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六节 迪厅风云(3)

“哟呵,马金章胃口很大嘛,毛纺厂招待所是老建筑吧,要拿下来,还要改造,还要上KTV和桑拿洗浴,老张,你算过这笔帐没有,投入不小吧?正如你所说的,昌州的娱乐行业竞争这么大,马金章要搞娱乐一体化,雄心不小,可他有这个能耐么?”陶泽锋有些不屑的道。
“好嘞,陶助理果然是对上边精神吃得很透彻啊,现在各行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的贷款都还相当歧视,但以我的看法,其实贷款给那些要死不活的国营企业比起贷款给那些经营效益好发展前景大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单从信贷风险来说要大得多,只不过没有什么政治风险罢了,如果真的包括咱们中行在内的这几大行都要彻底转型为商业银行,那我可以肯定市里边的国营企业不知道要跨多少!”
想到这里陶泽锋不由得对傅天杭将自己放在这个位置上又专门做了这一番交代有些感激,这是精心设计的,特意为自己铺路。这老张也是有些水平,对上边政策风向变化也是了解得很透彻,难怪姜行长要自己多向这位信贷部的老手多学习学习。
陶泽锋当然知道马金章肯定是找了路子找到了老张,这也正常,像马金章这样的私人想要到中行贷款,如果没有路子,那是想都别想,今天老张把自己邀约到这里来,无外乎也就是希望日后在合适场合下帮忙美言几句,至于具体的和_图_书操作程序手续,自然有老张这些人去办。
如果换一个以前其他自己的女朋友,陶泽锋也不会有如此纠结,可是唯独是甄妮,陶泽锋还真有些搁不下。
“陶助理,这娱乐行业门道水有多深咱们都清楚,这寰亚迪厅能力压嘉乐迪厅这几家老牌迪厅,自然有其实力,马金章是咱们昌州道上的打拼了多年的老手了,可以说在昌州城里就没有他干不成的事儿,嘉乐迪厅也有背景,也没少给马金章找麻烦,但是马金章都能摆平,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他能干成。”张姓男子微微一笑。
“嘿嘿,陶助理,您也看到了,咱们这昌州市的娱乐行业竞争有多激烈,嘉乐迪厅才开业多久,一年多时间,现在就开始走下坡路,刚开业时生意多好,排队就进不了场,最低消费数额一提再提,还是挡不住客流,现在呢,取消了最低消费,一样没起到多大带动作用,客走旺家门,这话最真实。老马也算是一个有些头脑的人了,要不这寰亚迪厅也不会一下子后来居上,他觉得这寰亚迪厅生意现在虽然不错,但他觉得太单一了一些,他想把后边毛纺厂招待所这一片买下来进行改造,把卡拉OK和KTV上起,还要把桑拿洗浴也跟上,这样可以满足各个年龄不同层次消费群体的需要,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可操作性。”
夏力行不过是一个新hetushu.com晋的秘书长,现在自己大概还在为稳固自己的位置努力,他怎么可能会为一个昔日的秘书出头?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给夏力行当秘书时间很短,而夏力行离开丰州这个旮旯居然没有带他走,这就很清楚的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家伙并不得夏力行的看重,要不回省里和被丢在丰州下边某个旮旯县里这中间的差别,傻瓜都知道。
他不知道那一日在自己和陆为民之间横插一脚的家伙是什么人,父亲也没有明说,但是他感觉得到应该是和父亲关系比较熟悉的人,对行长傅天杭和自己父亲都比较熟悉的人,应该是自己父亲在昆湖时的关系才对,而又能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影响,那多半就是来自邵省长那边的人。
“现在不是上边风向也有变化么,我听说上边说明年就要成立政策性银行,而咱们中行也要从政策性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中行系统可以先行一步尝试,省行也有这个精神下来。我记得省里年初也有一份文件,不是要求对私营企业也要给予扶持和支持么?借着这个政策东风,我们市行在这上边先行一步,我想这也是改革开放的试水嘛,我估摸着领导也会乐于有这个尝试性的突破的。”
越是想放下,就越是放不下。
他当然知道甄妮肯定早就和陆为民有过那些事情了,换了别的女人,他自然不会去穿人家破鞋,但甄妮http://www.hetushu.com的味道他真想尝一尝,连手都没有真正牵过,这也让陶泽锋很是不忿,现在他当然不会和甄妮有什么其他结果,玩一玩而已,但是这没尝到这个丫头的滋味,他还真是心有不甘,一辈子都是一个遗憾。
“陶助理,怎么闷闷不乐的,心情不好?来,喝一杯。”坐在陶泽锋的身旁的男子有些谄媚般的提起酒瓶替陶泽锋的酒杯斟上小半杯红酒,递到陶泽锋手上,“出来大家就放轻松一些,平时工作压力大,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嘛。”
想到这个如此妩媚多姿的女人就在陆为民胯下婉转承欢,他就有一种无法忍受的冲动,他凭什么?!一个乡巴佬,居然也能击败自己,独占花魁?他不服!
