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六节 好人不好当

“这样,你们先休息一晚上,在这里肯定是安全的,尽管放心,你们也想一想你们自己日后打算做什么,如果你们真没有去处,明早我们再来商量,好不好?”
“陆书记,谢谢您救了范莲和我,可是我们真不知道现在该往哪儿去。姓苟地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不敢对您怎么着,肯定会想办法报复到我们身上,您说我们该怎么办?”朱杏儿看了一眼依然流泪不语的范莲,壮起胆子道:“陆书记,您能不能帮我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
陆为民心里一阵发紧,他就怕这个。
眼见得两个女孩子相对抹泪儿,好一阵之后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陆为民也忍不住在心里喊累人,真想把杜笑眉叫来,让她帮忙张罗,但是又怕更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只能忍着。
陆为民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何铿去把丰州饭店的房间退了,和自己一道回了双峰,住在了这里,电力宾馆,也是双峰最好的宾馆之一了,双峰饭店太敏感了一些,陆为民不想招人耳目。
一回房间,就有人把热水送上来,喝了酒有蜂蜜水解酒,如果太晚,还会有夜宵,陆为民不得不说在中国当官的确是一种享受,至少能够如此揣摩领导心思喜好,做出如此体贴入微的安排,估摸着国外其他哪个国家都做不到。
看着两个娇俏少妇在自己身边忙碌服侍,这份感觉哪怕抛开那种说和_图_书不出的旖旎气氛不说,都是令人赏心悦目的。
“笑眉姐回去了,她今天有些不舒服。”李晓佳笑吟吟的道。
在杜笑眉的调教下,李晓佳和冯薇薇配合得越发默契,招待所生意本来就清淡,一天也住不了几个人,这心思自然也就放在怎么把领导侍候好上来了。
而且现在有传言称张天豪可能会外调,这也让刚刚稳定下来的丰州市局面又呈现出一种扑朔迷离的局面,估摸着这个新任的丰州饭店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脱不开又和苟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苟延生不可能这样肆无忌惮。
招待所背后这一片花园占地不小,再加上围墙外就是原来早已经破产解散的农机厂,一大片破破烂烂的厂房早已经荒废,杂草长得半人多高,这一片土地面积不算小,位置也相当好,如果有资金来投入在这里建一座宾馆,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
正把蜂蜜水端上来的李晓佳忍不住暗骂了一句骚货,根本就是在勾引陆书记,她也没想过自己身上穿着的也是一件同样有些单薄的V领T恤,挺翘的胸房把胸前顶得老高,甚至稍稍一躬身就能看见体恤领子里的黑色乳罩包裹的那两团白腻,惹来冯薇薇的侧目而视。
桂建国担任总经理期间,对这帮女孩子挺关心,所以这帮女孩子也都工作挺顺心,虽说有苟延生这个厌物经常来骚扰,但是和-图-书桂建国也是一个相当强硬的角色,对下边人很维护,所以倒也没有出多少事儿。
两个女孩子都不敢再在丰州呆下去了,从她们嘴里陆为民才得知丰州饭店已经换了负责人,原来的饭店总经理桂建国已经正式升任丰州市交通局局长,免去了市委办副主任和兼任的丰州饭店总经理职务,取而代之的是丰州市府办的一位副主任来兼任饭店总经理。
何铿已经休息下来,明天一大早他还要赶回昌州,下午就要飞香港,陆为民感觉到何铿在香港那边恐怕也有一些重要事情在布置,虽然没有和自己说具体情形,但是和自己交谈中谈到的一些关于国内军工产业的发展趋势让陆为民也若有所悟。
天气渐渐开始热了起来,衣衫也开始变得单薄起来,而春末夏初历来是女人们在衣着上争奇斗艳的好时节,招待所里这些个女人们自然也不甘落后。
没想到桂建国一走,饭店班子大调整,新来一位总经理和一位分管娱乐住宿的副总经理,情况就大变,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朱杏儿和范莲两人就被调整到了娱乐部。
陆为民没有在电力宾馆里住下,而是回了招待所,他已经习惯了招待所有如家的那种感觉。
“没事儿,小莲,没事儿了,那个畜生没能沾上你的身子,你还是干净的。”朱杏儿赶紧安慰着好友,她已经从那个黑脸男子口里知道了陆为民的http://www.hetushu.com身份,“陆书记来得刚好,一下子就让那个畜生痛得在地下打滚了。”
