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十八节 春梦无痕

自己与苏燕青之间本来是心有心灵的那种相知相得,自己却总是患得患失,甚至还在有意无意间想要逃避,真的是因为自己和甄妮的原因么?陆为民自我剖析过,如果自己和甄妮真的是牢不可破的感情,又怎么会和苏燕青有这样的感觉?而如果自己和苏燕青真的是一见钟情难以自拔,自己又怎么会对甄妮难以割舍?
回到床上继续蜷缩入陆为民怀中的杜笑眉立时就感觉到了来自自己身后臀间那勃然怒发的杀气,坚硬如铁杵一般,隔着菲薄的睡裙和内裤,那传递过来的热力,让杜笑眉禁不住全身都颤栗起来,一缕骚痒的感觉若有若无的从私处向着全身弥漫,她下意识把身体向前靠,想要躲避。
一时间陆为民竟然想得有些出神,本已经扬眉剑出鞘难以自抑,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努力想要了克制着自己弥漫的情欲,这不合适,似乎有点儿乘人之危,但是当他看到杜笑眉将美眸闭上时,他就知道其实对方是在等待着自己对她的抚慰温存,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暗示。
“你也躺一会儿吧。”杜笑眉也不知道自己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杜笑眉也不知道自己倏然间全身轻松了许多,不是感冒痊愈那种轻松,而是来自心境的轻松,就像是这么多年来一直笼罩在自己心间的阴霾突然被狂风吹散,取而代之的是阳光下的蓝天,这种心境和*图*书的变化来得如此突然,让她全身说不出的舒畅。
陆为民的手已经无法拒绝的掀起了对方的睡裙,尽情的在那对自己觊觎已久的翘乳上逡巡徘徊,两点淡粉色在陆为民手指轻捻细磨下迅速肿胀起来,温软而微微收紧的小腹腰肢细腻平坦,玉脐如沙滩上的一枚扁贝,在床头灯光下竟然有一种艺术品的韵味,让陆为民有一种想要亲吻的冲动,而那更下边的幽黑一丛,更是吸引着他想要进一步探索。
“嗯,没事儿,你睡你的。”陆为民笑了笑,他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境,温柔地拍了拍女人的脸颊。
陆为民同样是思绪万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了,也许是经历了前世那无数劫波,自己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已经有了一种天生的不信任感,以至于现在自己在面对这些感情纠葛是更多的是采取自我麻醉的态度?
女人似乎也从先前的感情激荡中慢慢安宁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抿着嘴唇,想要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最后还是陆为民拍了拍她,示意她好好睡一觉。
“噢!”突然听到布帘那边杜笑眉的一声轻叫,陆为民也来不及多想,掀开布帘,却见刚刚来得及站起身的女人以手抚头,身体摇摇晃晃,估计是身体虚弱,睡了那么久,又出了一身汗,头有些发晕,所以这一蹲下去再起来,身体和*图*书就站不稳了。
来不及多想,陆为民一个箭步过去,伸出双手从对方腋下探过去,未曾想到却压在了对方的胸前,也来不及多想,扶着对方就把对方抱上床,这个时候陆为民才发现刚才为什么杜笑眉为什么有些不好意思,这件白色半透明的睡裙实在太透了一点儿,把杜笑眉仰面放下时,胸前那凸起的两点嫣红夺目,而腹下内裤还未来得及拉上,小腹下一丛黝黑的毛发清晰可见。
只不过肩头上的微微一凉让陆为民猛然清醒过来,女人的泪珠滴落在肩头,看见女人泪流满面,陆为民禁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把睡裙拉下,又把那条内裤替对方提上,才把女人放下,拉过被子替对方盖好。
“还有好几个小时呢,你躺一会儿。”杜笑眉将身体像一边挪了挪,并不算大的床腾出一个足以容纳的位置来,陆为民不忍心拒绝对方好意,再要拒绝,也许就要被误会了,本来也有些乏了,他也就和衣躺下。
杜笑眉很快就在陆为民的怀抱中沉睡了过去,也许是许久甚至可能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安宁,她睡得格外香甜,一觉睡到了早上六点过,大概是因为喝了药和许多水,起身小解,只不过这一次没有再也陆为民退出去,而是在陆为民目光下羞涩的用目光恳求陆为民闭上眼睛,自己则蹲在马桶上迅速完成了这个过程。
