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十七节 就这样被你征服

“好吧,你好好睡吧。”陆为民哑然失笑之后,也就坐了下来。
“怎么了?好些了么?”
有些甜味儿的感冒冲剂喝下之后,陆为民又把杜笑眉扶着靠着床头坐好,这才又把扑炎痛拿出来,把凉白开端过来搁在对方嘴上,杜笑眉羞涩的把药吞下灌水而下,泪水却忍不住滚落而下。
杜笑眉已经睡下了,布帘拉起,陆为民挑开布帘一看,斜卧在床上的杜笑眉脸颊两团如胭脂一般的酡红显得格外鲜艳,盖着薄被,身体蜷缩成一团。
吴秋艳还没有睡下,实际上她也是听到了那个男青年开门的声音,看样子是回来了,没想到对方很快又过来敲门,她起身开了门,见对方提着暖水瓶就明白对方意思了,“没热水了?我这里还有,你提一瓶过去吧。”
也许是药劲儿开始起来的原因,半个多小时以后,杜笑眉翻了一个身。
陆为民吃了一惊,这种情形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在发烧,他赶紧放下药,探手一摸,果然额头滚烫,陆为民不敢怠慢,赶紧找到水杯,可是杜笑眉房间里的暖水瓶空了,陆为民也不知道平时杜笑眉烧水在什么地方,估计应该是和对面那家吴姐家里合用那个蜂窝煤炉。
换了水瓶之后陆为民赶紧回房,先替对方冲了两包感冒冲剂,然后又倒了一杯白开水晾上,这才坐下来。
陆为民愣怔了一下,低下头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的杜笑眉,对方脸颊已经绯红,这http://www.hetushu.com倒不完全是发烧引发的腮红,估摸着更多是害羞导致的。
“好了,睡下吧,盖好,捂一身汗,应该就要好得多。”陆为民看着对方默默流泪,一时间也有些手足无措,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对方大概是情绪有些波动了,所以也不多说,只是把床头柜上毛巾递给对方。
“你要走了?”重新躺下之后的杜笑眉看见对方起身,心里竟然有一些说不出的失望和留恋。
试了试水温差不多合适了,陆为民这才轻轻碰了碰杜笑眉的脸庞,依然滚烫,杜笑眉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看见是陆为民,想要挣扎起身来,却被陆为民先按下,然后陆为民再把晾好的冲剂端过来,这才一只手插进杜笑眉腋下,一发力将杜笑眉扶了起来。
陆为民没想到对方这样热情,有些感激的道了一声谢,对方也笑着说没事儿,都是邻里,小杜本来就在这边用水。
陆为民拉开五斗橱,最下边一格放的是女人的睡裙、T恤这一类小物件,他随手拿起一件掂了掂,觉得挺轻薄柔软,也没多想,就拿了出来,递给杜笑眉,“换下吧。”
陆为民这才反应过来,四处打量了一下,目光落在角落里一个用洗衣机包装盒子,眨了眨眼睛,用手指了指:“那个?”
“又怎么了?要我出门去么?”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不用了,我就在被里换。”杜笑和*图*书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嘤咛一声,将被子拉起来盖住,就在里边换了起来。
没等换完,杜笑眉却又突然从被子探出来头,红着脸道:“你还是把帘子拉上吧,在外边等一下。”
陆为民注意到对方额际和颈项上的汗渍,探手挨了挨,温度似乎要低了一些,陆为民用毛巾替对方把额际和粉颈的汗水拭去,略略有些宽大的睡裙领口垂下来,那一对丰隆挺翘的乳房若隐若现,弄得陆为民不得不把头扭在一边,这趁人之危不是他所愿,就算是真想看,那也得等有机会光明正大的看。
虽然不认识对方,陆为民也只能硬着头皮出门,提起暖水瓶过去,看见对方面窗户还有灯光,便敲了敲门。
“行了,你就管好你自己吧,我的工作我自己知道怎么安,睡吧。”陆为民弓腰替对方掖好被子,却听得躺在床上的女人嘤咛道:“要不,你就在床边坐一会儿吧。”
陆为民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似乎要换睡裙,他挠了挠头,“我出去,要不把这布帘拉上,你换。”
她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也一样为自己的身体动心,但是这个男人却和其他男人有本质不同,他知道克制,懂得尊重人,更难得却是完全忘记了他自己的身份来关心照顾自己,就这一点儿让杜笑眉就忍不住鼻发酸眼涌泪,要知道他可是县委副书记,自己不过是招待所的一个打杂人员,他这样不避嫌疑的照顾自己,却http://www.hetushu.com并没有半点那些男人常见的觊觎猴急表情,这才是值得尊重值得信赖的男人。
“不,不用,我要小解。”杜笑眉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出来,更是羞得几乎抬不起头来。
