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二十八节 招待所故事

看见杜笑眉浑圆饱满的丰臀摇曳着消失在房门处,陆为民这才想起在电力宾馆还有两个累赘等待着自己去处理,想到这里,他就禁不住头疼。
“那你觉得这招待所问题出在哪儿呢?”陆为民反问一句。
陆为民见对方是真的相当上心的在琢磨这件事情,而且看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也就点点头,想了一想才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尤其是看到对方那白色丝绸连衣长裙下若隐若现的墨绿乳罩和同色内裤时,那份刺激委实让陆为民瞬间荷尔蒙的指数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高峰值,好在搭在腰上的薄被遮住了男性最阳刚的一面,否则陆为民都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出乖露丑还是该杜笑眉脸红心跳了。
“你是说县里出资修一座全新的宾馆?那如果按照你所说的要建一座上档次的酒店,那需要花多少钱?”杜笑眉满怀希望地问道。
晚上没睡好,也许是受了一些刺激,一闭上眼,范莲那光洁惑人的胴体就出现在眼前,连睡梦中似乎都挥之不去。
“像薇薇和晓佳她们这样六个服务员加厨房三个人,外加我和出纳以及水电工,这一下子就是十二个人,每个月光工资就要发两千多,加上电费和其他消耗杂费,至少需要三千出头才能把这个招待所盘转,可现在每天就是这么寥寥几个人入住,有时候甚至连一个客人都没有,运气好,一个月能有一千多两千http://www.hetushu.com块营业收入,像遇上过年那段时间,甚至连五百块营业额都不到,你说我们怎么办?”
见杜笑眉满脸失望的表情,陆为民忍不住笑起来,“笑眉,你怎么这么个表情?”
“嗯,笑眉,关键还是咱们这家招待所的定位有问题,可以说高不成低不就,你说档次低吧,可又算是县委政府的招待所,要说也算县里的门脸,位置闹中取静,算得上独一无二,可你要说这条件呢?七八十年代的老平房,设施陈旧,要改都不好改,格局也是原来的老式大院子改过来的,怎么看怎么别扭,既没有独立的空间,这绿化又限于格局无法重新规划,就变成现在这副高不成低不就的德行,自降身份和那些小旅店一样吧,有些抹不下面子,要想和人家条件好的比吧,自身底气又不足,嘿嘿,所以只能是这样要死不活的拖着呗。”
“招待所的规格就算是重建也比现在好不了多少,我的意思是如果县里真要有意把这一出好口岸和这背后花园以及农机厂的土地利用起来,那还不如花点血本建一座像模像样的酒店,既可以解决我们县里公务接待的需要,同时也可以提升我们县里接待设施的档次。”陆为民淡淡的道。
但是这一切都被杜笑眉的突然闯入给彻底打碎了,即便是杜笑眉用她自己的身体也难免弥补这份缺憾。
和图书我也拿不准,这县里边比我们的条件差的,我去悄悄了解过,生意也不错,收费也不比我们低多少,比我们条件稍好的我也去摸过情况,人家生意也挺好,至于说双峰饭店和电力宾馆就不用说了,可唯独咱们这招待所人气不旺,薇薇和晓佳她们都在怀疑是不是咱们这地方风水不好。”杜笑眉谈了一口气,挨着沙发坐下,“不过我觉得可能还是咱们自身有问题,要说咱们这位置也不错,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具体有什么问题我也琢磨不出来,陆书记,你帮我参谋参谋。”
听得陆为民一说少则一两百万多则上千万,杜笑眉大失所望,别说上千万,就是一两百万都是天文数字,对于现在的双峰县来说根本不现实,县里也不可能把如此紧缺的资金投在建宾馆上边,那陆为民所说的这个构想只能是停留在纸上了。
“我没说过要重建招待所。”陆为民坐起身来,没好气地道:“不管啥事儿,你能不能让我起床之后再来说,好不好?你这样闯进来,万一我床上还躺着一个女孩子,怎么办?”
