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九节 非常角色

头上这一下是陆为民在偏头时被对方的铁链子给挂了一下,还好,没有打个正着,要不就真的要开瓢了,那就得把头发全部给剪掉,这大夏天的,又没法用帽子遮掩,那就惨了。
脑袋上被磕破了,好在伤口不大,只是用盐水清洗了一下,不用缝针,这天热,再上点儿药,不用补疤,要不这一个星期就别想去上班了,即便是这样估摸着回去见着每一个人都得要问个一二三,陆为民还得要琢磨着怎么来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
马金章以为这样做就讨好了那个姓陶的,但是带来的后果他却预料不到,如果萧劲风是几年前的萧劲风,也许就是麻烦一点儿而已,现在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而且在这件事情上,桓子衿也觉得应该给对方一个解释,所以当吴健带着人找上门来时,桓子衿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去见面。
一句话就把桓子衿逼到了墙角,虽然他对马金章的做法很不满,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却不能出卖谁,他也不想撒谎,对方也不会相信。
“桓哥,这事儿恐怕搁谁身上都难以忍受下去,你总得有一句话给我们吧?”萧劲风吸了一口气,自我解嘲地道:“我这一身都快成了人家操练的道具了,这一辈子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
“桓子衿也是原来昌州道上混的,不过这人很低调,属于那种半只脚踩在道上的人物,他出名就是一个人为了朋友全身上下挨了十三刀,血流了半条街,愣是不倒,和-图-书活生生把对方那帮人给吓退了,后来据说到医院里输血都输了两千多CC才把命抢了回来,自此以后声名大噪,不过这个人好像不太喜欢在道上混,很少出面,所以一般的小痞子都不清楚他。”
“吴健呢?”陆为民站在车前,甄妮和甄婕都知道陆为民肯定和萧劲风有话要说,两女都有些担心陆为民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但是看到陆为民微笑着摆手,只得远远站在一边儿。
对方一群人直接冲着自己来,一开打之后甚至连碰都没碰过甄家姐妹,纯粹就是要对付自己。
※※※※
坐在二医院急诊室里包扎着,陆为民呲牙咧嘴的吸着冷气。
“桓哥,今晚的事情恐怕你都清楚了,刚才吴健恐怕也和你说了,我只想听一句真话。”
“没错,为民说的没错,是冲着为民来的,我们刚一进场子,那帮家伙就扑了过来,周围那么多人,他们肯定是早就料定为民要出来,所以才会故意去惹你们。”萧劲风眼睛里闪动着阴狠的光芒,他额头上肿起了两个大包,一个是被铁链抽出来的,另一个则是被铁扳手挂了一下,嘴唇也肿胀起来,还好只是鼻血流了一身,当然身上免不了还有些皮外伤,不过都还算没大碍。
“哼,这种事情我不会搞错。”陆为民摇摇头,不想多说。
甄妮和甄婕都眼泪汪汪的在一旁守候着,甄妮更是哭得给个泪人儿一般,眼睛红肿得如桃子一般,这hetushu.com让陆为民心里也是热乎乎的,再说两人感情有些龃龉,但是甄妮还是爱自己的。
或者说是因为甄婕甄妮两姊妹长得太过漂亮,自己太过于招风所以引来祸事儿?也不像。
对萧劲风,桓子衿早就认识,这家伙在195厂就是一个不安份的主儿,前些年和昌州街上那些混子们没少打架干仗,不过前几年萧劲风似乎一下子就改邪归正了,不但从厂里出来做生意,而且也一下子就发了家,搞了一家相当红火的通讯门市部不说,后来还听说搞了一家通讯寻呼台。
肩膀上肿胀起来一块,那家伙的铁棒不是吃素的,这一下饶是陆为民臂部肌肉够厚实,还是有些吃不消;背上也还挨了一棍,这一棍打得够扎实,不过陆为民知道对方大概是有意选择了位置的,没有直接往自己头上搁,要不这一下就能让自己彻底卧倒,这也说明对方不是想要置自己于死地,而是想要教训自己一番,这也更让陆为民内心窝火。
“啊?!”甄妮和甄婕都大吃一惊,不敢置信,她们俩都以为是在这迪厅里蹦迪被一帮小痞子给盯上了,甄妮的屁股被人摸了一把,甄婕也差不多,胸前那一团被人挤撞了一下,现在都还有点儿隐隐作疼,都是围着那一帮人干的事儿,谁曾想陆为民居然说是冲着他而来,“为民,你说是冲着你来的?!有没有搞错?”
