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三十二节 阳谋无敌(1)

孔令成是从基层干起来的,他很清楚你想要在基层站稳脚跟,最好的办法就是扎扎实实苦干,做一番实实在在的成绩出来,赢得他们的尊重,这是最好的办法。
孔令成抚摸着颌下胡须茬子,若有所思,说实话,别看表面上他很自信,但是对于陆为民的到来,他还是有些压力的。
钱理国和孔令成年龄相仿,黑瘦精明的脸上一双略略有些深凹的眼眶,眼珠子有些发暗,乍一看似乎有点儿中亚那边人的血统一般,可他却是土生土长的双塬人,当兵回来先在政府办当通讯员,后来才回到双塬镇上干公安员,计生办主任,农经办主任,镇党委副书记兼工业公司经理,最后才走到镇长这一步,也是一个老基层干部了。
就是要让你心服口服的拱手称臣,这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在他出任双塬区委书记之前的双塬区几个乡镇的人事关系复杂,各种问题盘根错节,他三年前双塬区委书记兼双塬镇党委书记,仅用了一年不到时间,就大刀阔斧的把五个乡镇的干部进行了轮岗,很快就理顺了关系,使得双塬区当年就成为全县先进区委,其手腕狠辣老到可见一斑。
更为重要的是陆为民很看好双塬镇班子的战斗力,虽然他只是去调研了一天时间,但是通过一天的接触,他就能感觉到双塬镇党政班子是形成了以孔令成为核心的团体,虽然不能说和*图*书绝对一条心,不过很显然孔令成在整个双塬镇的威信相当高,居于绝对领导地位,镇长钱理国、副书记巩昌华、巴子通都是很自觉地形成了搭配层次,鲜有拆台和扯皮推诿的现象,这给陆为民留下的印象很深。
文革时期双塬镇改名为城关镇,后来文革结束后又改回为双塬镇,双塬区下辖四乡一镇,除了双塬镇(城关镇)外,还有南郊乡、洪湖乡、宕头乡、北外乡四个乡环绕在双塬镇四周。
对于陆为民,孔令成之前了解并不多。
区委组织干事胡焕山是他的隔房表兄,通过胡焕山孔令成对陆为民的表现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虽然胡焕山也要夹杂有些他自己的个人感情,但是孔令成还是能够觉察到陆为民的厉害。
在他看来,其实也就是踩着狗屎运靠上了地委书记这棵大柱子的角色,空降来镀金,之所以选双峰这样条件艰苦的穷县,其实也就是为了更好的捞取政治资本,不过当陆为民放弃了宣传部长的位置而主动要求下洼崮区担任区委书记时,还是让孔令成很是吃了一惊。
“不会放过咱们?孔书记,这话有点儿说不过去吧?就算是真要为难咱们,那也得有个比较说法啊,咱们也没得罪他。”
他甚至也做好了看笑话的准备,像洼崮这样的穷区,你一个毛头小子去担任区委书记,威信全m.hetushu.com无,就算是你挂着常委头衔又怎么样?区乡干部也许会对你这个头衔有些怵,但是普通干部呢?老百姓呢?
双峰不多的工业经济还是主要集中在双塬,双峰要想在经济上有所突破,最终还得要在双塬区打主意,现在洼崮已经有了起色突破,那么双塬就更不能搁下了,抓两头带中间,无论是从地域还是从经济总量来说,双塬的问题都必须要摆在第一位。
安德健早已经给他挑明了,他并不是李志远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也许他永远都无法成为李志远篮子里的菜,但是各种机缘凑巧,暂时成就了他现在的机遇,但是如果他不能在今年一年拿出像样的业绩来,只怕李志远也一样会有其他打算。
不过孔令成和前任县委书记梁国威关系很一般,尤其是和县委副书记戚本誉关系势同水火,但是即便是在戚本誉在双峰县委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未能彻底打压住孔令成,由此可见孔令成的顽强。
哪怕是真的作秀,这下洼崮担任区委书记那也得有点真材实料才敢去做,否则只怕尚未登台表演,你就得要栽筋斗了。
双塬镇也就是城关镇,双塬是老地名,据说得名于一南一北两块高地,据说号称龙蟠虎踞,乃是有王霸之气的风水宝地,从汉唐以来,双峰出了不少封疆大吏和出将入相的角色,只不过自满清入关之后一直到和-图-书近代,双峰就显得相当沉寂了。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你就得要在县委里边有强有力的支持,至少得把各乡镇的领导干部牢牢抓住,做不到让他们敬你,就得要做到让他们怕你。
※※※※
“小何,你给巴书记回个电话吧,正好我也要了解一下他们下半年的工作想法,要不我到他们镇上去,也不用他们过来了。”
用新颖观念来吸引人,用踏实做事来凝聚人,用人格魅力来征服人,这是孔令成根据他自己对陆为民这大半年来所作所为的观察和了解,归纳总结出来陆为民所采取的手段,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却又很管用。
“都参加?至于么?”钱理国觉得素来沉稳有度的孔令成怎么也变得有点儿优柔寡断起来了?