“少则一两百万,多则上千万都有可能。”陆为民穿好衬衣,站起身来,“要看县里的综合构想。”
陆为民半带调侃半带揶揄的把招待所现有的情况给分析了一番,杜笑眉听了也是有些丧气,陆为民的分析都是到了关键之处,现在招待所还就是这样,和*图*书只是这问题虽然找出来了,却没有解决的办法,要想改变现在的局面,那就得说投入,而且按照陆为民所说的那样,那就需要上百万的投入,这对于现在的双峰县财政来说无疑是不可接受的。
“我不懂……”杜笑眉有些疑惑地问道。
陆为民没想到杜笑眉居然也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他还真以为杜笑眉就仗着这是县里的招待所,靠着大树好乘凉,啥都不怕,没想到这女人胸中也还是有些沟壑,并非那种只知道一味钻营肚里却又没有多少东西的浅薄女人,也还知道从一个经营着管理者的角度来考虑如何让这个招待所能够活起来,这至少说明对方还是想做事情,想把工作做好,这让他对这个女人的观感又多了几分不一样。
尤其是自己冲进去那一瞬间,苟延生这家伙正好处于择人而噬的状态,被自己那么一下子给踹到了一边儿上去,而赤裸羔羊般的范莲上下身都是浮凸裸裎,尤其是双腿更被人摆出一个足以让任何一个女孩子羞于见人的姿势,幽黑一丛莎草里花径微张的画面就像是被定格一般牢牢的刻画在了陆为民脑海中。
看见女人坐在窗前沙发上蹙起眉头的姿势挺好看,正好站在窗前拿起刮胡刀刮胡子的陆为民随意一瞥,却正好看见领口有些微微前敞的圆领连衣裙正好那一绺向前卷起挤压起一道褶皱,一块让人惊心动魄的白腻,从颈项和_图_书一直沿着那道褶皱向下延伸到墨绿色的乳罩边沿,丰挺豪硕的胸房被乳罩勒得紧紧的,只是这种半罩杯的乳罩似乎并不太适合这种胸部乳肌过于丰满的女人,这样一看下去让人对那一双豪乳几欲裂衣而出的汹涌态势有更直观的认识。
陆为民也有些尴尬,他也不是有意想要偷窥什么,只是这无意间看到,就有点情不自禁的多瞅了两眼,其实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觉得这女人其他地方身材看起来都挺苗条瘦削,怎么这胸部和臀部却格外突出,真有点S型的蜂腰翘臀凸胸魔鬼曲线。
杜笑眉无精打采地道:“我还以为县里真有意要改建我们这个招待所呢,说实话,现在咱们招待所这副情形,我心里也不踏实,养着这么多人,可是每天就这么几个客人来来往往,每年县里都要拿那么多钱出来贴补,昨天苗主任无意间和我说今年县里情况很困难,恐怕县里边儿要对招待所有要求,言外之意就是要我们招待所自负盈亏,可就现在这情形,我们怎么自负盈亏?”
一直到陆为民看到范莲时就忍不住想起那幅画面,让他都觉得自己心理是不是有些龌龊下流了。
李晓佳那黑色胸罩包裹的粉腻胸房和冯薇薇的火红的乳罩也一样间或出现在梦境中,陆为民知道是梦境,但也一样不愿醒来,更愿意在那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享受这份难得的意淫,难怪前世里在网络上经常www.hetushu.com有说屌丝们最大的幸福就是可以不受约束的恣意意淫了。
“薇薇说你说的县里真有意要重建招待所?”杜笑眉明知道自己这样唐突闯入有些不合时宜,但是这个问题如果不第一时间问清楚她实在放心不下。
说到这里,杜笑眉情绪就有些烦躁起来,秀眉蹙起来,漂亮的瓜子脸多了几分愁色。
杜笑眉被对方这有些调侃的话语弄得脸一下子烫了起来,有些讪讪的扭过头去,但还是忍不住又扭过头来道:“可冯薇薇和李晓佳都说你昨晚说了在这块土地上修一家像电力宾馆或者双峰饭店的宾馆。”
“修建一家新的宾馆和重建招待所是两个概念。”陆为民也懒得再喊对方出去,径直套上长裤,看得杜笑眉也是脸红心跳,赶紧把脸转向一边。
似乎听到剃须刀的响声没有响起,杜笑眉有些诧异地抬起目光一看,却正好看见陆为民目光直勾勾的向下俯瞰着自己,她随即下意识低头一看,立时羞得脸涨得通红,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赶紧站起身来,拉了拉裙领,狠狠的顿了一下脚,这才瞪了陆为民一眼,娇羞中带着一丝嗔怒般一言不发的离去了。
陆为民几乎是在睡梦中被杜笑眉给弄醒的,杜笑眉身上带来的浓烈女人气息加上过于靠近的女性身体,让本来就处于晨勃状态下的他险些就要爆发了。
该死的女人,难道不知道早晨正是男人最不能招惹的时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