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四节 苟延生的隐忍

但是真正让他对陆为民开始关注起来还是从启天纸业项目开始的。
这种场合不宜久留,而且这种事情本身也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对方的建议听起来有些荒唐,但是仔细一想,却又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如果要去追究苟延生的罪行,先不说对方现场也有这么多人,而且以这个家伙的冷静程度,陆为民可以断定对方肯定也是有所准备的,能不能达到目的是一回事,而且也会给这两个女孩子带来不少麻烦,自己刚才那狠狠一脚正中要害,估摸着也让精虫上脑的苟延生伤得不轻,也算是给了这个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
“嗯,没想到这里边还有一个这么‘明事理’的人,也行,你能做主?”陆为民略加思索之后缓缓地道。
就算是当时把那个南潭开发区管委姓高的副主任打伤了,也找了一个替死鬼去扛着,也找人给姓高的打了招呼,所以最终并没有牵扯到其他人身上。
“影响肯定有,但是人总不能丢弃自己的良心底线吧?说实话我还真怕自己晚去一步,那局面就真的不好收拾了,我那一腿也给苟延生一个深刻教训,让他长长记性,以后每次要做恶事之前,都得要想想背后会不会又有我这一脚从他屁股后边飞来!”陆为民朗声笑了起来。
“二少,忍一忍不代表咱们就软了,我想会有机会的。”刘昌杰平静的道。
“陆书记,今儿个二少和他hetushu•com几个朋友多喝了几杯,有些出格了,不过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后果,现在这样子,我得马上把他送医院。”何铿给自己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萨连科松开了脚,黑脸男子一翻身灵活的起身来,“我想二少酒醒之后不会计较这件事情,我也会和二少说清楚。”
※※※※
陆为民不认识他,但是可能听说过自己的名字,或者也已经忘了。
这个家伙原来还能把秦磊给收拾了一顿,据说让秦磊大丢颜面,对陆为民也是恨之入骨,这让刘昌杰也是大为惊讶,要知道秦海基可是秦磊的亲叔叔,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想要在仕途上上进的干部可是相当忌讳的,这也让刘昌杰对这个很有点儿不一样的陆为民开始感兴趣。
不过这也让刘昌杰对这个陆为民有了一点印象,后来县公安局那边对开发区的事情追得很紧,自己也就暂时搁置了一段时间。
如果陆为民只是就这么被丢在了县团委里,刘昌杰也就罢了,后来听说这个家伙居然攀上了高枝儿,跳出了南潭这个塘子,当上了地委书记的秘书,这个消息他还是从和丰州市委办主任冯可行那里知晓的,这简直让他震惊莫名。
刘昌杰吸了一口气,事实上从陆为民一进来时他就认出了陆为民。
“县委副书记?一个县委副书记算个球!”苟延生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和*图*书:“他以为他当个县委副书记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姓陆的,我要让你生死两难!”
