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八节 绝对没完!

吴健带着一帮人闯了进来,看见此言咧嘴的陆为民和萧劲风,顿时眼睛了红了起来,在背后腰带上的东西就要摸出来,“姓桓的,这就是你们寰亚的本事?!今天你们寰亚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和你们寰亚没完,你们寰亚也永远别想清静!”
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一方是有备而来,十几个人几乎是一下子就丢开了甄妮几个女人,蜂拥而上,这就是一个圈套。
马金章眼睛微微一亮,眯缝起来,似乎在领悟着对方话语中的含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也有份儿?哼,就这种愣头青,怎么做生意啊?”陶泽锋大大的呷了一口酒下肚,满不在乎地道:“这种人最好别合伙儿,要干你还得找合适的合作者才行。”
“陶助理,他不是我的手下,他是我的朋友,也是合作伙伴,寰亚也有他一份儿!”马金章脸色依然没有多好看,这事儿闹得,为了这个家伙一句话,自己硬生生出让了原则,如果这个家伙真的要给自己办不了事儿,管他是谁,那都要付出代价!
陶泽锋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狠狠地扫了对方一眼,又把目光斜睨着马金章,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的口气肆无忌惮的冲撞,老张不是说马金章很能罩么,怎么连这个家伙都招呼不住?
这口堵在胸口的恶气让他简直难以自抑,陆为民甚至觉得哪怕这县委副http://m.hetushu•com书记不当了,也要把这口恶气发泄出来!
陆为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兄弟,没事儿吧?赶紧到医院去吧。”
“马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西装男子脸色也阴了下来,“这事儿做得不地道,难道说我还不能说了?”
现在像自己这种身份的人想要走正规渠道贷款实在太难了,可高利贷利滚利实在太高,挣两个钱都给别人打工了,所以他才不惜一切代价要把这笔贷款搞定,今儿个的事情虽说在自己场面上,但是也不算是个什么大事儿,他也注意到了一方没有武器,另一方是有备而来,那也只有一些扳手铁棍一类的东西,不像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架势,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个选择。
桓子衿也有些怒了,妈的,这寰亚不是你马金章一个人的,我桓子衿也是当了裤子借了一屁股债才押这个场子,你他妈这么玩儿,不是存心要搞跨寰亚么?你不在乎钱,我在乎!
他也知道桓子衿的心情,可是这也得分轻重缓急不是?自己这好不容易吊上中行这边的线,老张收了自己那么多钱,玩了那么女人,这才给自己信誓旦旦保证如果能够搞定这个姓陶的,贷款就大有希望,他量老张也不敢在自己面前耍花样,除非他活腻歪了,这事儿只要能搞定,别http://www.hetushu.com说在场子里打伤几个人,就是让自己亲自去打人,他也一样要去。
一阵怒吼和喧嚣吵闹之后,那一拨人终于跑掉了,在门外又是一阵吵闹打斗声。
“子衿,今儿个这事儿我做主了,没啥大问题,真有什么事儿,我会想办法负责摆平。”马金章脸色也一沉,虽说桓子衿和他是共同出资入股合作,以前也都是道上的好兄弟,但是毕竟也有一个主次之分,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敞开了,这让他姓马的脸往哪儿搁?
陆为民摆摆手,他知道这中间有古怪,虽然头上受了伤,看上去自己全身上下也是血淋淋的,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对方当头那个西装男子脸上的一抹愧疚之色,虽然现在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完!
“马老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西装男子强压住内心的愤怒,沉声道。那边已经是人声鼎沸,两拨人打成一团,一方只有两个人,他看得很清楚,对方是有意针对那二人而来,可是却选择了寰亚来作为解决问题的地方,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看样子马金章今天是找到了一条门路,中行的,国家银行的能把钱借给寰亚这样的场子?他持怀疑态度,就算是能借,可让人肆无忌惮的在寰亚场子里乱来,这就是在毁寰亚的名声,现在竞争如此激烈,寰亚能立住脚,和*图*书靠的就是这没有谁敢来寰亚惹事儿和惹事儿立马就能被控制下来的名声,丢了这名声,寰亚拿什么去和逍遥游、玫瑰之夜这些迪厅竞争?
