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三十九节 山居野店

陆为民还是第一次走这条路,以往走这边,顶多也就走到了凤巢镇,凤巢镇距离县城不过七八公里,可这摩柯坪距离凤巢镇足足还有二十公里,而且越往北走,山势就越发雄奇险峻,两边山崖壁立,犹如鬼斧神工而成,气温也渐渐凉下来,比起县城里边至少要低三五度。
杜笑黛的话让正系皮带走出来的巩昌华也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种传言居然连杜笑黛都听说了。
※※※※
看见巩昌华精神抖擞的走出来,似乎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杜笑黛和杜笑眉两姊妹都是有些不自在,不过巩昌华对八姐也算不错,至少没把公粮交到外边去了,这比起那些个整日里就知道在外边厮混玩女人的男人要强得太多。
县委常委里边曲元高、关恒还有蔡云涛三人都算是昔日梁国威的嫡系人马,曹刚才来双峰,自然不会刻意去触动谁,但是随着曹刚在双峰地位日渐稳固,很多人都在估摸着估计常委里边肯定也会在曹刚的运作下发生一些变化,只是现在时机尚不成熟罢了。
不过杜笑黛的话也说得的确没错,自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自己虽然也算是从组织部里出来的角色,但是自己并没有真正走入孟余江的嫡系,否则也不会在部里边起来不了,才让自己到双塬,但是算不上孟余江的嫡系,也算是孟余江的外围圈子中的人,只不过在梁国威和hetushu.com戚本誉把持了全县人事的情形下,孟余江为自己争取到双塬镇党委副书记也算是对自己不错了,这一份情巩昌华还是要记的。
“嗨,八姐,你把问题想那么复杂干啥?巩哥现在不也就是一个镇上的党委副书记么?陆书记喊他一块儿吃饭那就是看得起他,现在我们局里人都在说,现在县里边儿,除了曹书记,就得数陆书记,李县长那是数日子等着调走的人,虞书记年龄摆在那里了,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就很不错了,至于孟书记孟部长,这也是才换了位置,至于其他人,那都是原来梁书记的人,现在都只有靠边站,就看新来的张部长还能和陆书记较较劲儿了,都说陆书记日后就是要当县长的人,只要陆书记能瞧上巩哥,那巩哥再怎么也有机会往上走一格的。”
阜双公路横穿翠峰山两大高峰之间最低矮的一段隘口和山垭口,在阜头那边叫虎头岩,在双峰这边叫摩柯坪,相距不到五公里,却分属两个县。
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好笑,这一家人看来还挺谨慎,不过想想对方更多的也是为自己着想,倒也有些触动,至少这家人心性不算太差,能首先为别人考虑,至于说有些其他念想,那也太正常不过,没有欲望的人要么是圣人,要么就是真不敢接触的人了。
好在杨显德还算是一个比较尽职的人,虽和*图*书说时日无多,但是日常工作都还是能正常运转,只不过你要指望杨显德还老骥伏枥般的替你志在千里一回,那肯定不现实。
“姐,我听老九说陆书记要重用巩哥?不是说陆书记在双塬镇上狠狠把镇里干部批了一顿么?”杜笑黛虽然在血防站上班,但血防站就在卫生局里边,那也是一个八卦新闻满天飞的地方,也经常听到各种消息。
正如杜笑黛所说,大家都知道李廷章和杨显德现在都是在等机会磨时间,李廷章是在等机会调走,而杨显德是在等时间到好进人大,现在县政府这边很多工作都是惯性在推进。
这里曾经是唐代著名大将李光弼出征之地,据说在此盘马勒石,弯弓射虎,留下不少值得一看的名胜古迹。
两女立即就有些明白了,再看看八姐脸上尚未完全褪去的红晕,就知道是啥事儿了,心里好笑也有些艳羡,没想到八姐这两口子都老夫老妻十几年了,就这么一点儿时间也要抓住机会办事儿,可真是有意思。
“唔,的确有些像,这位置险要,若是在古代,那就是兵家必争之地。”陆为民放慢车速,瞩目远眺,有些感慨的道。
加之翠峰山区山势险峻,悬崖断壁处处,原生植被保存得相当好,水杉、珙桐、银杏等原始落叶阔叶林带尚未被破坏,山区溪流淙淙,泉潭处处,也是昌江省少有的一片尚未遭到破和*图*书坏的原始山区。
