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三十五节 阳谋无敌之无法拒绝

洼崮的动作摆在那里,对方并非毫无触动,处于全县最末尾的洼崮在今年招商引资上取得的成绩足以让包括双塬区在内其他任何一个区黯然失色,但是自己并没有把这一点作为炫耀的资本,甚至没有把这一点当做一回事儿,而是郑重其事的把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革这个范例提了出来,孔令成应该掂量得出这其中的分量。
双塬的乡镇企业发展也并不乐观,这一点陆为民上任伊始也做了了解,仅仅只能说是相较于其他区乡,双塬因为地理位置和前期发展上占据了一定优势,要比其他地方的乡镇企业状况略好,但是从发展后劲和前景来看,陆为民相信孔令成和钱理国应该看得到存在的弊端。
并不出陆为民所料,孔令成和钱理国以及巴子通的表态都很原则而含糊,表示要认真学习洼崮工作经验,结合本地实际,扎实开展工作,却并不谈及实质性的东西。
陆为民很有胆魄,正如他自己所说,凭借着在洼崮取得这几项成果,至少今年一年他都可以高枕无忧,就是曹刚也无法在这个问题上对他说三道四,但是对方仍然选择了要啃双塬这根硬骨头,在这一点上关恒也有些佩服陆为民的毅力和决心。
但是曹刚却有些苦恼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对陆为民的想法产生多少排斥感,因为他发现这样一个构想同样让自hetushu.com己心潮澎湃,让自己陷入了一种难以自拔的境地。
不能不说陆为民这个家伙是揣摩到了自己的心思,而且可以说他是故意在把他的欲望和自己的野心绑在了一切,绑得很巧妙,很恰到好处,而且他也承认,如果这个构想真的得以实现,结果真的如设想那般好,最大的受益者无疑是自己,其次才会是他。
“为民书记,我觉得你的这个选择没有错,哪怕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多阻力,会遭遇一些不理解和质疑,但是我相信最终大家会看到我们这样做的意义和价值。”
※※※※
如果能够在双塬打好这一炮,那么陆为民就有信心在全县推开这项工作,但是双塬不是洼崮,无论是企业效益还是规模上,都不是洼崮可比,而要让这些领导干部主动推进这项工作,更是一件难事请,所以陆为民做好了要打一场攻坚战的思想准备。
曹刚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和成功几率,陆为民相当详细的介绍了他的想法和洼崮已经取得的一些经验,甚至陆为民也承认双塬的情况要比洼崮复杂得多,但是一旦成功,其释放出来的能量也要巨大许多,而以曹刚的了解,陆为民现在在这项工作上是下了相当苦功的,提出的一系列分别处理的方案,也兼顾了各方面利益,应该说算是相当严谨http://m.hetushu.com周到了。
关恒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他不好评价陆为民这句话的真伪,但是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陆为民是的确有意要在这个问题上做一番事情来,至于说他是真想把双峰经济拿起来,还是想要借在双峰经济发展上做文章问自己政绩和威信上增光添彩,为日后更进一步升迁打基础,对于关恒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
与其还沉湎在那种遗憾懊悔中,不如冷静面对现实,所以他选择积极配合陆为民的行动。
别以为地委领导们都是瞎子聋子,你下边的一点一滴他们都了如指掌,纵然是你可以在向上汇报时舌绽莲花,但是在他们心目中自然会有一杆秤,你的一点一滴表现都会反映在他心目中的秤盘里,分量轻重在关键时刻就一目了然了。
这甚至让他在张存厚来汇报工作时都有些心不在焉,甚至张存厚有意无意提到了陆为民在双塬镇上的一些“狂言”他都没有太大反应,这让张存厚都有些惊疑不定,拿不准这位县委书记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曹刚在陆为民离开之后一个多小时里都还沉浸在一种极为震撼的心境中难以自拔。
陆为民知道自己这一趟不可能取得什么明确的结果,但是他觉察到了孔令成的心态变化。
关恒用了我们这个主语让陆为民颇为欣慰,关恒在这个问题上http://www.hetushu•com依然坚定不移的支持自己,这让他可以松一口气,有关恒的支持,他才可以有更充足的底气和曹刚探讨改制,虽然他不认为曹刚就看不到目前的形势,但是曹刚敢不敢有这样的魄力和勇气,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曹书记肯定有想法,所以我也打算把我的想法给曹书记说一说,看看他的态度。”陆为民无可无不可地道:“双塬的地委摆在那里,双塬不动,其他区再怎么动,意义都不大,在这一点上我相信他也看得到。现在要建开发区肯定有难度了,从中央到省里都收紧了政策,但是双峰却又不能没有开发区,要想赢得省里的点头,你就得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洼崮虽然看起来形势很好,但是毕竟远离县城,就算是洼崮发展起来了,只能把双塬给衬托得更晦暗,到时候只怕孔令成自己都坐不住,既然如此何不早行一步?”
