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三十节 意想不到的影响

何明坤是黎阳师专毕业的大专生,年龄和陆为民相仿,在实验中学教过两年书,后来调到城关镇工作,在关恒推荐给陆为民三个人选中,何明坤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陆为民也无可无不可,后来杜笑眉不知道怎么知晓了这个情况,谈到何明坤称这个年轻人很灵性,也有些个性,倒是让陆为民有些感兴趣,于是就选了何明坤。
处在地委副书记这个位置上,看似位高权重,其实相当微妙或者说相当尴尬,苟治良本来就背着丰州地头蛇的名声,加上丰州成立地区之后,他在丰州市的人事安排上利用担任地委组织部长的优势把手伸得很长,这在当时就引起了地委其他一些领导的担心和不满。
外边对陆为民的看法也是毁誉参半,有说陆为民本来就年轻,血气方刚,不肯退让的,也有说苟延生是欺人太甚,这一次踢在了铁板上,正好陆为民是和京里边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在一起,自然就毫不留情,;还有的说是两个人素有宿怨,这一次两人都不过是借机爆发而已。
至少县里边不少人都对自己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尊重和敬畏,地区里边也一样。
银都娱乐总汇的事情在丰州传得沸沸扬扬,也把苟书记拖进了漩涡,本来只是陆为民和苟延生的冲突,不知道怎么火又延伸到了苟治良身上,至少曹刚知道李书记对这件事情也不太高兴,陆为民作为县委副书记,http://m•hetushu.com一级领导干部,出这样的事情固然不是好现象,但是苟延生恶名在外,据说也让李书记对苟书记也有了一些看法。
何明坤是关恒替他选的秘书,小伙子原来是在城关镇政府工作。
陆为民踏进办公室,秘书小何已经把茶替他泡好了,摆放在桌案上的文件和资料整整齐齐,分门别类的归纳好,县直机关的摆一叠,各区乡镇的一叠,按照轻重缓急拜访,让人一目了然。
从窗前看见陆为民从那辆三菱蒙特罗车上跳下来,曹刚就忍不住叹一口气。
倒是后来徐晓春打来电话笑着把自己给洗刷了一顿,言语中也就提到现在苟治良也不好过,一样承受了很大压力,所以苟治良这几天表现得特别低调,据说在和地委行署领导交换意见时也很诚恳地做了自我批评。
在陆为民看来,自己根本谈不上什么骄横跋扈,苟延生以前的举动才勉强说得上,而苟延生这么嚣张跋扈其实都是被那些惧怕苟治良权势的人给惯出来的。
好在当时的首任地委书记夏力行是老黎阳地委书记过来的,威信很高,对地委掌控力也很强,苟治良在夏力行面前自然相当乖觉,但是他对像孙震、王舟山等其他地委领导态度就不太买账了。
之前陆为民到没有想那么多,但是觉察到事情发生之后除了安德健把自己叫过去痛骂一顿之后,几乎无人就这个和_图_书问题来告诫或者提醒自己,这让他也颇感惊讶。
陆为民并不知道曹刚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注视着自己,但是他知道自己从那一晚之后,县里边不少干部看自己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异样。
现在夏力行离开,新班子成立,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都是从省里边来的,在丰州这边根基都不算深厚,而像安德健、张天豪这一类丰州本地的实力派却又和他关系不睦,可以说稍不注意就会引来攻讦。
不过杜笑眉说这个何明坤有点儿个性还是让陆为民有些意外,据说这个何明坤曾经因为一项工作和分管领导意见有分歧,为了证明自己观点正确,专门到地区图书馆去查阅资料,到县计经委和农业局核对数据,愣是搞了个清楚,搞出一篇论据详实的文章,让分管领导最终认可了他的意见。
曹刚昨天开会时候看到苟治良的时候就感觉到苟治良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整个从会议开始到会议结束,苟治良只是在会议最后干瘪无味的强调了两句,就草草收场。
县委书记梁国威现在因病被免去了职务,而副书记詹彩芝也因为亚洲国际事件被撤职,而且现在地区纪委都还在调查,两个人的秘书也就没落得个好去处,都重新安排到了其他部门。
谁让苟延生恶名在外?即便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把罪过全数扣在苟延生头上,所以苟延生才会相当知和*图*书趣的选择了夹着尾巴做人。
鲁道元甚至打来电话说他现在在地委里边是闻名遐迩,办公室里很多人都在热议说看不出陆科长原来在地委里边一副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模样,竟然敢在银都娱乐总汇里边对地委副书记的儿子大打出手。