现在县里边局势不明朗,大家伙儿都在观火色。
好在笑眉好像是搭上了陆为民,甭管日后怎么着,只要是笑眉自己愿意,那也就没啥,这自己男人也不是非要靠着笑眉这个关系才来搭上陆为民这条线,听笑眉说陆为民好像也对老巩印象也还不错,才会有这么一个邀请。
虞庆丰不是梁国威的人,在亚洲国际事件中态度也很明朗,所以进了一步担任党群副书记;孟余江虽然和梁国威关系比较密切,但是毕竟资历摆在那里,而且也没有机会掺和到亚洲国际事件中,所以从组织部长提升到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位置上,名义上是提拔了,但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实际上也是在为新来县委书记腾挪一些位置,像组织部长这样的关键位置,自然是需要和县委书记保持一条战线的角色。
看见两个妹妹有些奇异眼神,杜笑芙也有些羞臊。
摩柯坪就是摩柯乡所在地,摩柯乡属于凤巢区最北边的一个乡,人口五千人,也是全县人口最少的一个乡,但地盘却不小,和洼崮区的垛子口乡情况有些相似。
“前面就是虎头岩了,陆书记你看,这里就是阜头的地界了,那边那座山峰的山势是不是有些像一个正在呲牙咧嘴张口欲咬的虎头?咱们就得从虎口里边穿过去,绕到山那边就是虎头集了。”巩昌华兴致勃勃的指着前端山势险要处和-图-书道。
从双峰往阜头走的阜双公路是一条三级公路,路况不太好,车流量也不算太大,碎石路面有些颠簸不平,而且这条路要横穿横亘在从洛丘逶迤绵延过来翠峰山,翠峰山最高峰盘马岭和弯弓岭,盘马岭在西面双峰和洛丘交界处处,一座就在双峰和阜头毗邻的弯弓岭。
陆为民的三菱蒙特罗停在门外时,一家人都在为谁坐前面副驾感到头疼,杜笑眉觉得自己坐了那位置,车在县城里跑,被人看见免不了就要招人嫌话了,可若是让巩昌华坐,这被人看见只怕副作用更大,最后还是只有杜笑眉坐了,只不过带了一顶遮阳帽外加墨镜,这样遮掩下来一晃而过,也许没有人能认出来。
“是啊,那里本来就还有一个隘口,不过怕有数百年了,从清代之后就再也无人过问,听说民国时期还有一帮土匪盘踞这里,对抗官军,不过后来还是被剿灭了。”巩昌华对这边情况还是相当熟悉。
“别听老九瞎说,陆书记又不是县委书记,他想重用谁就能重用谁?而且陆书记和老巩现在也不熟,我估摸着陆书记就是想要借老巩来了解一下双塬这边的情况罢了。”杜笑芙赶紧解释道:“老八,你可别出去张着嘴巴乱说,今儿个也是机会,现在情况都还不清楚,老巩也不知道陆书记是啥意思,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三菱蒙特罗缓缓地靠近那一处规模不算大,但http://www•hetushu•com建筑却很有些特色的驿站式的酒家,看样子这酒家生意不错,路旁的坝子里停了好几辆车,巩昌华目光下意识的掠过,看到两个熟悉的车牌,“咦”了一声。
巩昌华推荐的吃饭地方是在阜头境内,位于阜双公路边上,一家野味馆子。
也多亏这辆车车况好,陆为民胆而也大,速度不慢,十多公里山路,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跑到了。
只是现在孟余江虽然升任了副书记,但是只怕话语权还不如之前梁国威时代,曹刚对这帮梁系干部怎么看还不好说,估摸着包括孟余江在内的梁系干部今后这一段时间里都得要韬光养晦一段时间。
明知道两个妹妹马上就要过来不是时机,可就忍不住这一会儿功夫,也得要抓紧时间快活一会儿,再想到两个妹妹现在都是寡居在家,自己这么一来的确也有些刺激她们俩,不太合适。
杜笑眉和杜笑黛两姊妹来到杜笑芙家里,敲了好半天门,只听到里边八姐直喊来了来了,却半天没出来,好一阵后,八姐才姗姗来迟开门,二女都有些奇怪,八姐只说是在换衣服,两女又问了问姐夫呢,八姐也才支支吾吾说姐夫马上出来。
可以说现在县委里边目前就是曹刚、陆为民、张存厚最为耀眼,估摸着到年底杨显德年龄到了这个常务副县长多半也会是从外边来,这本土干部一统双峰县委县府的格局就此终结,日后都会是外地干部的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