陆为民见杜笑眉不动,估计自己在里边,对方是打死都不敢的,所以也就笑着把布帘拉上,这才听到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又是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倒是颇令人浮想联翩。
见陆为民就这么坐在了自己身旁,杜笑眉又有些害羞起来,但是心里深处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宁感,看见陆为民随手拿起自己放在床头茶几上的汪国真的书,心情也渐渐宁静下来,眼皮子再也控制不住,耷拉下来,沉沉睡去。
她换了一身素色棉质睡裙,换了睡裙之后内里也没穿乳罩,乳尖翘起勃立,菲薄的面值睡裙虽然不透光,但是却把乳形暴露无遗,看得陆为民也禁不住猛吞一口唾沫,身上也有些发热。
“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明早你还要上班,在这里也不太好……”杜笑眉咬着嘴唇低声道。
见杜笑眉只是垂着头不吭声,陆为民这才走过去,揭开洗衣机包装盒,下边是一个传统老式马桶,在县城里和农村里都随处可见那种,县城里边绝大部分人都是用这种马桶解决夜间小便,到了早上,各家各户都纷纷提着马桶出来直奔厕所而去,这也是早上一大风景。
女人睡得很安详,眉宇间那一抹愁思似乎也渐渐淡去m.hetushu.com,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发困,有心想要靠在床头打个盹儿,可这床的确有些小,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女人紧挨着自己而睡,那张娇靥就紧靠着自己大腿,似乎要近距离感受自己的气息才睡得安稳一般。
躺在躺椅上的陆为民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些动静睁开眼睛时,正看见杜笑眉准备起身。
杜笑眉有些不好意思,可身上的确没劲儿,只好听任陆为民把自己扶起来。
陆为民看了看杜笑眉摆放在床头茶几上的书,汪国真和席慕容的,还有一本琼瑶的《窗外》,另外还有一本昌江出版社的《酒店管理艺术》,这让陆为民也有些吃惊,翻开书页,里边还有书签,前面翻阅过的内容甚至还有红色圆珠笔的划线,看得出是认认真真的做过一番学习的。
“最下边一格。”
“没什么,好多了,出了一身汗,这睡裙都打湿了。”杜笑眉略略有了一些精神,只不过脸色依然有些苍白。
台灯灯光照在杜笑眉脸上,微微蹙起的额际和殷红苍白鲜明对比的脸颊让人禁不住生出一丝怜惜之情,陆为民也轻轻叹了一口气,杜笑眉也是命运多坎坷,找个丈夫也是个二愣子,居然异想天开要去甘肃淘金,这一出事儿,几乎就是毁了一个家。
中年妇女那边灯光依然亮着,还没有休息,陆为民也没有多顾得其他,打开房门,便掩上门。
陆为民估摸着这下子可能差不多了,这一觉睡下去,把烧退了,在休息一两m.hetushu.com天,估计对方也就能恢复了,只是现在自己还真不好走,也只能就这么讲究对付着过这一晚上了。
杜笑眉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又有些伤感,看着蹲在五斗橱边上认真寻找着的那个身影,想起先前他给自己凉白开水,泡冲剂,便是自己的亲人似乎也未曾为自己这般做过,这样细腻体贴的男人又如此优秀卓越,却会出现自己的身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谁才有机会拥有?若是自己能……便是死了也值得了。
感觉到对方的嘴唇有些干涸,这感冒就得要都喝水,尽快把病毒排出,陆为民又把早就准备好的凉白开拿过来,用手碰了碰对方,杜笑眉迷迷糊糊的撑起身子,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水杯,一口气把大半杯白开水喝了个精光,这才又重新躺下,安稳的睡去。
这么些年了,似乎自己从未享受过这样温馨醉人的待遇,所有男人看见自己的第一时间都是在自己的脸、胸、臀以及下身逡巡,她已经习惯于被那些个男人这样眼光意淫。
“你这样,我能走么?”陆为民笑了笑,“你好好睡一觉吧,出了汗身上就会轻松许多,我在这里坐会儿。”
杜笑眉脸略略一红,似乎有些嗔怪,但发现陆为民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才如蚊蚋般的细声应了一声,接过睡裙放入被子里边儿。
“要换一件?我帮你拿吧,你就别起来了,这一受凉又麻烦了。”陆为民挥手制止了对方,径直走到靠墙的五斗橱旁,问道:“哪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