“啊!”的和图书一声,杜笑眉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羞得惊叫起来,尤其是陆为民那胳膊横担在自己胸前,就隔了一层菲薄的丝质睡裙,那传递过来的热力,让她全身发软。
一阵巨大的晕眩感充斥着杜笑眉,她已经记不起自己有多少年未曾有过这样如海浪般冲击着全身神经的这种感觉了,那条灵活而有力的舌尖如巨蟒一般撬开自己嘴唇,突破牙齿的封锁,轻而易举的探入了自己的深处,和自己香舌搅在了一起,贪婪的吮吸和细密不断的啜吮让杜笑眉很快就沉迷在了这无尽的暴风中。
女人把被子往后搭了搭,让陆为民也能盖上,陆为民心中轻叹一声,却也没有拒绝。
女人滚热的身躯和主动迎合揽着自己的颈项让陆为民无法自拔,菲薄的丝质睡裙里几乎就是一句全裸的诱人胴体,甚至还挂在膝盖处来不及拉起来的墨绿色内裤更像一抹火星要点燃这个火药桶,让整个世界爆炸。
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俯首轻轻的印了下去,四瓣嘴唇紧密的粘连在一起,立即就引起了一阵狂飙。
陆为民也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这一刻,他很想俯下身亲吻那张略显苍白而又有些娇羞的玉靥,灵动而闪烁的美眸此刻浸润着复杂的神色,微微张开的樱唇竟然如此具有魅惑力。
也许这就是一场梦,随风而来,随风而逝,杜笑眉不知道天一亮,这个男人走出这http://m•hetushu•com个房间,会不会便再无这种令人怀念的感觉。
杜笑眉颤栗的身体更像是一种刺激,挠动这陆为民内心深处那一点儿火种,让他下意识的想要搂紧对方,女人身上略带一点汗味儿的体香如同一味猛烈的煽情药,要把他彻底燃烧起来,手也情不自禁的探入了对方的裙间,从那对挺拔丰硕的肉丘开始,沿着小腹下滑,最后落在了那对浑圆饱满的臀瓣上,轻轻的揉弄起来。
陆为民也有些吃不住劲儿了,早晨无疑是阳气上升的时候,而这样一个曼妙动人的身体紧紧依偎在自己怀中,如果自己都无动于衷,那可真是糟糕透顶了,不是自己生理有问题,就是心理有问题了。
五月的清晨依然还有些凉意,看着那具几乎是半透明的身体如灵巧的小鹿一般,从马桶上起身,提起内裤,然后又轻灵的重新钻上床,回到自己身边,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情和温馨这一刻洋溢在陆为民心间,让他突然有某种冲动的感觉。
纷乱的思绪让杜笑眉不知道该怎么来应对这一切,她不知道如果陆为民要走出那一步,自己该怎么办?拒绝,还是欲迎还拒?抑或欢喜享受?
如果不是那样,那自己和隋立媛以及现在躺在自己怀中的这个女人又算什么?仅仅只是混杂了肉欲的怜惜之情?
感受到了身后男人的身体变化,杜笑眉轻轻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总之很复杂的情绪m.hetushu.com盘绕在心间,让她也惘然若失。
前世里甄妮的背叛,岳霜婷和自己婚姻的七年之痒,以及自己生命中另外一段同样让自己刻骨铭心的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最终却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这一切让自己似乎都对男女之爱充满了不信任感,即便是叶蔓对自己那样倾心相待,自己心灵深处那伤疤却总会不经意间抽搐,提醒着自己。
就像和甄妮之间的这种关系一样,一连两个月没有回昌州,也就这么过来了,一个星期通一两次电话,那种感情似乎正在慢慢的淡薄褪色,连陆为民都不知道自己和甄妮这种关系究竟会不会真的无疾而终,这也让他有一些惶恐,难道说自己真的对爱情已经丧失了信心,剩下的只有肉欲和其他感情?
而这一切似乎已经更深刻的铭刻在了自己这一世中,似乎总在有意无意间提醒着自己,虽然自己也很极力刻意的淡化这些印痕,想要让时间来磨平,但是却发现自己似乎却很难摆脱这种阴影的笼罩。
似乎是感受到了陆为民情绪的变化,杜笑眉更是惊惶中带着些许说不出的期盼,既像是希望陆为民能够有更以进一步的爱抚,又有些害怕真正走到剑及履及那一步之后自己该怎么面对对方?对方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于随便,甚至轻看自己?会不会像许多男人那样吃不到的总是最好的,而一旦上手,便颐指气使甚至轻贱相待?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