敢打苟二少的人,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但是在丰州,而且还是在银都娱乐总汇这样的公共场合,他陆为民的确还是第一个。
如果这种情况下他还不知道收敛,极易成为众矢之的。
就算是原来苟治良真的在丰州县一手遮天,但那是因为丰州偏居黎阳一隅,可现在丰州变地区了,他即便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在某些方面有很大的话语权,但是既不是地委书记,也不是行署专员,更何况在丰州市还有一个和他格格不入却一样桀骜不驯的地委委员张天豪担任市委书记。
曹刚和陆为民的秘书都是关恒重新从县里其他部门单位选来的,比如曹刚的秘书就是从县委组织部办公室过来的,而在关恒征求陆为民的意见时,陆为民建议可以从基层选一个秘书,最好是大中专毕业生在基层干了两年的,所以何明坤就进入了关恒的视线。
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是苟治良,更需要好好收敛一些,不管是他本人还是家人。
就算是李志远有意利用他来平衡孙震和安德健以及常春礼、萧明瞻这些人,但是从本质上来说,苟治良永远都无法像章丘m.hetushu.com育和蔺春生那样成为李志远的绝对心腹,这也就使得他无法得到地委书记无条件的支持,这也就成了他的一大软肋。
自己敢于太岁头上动土,大概也让一些领导心里出了一口闷气,你苟治良不是很牛么?不是说在丰州市一手遮天么?怎么儿子被人暴打住院,也不敢吱声了?如果苟治良胆敢就这件事情来究根问底,可以肯定,很多人都不吝在其中煽风点火使劲儿,就是要把你苟治良拉进漩涡里,让你脱身不得。
也不知道是谁在李书记面前给苟书记上了眼药,说苟书记对他这个二儿子特别纵容,苟延生已经多次在丰州惹是生非,影响很坏,就是仗恃着自己父亲在丰州根基深厚,没有人能管得了他。
苟治良也是老奸巨猾的角色了,并没有草率冲动,而且他大概也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样德行的角色,所以很明智的选择了低调处理,甚至是以一种自责的方式来化解了这一波冲击。
惹是生非这些事情都是小问题,关键是这后边一句话就有些分量了,说苟治良在丰州市里边可以一手遮天,不管苟延生出啥事儿,哪怕是杀人放火,只要是在丰州,就可以统统摆平,在丰州就没有苟家摆不平的事儿,这种传言流传得很广,本来就是一些牵强附会的无稽之谈,再怎么说苟书记也不至于丧失原则到那种地步,但现在却有一些之前的事情也被捅了出来,听起来活灵活现,言和*图*书之凿凿,这对苟书记的影响很坏。
不过有一点倒是很肯定,那就是从来没有在丰州地面上吃过亏的苟延生苟二少,竟然被人打得进了医院,据说伤势还不轻,这都在其次,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苟延生吃了这么大的亏,居然就无声无息的忍了,这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还让人不敢置信。
就凭这一件事情,很多人都下意识的把陆为民脑门上刻上了骄横跋扈胆大妄为的符号,这不是陆为民所想要的,但是却由不得他。
陆为民当然知道杜笑眉之所以在自己面前说起何明坤估计也是她姐夫巩昌华的推荐,不过对于他来说谁来给自己当秘书影响不大,能够纳入关恒的眼帘,基本素质肯定有,也不会什么这样那样的问题。
陆为民这小子太能折腾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摊上个这样的副手究竟是祸是福,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有这个家伙在,故事始终不会少。
连陆为民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那一晚的惯性之举,居然也能带来这么多意想不到的微妙效果。
陆为民这才慢慢回过味来,压力是相互的,自己那一晚的举动固然给自己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同样也对苟治良有很大冲击。
他们已经选择性的忽略了陆为民究竟为什么出手,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出手,他们只关心,陆为民是在银都娱乐总汇这个苟延生的老窝子里出手,而且出手对象就是苟延生,而且还敢把苟延生给打进医院里去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