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一节 抉择

苟延生心里这才舒服了不少,大大咧咧地道:“黑哥,兄弟我也不是见了女人就迈不开腿的人,范莲那丫头是故意给我较劲儿,愣是让我沾不了身,今儿个有这么一个机会,你得帮我,怎么做你来安排,兄弟我记你一个情。”
“黑哥,你啥意思啊,这点事儿也让你难做了?”苟延生心里有些不自在了,都说这黑哥在老黎阳地面上也是一个人物,接触这么久,觉得这人考虑问题倒是挺周全,手下也的确有一拨人,但是却没见这人有什么其他能耐,今儿个就这么一件事情照说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才对,怎么就怂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苟延生这么一说自己如果推脱,恐怕就得要在苟延生心中生出嫌隙来,自己现在做的这些工程有赖于苟延生的时候不少,虽说也有利润分成,但是苟延生没有自己一样可以找其他人做,想攀上苟延生这条线上的人太多了,可自己离了苟延生,还想要找一个这样的大树,那就不容易了。
“二少,如果这事儿是我哪个兄弟要做,我问都懒得问,做了就做了,他们都是烂命一条,就算是丢进大狱里去呆上十年八年也没啥关系,顶多我就帮他把家里人管上就行了,可二少你身份不一样,真要出了问题,我不好交代啊。”黑脸汉子搓了搓手,他知道苟延生心里不爽,得把对方这口气给顺了和_图_书,要不最终事情做了,还要弄得不愉快。
“范莲?”陆为民愣怔了一下,“你说是那个和你一块儿当迎宾的那个范莲,上一次那个……”
见陆为民有些不愿意出面,女孩子急得都快要哭出声来。
“乌克兰和俄罗斯方面关于黑海舰队的分割还在谈判,不过目前在黑海地区的一些基地和基础设施谈判进展很快,俄罗斯负担不起那么大的开销,很多时候几乎是半送甚至是丢包袱一般扔给乌克兰……”
陆为民与何铿正谈得起兴头上,何铿的两位随从也相当知趣地坐在了沙发的另一端交谈着。
他听到有苟延生在,就知道这事儿自己又算是摊上了,怎么每一次自己都会和这个家伙碰上?而且郭怀章现在据说和苟延生的妹妹已经谈婚论嫁了,要和自己电话联系过,到时候要结婚的时候还会把请柬送来,也请自己不要和他那个二舅子计较,可是没想到今天又撞上了这种事情。
“陆先生,你是知道的,我们名义上是不陪酒陪舞,就是帮着安排一下,但是有时候客人非要让你陪着唱一首喝一杯,也不好推掉,我刚才又过去了,可是敲不开门,我心里有些发慌,怕出事儿,找不到其他人可以帮忙,只有您……”
※※※※
黑脸男子沉默不语,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他已经很忌讳做这些事儿了,像秦磊所说的http://www•hetushu•com那事儿和他其实没多大关系,他不过是顺口提了提有这么一种东西而已,至于后来秦磊怎么去把这东西弄到再把那个女孩子搞定,他并不清楚。
陆为民的确有些头疼,他是真不想介入这事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考虑,自己去过问这事儿都不合适,这已经有些带有挑衅的味道了,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下,真要折腾出什么事情来,自己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这丰州饭店里现在能帮上忙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年轻人了,上一次的情形她是看在眼里,那个姓苟的当时想要对付他,结果到最后还是只有灰溜溜的算了,她和范莲后来听说这个姓陆的年轻人是地委里边一个什么科长,而且还是地委书记秘书,所以那个姓苟的才只有夹着尾巴跑了。
黑脸汉子见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知道这事儿若是自己在推三阻四就真不好办了,点点头:“二少说到这份儿上我还能说啥?呆会儿那丫头进来,就这么着……然后就说大家一起唱一首,让兄弟们把相机准备好,这样日后如果有什么……今晚二少就把她给好好治一治,拍上几张脱光的照片,告诉她如果她敢乱说话,这些照片就得要在她老家到处都有,让她迎风臭出三十里,另外还得准备几千块钱塞在她包里……总之得万无一失。”
她也知道自己和对方素无往来,和_图_书这样找到对方帮忙有些不合适,但是黄晓刚现在也找不到了,弄不好就是故意躲起来了,这更让她觉得里边肯定有问题,想到这里女孩子心里越发焦急,范莲若真是有个啥事儿,以她的性子,那还不得真要出大事儿。
