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四十九节 家宴

昌江省委省政府的宿舍都统一规划建设,沿着昌江北岸,是八十年代末期分成三批次建成的,建筑物几乎都是统一的六楼和七楼建筑物,格调样式统一,规划得很好的三个区块,优美的绿化,在昌江北岸形成一大片住宅区。
后来好像丈夫通过其他渠道知晓了一些情况,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但是真实情况却绝对不想自己大姐所说那样,丈夫也没有和自己多说,只说反正陆为民要过来,到时候再去问他也不迟。
“那好,我去给秘书长打个招呼。”陆为民在这种环境下还是相当懂规矩的。
最为难得的这一片区域并非是一马平川,而是略略有些小起伏,这样放眼望去,就像是一片起伏不平的草地上分布着十来栋苏式别墅,而上佳的风景绿化更让人心旷神怡。
陆为民心中暗叹,这大概是原来昌江某个五六十年代苏联援建企业时为苏联专家准备的,现在却成了省委省府领导们的居所,实事求是地说,这里不算豪华,却胜在古朴典雅,比起后世那些暴发户炫耀式的玩意儿,这里更多了几分贵气。
陆为民把事情原委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其间也甚至把之前自己和苟延生的种种恩怨也介绍了,听得白圃也是唏嘘感慨,尤其是听到陆为民谈到自己奋不顾身的冲进去挽救了一个清白女孩子的贞洁时,白圃容易被感动的同情心立时爆发了。
作为一个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可以说省委后hetushu•com勤事宜正是他职责范围之内,要安排一处合适的居所可以说是举手之劳,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出这个馊主意,而夏力行居然也就采纳了。
看了看门牌号,九栋一楼二号,没错就是这里了,这种建筑物设计得非常好,不共用一个楼道,都有单独入门,这就避免了来拜会的客人被另外一个住户迎头碰上的尴尬,就是二楼也一样有专用楼梯上去,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秘书长还没有回来?”陆为民跟随着白圃走进客厅,看到屋里没人,问道。
陆为民终于找到了夏力行家所在,外边是分割开来的草坪,低矮的木质栅栏圈出一小块草坪,草坪边缘种着一些小灌木,一条用花砖铺设的小径可以直入草坪中央,草坪中央也用花砖拼出一处平地来,正中有一个孔洞,大概是正好可以插上一个遮阳伞,在每一栋这种小二楼建筑物之间都有零散分布的黄葛树和楠木。
莫非这就是传言中的常委楼?陆为民有些好奇。
补昨天的,事儿多,尽量补上。
“那我去厨房里帮厨吧。”陆为民吃了一惊,能来夏力行家赴家宴已经是外人难得的殊遇了,这秘书长还亲自下厨,这规格也太高了,他可承受不起。
而且作为秘书长,肯定经常有人来拜访,落在这些老领导心目中,那种失落感长期积淀下来,弄不好就会变成一种浓烈的酸意,也许就会在其他渠道借题发挥出来,hetushu.com这更是一个不妥之处。
这等小资情调的事儿自然不是简单的喝咖啡这么简单,这也是陆为民感谢张静宜而应承下来的事儿,要和一个女孩子见面,照张静宜的说法,先看有没有眼缘,有眼缘,那就可以再接触一下,看看有没有姻缘,如果连眼缘都没有,那就自然一拍两散,也算是还了她一个人情。
“在厨房里忙乎呢,他说今天要露一手,我就给他找个机会了”白圃笑眯眯的指了指沙发,“坐吧,别理他。”
陆为民本人对这个项目比较看好,但是他的观点不能作为依据,看样子何铿是接受了自己的意见,亲兄弟明算账,对于投资,一切由专业人士来负责处理,而专业人士那就十分讲求依据,不能凭空臆测,这一点上陆为民很欣赏,他相信天虎集团和何铿方面的谈话会取得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果。
谢过白圃倒上来的茶,陆为民有些诚惶诚恐,这秘书长两口子这么热情,还真让他有些不习惯,难道是因为离开了这么久的缘故?
