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六十二节 站队的机会

目光如电,言语如刃,直刺何明坤心底,如果不是何明坤已经有了一些思想准备,也许就要被陆为民这番话给问住了。
“六年。”何明坤当然知道陆为民不仅仅是要问自己工作了几年这么简单,实打实地说道:“实验中学教了两年书,然后调到镇上党政办干了半年,又到镇上农经办干了一年半,最后又到工业公司干了一年半,又回到党政办。”
“是的,陆书记,这就是双塬电杆厂。”何明坤规规矩矩地回答道,一时间他还不太明白陆为民为啥要把车开到这电杆厂门口干啥,在这呆一会儿,汽车上就得扑上厚厚一层灰。
陆为民在门口坐了十分钟,观察了一下进出厂门的汽车,主要以货车居多,尤其是拉电杆的重型货车多以外地的居多,甚至还有邻省牌照的货车,而进入厂区的则主要是拉沙石和水泥以及钢筋的货车,门卫纪律也很不错,尤其是出厂的货车更是严格。
他已经隐约感觉陆为民今天来实地感受电杆厂的情况可能是和双塬区委和双塬镇党委向县委县府提交的关于在双塬镇进行企业改制试点的方案有关了。
“嗯,很好,干啥工作都得当有心人,否则真要问到你的时候再来收集了解,那就耽误了时间。”陆为民点点头,“那你说一说形成这些问题的具体因素有哪些。”
东风货车刚刚驶出,紧接着又有一辆湿漉漉的翻斗车装着满满一和_图_书车沙石,从河坝方向开了过来,这一次门卫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抬杆放行,汽车驶入厂区。
“这电杆厂看生意很不错啊?”陆为民淡淡地说了一句。
省内电杆主要市场事实上一直被几家较大的电杆企业所占据,但是除开这几家多少和电力部门有些瓜葛的电杆企业外,各地都还有一些地方自己的电杆企业,双塬电杆厂就属于这些地方电杆企业中的一家,总体来说在这些企业中属于中不溜,不上不下,但是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陆为民几乎要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早有准备还是怎么的?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筹措出这样一番如此细致准确的分析来。
三菱越野缓缓地停在了距离厂门口大约五十米处,灰尘扑扑的门楼和路面显示着这家企业和水泥、沙石密不可分,而从正面看过去,厂区道路也显得有些破损,至于厂区外更是坑坑洼洼,一直要延伸到省道315上去了。
和洼崮那些企业不同,双塬电杆厂无论是在规模、产值和利税以及历史都要比洼崮任何一个企业强许多,也曾经是双塬镇的红旗企业,这个企业的改制也就意味着要确立一个在全县乡镇企业改制的范本,今后全县乡镇企业改制基本上就要按照这个模式来进行。
“败落下来?这个词儿用得好啊,衰败了才会落下来。小何,你在双塬镇上干了几年?”陆为民话锋调和_图_书整的很快,当何明坤以为陆为民要问及电杆厂的情况时,陆为民的问题又转移到了他的工作履历上来了。
注意到陆为民惊讶的目光,何明坤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陆书记,我在工业公司干统计和报表时,平时也没用多忙,也就经常跑企业,电杆厂是镇上的明星企业,跑的也比较多,所以对电杆厂的情况了解比较多一些。”
“呃,这个,我觉得电杆厂总体来说运转还是比较良好的,这主要体现在两个两方面,一是质量管理体系比较健全,所以产品质量一直在全省电杆行业处于前列,二是固有市场稳定,由于电杆行业主要市场是省内电力部门和市政部门,这些都是国家直管企业和政府部门,习惯于做熟不做生,一旦习惯了某个企业的产品,在正常情况下,不会轻易改变门庭,而且在价格上承受能力也要强许多。这两个因素都有赖于建厂初期企业领导苦心打好的基础。”
汽车上的是津门牌照,行驶证就丢在驾驶台上,可何明坤没去翻过,他谨守着长辈教的一个规矩,当秘书就得要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所以县委办里边有些人半开玩笑问他陆书记这辆车是哪儿来的,何明坤也只就很坦然的回答真不知道。
老板这辆三菱蒙特罗停在县委院子里时,老潘就几乎流着口水围着这车绕了两三圈和_图_书,看那模样,简直就像立马不给李县长开车要给老板开车来了。
“小何,这就是双塬电杆厂?”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电杆厂经营还不错?”
