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八节 交流

见陆为民表情,徐晓春暗自摇头。
但愿他在担任副书记之后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在丰州地区这些县份里工作,尤其是派系影响力相当浓厚的情形下,你自己手边上没有几个能够用得上的人,你还真就有点儿玩不转。
只不过要切实加强一个地方的掌控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方面需要扎实开展工作,一方面也要有意识的在人事安排上有所安排部署,选派提拔也好,就地挖掘也好,总之,这一点上陆为民也准备逐步有所动作。
“王自荣为什么这一次能上副专员?在研究他的时候地委的意见很一致,连孙专员和安部长甚至常春礼这些人都给予了认可,那就是因为人家淮山的确是有底气,去年经济增速甚至超过了古庆,当然这可能和淮山经济总量基数和古庆无法相比有关,但是人家去年接连引进了一个颇有分量的项目,经济增速排在了全地区第二,仅次于丰州市,而丰州市的经济速很大程度是源于地区新成立,大量的市政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使得建筑业异常发达,否则淮山经济增速甚至可能要超过丰州市。”
想想也是陆为民从地委一下去到县里之后就主动去区乡,去区乡的目的很明显,踏踏实实做点儿日后能拿得上台面的东西出来,以陆为民的本事,徐晓春也相信无论在哪里,都能捣腾出些像模像样的东西来,但是既然已经是县领导,你就不得不考和-图-书虑更多的东西,像陆为民这样对地区人事变化的了解如此迟钝,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这些流言经过不断的发酵嬗变,已经衍生出无数个版本在其他县甚至其他地市流传,而双峰县一班领导干部的素质也成为本省其他地市干部的笑谈,甚至引申到了整个丰州地区的干部身上,这让丰州地委行署的领导无比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想一想也是,被骗一千万的担保贷款不说,全县几百上千的干部居然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把自己的存款交给一帮骗子,而且最为让人难堪的是居然还要以领导的级别来作为“上当受骗程度的标准”,处级干部五万,科级干部三万两万,普通干部五千,难怪有人说双峰领导干部的智商和干部级别成反比,干部级别越高,智商越低,反而是老百姓就是想上当受骗都没有资格。
徐晓春的话让陆为民默默点头,他和曹刚之间的关系即便是谈不上肝胆相照,在目前来说,也勉强可以算休戚相关荣誉与共了,只要自己不过分逾越,曹刚应该在某些方面满足自己的,但前提就是自己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
陆为民还是稚嫩了一些,在地委里边根基也太薄了,毕竟只在地委办里呆了一年,而且担任综合科长时间更短,还没有真正培养起属于他自己的人,这也就成了一个很大软肋,加上他在双峰县里又选择了下区乡这一个举动,现在还很和_图_书难判断利弊优劣,但是带来的弊端也很明显,他在县里边也没有可靠值得信赖的部属,当他心思都用到其他工作上去的时候,自然在这些方面就显得有些滞后了。
徐晓春也笑了起来。
在洼崮自己还算是把章明泉和齐元俊牢牢抓住了,勉强还能玩得转,但是实事求是地说对于小坝和沙梁以及垛子口这三个乡,自己影响力就要小许多,当然这可能也和自己到双峰和洼崮时间太短,威信尚未树立起来,前期精力又主要放在抓经济工作上去了有关,陆为民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把彭元国安排到沙梁担任党委副书记,以期加强自己的控制力。
这外边传言的确说得很不堪,有说双峰县里领导对招商引资一窍不通,连亚洲国际这个骗子公司究竟是个干啥的都不知道,听着风就是雨,不但主动送上几百万集资,还主动为其担保贷款;还有的说这个项目就是县里某女领导赔上身体才把一帮骗子“邀请”来,结果是财色兼赔,这个女领导大概就是指詹彩芝,还有人把詹彩芝原来和省外经委那位领导的陈年旧事翻出来,说得极其下流龌龊。
“安部长当然不可能和你说这些事情,这些都是一个养成过程。”徐晓春也不深说,他也知道陆为民这种灵性人物,稍加点拨就知道下一步怎么去做,无需自己多言。