在陆为民看来,这恰恰是一个团体战斗力的关键体现,而作为党委书记的人格魅力和素质能力往往最能从这上面体现出来,而一个团体如果有这样的班长,往往也就意味着这个党委政府的无论是在凝聚力还是执行力上都有了保障。
“嘿嘿,你不信?不信你就看着吧,待会儿咱们这位陆书记又得要有不少新点子出来,如果咱们准备不充分,弄不好还得被他好好洗洗脑,叫老巴把各种资料数据都准备好,还得有自己的想法思路,别问起来都是照本宣科的东西,我观察过,陆为民很讨厌这种东西。不过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儿http://m.hetushu.com,包括你我和老巴在内,洗洗脑也好,没坏处,嗯,这样吧,把老巩和其他几个在家的镇上领导都叫上,一起听一听。”
“陆书记他自己过来?”孔令成站在办公桌面摩挲着桌子上摆放的地球仪,方正敦厚的脸膛上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看起来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协调,就像一个老实木讷的人突然变得狡诈诡谲起来一般,“老钱,看来咱们这位陆书记不会轻易放过咱们啊,咱们得好好准备一下才行,要不还得比上一次更难堪。”
他也一直想要和双塬镇的经济班子见一见面,好好座谈一下,听一听他们对双塬自身定位和未来构想,也便于把双塬纳入自己对整个双峰全县经济规划中来。
章明泉和齐元俊这些都是有棱有角的角色,都被陆为民迅速收编麾下,尤其是个性突出的齐元俊更是连戚本誉和朱明奎都未曾降服的,却在陆为民的手腕下迅速转投门下,主动为陆为民入主洼崮心甘情愿铺上红地毯,这是胡焕山的原话,孔令成觉得说得很贴切。
但是陆为民在洼崮的表现很快就颠覆了孔令成的观感。
陆为民并没有获得梁国威的全力支持,这一点孔令成很清楚,甚至他比许多人都还清楚,陆为民来双峰担任县委常委,地区里边一样有不少人持异议,其中就有当时的地委组织部长也就是现在的地委副书记苟治良。
听得何明坤这么一说,hetushu.com陆为民看看表,他本来想向曹刚汇报一下近期工作打算,但是现在双塬镇的班子有这个意图,他觉得曹刚那边不妨暂时缓一缓,听一听双塬这边的想法,这样自己心里也更有数一些。
在陆为民心目中,如果说把双峰县比作一条龙,那么双塬区就是龙头,而洼崮就是龙尾,现在龙尾已经开始发力,而龙头却还悄无声息,那么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而双峰经济如果缺了这个龙头的带动,也永远不可能真正发展起来。
陆为民当然不清楚自己在秘书心目中的形象也因为银都娱乐总汇事件之后倏然高大威猛了许多,事实上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花在那上面,他有太多需要考虑的事情。
洼崮那边陆为民心里已经了如指掌了,现在剩下的五个区二十四个乡镇中,除了永济和开元这两个区陆为民还没有去接触外,双塬、太和和凤巢三个区十四个乡镇,陆为民已经跑了其中七个乡镇,也对全县的一些经济底子有了一个大概了解。
双塬区委书记兼双塬镇党委书记孔令成刚满四十五岁,却是转战了几个区乡老辣成精的生猛角色了,担任过人事局副局长、铜山乡党委书记和太和区委书记,曾经以三十七岁之龄担任过铜山乡党委书记,创造了双峰建国以来最年轻的乡党委书记的历史,后来刚满四十岁就担任了太和区委书记兼太和镇党委书记,再度打破历史成为全县最年轻的区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