与何铿的代表会谈结束已经是十点半了,对方很专业,也提到了几个关键性的问题,比如天虎集团对于这个项目产品的消化量,又比如包括港台市场在内的整个东南亚市场对木糖醇、山梨醇的接受度和市场容量,以及今后三年到五年对这两种产品的需求增长预判,对于这些问题,陆为民无法做出解答,这需要由天虎集团和林家来回答,陆http://m.hetushu.com为民只是从中穿针引线。
婉拒了对方的吃饭邀请,中午陆为民要到夏力行家去吃饭,下午三点钟还要按照张静宜的安排,到水岸江南喝咖啡。
这种小二楼式的建筑物也成连片分布,估计至少在十栋以上,每一栋一个门,上下两层,大概就是四户人家。
夏力行的新家在省委宿舍里。
看见厨房里的夏力行围着围裙正干得起劲儿,陆为民真还不知道夏力行居然还有这副热情和本事,居然要做糖醋鱼,这大概也是他拿手的本事,所以需要“全副身心”投入到这个“壮举”中去,所以夏力行也只和陆为民说了两句就让陆为民赶紧回客厅,免得影响他的“技术发挥”。
“为民来了?快进来。”看见陆为民来了,白圃相当高兴,大姐的一顿劈头盖脸的埋怨让白圃很是郁结,她根本就不相信陆为民会在什么娱乐场所和人争风吃醋,而且还会大打出手,把人打得住进了医院,这种事情会发生在陆为民身上,那陆为民还会被自己丈夫看重?
不过陆为民却知道并不是所有常委和省政府、人大和政协领导们都住在这里,准确的说住这里的在职领导并不多,像省委书记田海华和省长邵泾川都没有住这里,副书记汪正熹也不住这里,大部分都是人大或者政协的老领导住在这里,这里在七八十年代的确是常委们和其他副省级领导们的主要居所,所以才会被称作常委楼,只不过在改革开放以后,hetushu.com就渐渐淡化了这种色彩。
“这种垃圾为什么你不去把他送进监狱,这是强奸未遂!他爹是地委副书记又怎么样,就算是省委书记,一样也要受到法律严惩。”
陆为民也不知道夏力行怎么会选择住这里,在陆为民看来其实住这里并不方便,大部分都是退下来的老领导,你一个新晋领导住这里,来来往往难免碰见的时间很多,这个拉着你说两句,那个给你提个建议,你不听不接受还不行,还得一副虚心倾听的模样,没准儿还得给别人反映的问题扯个回票,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不用了,他喜欢自个儿操弄,你就满足他一回炫耀的机会吧。”白圃阻止了陆为民。
陆为民很花了一些时间才算是找到夏力行居住所在,这是一片较为老式住宅区,令人惊讶的是少见的苏式二层楼建筑,明显和其他建筑物有些不太一致,而且也和其他住宅区有一定距离。
“可是那个女孩子喝的酒肯定能检出药物成分……”
看见白圃情绪激动,面孔通红,陆为民也有些感动,夏力行说过这位白姨性格粗疏,容易感情用事,这和夏力行性格截然相反,大概也是性格互补才会成为夫妻吧,他们两口子感情很好,连陆为民都有些羡慕。
“白姨,检出又怎么样,谁能说得清楚是谁放的?苟延生完全可以否认,说他根本不知道,推给其他人,甚至可以反咬一口说是女孩子自己放药,想要和他发生关系再赖上他,非要和他结婚这和图书一类的故事……而且以苟家在丰州的影响力,公安机关在调查时肯定会或多或少的偏袒苟延生,尤其是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这种事情最后只能成为未决悬案,这对于苟延生来说无关紧要,但是把两个女孩子拖进去,她们的名声以及以后的生活都要大受影响,所以我思前想后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陆为民做了一个有些无奈的表情。
“白姨,这个情况我也考虑过,当时对方也有那么多人,而且他们之前也采取了一些准备手段,如果我要报警,第一可能会使两个女孩子卷进去,根据我的认知,她们是不想卷入这种事情,她们只想摆脱对方,第二,就算是公安机关介入,我敢肯定他们那些人都会做出有利于苟延生的证词,弄不好就成了他们是在处对象,酒喝多了有些出格……”
陆为民解释道。
“白姨。”敲门只后开门的是白圃,这个很有些英姿飒爽气息的女医生给陆为民的印象很好,性格爽朗,颇有点儿女军人的气息,只不过自己这叫白姨实在有些拗口,白姨,白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某种联想?
当白圃问及银都娱乐总汇的事情时陆为民也并不意外,这事儿夏力行肯定早就知道了,作为丰州首任地委书记,夏力行的影响力不言而喻,虽然他在丰州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班子基本上是他来搭建的,而继任者李志远的威信和驾驭能力都远不及夏力行,丰州地委行署的很多人都还和夏力行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