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十六节 小城生活

“我送你进去。”陆为民也不多说话,见杜笑眉步履还有些踉跄,也顾不得许多,索性直接拉住对方胳膊,搀扶着对方就往里走。
这是一个小天井,有四五间房,顶头那两间房还有灯光,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女孩子正匍匐在桌前做作业,而另一间房里隔着纱门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和坐在床上的一个老人说着话。
陆为民把杜笑眉的钥匙拿着这才出门,出门就碰见了斜对面那边的中年妇女正用关心的神情注视着他:“小陆,小杜没啥吧?你是她对象?才处上吧?从来没见你来过啊,小杜可还是第一次带对象过来。”
“为什么搬到这个地方?”陆为民有些不解地问道,前面已经到了一扇双扇门前,杜笑眉从包里摸出钥匙,打开暗锁,推门而入。
梅兰巷名字挺好听,但实际上就是一条小巷,三菱蒙特罗堪堪能开进去,不过如果对面来辆车立马就得要堵死,不过陆为民也估计像这种陋巷里边能出来汽车的可能性几近于无,所以也就不管不顾的开了进去。
杜笑眉不肯去,觉得自己没啥,只是有些不舒服,加上又喝了几杯酒,觉得休息一下就应该没啥。
杜笑眉最初来租房时,她见杜笑眉生得如此漂亮,又是孤身一人,想到难免会有些男人经常上门来,所以就不想租,但是在杜笑眉再三保证之下才算同意。
这个小院应该是一处私房,杜笑眉应该是租和-图-书住这家住户的一间房子。
陆为民一阵尴尬,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得含糊道:“她有些不舒服,我去替她买点儿药。”
杜笑眉听出了陆为民话语里的担心,心里又是一暖,“我才搬过来没多久。”
买了几片扑炎痛和感冒冲剂,陆为民也就径直返回。
“这是我租住的房子,我一个人租了一间房,就住这里,我姐他们都还不知道。”杜笑眉又有些反胃,对面房里的中年女人看到了陆为民和杜笑眉,忙着出来走了过来,“小杜,你回来了?怎么了?”
但是双峰财政状况不佳,自然在这方面的投入就很少,无论是私房还是公房的居住条件都很差,公用设施也不齐全,很多没有通自来水,还得用压水井自己压水,做饭烧水也大多用蜂窝煤解决,有些大杂院也就一个男女混用的厕所,而像这么一个小院,陆为民竟然就没有看到一个厕所,估计也只能在巷道里的公厕里去解决问题。
西大街路况还不错,但是拐入梅兰巷陆为民就觉得是不是自己走错了路。
想了一想,陆为民问了问杜笑眉这里有没有感冒药,杜笑眉迟疑了一下才摇摇头,她搬过来也没有多久,一时间也没有来得及准备这些日常用品。
“行了,走吧。”陆为民没有理睬对方,径直扶着对方往前走,“你就住这里?这里环境看起来很不好,晚上走夜路m.hetushu.com也有些太不安全了。”
陆为民随手握了握杜笑眉的手,手心有些湿凉,陆为民吃了一惊,这是身体不适的征兆,随手又很自然地摸了摸杜笑眉的额头,杜笑眉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躲开陆为民的手,却未能如愿。
“得了,笑眉,我麻烦你的时候还少?今儿个就当我回报一回吧。”陆为民笑了笑,仔细打量一下房间里,这是一个十来平方的房间,中间拉着一道布帘,将外间和里间隔开来,平时门帘打开,大概是有人来才把门帘拉上,以示卧室和外间的分开。
陆为民觉得没那么简单,杜笑眉平时看上去身体不错,突然变得这么没精打采,肯定是身体受不了的原因,他让杜笑眉先躺下,自己出去替她买点儿药。
“不用,我马上回来,她这会儿可能刚躺下。”陆为民摆摆手,中年妇女见状大概是觉得人家小两口卿卿我我不想要外人掺和,不舒服也就是一个借口,没准儿这出去就是去拿些晚上要用的东西,也就知趣的不再多说,只说如果有啥需要就吱个声。
看见陆为民目光落在墙角处,杜笑眉脸一红,挣扎着想要起来。墙角处晾着一些女人的私密物件,紫红色胸罩,外加同色的蕾丝小内裤,难怪杜笑眉有些害臊。
“没有,我没事儿。”杜笑眉摇摇头,却觉得自己似乎真有些头重脚轻,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
“陆书记,今天真和-图-书是麻烦您了,还让你来……”
