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二节 危在旦夕

喝得醉醺醺的包房小姐都和其他几个男子开始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纠缠在了一起,酒精的刺激下,让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躁动起来。
但这只是自己的一些怀疑,范莲是娱乐部领班,去包房内为客人服务,那也很正常,至于说门没喊开,那也就不能作为你判断对方在里边为非作歹的依据,客人不想被外人打扰有时候把门锁上这种事情也有,当然像这种KTV包间按理说是不允许安装反锁装置的。
这个小婊子一直很警惕,也不许把门锁死,她那个死党一会儿又要进来一趟看看,大概也是早有防范心理,苟延生也不制止,甚至也听凭对方进进出出,只要等这杯酒一下去,到时候就由不得她了。
之前她甚至已经做好了一些心理准备,那就会如果苟延生真的非要和自己跳舞,她也准备咬着牙关陪对方跳一曲,只要对方不动手动脚越界,她都可以忍受。
“铿哥,看来我这个恶人在某些人眼里是要当到底了。”陆为民苦笑着站起身来,“我得去看看,不管怎么说,对这种事情我还做不到不闻不问。”
当范莲终于把已经推三阻四了许久的那一杯酒喝了下去之后,苟延生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小婊子,终于还是入彀了。
女孩眼圈已经红了,她和范莲情同姐妹,所以范莲才会在去888号包房之前先和她说好,hetushu.com一定要隔一会儿就去打个岔,免得被人算计了,没想到还是出事儿。
“为民,那个姓苟的是不是有什么来头?”
“既然是这样的人,那就更不要忌讳什么,无论你怎么做,这种人也不可能和你成为朋友。”何铿断然道:“不过,可以报警,但报警会不会太晚了?”
陆为民并不喜欢做这种看似侠义的英雄救美的“壮举”,官场上对这种事情看法很复杂,甚至会有些负面,你在官场上生存就不能遵循所谓正常的渠道,可是有些时候这些所谓的正常程序渠道却又让你全身使不上劲儿,憋屈得喘不过气来。
一时间无尽的悲愤和凄苦笼罩着范莲心中,她想怒吼叫喊,想挣扎甩掉对方,但是无论她怎么使尽力气,发出声音是那样微弱,在强劲的迪斯高音乐里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可是自己一出手,苟治良甚至郭怀章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刻意挑衅他们苟家呢?或者他们很快就会联想到许多原本并不存在的东西。
何铿也笑了起来,陆为民的这种性子很合他的胃口,官场上厮混可以磨平棱角,但是却不能泯灭正义感和良心,换了一个圆滑或者没点担当的人,没准就会去通过其他渠道来解决,也许在时间上不一定赶得上,但是他可以说自己尽力了,要去闯门而入,肯定会有一些麻烦和风险http://www.hetushu.com,尤其是在官场上走动的人,更是忌讳这种行径。
范莲并没有注意到随后进来的几个客人不动声色在自己和苟延生一起唱歌时已经在不动声色拍了几张照片,都是在苟延生攀着自己肩膀,甚至是故意搂着自己腰肢把脸也贴过来时故作亲昵状时拍的,房间里闪烁的灯光把照相机闪光灯的闪光遮掩了下去。
范莲只觉得这一杯酒下去之后对方眼里就闪过了一抹说不出的得意和兴奋,这让她心里顿时咯噔一响,但是转念一想,哪怕这就是一杯白酒也不至于就能把自己给放倒,范莲虽然酒量上说不上有多么厉害,但是这一两杯酒还是把她灌不醉的,她有这个底气。
磨砂玻璃隔断门被缓缓地拉上了,似乎要将里边即将发生的一切丑恶与外边隔开来。
苟延生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愤怒和恐惧,他忍不住松了松皮带,脸上露出狼看到羊一般的笑容,这药这是管用,对方只是瘫软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垂涎了这么久的鲜货今晚终于可以让自己大快朵颐了。
※※※※
虽然苟延生提出要和自己跳舞,但是范莲还是很委婉的婉拒了,对方倒也没有强拉硬拽,这让范莲也有些意外。
黑脸男子也看到了那个女孩子终于把那杯酒喝了下去,女孩子挺警惕,一直看着那瓶酒,之前一直不肯喝,一直到自http://www.hetushu.com己和苟延生都喝了之后而且又坐了这么久都没事儿,才放下心来,不过她未免把这些把戏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在这个房间里,要糊弄她的眼睛实在太简单了,一个简单的意外动作,也能让她目光短暂离开,半秒钟就能搞定一切。
何铿也是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了,虽然在这些年大部分时间在国外,但是对于国内这些现状却并不陌生,稍稍一琢磨也就知道是怎么一会儿,很显然是有什么人看中了这饭店里的一个女孩子,所以才会这般绞尽脑汁的把那个女孩子给一步一步安排到这个境地,不能不说国内这些地方上的一些官宦子弟太过猖狂了,为非作歹起来甚至比那些普通犯罪分子更为嚣张大胆。
何铿一句话就点到了关键。
看着苟延生的手揽在了自己腰上,范莲努力的想要挣脱对方的魔掌,但是全身却像是被抽了筋一般,又像是中了什么魔法,飘忽在云雾中,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范莲猛然间明白过来,那杯酒出了问题,自己终于还是被对方设套给套住了!