苟延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不愧是长期在江湖上打滚的角色,这一连串的招数愣是让你不得不叹为观止,没做事之前先把各种退路想好,真要出了问题也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
“嗯,乱世中商机无限,就看能不能抓住了,对了,为民,你说俄罗斯的私有化进程真的会以那样一种方式……”
“铿哥,这话不完全对,你忘了还有一个国家的军工体系也受苏联的影响很大么?我想这中间肯定有许多共通之处,也许可以找到很多让人感兴趣的东西,我不信你会没有发现其中蕴藏的机会。”陆为民不动声色的端起酒杯也呷了一口,“有许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你没试之前都不绝对,只有你试过之后你才知道也许你之前的判断是大缪特缪。”
何铿小口地抿着酒,“乌克兰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虽然号称前苏联的粮仓,但是在农业上的投入不够,太过于粗放的生产方式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使得他们的农业总是徘徊在丰收和歉收之间;而工业呢,前苏联的采取那种配套体系模式使得乌克兰自己根本没有建立起真正m.hetushu•com属于自己完善的工业体系,尤其是在军工产业上,更是如此,乌克兰虽然获得不少,但是都是极不配套的,除了俄罗斯,他们无法为任何人生产东西。”
正说间,却见门一下子被推了开来,刚才那个还在笑语如珠劝说陆为民几个请几个女孩子来一起陪着唱歌跳舞喝酒热闹热闹的女孩儿猛地冲了进来,惊惶道:“对不起,陆……”
“不要急,出什么事儿了?”陆为民微微皱眉,他一看就知道多半又是出什么事儿了,可这丫头怎么会来找自己?莫非自己就生得一副正义感的形象?
“你担心出什么事儿?如果范莲她自己都不怕出事儿,你又担心什么?既然担心,她为什么要去?你们不是在餐饮部么?怎么又会到娱乐部来?”
“等等,你们不是只是当领班不唱歌陪酒么?”陆为民皱起眉头道。
“对,陆先生,你还有印象是吧?”女孩子大喜过望,她最怕就是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了,只要对方有点儿印象,就有希望,“范莲今晚可能要出事儿,她在888号豪包里边,那些人肯定不怀好意,陆先生你知道的,就是上一次那个姓苟的他们一伙人,今天他们非要点范莲为他们的包间服务,范莲不想去,可是黄经理非要让她去,范莲和我说好,隔几分钟就让我进去一趟帮她一把,刚才我进去的时候我看着他们非要让范莲陪他们唱一首歌,而且还要m.hetushu•com范莲喝酒……”
“陆先生,范莲她可能出事儿了,我……”生得一双杏核眼的女孩子看起来挺招人喜欢,即便是穿着一身有些暴露的短旗袍也没有让她清纯可爱的形象变多少。
女孩子惶急的面孔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大概也是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唐突鲁莽,但她的确是没办法,如果今晚不是正好看到陆为民在这里,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才来了的那个女孩陆为民觉得有些面熟,后来交谈了一阵才反应过来就是原来在餐饮部和那个叫范莲的丫头一块儿当迎宾的女孩子,不过陆为民还是婉言谢绝了对方的推荐,好在那丫头也挺懂事儿,只是推荐了一下,陆为民谢绝之后,她也就退了出去。
自己倒不是怕这些事儿,这么多年江湖上风里来雨里去,缺德事儿做得多了,也不在乎多添上那么一两件事儿,只是这里是丰州饭店,是丰州市委市府的后院,万一那丫头真是个烈性子死心眼儿,弄出个什么事情来,实在太不划算了,这年头挣钱才是第一,已经在监狱里呆过的他实在太明白钱的重要性了。
何铿笑了起来,这个家伙真是有意思,不过聪明人始终是聪明人,自己随便露点口风,甚至没有能口风,对方也能揣摩出一二,联想到之前陆为民给自己的一些建议和意见,何铿越发觉得自己认识陆为民也许就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今天晚上注定要发生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