“嗯,我觉得这是必经之路,以我们双峰现在的情况,只有坚定不移的推进企业改制,才能真正激活各方面要素,最大限度调动起各方面的资源和积极性,尤其是人的主观能动性,而以我们目前国营企业和乡镇企业现状,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但是他不得不琢磨这个方案在政治上带来的巨大风险。
关恒素来很理智现实,陆为民一步甩开了自己等人,他虽然一度也有些嫉妒不www.hetushu•com满,但是很快就收敛起了这些无谓的心思,陆为民走到了这一步上,也就意味着只要对方不犯错误,自己基本上是无法赶上对方了,而且极大可能还会与对方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他不是那种不明事理不识时务之人,他能够很清醒的认识这种现实差距。
“可是你要让孔令成垮的这一步可不简单啊。”关恒似乎在细细掂量一番,“洼崮几个企业规模小,山高皇帝远,改了也就改了,影响不大,可是双塬不一样,一动,全县都要关注,另外双塬乡镇企业要走改制的路,那么县里那几家国营企业呢?你是不是也打算要推动改制?”
“你这是在一边胡萝卜一边加大棒啊,老孔肯定有点儿动心,不过你就没有想过曹书记怎么想?”关恒站在陆为民办公室里,看了一眼斜对面紧闭的办公室门,压低声音道。
陆为民在洼崮搞的试点,连地委里边都是莫衷一是,最终采取了观察的态度,双峰县委依葫芦画瓢,也采取了放任自流的默许态度,听凭陆为民在洼崮折腾,但是现在陆为民要在双塬推动,双峰县委就避无可避了,而且从曹刚内心来想,他也不想避,要么引领,要么就搁置,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采取哪种掩耳盗铃的方式来回避,最终结果就是出了问题责任你跑不掉,取得了成绩却被被人风光占尽。
就算是曹刚有这个魄www.hetushu.com力和勇气,那也要看双塬那边能不能把这项工作做好,这才是关键。双塬企业多,情况也更复杂,采取什么方式来推进改制,如何来做好这项工作,也是一个相当庞杂的系统工程,但是陆为民坚信如果能将双塬改制落到实处,成功实施,就能为双峰营造出一个适合私营经济发展的环境来,这就可以让双峰在今后与其他地方的经济发展竞争战中立于不败之地。
陆为民回到县委大院时已经是中午快十二点了,他婉言谢绝了孔令成和钱理国他们的挽留,自己今天在双塬镇政府里边“大放厥词”,撂下那么多话,这些言语自然会在很短时间里就要传遍县委县府大院,至于说会带来什么样的反应,还有待于观察。
陆为民的胃口太大了,胆子更大!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似乎若有所感,“其实我可以等一等,看一看,有洼崮这个范例在这里,相信我现在的工作业绩也能让领导们满意,没有必要再去自我挑战,自找麻烦,可是我还是觉得,既然让我担任这个县委副书记,让我分管经济工作,在其位就要谋其政,而且要全副身心谋其政,谋好政,谋出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来。”
陆为民已经成功拉开了他与自己和曲元高、蔡云涛等人之间的距离,从常委到县委副书记,看似半步之遥,但就是这半步,也许你就再也追不上对方,尤其是陆为民更是如此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