“笑眉,恐怕你是伤风感冒了,得吃点儿药才行,要不我送你去县医院看看。”陆为民建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么难受,照说不应该的,可是我现在就是身上发软,脑袋晕忽忽的,还有些发冷。”
额际有些温热,还感觉不出什么来,陆为民略感放心,但是看到杜笑眉除了腮边两坨殷红外,脸上其他部位都是格外苍白,而杜笑眉也是强撑着精神在和自己说话,大概是自己在对方也不好躺下。
“只能停在这儿了,陆书记,你就这里调头吧,我就住在前面,我自己走回去。”杜笑眉示意陆为民停车,拉开车门就要下车。
这种小院和更大一些的大杂院在小县城里并不少,除了许多都是原来街上的老住户外,也还有很多街道企业职工和家属以及一些诸如供销社、饮食公司等商业企业的职工和家属,他们大多收入微薄,有私房的自然住私房,没有私房的大多都租住公房。
“我自己能行……”杜笑眉有些不好意思,她也知道陆为民这样搀扶自己是有些不合适的,若是被人看见,免不了就要引来一些风言风语,虽说这里认识陆为民的人并不多。
这会儿已经九点过了,小县城里除了东大街还能有些人气,其他几条街都是黑灯瞎火,没啥人了,电影院八点半有一场电影,而且这天气大了,啤酒摊儿也出来了,一般都要m.hetushu.com十二点之后才会真正安静下来。
陆为民谢了对方出了门,开上车就奔东大街去。
“等等。”陆为民怎么也没有想到杜笑眉会住在这样一个旮旯胡同里,停车的这个地方稍稍宽敞一些,陆为民闻到一股子臭味,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大的垃圾池,还有一个露天粪坑紧挨着垃圾池,难怪这里倒是宽敞,容纳得了调头。
杜笑眉在这里三个月,的确没有哪个男人上门来,而且杜笑眉为人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高傲,但是接触下来觉得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高高在上,也才让她放心,今天也是他看到的第一个男人走进杜笑眉房间,所以也有些惊奇,不过看陆为民一脸正气,不像是外边混的,只是似乎比杜笑眉小两岁一般,这年头女的大两岁也正常,所以她心里也踏实不少。
杜笑眉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自己一个人,可全身无力,估计应该是受凉感冒了,可对方是个大男人,而且还是领导,总不能让对方来侍候自己吧?早知道就该住在八姐那里,不该回来,反正八姐也是一个人。
“行了,笑眉,我不是啥都没见过的小青年,也不是有啥偷窥癖或者恋物癖的变态,呃,这些玩意儿我见过。”陆为民猜测到了杜笑眉的意图,摆摆手,“你还是躺着吧,我看你脸色很难看,几杯甘蔗酒不至于让你这么难受吧?”
“他是我……朋友,姓陆,没事儿,我只是胃有些hetushu.com不舒服,睡一觉就好了,我去休息了,陆……你也回去吧,我没事儿。”杜笑眉示意陆为民可以离开了,但是陆为民看杜笑眉脸色很难看,不完全像是喝了酒反胃那么简单,犹豫了一下,才道:“笑眉,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生病了么?”
“哦,要不要我去替你看着……”中年妇女挺热心,立即道。
在背后那个中年女人好奇的打量下陆为民帮着杜笑眉打开房间门,杜笑眉挣扎着自己走了进去,陆为民小心的掩上门,杜笑眉却再也撑不住,斜倚着床头坐在了床上。
还好东大街上还有一家药店开着门,估计也快要关门了,这年头药店并不多,不想十年后药店遍街都是,比服装店还多。
那中年妇女见杜笑眉居然没有拒绝陆为民的搀扶,也有些惊讶。
陆为民有些诧异,难道这是杜笑眉的婆家?也不像啊。
“吴姐,没事儿,我喝了两杯酒有些不舒服。”杜笑眉忙着解释,似乎是怕对方担心自己,中年妇女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目光又落在陆为民脸上,“你不能喝还要去喝酒?这一位是……”
“算了,我先送你进去躺下吧。”陆为民叹了一口气,扶起杜笑眉就往最侧面的那间房间走。
垃圾池外四周也是扔满了垃圾,两颗榆树紧挨着墙壁,枝叶摇曳,在暗夜中看上去阴森森的,远处才有一盏昏黄的路灯,陆为民不敢想象有时候杜笑眉晚上九十点钟才回来,怎么敢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