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三十七节 魅惑

陆为民一看对方有些紧张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怕是想到其他事情上去了。
巩昌华在双塬镇担任党委副书记,算是双塬镇的三号人物,他对巩昌华了解不多,今次去双塬镇,巩昌华也显得很老练,一句废话都没有多说,也看得出来,巩昌华似乎和镇长钱理国关系不太和谐,这从巩昌华在钱理国介绍情况时从不多插言一句就能感觉出来。
曹刚很显然是对自己的构想有些动心,但是对方大概也是有些吃不准自己这个构想是否能达到自己设想中的效果,所以还有些犹豫。
“死丫头,还敢来撕我的嘴?我叫你放肆!”杜笑眉也是顺势就把冯薇薇按在床上,手沿着对方的半截裙裙摆往上探去,趁势就在对方私处狠狠的捏了一把。
冯薇薇脸羞得通红,一边顿足,一边扑上来要去撕杜笑眉的嘴。
这个巩昌华倒是可以借用的一个梯子和楔子,如果杜笑眉向自己表现出来的投效意思自己理解没有错误的话,巩昌华也应该在其中发挥了一些作用,这从自己到双塬的两次调研里就能隐约感觉出来。
“陆书记,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茶泡上来之后,杜笑眉站在陆为民房间里没有离开。
“啊!”羞得惊叫起来,冯薇薇见杜笑眉这样捉弄她,自然也不甘示弱,双手也是抱住杜笑眉腰肢倒在床上,两女就这么在值班室里疯起来。
她和李晓佳与杜笑眉私下m.hetushu.com关系还是相当好,很有点儿手帕交的味道。
“真的?”杜笑眉觉得自己呼吸顿时急促起来,“那陆书记,您觉得会有投资者愿意来投资兴建这家宾馆酒店么?”
“什么特殊爱好?”这个时代同性恋还不多见,尤其是在双峰这样的小县城里,更是少有耳闻,杜笑眉和冯薇薇都还不明白陆为民话语的含义。
陆为民若有所悟。
两个少妇正在那里疯得起劲儿,杜笑眉的连衣长裙被掀了起来,一条墨绿色的蕾丝三角裤被扯下小半,露出半边儿如银盘般丰腴的臀瓣,而冯薇薇也好不了多少,半截裙敞开,甚至连衬衣下摆都被杜笑眉掀起,火红的乳罩和同色的三角内裤都裸露在外,四条光溜溜的粉腻大腿就这么在床上扑腾着,让人看得血脉贲张,几欲疯狂。
巩昌华的表现陆为民不是很了解,但是看他为孔令成补充时几句话倒也能说到点子上,陆为民也感觉至少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还是有些能力,尤其是谈到镇上年轻干部培养搞的到企业挂职锻炼一到两年的做法,培养他们做经济工作的经验,这一点陆为民还是相当认可的。
说实话,在这一点上陆为民自己也一样有些担心,双塬企业不少,其中也有几家效益还行的,要把这几家企业进行改制,肯定会遇到不少阻力,质疑声不会小,而要想最大限度的赢得支持,消和*图*书释质疑声,推进这项工作就需要有几个具有相当工作能力的干部俩推动,光是孔令成一个人还远远不够,陆为民也需要探一探双塬镇的底。
“怎么了,我看你心神不宁的,你觉得我想和你谈什么事儿?”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引来杜笑眉这样深的感触,想了一想才道:“县里财政的确很困难,要让县里财政出钱来重建这个招待所的确不太现实,但是我并没有说是要让县里来出钱建,我的想法是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外来投资者,利用我们招待所现有这块土地,外加把农机厂闲置的土地和厂房利用起来,建设一家具有一定规模上档次有特色的宾馆酒店,这对于我们提升我们县接待能力和形象都有好处,这个情况我和曹书记也提起过,他也基本赞同,只不过还没有上常委会研究而已,估计他们政府办那边还不清楚这件事情吧。”
“哟呵,笑眉,你还挺会猪八戒倒打一钉耙啊,你们这班就上成这样了?衣衫不整的在床上嬉笑打闹,知道的人也就罢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呢。”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杜笑眉独身一人,年龄也只比她们长几岁,加上又给扣上了杜九娘这个风流名头,平时除了她们杜家屋里几姊妹外,其他也没有太多的朋友,所以也对她们俩挺好,平常私下里说话也就很随意。
“陆书记,是不是县http://m.hetushu.com里真要拆撤招待所了?”杜笑眉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白,她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还以为要拖到九十月间,没想到会这么快。
“嗯,巩哥说您在他们镇上把镇上一班领导都给好好洗了洗脑,包括他们孔书记在内,大家伙儿都在议论您的那些话呢。”杜笑眉也是昨晚会八姐家才听到巩昌华说的,当时巩昌华说得眉飞色舞,显然是对陆为民在双塬镇上表现感到十分兴奋,大概也让他触动很大。
“事在人为,何况我觉得以我们现在招待所的地理位置和条件,应该是很具有吸引力的,我相信会有眼光的投资者看到这块风水宝地的,这一点我有信心。”陆为民笑了起来,“现在你是不是可以放心了?”