陆为民眼中掠过一丝异芒,他没想到自己这个秘书对电杆厂的分析居然给自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家伙倒是和自己有些相似,几年时间就跳了几个单位,学校不算,党政办、农经办、工业公司,再回到党政办,要么就是在哪个单位都看不上,被领导给提走,要么就是能干实事儿,到哪里领导都觉得能扛起担子,关恒替自己选的,杜笑眉也说这小伙子不错,应该不属于前者。
老板还没有专职司机,实际上除了书记、县长和人大主任以及政协主席外,县里其他领导都没有专车,也就更谈不上什么专职司机了,这辆三菱越野车的来历也引起了县里很多人的猜测。
虽然这还是只是双塬区委和双塬镇党委向县委县府提交的一个方案初稿,但是其方案赫然将双塬电杆厂列为了首批启动改制企业中的第一家,事实上也就有着风向标的味道。
何明坤知道这个问题也是回避不过去的,他不知道老板问自己这个问题是问的第几个人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大程度也就意味着自己的站队,但自己别无选择,甚至他还高兴自己能有这样一个机会。
何明坤不知道老板怎么突www.hetushu.com然想起带着自己要出来逛一逛了。
“你在工业公司干什么职位?”陆为民很注意何明坤在工业公司的工作岗位。
老潘是县里小车班的资深驾驶员,在部队上就是给领导开小车的,转了自愿兵又给部队里首长开了几年车,这才转业回来到县委里边,对啥都不好,不吃烟不喝酒,就喜欢琢磨汽车,啥车在他嘴巴里都能翻弄出个一二三来,县委最早的北京212、伏尔加、拉达、波罗乃茨,到这一两年开始换的桑塔纳,他都是钻了个透彻。
老板这辆三菱蒙特罗听县委里边李县长驾驶员老潘说是什么美版车,和国内进口俩的那些三菱帕杰罗是不一样的,规格似乎也要高一些,国内很少见。
“嗯,搞统计,也做文字工作,活儿挺杂啊,那也就是说你们镇上工业公司的情况也算是比较了解喽?”陆为民没给何明坤多少思考时间,“你对电杆厂这几年情况怎么看?给我说实在的!”
一辆带拖斗尾巴的东风货车加足马力缓缓地从厂内驶出来,在门口刹了一脚,门卫过去问了几句,收了对方的出门条,又检查了检查装载的电杆数量,这才升起栏杆,汽车缓缓驶出,向省道315方向驶去。
车内强劲的空调让何明坤感觉很舒服,可他不明白老板经常说这车就是血统低贱了一些是啥意思,难道说这日本三菱比书记县长的桑塔纳还逊色了?听老潘说老板这辆三菱一辆hetushu.com的钱能买两三辆桑塔纳,这让何明坤也是咂舌不已,要知道曹书记和李县长的座驾可都是接近二十万一辆的桑塔纳!
“陆书记,电杆厂一直是双塬镇的支柱企业,也是这两年情况才败落下来,以前一直是镇上的利税大户。”何明坤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主要是搞统计和报表,我在黎阳师专是学数学的,另外有时候也要帮着打打杂干点儿文字上的活计,比如总结和汇报材料。”何明坤见对方直接问及工业公司的职位,心里估摸着自己的猜测不会差多少了。
陆为民也专门调取了电杆厂企业的资料,了解过电杆厂的一些基本情况,但是过于专注细致的了解显得有些太过针对性,尤其是现在双塬区委和双塬镇党委刚刚提出改制方案,这就更需要注意,他没想到何明坤对这家企业居然如此了解,比起巩昌华来说要了解深刻得多。
“不,陆书记,电杆厂运转良好并不代表就没有问题,准确的说不但有问题,还有很大问题,之所以现在感觉运转良好,是因为目前市场比较好而已,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恐怕这个运转良好立即就要变成举步维艰。”何明坤摇摇头:“利润率太低,成本控制有问题,市场占有率不但扩大,而且还有萎缩的趋势,没有开拓新市场的规划,坐吃老本,规模优势逐渐失去,这也是为什么在整个经济形势一片向好的情况下,电杆厂的效益依然不佳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