“小莲,走咱们去里边包间去跳一曲舞好不好?放心,二哥不会干啥,这是五千块钱,你拿着,二哥喜欢你……”苟延生忽远忽近的面孔在范莲眼前飘忽,一阵阵晕眩让范莲心里猛地一个激灵,坏了,她只觉得自己身子发软,意识既像是很清楚,又像和-图-书是很模糊,但是对方所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自己都知道。
出去了两趟也没有人拦范莲,这让范莲心里又踏实不少,看来苟延生只是想要在自己面前显摆一下,自己有些太敏感了,所以在苟延生提出要和自己一起唱歌范莲也没有拒绝,合唱了两首《片片枫叶情》和《敖包相会》,苟延生的那公鸭嗓子让范莲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进了这个最豪华的双套间之后,范莲就一直保持着相当警惕,但是看到房间里只有苟延生和另外一个黑脸男子之后,范莲心里又稍稍放宽了一些,带来的几个女孩子也很快就和苟延生与黑脸男子坐在一起热闹起来。
“加上范莲她妈生病住院做手术,迫不得已在财务上借了八千块钱,要不范莲绝不会到这里来做,刚才范莲就是不肯答应,黄经理就威胁范莲,范莲最后没办法才答应去,她还和我说肯定是姓苟地做了手脚才会把我们给弄到这里来,她和我说好,做了今天我们就不在这里做了。”
“陆先生,我求您了,我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我只知道那个姓苟的早就在打范莲的主意,之前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怎么就会突然被调到娱乐部来,根本没有征求我们意见。”
“黑哥,三皮,帮我看着点儿外边,我和小莲进去玩一会儿,别打扰我。”苟延生揽住女孩子的腰肢,女孩苗条圆润的身子几乎是靠在了m•hetushu.com他的身上,被他连扶带拖的抱了进去。
何铿对陆为民的性格也有所了解,他知道对方并非那种没有底线的人,而这么一犹豫只怕并非是惧怕什么,而是在考虑怎么来处置应对,之前的一些询问无非也是怕被人当枪使了,甚至可能是被人设圈套。
“嗯,地委副书记苟治良的二儿子,真是巧啊,就在这丰州饭店,我都和他发生过两次冲突了,要说不共戴天也不为过。”陆为民苦笑着解释道。
陆为民当然知道何铿话语里的意思,他也明白,很明显苟延生是一直对范莲那个女孩子不死心,看样子是借着丰州饭店换了管事儿的人,才想尽办法来要让范莲那个女孩子入彀,如果真的有事情发生,现在连110都还没有的时代,等到打通派出所电话,派出所来人,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说内心话何铿也知道陆为民这样做肯定不是最佳途径,但是但陆为民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何铿心里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和触动,至少自己没有看错人,他并不希望陆为民在官场上蜕变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官僚。
一个陷入魔掌女孩子的命运,也许就在一念之间,陆为民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不好的直觉预感往往都是真的,而好的预感直觉往往都和希望有差距,这是陆为民给自己的直觉预感总结的经验,那么这个女孩子的命运就该凶多吉少了,前提是自己不出手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