁股烂账。
陆为民从丰州赶回双峰时已经是七点五十了,雷达把甄敬才也喊到了一块儿,一起吃了一顿饭。
三菱蒙特罗嘎的刹在了影剧院门口。
这一点上,谁也帮不了陆为民,http://www.hetushu•com而帮不了也是一件好事,雷达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官场上出类拔萃的人物,而陆为民这样年轻就骤登高位的人却鲜有一见,如此年轻走上这个位置,看似风光,但是也一样有根基浅磨砺少缺乏底蕴的危险,也正需要一些真正的难题来让他得到锻炼打磨,他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为民……书记,你……怎么才来?虞书记他们都到了,曹书记马上就过来。”蔡云涛显然还有些不太适应陆为民身份的变化,看见陆为民从门外急匆匆的走上来,下意识的想要称呼陆为民的名字,猛然间反应过来,这才添了书记两个字,你字后边的“小子”两个字也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尤其是像这种地方的一级官员,没有点儿真材实料,不实实在在的打拼出一点成绩,完全依靠所谓的背景关系,那几乎是不可能。人脉背景关系,只是外因,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内因才是决定性力量,不排除有例外,但绝不是主流。
陆为民把原来县里的一些资料仔细通读过,又和关恒细细的探讨过两回,觉得双峰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陆为民这两天都在琢磨双峰的优势是什么?要发展就必须要找准本地优势,只有这样你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优势,扬长避短。
但是这两个说起来的优势和其他县市相比,的确太过于平和-图-书庸了。
昌州的一切似乎正在潜移默化的淡化,包括195厂里的一切,甚至甄妮,这让陆为民也有些暗自吃惊,直到甄敬才提及甄妮好像身体不太好,陆为民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和甄妮已经有一个星期没通过电话了,甚至连自己晋位县委副书记似乎也没有想到要告诉甄妮。
从体制中出来,雷达也很清楚,在国内官场这个体制内,你想要谋个合适位置,只要你有足够的人脉关系,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你想要真正做到在一个位置上得心应手,甚至要依靠在这个位置上的表现而进一步上走,那就不是光靠人脉关系那么简单了。
双峰全县六个区,洼崮是地盘占到第二大但却是人口最少的一个区,双塬、太和、永济、开元四个人口大区,每个区人数都超过十万,人口最多的双塬和太和,人口都超过了十三万,凤巢区人口略少,也有九万多人。
“刚从丰州赶回来,这不是时间还没到么?还有十分钟,我可是踩着时间到的。”陆为民也觉察到了蔡云涛的不适应,他开始也有些不适应,但是关恒却是很自然的转变了身份,为民两个字添上书记两个字喊出来简直就像是一直是在如此称呼一般,让陆为民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县委办主任的适应能力。
见陆为民想得出神,雷达也有些感慨,陆为民选择不去省城而去双峰,甚至下了乡镇和_图_书,这份魄力让他和何铿都很佩服,年轻人能有这样的定性和勇气,可以说百里无一。
陆为民也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洼崮的发展方向已经基本确定,但是整个双峰呢?
自己和何铿也很想帮陆为民,但是有些方面他们能帮,比如小的方面,给他提供一些方便,缺交通工具,弄辆车用一用,或者说私人手头不方便,提供一些资金支持,甚至托人找关系帮忙在上边打打招呼,关照一下,这些他们都能做到,可是像陆为民要考虑怎么来让一个县的经济发展有起色,这超出了他和何铿的能力,甚至也可以说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只能靠陆为民自己去琢磨了。
还有双峰的地理位置和交通优势,省道315横贯全县而过,沿线三个区就有九个乡镇,至少相较于南潭,双峰无论是距离丰州还是昌州,地理位置和优势都要强许多。
比如双峰的富余劳动力较多,双峰人没有外出打工习惯,无论是男女都习惯于呆在家里,这大概也是整个丰州地区的一个特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缺点和劣势。
还得靠自己来。
影剧院不是电影院,它是原来昌剧团的礼堂,梁国威之前的县委书记是个昌剧迷,为此把昌剧团的礼堂进行了翻修和扩建,使之摇身一变成为县里的影剧院,虽然挂了个影字,但是这里从未演过电影,而每周一场的昌剧似乎也在那一任县委和*图*书书记下台之后就冷落下来,现在的县昌剧团只剩下十来个人,事业编制,苟延残喘的支撑着。
他来双峰没多久就下洼崮了,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对整个洼崮区的情况调研摸底,那也是花了相当心思才算是把洼崮的基本情况弄准,也才确定了发展中药材种植产业,同时依托打造中药材种植基地来启动中药材专业市场建设,但是整个双峰的发展路径该怎么走?
中药材种植在双峰一直有传统,太和与洼崮是传统种植区,而凤巢区种植面积也不算小,而双塬和开元以及永济是传统的粮食产区,像双塬和开元以稻麦为主,永济则是以小麦和玉米、土豆等旱地作物为主,但是作为最关键的工业来说,双峰却是最为欠缺的。
双峰实在是一个太典型的贫困地区了,没特色,没产业,没优势,没基础,只有一两项没关系,可这几条全都聚集在一起,那就真有点儿让人束手无策的感觉了。
“哦?又去忙招商引资了?”蔡云涛见陆为民依然态度如故,心里也略略一宽,也就开起了玩笑,“你现在可是压力大吧?曹书记现在是言必称招商引资经济发展,我都担心今晚这文艺汇演他会不会要发表一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宏篇大论呢。”
其他县市一样可以称得上有丰足的剩余劳动力,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优势,甚至可以说是不足,因为正因为你这里没有足够消化这些劳动力hetushu.com的产业,才会产生如此多的剩余劳动力。
地理位置和交通优势也只能说相对而言,距离昌州更近,那也是从三百公里变成了两百五十公里,至于距离丰州更近,现在还真找不到距离丰州更近有什么好处,因为丰州自己本身就缺乏足够的产业吸引力,仅仅是一个地委行署所在,很难产生多少真正的吸聚力量。
甄敬才似乎也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但是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提醒陆为民,这反而让陆为民心中多了几分惭愧。
有传统是好事,比如洼崮的中药材种植,可以依托这个产业来发展,但是没有传统也未必就是坏事,没有传统也就意味着可以丢开一切束缚,可以有更大的选择余地。
县里虽然也有政研室,但是县委这个政研室似乎只是一个聋子的耳朵——摆设,县委办副主任乔庄兼任着政研室主任,但是政研室只有一个兵,一个五十来岁只等退休的老机关,这样的政研室你能指望它拿出一个什么样的调研文章来?所以陆为民很果断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自己似乎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其他一切似乎都被置之脑后了。
不过影剧院的位置很不错,除了每周六的昌剧表演外,县里各种活动一般也都选择到这里来举行,足以容纳千人的影剧院甚至比起电影院更具有官方气息。
※※※※
甄敬才也有一段时间没回昌州了,问及陆为民,陆为民也是有些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