都是几个有过生活经历的妇人,没外人的时候说话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自打陆为民来双峰住在这招待所后,没人的时候也就没少那陆为民作为靶子相互开玩笑,这一来二去,也都习惯成自然,浪蹄子骚蹄子这些笑骂称谓也就免不了就和陆为民挂上了钩,不是说今儿个陆书记多看了冯薇薇胸脯一眼,就是说陆书记腿碰了李晓佳屁股一下,要不就是陆书记看着杜笑眉的眼光有点儿像要剥掉人衣服一样,总而言之,陆为民算是躺着也中枪。
“洗脑?嗯,这个词儿倒是用得挺准确,不过他们双塬镇的领导也的确该洗洗脑了,和-图-书老是坐井观天,以为天老大,自己老二,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现在我就给他们培养了一只虎出来,看看他们能不能也变成虎。”
“陆书记,我问过县府办周主任,他说县里今明两年都会很困难,根本没有重建招待所的计划,还问我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奇怪的说法。”杜笑眉有些意态萧索的淡淡笑了笑,似乎有些意兴寥落,“我这才知道你说要重建招待所的事儿是来安慰我们的,说实话,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对这里还真有些怀念了,咱们招待所里这些人虽然都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但是人心都不错,我和他们处得也挺好……”
“笑眉,坐吧,正好我也有些事儿想要和你谈一谈。”陆为民心里微微一动,温和的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
陆为民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几秒钟,冯薇薇才猛然间看见陆为民,又惊又羞之下禁不住尖叫起来,而杜笑眉这也才如梦初醒,羞得赶紧爬起身来,整理着自己衣着。
“哼,对异性不感兴趣,只对同性感兴趣。”陆为民似笑非笑的一句话把两女都弄得脸通红,都是怒视着陆为民,却不敢再多言语。
陆为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走进来,随手推开值班室的门,却看到这样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是不是又听到我臭名远扬的事儿了?”陆为民抿了一口,淡淡地问道。
“有陆书记您的保证,我们当然放心了,我也代薇薇晓佳她们感和_图_书谢您。”杜笑眉微微蹙起的眉毛舒展开来,脸上泛起的红晕似乎流淌着一种诱人的光泽,那忽闪的美眸中洋溢着的某种说不出的情意就像是醇酒一样让人有些醺醺然。
在陆为民规划中,开发区的先期筹建也需要依托双塬启动起来,双峰没有太多时间来消耗,只能两条腿同时走路,孔令成虽然能力出众,但是如果没有一帮素质能力过得硬的干部来帮他搭一把手,他也一样是玩不转。
相反在孔令成谈工作时,巩昌华却很主动的补充一些话题,这也显示出他和孔令成关系密切。
好在李晓佳从那边厕所过来,这才打破了这种尴尬,陆为民也不为己甚,笑着又和几女调笑了几句,这才回房。
“什么事儿?”杜笑眉心中咯噔一想,下意识的就想偏了。
“陆书记你专门不吭一声就进来了,不懂非礼勿视么?”杜笑眉一边收拾自己身上衣物,一边埋怨道。
杜笑眉也不过是刚满三十岁的少妇,比起冯薇薇也只大四五岁,平时没人的时候也免不了要开玩笑嬉笑打闹,这冯薇薇扑上来要撕她嘴,她自然不会束手待毙,这手也是往冯薇薇腋下一探,冯薇薇是最怕腋下挠痒痒,被杜笑眉这一下就给呵得全身发软,没等手扭上杜笑眉的嘴,却先被杜笑眉给弄得全身发软,倒在了登记台后的值班床上。
陆为民一愣怔,随即笑了起来,“你很怕拆撤招待所?怎么,拆撤了怕没工作还是怎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