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九节 没有文艺细胞的家伙

“下午去哪儿了?问你的秘书,你的秘书也不知道。”一行人步入会场坐下,曹刚当中而坐,虞庆丰和陆为民分列两边,关恒和蔡云涛再往外坐,牛有禄和宣传部副部长则坐在外围。
“今天到场的县领导有县委书记曹刚同志。”
“县委副书记虞庆丰同志。”
这一条他印象特别深,当时他还是常务副县长,分管财政,对要从县财政里挖生肉特别敏感,你说是搞基础设施建设也就罢了,毕竟修建了的东西摆在那里,看得见摸得着,可是贷款贴息那就相当于直接送钱给私营企业老板了,这无论是在感情上还是政策上都有些难以接受,他记得自己当时是坚决反对这个方案,这一次陆为民居然又在自己面前提了出来,莫非……
扪心自问,陆为民似乎也没有什么骄横跋扈的动作,顶多也就是在有些事情上太自我,说好听一点叫有个性,说不好听一点就是愣头青了,不过陆为民现在似乎有点资格保持他所谓的“个性”了。
“哦?我记得当初开发区是很想把这个项目挽留在开发区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个企业好像没有留下来吧?”曹刚面色不变,似乎早已经把昔日的一切恩怨忘得一干二净了。
陆为民只得承认错误:“曹书记,这是我的错,当时原本只是打算中午吃饭前就赶回来的,但是临时想到一桩事儿,就联系了一下,正好那人在丰州,我就hetushu.com约他下午喝茶,坐了一会儿,其实那人曹书记也认识的,算是熟人吧。”
台下一片雷鸣般的掌声,曹刚气度雍容的含笑站起身来,转身面对后场观众和演员挥了挥手,才从容不迫的坐下。
只可惜坐在陆为民身旁这个人实在是不懂风情,曹刚的目光虽然落在舞台上,但是心思却早就不在那上边了。
“你想把这家欧洋机械拉到咱们双峰?”曹刚若有所思。
“嗯,开始有点儿这个想法,不过估计现在基本上没啥可能了,他们和丰州市谈得很拢,据说地区开发区也想要挖他们这家,这家伙现在就是在待价而沽,谁开出的条件最好,他们就落户哪里,对他们来说丰州市和地区开发区差不多,总之都在市区,和他们的重要客户北方机械厂都比邻而居。”陆为民摇了摇头。
陆为民不由得暗赞,这风范得要些人来学,自己绝对是做不到这般气度闲雅举重若轻的。
背景用红色幕布彩绘,“民德杯双峰县五一文艺汇演”几个字熠熠闪光,报幕员也是县里广播电台的播音员,虽然形象无法和电视上那些主持人相比,但是在县里也算是上得台面的角色了。
若是半点个性都没有,只怕自己也看不上了,曹刚不无自我解嘲的调侃自己。
陆为民很快就被台上的节目吸引了注意力。
身后响起一片掌声夹杂着不少惊叹声,紧接着和_图_书就是一阵相互询问的窃窃私语声,大概是惊讶于这个看上去更像是当秘书的家伙怎么就是县委副书记了?
曹刚这才吁了一口气,点点头,目光投向正面舞台。
看见蔡云涛和牛有禄陪着曹刚进来,虞庆丰、陆为民和关恒都迎了上去,一番寒暄之后,曹刚一干人也就在牛有禄的带领下步入演出会场。
舞台装扮得相当华丽,这大概也是蔡云涛有心要把这个文艺汇演打响,所以很下了一些血本。
只不过这也算是他初来双峰的一个亮相机会,除了在县里的干部大会上露了一下面,这几天他都在下区乡,也没怎么出席什么会议,所以当牛有禄来邀请他出席这个文艺汇演时,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没那么多闲心来管你去干啥了,但走哪儿要和县委办打个招呼,别找不到人。”坐下四下打量的曹刚一边拿出烟递给身旁的虞庆丰和蔡云涛,一边没好气地道:“走哪儿连秘书也不知道,这好像不符合规定吧,县里不至于一点人情味也没有吧,难道真有点儿私事,难道还能不准你去办?”