张天豪用几手不断消减苟治良在丰州市的影响,市委副书记谢传忠、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现在改称秘书长的冯可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上官浅雪、副市长龙飞等几个人相继调整或者进入班子,都初步达到了目的,但是以市长郭洪宝、副书记何重九、宣传部长匡耀光、副市长齐平等人依然都还是苟治良的原班人马,还保有相当实力。
在丰州惹这么大一桩事儿,娱乐总汇里那么多人看见自己一行人跑出来,不说自己,苟延生就是一个知名人物,今晚只怕就在丰州市里边传开了,自己的身份肯定也会被发掘出来,就算是苟延生他们守口如瓶,但是肯定也会被吵得沸沸扬扬。
范莲终于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和知觉在一点一滴的重新回到自己身上,看着杏儿关心的眼神和旁边脸色深沉的陆为民,她的泪水忍不住滚落下来。
不用猜陆为民也知道是苟延生做了鬼,这家伙大概是一直没有把范莲这丫头给弄到手心里不舒坦,现在趁着丰州饭店人事调整,而且这饭店里主事者多半也是和他有瓜葛。
可这两个女孩子该怎么来安排?陆为民一度想要让何铿帮自己这个忙,但是见何铿这样忙碌的样子也就不好意思提了。
现在的丰州市长郭洪宝是苟治良的第一铁杆,http://www.hetushu.com为了替郭洪宝争这个丰州市长,当初苟治良也没少和张天豪斗法,最后是张天豪终于如愿以偿进了地委兼任了地委委员,而郭洪宝也终于担任了市长,作为平衡,与张天豪关系密切的副市长谢传忠也接任了郭洪宝的市委副书记一职,而与郭洪宝同样属于苟治良嫡系的原政法委书记何重九则担任了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
“笑眉今天不在?”陆为民收拾了一下心神,没话找话,这两个女人可远观不可亵玩,享受一下那种气氛可以,但是却不能过了。
他问了问那个叫朱杏儿的女孩子,她是大垣人,范莲是阜头人,都属于丰州地区,高中毕业后正赶上丰州成立地区,就到丰州来找工作,正赶上丰州饭店第一次改造招聘,她们俩就应聘来了。
“陆书记,您来擦把脸吧。”冯薇薇的红色奶罩在略略有些透的白衬衣里格外醒目,殷勤的把热水连带毛巾放在了陆为民面前。
听得陆为民问及这个问题,两女都才陡然回过神来,是啊,现在这么丢下一切跑出来,日后怎么办?饭店宿舍里还有自己许多东西,更关键的是还欠饭店财务五千块钱,想到这里范莲又忍不住泪眼涟涟。
※※※※
淡淡的香气在房间里飘荡,陆为民一时间都有些心动神摇。
虽然她们向饭店表示她们不愿意到娱乐部,但是饭店却很强硬的表示这没得商量,要不就解约走人,原来交的押m•hetushu•com金拿不到不说,还要赔违约金,而且范莲还在财务上借了钱,更走不了,两人也只能咬着牙关硬着头皮暂时应付。
情况其实不需要介绍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给女孩子一个倾诉的机会,也能让对方的心绪有一个排解的机会,也有助于对方情绪尽快平复下来。
“范莲,朱杏儿,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有什么去处么?”见两女都收了泪,也有些疲倦了,陆为民本想等到明天来问这个问题,但是觉得还是早问一点好,让她们俩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和思考时间。
陆为民也在琢磨这招待所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自己当然乐得享受,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个招待所要么就得要撤掉,要么就得要全面改造甚至重建,否则肯定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了。
陆为民只能这样说了,这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是断断不能给自己沾上啥瓜葛的,要不还不得坐实了自己和苟延生真有什么争风吃醋的故事?得想个办法来把这两个丫头给打发了。
没准儿就还有什么争风吃醋一龙二凤之类的更龌龊阴暗的版本给钻出来,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去灭这把火呢,现在这两个女孩子如果还真的要自己来帮忙给她们安顿下来,那自己还不成了不打自招?
陆为民估摸着范莲喝下的酒里多半被放了类似于迷幻药或者安眠药一类的东西,前世里那些声色犬马的场所里这种东西并不少见,而网络上也经常披露这种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