陆为民熟练的打着方向盘离开停车场,一边也在想着现在该怎么来处置那两个女孩子,苟延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是他现在一时半刻不敢对自己如何,但是这两个女孩子就相当危险了,自己也不可能一直把这两个女孩子带着,如何善后还真是一个麻烦事儿。
“十年,十天我都忍不了!”吸着凉气,一边呲牙咧嘴的苟延生看着自己胯下肿起那一团,一边恶狠狠地道:“黑哥,你给我找几个人,我要……”
至于说苟延生和陆为民的两度交锋虽然他不在场,但是也知晓一二,没想世界就真的只有这么小,在这丰州饭店竟然会又发生这样的事情。
黑脸男子即便是被人狠狠按在地上的一副狼狈模样,但是陆为民依然感觉得到对方似乎显得异乎寻常的冷静。
苟延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他就是想要对付自己也是以后的事情,陆为民心里并不为这件事情和苟延生成为生死冤家而后悔,没这件事情,对方一样对自己恨之入骨,多一份少一分关系不大,但他得防着对方用今天这件事情来做文章。
何铿也笑了起来摇摇头,这家伙某些方面比四五十岁老谋深算的角色还精明老练,某些方面却又像热血冲动的意气少年。
“陆书记是咱们丰州的知名人物,我http://www.hetushu•com当然认识,不过陆书记咱们似乎不是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改天我们有时间可以坐在一起交个朋友,我的提议您觉得怎么样?”刘昌杰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他感觉到踩在自己身上的力量似乎轻了许多,活动了一下身体,想要爬起来。
“二少,他现在听说是县委副书记,这一回又被他拿住了把柄,咱们忍一忍再说,都在这丰州城里厮混,难道说还没有机会?”刘昌杰也知道一时半会儿苟延生肯定咽不下这口恶气,若是换了以往,他刘黑娃也不是任人欺凌的角色,今儿个被人按在地上,就算是对方能逞一时之强,但下来自己肯定要报复回来。
“那你这么处置合适不合适?不怕对方找你麻烦?”何铿想了一想又问道。
“苟延生是个杂碎,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他身边那些人一样会思考,上一次给他的教训已经够深了,这一次他可能会恨我入骨,但是他要报复我,也要考虑用什么办法,何况他敢不敢把这种事情告诉他爹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为民,你就不怕这事儿对你有影响?”何铿上了陆为民的车,却让自己两个随从带着那两个女孩子上了自己那辆奔驰。
“二少,忍一时之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估计不会,这事儿要说饶了他都算是轻的,但是我想过那个黑脸的家伙很冷静,要想以这个事儿把苟延生弄hetushu•com进监狱里可能性不大,他们肯定会找出各种理由来为苟延生脱罪,我这个人素来主张要么你就别动,要做就一定要达到目的。”
可是尝过了监狱的滋味,有品尝到现在有钱的好处,他的确不想去冒一些不必要的风险了,他给自己确定的底线就是,酒色财气酒色气他都可以忍,只有在伤及到了财的事情上,自己才会考虑用其他手段了。
听得苟延生这一句话出来,刘昌杰反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对方色厉内荏的这句话也就代表着暂时只能忍一忍了。
启天纸业项目工程量很大,土石开挖和沙石输送都是令人可观项目,只可惜却一直被卡住,听说就是这个家伙从中煽风点火作梗,后来这家伙被踢出了开发区,照理说这个项目就该放行了才对,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被下边的丰州市给知晓了,弄不好也和这个家伙作怪有关,丰州市那边以会严重污染下游为名一直反对,最终给搁置下来,原本已经快要到手的土石开挖合同和沙石供应也就无疾而终,这让三儿他们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从长计议个屁!被人欺负到头上来拉屎了,我他妈还忍,那我姓苟的在丰州城里还怎么混?”苟延生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妈的,我姓苟的在丰州城里这么多年,还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这是他欺人在先,可怨不得我!”
“好,你转告给苟延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作孽m.hetushu.com不可活,他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付出代价。”陆为民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更多的话语来警告对方,只能丢下这么两句话,连他自己都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怎么觉得都有点儿说教的味道,可对付苟延生这种垃圾,说教能有作用么?
前年的事情自己并没有露面,是三儿在主导,可能也只是三儿进入了他们的视线,秦磊不也是说县公安局有些怀疑自己么?自己不在南潭出现,他们就算是有些怀疑,那也没办法,而且三儿那件事情上做得也挺老到,没出啥纰漏。
一直到陆为民一行人离开之后,黑脸男子和其他人才把已经痛得涕泗滂沱的苟延生扶起来往医院里送去。
这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但是却是一个最现实的结果。陆为民不是那种拘泥古板的人,现在想要以这种方式把苟延生以强奸罪名义送进监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达不到这个目的就只能考虑怎么最圆满的处理好眼前的场面。
他就怕对方要不顾一切的乱来,那自己可就是被绑上了战车了,他就怕苟治良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原委,自己要想借助苟家这棵大树的好事情也会受到影响。
“二少,还得从长计议。”刘昌杰摇摇头,从医生那里知晓苟延生的伤情不算严重,只是正好在那个地方,肯定会肿痛,也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他心里才算放下心来,若真是伤及了命根子,那这件事情自己大包大揽下来就有些草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