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六十三节 改制(1)

但是今天的这一轮谈话却有些不一样的味道,之前给陆书记当秘书更像是举行结婚仪式,而这番问话才真正有点儿进洞房考验的意思。
看样子那个担任副厂长的白宏胜应该是这个企业还能维持着正常运转的一个关键人物,只不过他被牢牢的排斥在利益范围圈之外。
“是有这个方案,但是这个方案只提了一些原则性的意见,并没有涉及到具体改制方案,准确的说是个很粗的草案,算是一个试水性的东西,距离要形成真正可操作性的方案还差得远。”乔庄随口道:“陆书记看了,但是还没有拿意见出来,我看他还不太满意。”
“钱理华是厂长,他主抓人事和财务,原材料采购和市场开拓主要是副厂长阎忠,另外一个副厂长白宏胜负责生产和安全。”何明坤觉得自己手心已经是汗津津的了,“白宏胜也是钱镇长在当厂长时的供销科长,之前也当过业务员,对厂里情况很熟悉。阎忠是前年才提拔起来的,他是戚书记的连襟。至于说对厂里情况,镇上可能也知晓一些吧,但未必很清楚,呃,巴书记虽然兼着镇工业公司经理,但是他接手这一块时间不长,在企业这一块,很多事情钱镇长说话更管用一些。”
“嗨,少给我在哪儿胡诌,我要和你说正经事,听说区委和镇上要把我们电杆厂作为首个产权改制企业的试点,已经报到县里和_图_书了?”白净的面膛似乎有些发红,中年男子搓着手似乎压抑不住兴奋,满怀希望的道。
电杆厂将成为双塬镇首家改制企业的消息立即在县城里传开了。
何明坤并不喜欢这种生活,但是他却知道这是自己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寸进的必经之路,而这一点关主任早就明确的和他谈过,而巩书记也或明或暗的提醒过他。
电杆厂实际上就是钱理华和阎忠两个人把持,但是这个钱理华手段很高明,通过原材料采购上把成本提高,巧妙的把利润转移了出去,估摸着无论是水泥钢筋还是沙石都应该是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可能就是他们自己安排人经营的,这种方式很隐秘,不是内部人士很难掌握,而且即便是了解到这些情况,你也很难抓到把柄。
“嘿嘿,你别说,我还真有点儿想法。”白净脸膛汉子就是电杆厂副厂长白宏胜,“如果县里的改制方案真要公正公平,我就打算要试一试。”
※※※※
乔庄吃了一惊,连忙道:“宏胜,你想干啥?我听陆书记说过,企业职工配股只占一小部分,县里是希望镇上通过转让这些集体资产来筹集资金启动基础设施建设,为打造经济技术开发区打基础,你要想搞这个厂,钱理华和阎忠他们会同意?”
“我为什么要经得他们同意?真要进行这种股份制企业改造,那就是http://www•hetushu.com谁股份多,谁就说了算,还以为这是镇上说了算?他钱理国说钱理华该当厂长就当厂长,阎忠该当副厂长就当副厂长?戚本誉都垮了,叶绪平也没这个权力来干预!那得由股东们说了算!”有些新名词儿显然是才学会,白宏胜有些激动,“妈的,都以为大家是傻子,这好好一个厂,就被他们折腾成这要死不活的样子,这么好的市场,居然一年盈利才十万块,工人们两年都不涨工资,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市场形势严峻,是经过销售和财务人员的努力才实现的?我呸!”
“钱理华对厂里原材料供应把持很紧?那这么说电杆厂有无对运作经营也很熟悉的管理人员?镇党委政府是对此不了解呢还是不清楚?”陆为民问得更深层次一些。
“那这个方案的基本原则有哪些?”白净面膛汉子急切地问道。
“啥事儿啊,这么神神秘秘的?”乔庄没好气地看着这个比自己的只大半岁的表兄,“约我到这里来吃饭,就我们俩?怎么,你们厂发奖金了?”
