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四节 迪厅风云(1)

当陆为民很随意将“小岳”这个称呼改成“霜婷”时,岳霜婷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就像她也很自然的称呼对方为民一样,那种与生俱来的默契和熟悉,就像是奶液一趟淌过两人之间,把两人紧紧联系融合在了一起。
岳霜婷没想到陆为民居然已经用上了手机,即便是在昌州市里边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用上移动电话,在宣传部里边,也只有几个部长用上了,而部里的处长们都还只能用用传呼机,而自己当然也可以用传呼机,但是岳霜婷觉得没有多大必要,所以也没有用。
“为民,没那回事儿,那只是一个意外,呃,我也不是有意的,这个,何况……”吴健脸红筋涨,见陆为民目光过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可是甄妮喜欢,自己难得回来一趟,也不想破坏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氛围,本来晚上陆为民还要和萧劲风、吴健谈一些事情,也只能搁在这里了。
“究竟怎么了,吴健,你就把人得罪得这么厉害,人家开门做生意的,都不让你进门了?”陆为民真是有些好奇了。
岳霜婷心中一跳,犹豫了一下这才道:“算了,我爸爸做了饭在家等我和妈妈一起吃饭,不好。”
甄妮大概也是知道陆为民不喜欢这种场合,也就没有邀约别人,除了她们单位上的一个女孩子外,还把自己姐姐甄婕和甄婕的一个同学拉和*图*书上一起,可四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却只有陆为民一个男人,所以一踏进寰亚迪厅里,陆为民立时就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如火如荼的目光注视。
陆为民松了一口气,晚上他可是约好了甄妮,这丫头要是一口答应下来,那自己可还真不好向甄妮交待。
“妈拉个巴子,那我和晓红两人的事儿,管他们屁事!他们来又能怎样,你们有人,难道我就没有兄弟?”吴健脖子一硬,觉得萧劲风实话实说,在陆为民面前有些掉份儿了,有些气冲冲地道:“劲风,若不是你拉着,我倒是真想看看他们想怎么着,红的白的,我姓吴的都能接着。”
这种场合消费不低,几个朋友一起来,一瓶或者两瓶红酒,当然是国产的长城或者张裕,外加几听可乐,再加两杯冰块,也就成了最佳的夜场饮品,如果腰包里在鼓胀一些,再来几碟诸如牛肉干、开心果或者鱼片之类的小吃,也就成了最标准的消费标准了,但这一下几百块钱基本上就打了水漂,这对于一个月收入也不过两三百块钱的工薪阶层来说,已经成了一个相当奢侈的消费了。
“你以为我喜欢这里,甄妮喜欢,我有啥办法?”陆为民没好气地道:“我也难得回来,不想拂逆她的意思,就由她吧,只不过要让你们来就有些为难你们了,镇东去岭南了?”
时间过得很hetushu.com快,一眨眼就是五点过了,陆为民和岳霜婷都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嗯,当然可以,我单位上的电话是XXXXXXX,家里电话是XXXXXXX,上班时间我一般都在单位上,下班就在家里。”岳霜婷略作犹豫就把办公电话和家庭电话都告诉了对方。
“你的电话呢?”岳霜婷见对方无意告诉自己他的电话,有些着恼地问道。
“嘿嘿,你问吴健自己吧,人家这寰亚迪厅不欢迎他,若不是看着我面子,也许今儿个他就进不来了。”萧劲风阴笑着。
“为民,吴健这小子来了这里机会,就把人家这里领舞的台柱子给搞上手了,搞上手也就搞上手了呗,结果做那些事儿又不注意,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肚子里给装上了,这么才去做了人流,那女孩在家里得休养一段时间,弄得人家这寰亚迪厅还得临时出去找人来顶场,你说人家寰亚的老板会不恨透他了,上一回人家就要找人拾掇他,不是何晓红当着,人家又看我面子上,才没有和他计较。”萧劲风扑哧一笑笑出声来,“你瞧吧,呆会儿,就得有人来找吴健。”
寰亚其实和昌州城里其他迪厅的格局相差不大,也许就是在舞池规模大上一些,舞池中央有一个椭圆形的表演台,这是领舞者或者有时候需要表演的演员在上边表演用的,而四周便是舞池,一个和_图_书衣衫暴露的红裙女孩正在舞台上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而被酒精刺激,被舞台上那个女孩玩命似的扭动激发起躁动的一大群红男绿女们就围绕着表演台一样狂舞。
“我记下了。”陆为民拿出笔在包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郑重其事的记了下来。