“劲风,我想见一见这个桓子衿,这个人恐怕知道一些什么情况和*图*书,咱们今天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这么走人吧?”陆为民有些冷冽地笑了笑,“我一直想要低调,不想招谁惹谁,上一次被人给捅了一刀,我都不想声张,我自觉自己现在够老实了,可这还是有人要和我过意不去,莫不是觉得我姓陆的不能在昌州露面?”
“桓哥,我也知道我们和你们没有冤仇,但你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自砸招牌?是什么人什么原因让你们寰亚放任这种事情发生?这样吧,我知道你也有难言之隐,其实我也大略知道是谁干的,我只想问一句,那人姓什么?”陆为民笃定地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气度男子,对方有些坚毅决然的表情让他很有些欣赏,这种人属于那种钢刀架于脖上也敢不眨眼的角色。
陆为民摆摆手,示意萧劲风不要在这里说这事儿,萧劲风点点头,垂下眼睑,听凭着值班医生替他处理完伤口。
当吴健找上门来时,桓子衿就知道这事儿不会这么简单就了断,马金章把事情想得简单,但是他不知道这回吃亏的是萧劲风。
当时他就注意到了那个家伙脸上掠过的一抹愧疚之色,照理说就算是自己一帮人在寰亚场子里挨了打,他们顶多觉得有点儿面子上挂不住罢了,怎么会有那种尴尬愧疚的表情,这就是一个可疑之处。
“他只是让你们寰亚放任不管?”陆为民目光阴冷下来,陶泽锋,看来是他,不过那对自己动手的人是谁,看来脱不了是另一个人了http://m.hetushu.com
当桓子衿依约前来时,陆为民觉得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那儿,还真有点儿像是旧社会里的袍哥舵爷的味道,换了现代社会,那就是黑社会老大了。
搞通讯寻呼台是啥活计桓子衿还是大略知晓的,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钱的问题了,要搞这样一个寻呼台需要的各种资源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定的,可像萧劲风这种从195厂里一个也相当于混子的角色一下子就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摇身一变成为公司老板,让桓子衿羡慕之余也有些感慨人生际遇各不相同。
萧劲风倒是对桓子衿的情况十分熟悉,“听说他还是念过大学的,不知道他什么原因,在那个时代读了大学,居然还去混道上。”
走出医院急诊室门外,扑面而来的凉风让陆为民和萧劲风都冷静了不少。
见对方如此大度,桓子衿也有些自惭内疚,想了一想才道:“姓陶,不过据我所知,这事儿应该不是他找人做的,他只是……”
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似乎自己都和寰亚沾不上边而,马金章是个啥模样的人他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结怨?
陆为民对这个桓子衿更是感兴趣了,如果这个家伙真是读过大学的,那至少也是78年恢复高考之后最初那几届的,那年头大学生一个赛一个紧俏,怎么会沦落到混黑道这种情形?
“没事儿了,小妮,别看你这样,还以为我出啥大事儿了呢。”陆为民拍了拍甄妮的脸庞,沉静地道:“不是你的事儿,别hetushu.com在那儿自怨自艾,那是冲着我来的。”
“去找人去了,我问过了,那帮人也时不时要来寰亚这边儿玩儿,不过以前好像没有在寰亚惹过事儿,也不是咱们195厂那边的,还真有些吃不准这帮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来找咱们的茬儿,这事儿永远没完!”萧劲风低沉的声音压抑不住怒意,“我看寰亚这边也有问题,事儿出了这么久,桓子衿才赶到,平时我记得都是郑贵龙带着一大票人看场子,今儿个可蹊跷了,一个没现身,桓子衿平时是不出面的,居然亲自来了,怪了!”
桓子衿脸色冷清,“这件事情寰亚做的不地道,我尽了力,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不推卸。”
医院里来苏尔的味道让陆为民很不适应,包扎完之后,陆为民就想离开,站起身来挥动了一下胳膊,陆为民才觉得这胳膊有些酸痛,看样子没几天恢复不过来。
就像萧劲风所说,寰亚平时根本没有人敢来惹事儿,而且即便是有什么偶发性的事件,看场子的人马上就会控制住局面,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开打了好几分钟都无人过问的情形,这显然太过蹊跷,唯一的解释就是今天寰亚也有问题。
“你说那个桓子衿是不是穿西装那个三十来岁的家伙?他在寰亚是个什么身份?”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搁在车引擎盖上的手也收了回来,若有所思的揉了揉下颌。
桓子衿也没有想到萧劲风居然不是主角,而这个年轻人才是正主儿,惊讶之余也在揣摩着对方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