乔庄接到自己表兄电话时都还有些糊涂,神神秘秘的约自己一起吃饭,平时也没见自己这个表兄这么诡秘,两家人在一起吃饭时候多了去,也没见这样古怪。
自打从成为陆为民秘书开始,何明坤就知道自己的前途实际上已经牢牢的和陆为民绑在了一起,今www.hetushu.com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都会以牺牲自我的形式来进行积累,谈到自己时,很多人都会首先忽略自己本人,而下意识的把自己定位为陆书记的秘书,陆书记的身边人。
陆为民并不担心何明坤,想法聪明人给自己当秘书他也更轻松,他并不喜欢那种过分忠厚老实的人给自己当秘书,对于自己来说,那种眼眨眉毛动闻弦歌而知雅意的机灵角色更适合,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在品性方面就可以放低要求。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这不算啥新闻吧,你们厂里人应该早就知道了吧?”对自己表兄的作态很是不以为然,乔庄瞪了对方一眼,“这也值得大惊小怪?你不是说早就不想在这厂里干有人想要聘请你出去干了么?改制不改制啥的,对你影响不大吧?”
乔庄回忆了一下,虽然他不是跟着陆为民这条线的副主任,陆为民分管经济,是副主任迟革林在负责联系,但是他兼着政研室主任,又负责文字工作,更多为虞庆丰服务,基本上也就是常务副主任的身份,一般说来来自各条线的文件和材料他都要先浏览一下,再根据情况将重要的送交关恒,其他的则交由其他几个副主任负责处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何明坤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缓缓道:“陆书记,其核心问题还是利润率下降,而利润率的根本原因还是成本控制出了问题,http://m.hetushu.com导致成本增幅过大,使得利润急剧下降,现在电杆厂的利润率比起三年前至少下降了七成,比起五年前至少下降了九成,也就是说如果现在一根普通环形截面钢筋混凝土电杆的毛利润五年前在两百元的话,现在就只有二十五元左右,而在三年前至少还可以达到一百六十元左右。”
“不过什么?”陆为民马上问道。
陆为民对何明坤的坦率直接很满意,这不仅仅是他有准备,更是代表他的态度,说得难听一点,这就是在效忠宣誓。
“原因?成本上涨如此之快的原因?”陆为民面色冷峻。
回到县委里边,陆为民整理了一下思绪,这个何明坤倒是挺精明,给自己没当几天秘书,居然就能看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大概也是做了一些思想准备,电杆厂情况倒是说了个底朝天,有些东西连巩昌华都未必清楚,也算是个有心人了。
“厂里是知道了要改制,但是怎么改咱们厂里却不清楚具体情况,只说县里有意要把整个企业产权进行量化转让,企业职工有优先购买权,可怎么个具体的算法买法大家伙儿都不知道,心里没底,所以都想了解了解。”白净面膛的男子舔了一下嘴唇,对送上菜单的服务员简单安排了几个菜,又要来一瓶丰登大曲,这才又回到正题上,“你在县委办,方案应该看到了吧,是个啥情况?”
“大概就是要对所有资产负债进行清产m•hetushu•com核资,然后根据净资产数额进行股权量化,拿出一部分股权作为企业职工多年来为企业做出贡献的奖励,其他部分则通过拍卖方式进行转让。”乔庄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表兄的神色表情,有些疑惑地问道:“宏胜,你不是想要……”
何明坤这一说,结合着陆为民自己的了解以及巩昌华的介绍,就能大略知晓电杆厂的基本情况了。
“电杆厂职工大概有多少人?老职工有多少,最近两年进厂的有多少?”陆为民想了一想又问道:“白宏胜在厂里威信如何?”
乔庄瞥了对方一眼,这也不是啥不能公开的秘密,用得着这么急急忙忙来找自己?
“全厂职工一百六十多人,绝大多数都是老职工,因为业务规模这几年没有扩大,所以并没有新招多少工人,管理人员十来个,大多数都是财务和销售上的,质检上也有几个。白厂长在厂里威信也挺高,他啥都干过,不过……”
“销售和财务上都基本上是钱理华和阎忠关系密切的人,前几年销售上的老人现在都被调到其他部门上去了……”
“这恐怕和厂领导有关系,据我所知在现任电杆厂主要领导易人之后,钢筋供应商、水泥供应商和砂石供应商都换了人,直接导致成本大幅度上涨,而产品价格并未同步上涨,这是根本原因,根据一些数据显示,钢筋、水泥和沙石平均进货价格都要比外面市场高出不少,这吞噬了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