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十五节 认准

“要什么态度?你以为他还会给我封官许愿?”巩昌华笑了起来,自己这个女人有些时候倒是挺聪明,有时候却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没有谁会给你啥明确的说法,我只需要搞明白一点,这项工作我得去干,而且还得要干好,干好了,肯定没坏处,就足够了。”
“这么简单?”女人大失所望,“那干好了,他若是就把你搁在一边了,那……最起码日后也得让你去干个镇长,要不到哪个乡去当个党委副书记吧?你在这个位置上也都呆了几年了,难道说你的成绩上边都看不见?”
巩昌华叹了一口气,“君子?窈窕淑女,君子还好逑呢!男人若是不喜欢漂亮女人,不想那方面的事儿,要么是心理有问题,要么就是生理有问题。像陆为民这种精壮小伙子,一两个月都不回家,都在这洼崮或者县里呆着,会没有那方面的需要?他又没结婚,真要和老九上了床,就算是被人抓住,也说不上个啥,何况谁会去过问这些事儿?如果他真的对老九没心思,那只能说明他不放心老九,觉得沾了老九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觉得老九不可靠,没别的原因,说不定老九早就和陆为民上了床,只是不好意思和你说罢了。”
杜笑眉脸色有些潮红,连带着美眸也变得水雾迷离起来,看样子这甘蔗酒的劲道对她来说也有些够呛,不过http://m.hetushu.com他觉得杜笑眉的酒量应该不错,白酒二三两对她来说没有问题才对,怎么这甘蔗酒反而让对方有些吃不消了。
“你把别人都想得和你一样……”杜笑芙有些不高兴的道。
陆为民胸襟气度不凡,但是曹刚呢?除了原来在南潭的嫌隙外,曹刚和陆为民是否会是更高一个层面上势力博弈角力的延续?这也是一个未知数,虽说巩昌华这个层面还不够资格来考虑更上层面的斗争,但是并不代表他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
脆响声在静夜里显得格外悦耳,女人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男人的心情,媚笑着翘起屁股贴了过来,“你别说,九妹一直说他和陆为民啥关系都没有,甚至连点儿过界的意思都没有,说陆为民挺君子的,不像你我想象的那样……”
虽然拿不准陆为民和曹刚之间的关系,但是巩昌华却确信陆为民敢于这样有底气的提出他的构想,肯定是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曹刚的支持。
作为都是从外边来的干部,尤其是在这种情势下,他们要想站住脚跟,而且还需要给地委行署有一个交代,他们也只能携起手来。
借助着汽车车头灯光,陆为民见杜笑眉吐得难受,先前娴雅悠然的气度再无半点,一件丝绒半截裙原本让饱满的臀部曲线玲珑,连陆为民都是心动神摇,这会儿却是http://m.hetushu.com有些因为半蹲着,上半身的短袖体恤下摆从裙腰里挣出来,露出一片白腻的腰背来。
只是他们这种携起手来是指在双塬企业改制问题这一单一问题上,还是会在一定时间内都会保持这种配合姿态?亦或是渡过了这段艰难期,就会反目成仇?这一点巩昌华却有些看不准。
“行了行了,这些事儿不是你操心的事情,都像你这样考虑事情,这县委就成了幼儿园里小孩子过家家了。”巩昌华没好气的探手在自己女人肥臀上狠狠拍了一下:“你要真有这份兴致,去问问老九吧,没准儿老九真能在枕头边上问出个一二三来。”
也不知道陆为民这个时候是不是也正骑在自己那位小姨子身上纵横驰骋?想到这里巩昌华不禁心里有些发热,这陆为民真是艳福不浅,就这么把双峰县里无数人垂涎三尺的杜九娘给拿下了,也罢,骑不了小姨子,骑骑自家女人也行。
“嘿嘿,陆为民都把那样大的诱饵抛出来了,老孔还能不动心?常委不敢想,我估摸着老孔还是瞅着那副县长位置呢,年底杨县长就要到人大去,保不准儿就得要产生一个副县长位置出来,老孔要说资历能力都有了,就等机会,他能无动于衷?”
“那你呢?”女人一下子急了,只听见说老孔,却没有听得自己男人说他自己的事情,杜笑芙迫不及http://www.hetushu.com待地问道:“咱们吃完饭上车的时候,陆书记不是把你留下来了,他和你说啥了?总得有个态度吧?”