看见甄妮那修长白皙的双腿在舞池中斑驳陆离的光影里劲舞,胸前那对丰硕的凸起伴随着强劲的打击乐鼓荡起伏,那娇媚迷人的粉靥,乌亮勾人的眸子,还有那恨不得狠狠印上去亲吻的火红樱唇,那短裙下迷人的风光,陶泽锋就觉得自己身上某个部位涨得发痛。
自己作为行长助理,的确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位置,提出自己的观点见解,大胆向行里建议,采纳了,取得了成绩,自然少不了自己一份功劳,真要出了问题,那也有分管行长在签字盖章,承担主要责任。
“嗯,老张你对政策把握很准啊,不过中央和省里今年政策风向的确有变http://m.hetushu.com化,现在咱们中行效益虽然不错,但是总体来不良贷款率依然很高,其中相当大一部分都是政策性贷款,所以今年省行也的确提出要转变思想,对股份制企业、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不要划线,要掌握这些企业的经营状况,对于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可以考虑进行试点。”陶泽锋笑了起来,“这样吧,你把马金章叫来,我们也算是实地了解一下情况吧。”
陶泽锋的目光重新回到了舞池中那个火热舞动的身影,先前被老张话题岔开的心思又重新回到了甄妮身上,胯下那话儿更是发涨,啥时候能把这丫头弄得身下好好侍弄一番,那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张姓男子听得陶泽锋问及这个问题,立即就来了兴趣。今儿个专门把陶泽锋给赚了出来,就是想要探一探陶泽锋的底。
张姓男子一边说一边起身。
陶泽锋心中微微一动,傅叔在自己下来的时候也曾经和自己说过,说自己到市行工作,不要以为只是镀镀金,打熬资历这么简单,而是要想办法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尤其是目前处于改革开放时期,围绕经济发展这个中心工作,要敢于尝试和突破。
就这样一个连如此机会都未能抓住的蠢货,有什么值得人看重的?陶泽锋想不通,就算是夏力行在恋旧,也不至于为一个他自己都没瞧上的家伙大动干戈吧?思前想后,陶泽锋还是觉得恐怕是那天横加干涉的家伙有些狐假虎http://www.hetushu.com威的味道在其中了,而自己父亲也过于老沉持重,大概也是想要让自己收收心,别在这些问题上多花心思的意思。
“老张,你说这马金章想要贷款?他这个寰亚迪厅不是生意很好了么,而且规模在昌州市里边也能排上前三吧,嘉乐迪厅都被他把风头给抢走了,生意大不如以前,他还要贷款改建,改建什么?”陶泽锋点了点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那一次交锋回去后不久,陶泽锋就被父亲叫到书房狠狠的训了他一顿,虽然父亲的言语很含糊,但是陶泽锋还是很清楚地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警告是很严肃的,要想在仕途上前行,就不能意气用事,而感情女色方面就更需要慎重。
这个分析判断基本上准确,但陶泽锋想不通的是邵省长那边的人凭啥就会对这个陆为民如此高看,他也隐约从父亲嘴里知晓陆为民曾经是省委秘书长夏力行的秘书,可别说他是夏力行曾经的秘书,现在已经被发配到丰州乡下一个县里厮混,就算他是夏力行现在的秘书,那又怎么样?
这家伙从省行下来挂任市行的行长助理,据说是人行重点培养对象,不过二十七八岁,就爬到了这个位置,自然有其不一般的背景,听说省财政厅副厅长就是他的老子,有这层关系自然无往不利,现在在行里虽然只是协助姜副行长分管信贷,但是他从平时工作里也能看得出来,姜副行长还是对姓陶的很器重的。
陶泽锋很是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