看见请柬上印着“民德杯”这个词儿,曹刚也颇为感兴趣。
这些节目都是前几天那几场预赛中精挑细选脱颖而出的,全县六个区二十八个乡镇,外加县直机关单位和驻县各单位,都组织了节目参演,五十多个节目经过了激烈的竞争,最终只保留了十五个节目http://www•hetushu•com参加今晚的汇演比赛,要决出一名特等奖,两名一等奖,三名二等奖,以及五名三等奖,以及几名道德风尚奖。
在他记忆中陆为民对这家欧洋机械非常感兴趣,甚至报给县政府这边的方案中开出的条件也是超乎寻常的优惠,他记得其中有一条,那就是贷款贴息。
人往往就是这么矛盾,有点本事的也就有点个性,那种唯唯诺诺亦步亦趋的角色,往往就难堪大任,这似乎就是一个辩证统一体,他现在也没有想好怎么来把陆为民驾驭好,既要让他为自己所用,而且要用好用在刀刃上,用出成效,又不能让他恃宠而骄,变成尾大不掉,这还真有些考究自己的驾驭能力,不过曹刚还是有信心把这个棱角偶露的年轻人给驾驭住,关键是要掌握好一个度。
陆为民还着没想到双峰的文艺水准竟然如此之高,比起想象中的要高出不少,尤其是那采茶戏带来的清新妩媚气息,圆润婉转的唱腔,欢愉明快的节奏,都让陆为民忍不住大开眼界。
牛有禄把来由介绍了一遍,也趁机就谈了现在文体局的困难,曹刚对牛有禄谈文体局的困难不感兴趣,现在那个部门都困难拮据,哪里还管得上文体局?他感兴趣的是陆为民居然给牛有禄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也能弄来几万块钱,这小子脑袋也的确好用,平常人想不到的点子,他一眨眼间就能琢磨出来一个。
“谁?m•hetushu•com”曹刚顿时来了兴趣,陆为民这个时候提起肯定不是平白无故,自然有话题。
“为民,我觉得你对这家欧阳机械态度与其他企业投资项目有些不一样,不知道这是我的错觉还是有其他原因?”
虞庆丰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转身勉强挤出了一个如同苦笑般的笑容,即便是这样也只是一瞬间,这笑容还没等他转过身坐下便消失了。
曹刚正欲说话,虞庆丰插了一句嘴:“曹书记,演出要开始了,马上要介绍您了。”
当年也就是在启天纸业和欧洋机械这两个项目上,陆为民和曹刚产生了分歧,陆为民动用了其他非常规手段把启天纸业拒之门外,弄得曹刚在这个问题上颇为狼狈,这也是曹刚对陆为民产生不满的最大因素,而在欧洋机械这个项目上,曹刚也是对开发区提出给予欧洋机械极其优惠的条件不满,最后让一度有些动心的欧洋机械落户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件事情胎死腹中。
“县委副书记陆为民同志。”陆为民提聚中气,保持镇定,面带微笑,起身,转体,挥手,一气呵成,简直堪比主席在人民大会堂发表重要讲话的姿态。
“嗯,欧洋机械最终没有留在南潭,这家欧洋机械和现在正在搬迁到丰州市的北方机械厂业务往来比较多,所以现在好像想要落户到丰州市,之前因为北方机械厂究竟落户不落户丰州市一直没有敲定,所以他们也在等待,现在北方机械www•hetushu.com厂已经开始往丰州搬迁了,所以他们也就加紧在和丰州市方面谈判。”陆为民接口道。
这让他对陆为民的感觉越发复杂,虽然内心清楚目前对陆为民还只能招抚笼络和利用为主,但是他心里还是下意识有些要防范打压陆为民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素以胸襟宽广为傲,怎么就在陆为民这个人身上过不去了呢?就因为在南潭时他是沈子烈的人,还是因为他拂逆过自己的意图?亦或是觉得这个人爬得太快性格太骄狂?
一句话就把陆为民的注意力从舞台上拉了回来,陆为民心中暗叹,这人咋就这么没有文艺细胞呢?就算是要谈事儿,难道就不能等到明天上班时间来么?非得要这会儿来扰人兴致。
“欧振国,欧洋机械的老板。”陆为民笑了笑道。
陆为民和蔡云涛都猜得没错,曹刚的确对出席这文艺汇演没有多大兴趣,他的一腔子心思都放在了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上了,其他在他看来都可以搁在一边。
“去丰州了,上午是去办了一件半公半私的事儿,下午则是办公事儿,晚饭是纯粹私事儿。”陆为民笑呵呵的道。
但曹刚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怀疑,以陆为民的脑瓜子他不会这么蠢,真要和这家据说是来自江浙的企业有啥猫腻,绝对不会这么大明其道的在自己面前提出来,他会采取更策略的手段来迂回推进才对。
随着报幕员退下,“民德杯”五一劳动颂歌文艺汇演终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