又是一床惊涛骇浪。
这一片路况不太好,大多是一些蔬菜地和城边上的农户修的自建房,连路灯都没有一盏,要绕过前面南大街延伸段的南外街街口,才是进城的大路。陆为民停住车,杜笑眉已经再也忍不住,推开车门就蹲在路边哇哇吐了起来。
※※※※
“是不是陆书记和曹书记只是面和心不合?”见自家男人不吭声,只是在自己奶子上细细摩挲,弄得她身上有些发痒燥热,杜笑芙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子问道。
“现在县里边,能说得起话的,除了曹书记,怕就是陆为民和张存厚了,就算是虞书记只怕也只能排得到第四位,张存厚能说上话,那是因为他是组织部长,又和曹书记关系密切,陆为民能说得起话,那是因为洼崮在他手上大变样,又加之有亚洲国际这件事情让他大出了一回风头,他有这个底气,另外他的背景也不能不让人多掂量几分,老孔得了这个机会,如果曹书记真的也支持企业改制,估摸着老孔就是拼了老命也得要去蹦跶这一回。”
陆为民把巩昌华两口子和杜笑黛一一送到之后,车上就只剩下了杜笑眉。
至于说陆为民和曹刚在南潭是不是有什么不愉快,巩昌华觉得即便是有,只怕现在http://www.hetushu.com他们也要暂时放下。
五月下旬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二十多度的气温应该也算是很舒适的,陆为民从后视镜里看到杜笑眉的表情似乎有些难受,紧闭着双眸,仰靠在后座椅背上,似乎在强压着什么。
问清楚了杜笑眉住处,陆为民驾车直奔西大街梅兰巷。
这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此言不假,自己刚有了那么一点心思,这女人马上就行动起来了。
陆为民听得对方这么一说,忙不迭的把车往路边一拐,这里已经是城郊结合部,杜笑黛住在血防站的宿舍,位置有些偏,在东郊边儿上,陆为民本来是打算沿着所谓绕城线绕过东郊这一块,从南大街进城,没想到这才开出来几百米杜笑眉就扛不住了。
“那你们孔书记那边呢?”杜笑芙紧追着问,她知道自己丈夫和孔令成关系一直不错,基本上都是站在一条战线上,而相对来说钱理国和自己丈夫就不是很亲近。
看看四周无人,陆为民也就靠近杜笑眉,一只手拉住杜笑眉手臂,一只手却轻轻的在杜笑眉背上拍着,好一阵后,杜笑眉才算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喘息着舒了一口气。
“哼,男人的心思我比你清楚。”巩昌华动了动身子,把自家女人搂紧,漫不经心地道:“老九的容貌姿色摆在那里,又顶了开元杜九娘这个名头,县里多少人挖空心思打她主意,若不是原来有和图书顾忌,加上她性子也挺冷硬的,断了不少人念想,怕是早就有人要不择手段甚至霸王硬上弓了,陆为民就真的那么纯洁无暇?他要真对老九没有一点心思,那他就真是有病!”
“这我不好说,估计县里也未必有几个人清楚。”巩昌华咂咂嘴,似乎是在品味着什么,“不过我判断他们两人暂时会站在一条战线上,至少咱们双塬企业改制问题上,曹书记肯定是要支持陆为民。”
“笑眉,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了吧。”
巩昌华眼睛在黑暗中熠熠发光,手却有一下每一下自己女人奶子上揉捏着,似乎是在细细享受高潮之后的余韵,而这种时候也是他头脑最为清明灵活的时候。
“不行,陆书记,我要吐了,找个地方让我下来。”杜笑眉脸色殷红,胃里却是一阵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对这甘蔗酒这么敏感,开始觉得这甜丝丝的味道不错,也没太在意,就多喝了几杯,没想到这到后来就觉得这酒劲儿对胃刺激不小,甚至比喝白酒劲儿还大,加之回来的路上车窗放下敞了敞风,就更难受了。
他发现自己似乎也有些疏忽大意,从来没有问过杜笑眉究竟住在哪里。
也许这是女性对某种酒特别敏感,陆为民只能这样认为。
“好些没有?如果能忍住,还是先回去吧。”陆为民见杜笑眉点点头,也就不再客气,扶起对方上了车在副驾上坐好,“笑眉,你住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