目送岳霜婷上了出租车,陆为民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面对这个现实,世界就会这么小,命运就会这么巧,岳霜婷又走入了自己的生活,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怎么了,怎么怪模怪样的?吴健又干啥缺德事儿了?”陆为民看了一眼萧劲风和吴健,狐疑的道。
陆为民所熟知的嘉乐迪厅已经落伍了,新近崛起的寰亚迪厅成了昌州城里风头最劲的迪厅,所以当陆为民在电话里约萧劲风到寰亚迪厅里见面时,萧劲风都乐了,只说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也这么赶时髦,见面谈事儿都选择到这种地方来了。
陆为民暗自叫苦,他的确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做带来的“严重后果”,不过他也知道像寰亚迪厅这样的大场合,老板多半都是有一定底气的人物,不敢说黑白通吃,但是对一般的场面是绝对镇得住的,所以心里虽然有些发憷,但是倒也没有怯了场面,大摇大摆的入场。
※※※※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搁下,让其自然冷淡下去?陆为民总觉得有和_图_书些说不出的怅惘遗憾,前世中的种种就像梦魇缠绕在心间,挥之不去,让他不甘不愿,所以他才会有留下电话的这一举动,但是他又不想把自己电话留给对方,这样主动选择权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镭射灯疯狂的旋转着,将一群光怪陆离的暗影洒在舞池中,刺耳的重金属打击乐将整个迪厅里的空气震荡得发烫。
“为民,你喜欢这种场合?我真没想到你到丰州那边去工作了,还喜欢上这个了,真出乎我的意料。”萧劲风和吴健几乎是摸索着才找到陆为民所坐的卡座。
“那好,我们改天?我想作为朋友,现在可以相互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不会拒绝吧?”陆为民脸上温和浅浅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阳光宜人,诙谐的语气也更让人心生好感。
拉着陆为民手的甄妮满脸兴奋,她今天是格外的得意,来寰亚不是第一次,但是其他几次她都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一块儿来,人家都是情侣一对一对儿,就她一个人形单影只,这种情形下就免不了有些绿头苍蝇一般的厌物要来缠绕一二,虽说在场子里没有人会怎么着,但是有两次甄妮和同事朋友们离开时,都有人上来纠缠,非要交个朋友,请甄妮赏光,弄得都快要报派出所才算走脱路。
说实话,陆为民已经很难适应整个前世中也曾经让自己甘之如饴的这种生活了,刚回到省城里http://m.hetushu.com那一段时间,也许是为了迅速汇入常州生活,他也经常和同学同事以及朋友们一起混迹于这种场合,而且还流连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我们倒不为难,这地方我们也经常来,没事儿来挥霍一下青春,感受一下年轻,还是有滋有味的,吴健,是不是?”萧劲风有些诡异地笑了起来,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吴健。
张静宜其实早就来过两次观察两人的情况了,看见两人谈得很投缘热络,便很知趣的没有出现,这种没有自己的情形最好,而看起来两人也许真的有缘。
“霜婷,要不晚上一起吃点东西?”陆为民有些犹豫的邀请道。
尤其是岳霜婷,她简直有些庆幸自己来这一趟了,陆为民渊博的谈吐和随和自然却又不乏风趣的说话风格,都让她有些着迷,她几度扪心自问,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或者说缘分,内心深处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但是她自己却又不想承认。
“我的电话?嗯,我有一个移动电话号码,你打我移动电话吧,不过我估计多半都应该是我来联系你才对,这样才有绅士和淑女的风度,不是么?”陆为民不太想留自己的电话,到现在他还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前世今生的生活交织会带来什么,之前从未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偶然间这种相遇,你很难用其他言语来解释,而很显然自己那种随意和熟悉感也给对方带来了很大的触动,这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