比起徐晓春这种从基层成长起来长期在县里打滚的干部来说和*图*书,陆为民知道自己在经验意识都要欠缺一大截,尤其是县里工作不像在洼崮区,自己不是一把手,而且一个县的覆盖范围和所需要涉及的各种因素要复杂得多,要想在县里边把工作玩转儿,光是靠自己单打独斗肯定不行。
陆为民也很少见到徐晓春如此深刻透彻谈论干部的升迁之道,印象中徐晓春精于组织人事工作,对经济工作并不熟悉,但是现在看来徐晓春也还是对经济工作开始着眼了,陆为民猜测徐晓春其实也是有意想要接替曹刚的县长职位,只不过地委没有让他如愿。
“徐书记变成徐部长,日后我们双峰的宣传工作还要靠徐书记多指点了。”陆为民点点头,“双峰的形象被亚洲国际这个项目弄得很糟糕,外边都在说双峰县委县府干部素质差,不懂装懂,才会被一帮骗子骗得团团转,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各种传言都有,说得相当不堪,前两天曹书记和我说近期要邀请省里和地区的一些新闻媒体多双峰进行一个正面宣传,显示我们双峰也并非外边所说的那样,我们在招商引资工作上也取得了很多成绩,以正视听。”
“好了,你也回去吧,估计你的朋友们也等急了,下周我就到宣传部那边上班了,没事儿你来丰州也可以来我这里坐一坐,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南潭工作,现在也算是跳出来长长见识,对我自己也有好处,安部长还有些担心我不太习惯,我说请领和-图-书导放心,人挪活,树挪死,虽说这宣传工作以前没接触过,但是相信我徐晓春能够在最短时间内适应过来。”徐晓春笑着拍了拍陆为民肩膀:“你那几位朋友既然是吃的西餐,我就不过去敬酒了,如果你们晚上也有活动安排在这里,那我过来敬一杯。”
“徐书记,我原来的确有些疏忽了,只顾着想在下边干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县里边情况也就没怎么过问,地区这边我除了有时候到安部长那里去一去,也就没有怎么在意。”陆为民老老实实的道。
徐晓春似乎深有感触,从副书记上县长这一关就是一个坎儿,自己从副书记到县长这个跨越就没有赶上机会,也未能实现跨越,而相反如果到了县长这个位置上,只要能把握住机会,就很容易再上一步。
“为民,之前你到区乡去了也就不说了,现在既然回县里担任副书记了,考虑问题要全面细致一些,曹刚虽然对你有成见,但是这人也算是识大体的人,分得清楚事情轻重缓急,你现在分管经济,他肯定要用你,一方面你要做些成绩出来,一方面也不妨把你自己用得顺手的人提出来,这不是什么拉帮结派,而是秉承公心有利于工作,我想一定范围内,曹刚也会认可这一点,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他应该明白,你一个人唱独角戏那是撑不起局面来的,就像他一个人唱独角戏也一样无法把全县工作拿起来一样。”www.hetushu.com
徐晓春的话让陆为民更觉难堪尴尬,地委办综合科长出来的角色,居然对地委这些人事变动的消息闭目塞听,这简直就是一种侮辱,陆为民觉得自己真该好好总结分析一下自己这一段时间的工作了。
“为民,正面宣传肯定要搞,但是关键还是你们双峰自己经济要搞起来,这才是根本。”徐晓春酝酿一下言语,这才缓缓道:“曹刚为什么能才当两年县长就升任书记,除了李志远看重外,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南潭这两年经济发展比较快,而李志远看重曹刚的一个主要原因也就是曹刚在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上干得比较漂亮。”
“近期从中央到省里再到地区的中心工作就是发展经济,作为一级领导干部就是要准确的把握住目前中央和省里关注的中心工作,你只有能审时度势的把握住中心工作,才能有所作为,而你的有所作为才能被上边所认可。”徐晓春停顿了一下,“而你现在作为分管县里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就正好可以把握住这个最佳机遇。”
两人站在包间外的回廊上一谈就是半个小时,一直到电视台和报社的两位女士来寻找,两人的谈话才算是告一段落,答应马上进来之后,两位女士也挺知趣,知道徐晓春和这位新晋的双峰县委副书记关系不一般,就笑着走了。
看见陆为民有些吃惊的表情,徐晓春有些诧异地看了陆为民一样:“为民,你别说你对地区里边这些情况都一无所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