“你的意思?!”桓子衿怒不可遏,“你能代表谁?这寰亚的生意好不容易给养起来,这么一闹,谁还敢来玩?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在寰亚门外杀死几个都不管我们的事儿,但是在寰亚里边闹事儿就不行,马老大,这规矩你难道不懂?万一出个什么事儿,牵连到我们,影响到寰亚关张,谁来管我们?”
桓子衿狠狠地盯了马金章和另外两人一眼,一挥手,带着自己身后两个人直接走了。
这个寰亚迪厅他的投入也不少,眼见得收益上佳,他不希望出任何问题,之前马金章和他也合作得很好,没想到今天马金章却一反常态。
“是我的意思,这些泼皮流氓,让他们自相残杀也是好事,真要死伤两个那也对咱们昌州社会治安是一件大好事。”陶泽锋见马金章似乎并不能完全招呼住这个性桓的男子,也就忍不住跳出来发话了。
“老茅,我来和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市中行陶助理,张主任,今天也算是来考察一下咱们寰亚迪厅的经营状况……”马脸大背头男子笑吟吟的介绍道:“陶助理,张主任,这是我的兄弟桓子衿,这寰亚就是我和他一起搞起来的。”
桓子衿也知道马金章在打什么主www.hetushu.com意,他也赞同把后边毛纺厂招待所拿下来改造,可是贷款是个大问题,前一段时间马金章一直在找路子贷款,桓子衿也希望能成功,但是没抱多少希望,毕竟向寰亚这样的娱乐场所要想贷款,小数目找路子也许能行,大数目基本上是不可能,出了水钱外,基本上没有可能。
“马老大,看来你没把你手底下人训好啊,怎么这么不听招呼,那你还怎么当老大啊?”陶泽锋有些酒意地笑着道,陆为民额头上已经见血,白色衬衣溅了一身鲜红,这让他心里格外舒爽,几个男子围着陆为民一阵狠揍,还有陆为民那个一块儿的,也一样被打得鼻青脸肿,今晚这一回来得值!
“子衿,没那么夸张!长点儿脑子,孰轻孰重,我有分寸,好了,这事儿不争了!”马金章也有些上火气了,他不知道这桓子衿今儿个是怎么了,难道不明白自己的心思,难道自己不知道这塌了寰亚的牌子,说难听一点,这是在自己脸上抽,可姓张的话语很肯定,只要把姓陶的侍候舒服,贷款的问题就算是过关了,姓张的不敢耍自己,这一回自己得赌一把。
“子衿,我说了,今天的事情我会解决,就这么了,呆会儿让大龙他们收拾场面就行了,只要不死人,没啥大不了。”马金章脸色阴沉如水。
“马老大,你这是在毁寰亚的牌子,日后谁还来这里玩?那帮人分明就是故和图书意来打人的,客人们眼睛亮着呢,都看着在,这打人我们管不着,但专门来寰亚打人,这就是故意抽你我的脸!你瞧瞧这场面,今儿个是星期天,来的都是常客,就这么轻轻松松把人给打了,我们这边半天没反应,以后谁还敢来玩?!”
※※※※
今儿个这个机会实在太好了,他正在琢磨着怎么来找机会拾掇陆为民,没想到就真的有人要替自己出这口气,马金章要去制止,被他给挡住了,他甚至不惜很露骨的表明了态度,两边人都是垃圾,两败俱伤最好,尤其是看到陆为民两人被对方围着狠揍,陶泽锋内心里简直心花怒放,这是谁这么体贴人,真是想到了自己心坎上去了,如果不是因为场合原因,他简直就想去结交一下这个背后主使者。
马金章也有些头疼,这好不容易把中行老张这边关节打通,而且老张也和自己说了,这姓陶的背景通天,如果能够搞定这个家伙,基本上贷款的问题就算是敲定了大半。
陆为民已经记不清自己挨了多少下了,他只知道一直到有几个人冲入场内,已经着实撑不住了的自己身畔压力才陡然一轻,甄妮和甄婕的哭声和周围的喧闹声都变得有些恍惚,陆为民知道自己是流血过多和刚才太过拼命的缘故。
桓子衿有些迷糊的和两个人打了招呼之后,就再度发问:“马老大,究竟怎么一回事儿?那边火烧眉毛了,你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