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节 酒后真言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他当然懂,现在的格局他也明白,嗯,怎么说呢?我觉得他好像不愿意让你在这场企业产权量化改革工作中得分太多吧,或许这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关恒脚步稍稍放缓,“尤其是现在咱们县这种特殊格局,李县长不太愿意管事,而老杨却有年龄即将到点,虞书记我感觉曹书记也不太感冒,这种格局下,他可能想得更远更多一些。”
“嗯,大概他内心也很纠结吧,不说之前我们在南潭就有点儿心结还没有解开,就是我现在的做派也未必让他满意,甚至他大概也觉得我是不是起来得太快了一点,让他有些无法适应,这种有些抵触或者说是敌视的感觉,有时候就是这么敏感。”陆为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不过这都没关系,只要咱们大家都能把个人感情克制住,理智冷静的处理工作那我觉得很合适了。”
“双峰现在可以说既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同时又是一个风险和机遇并存的所在,怎么来把这篇文章做好,为民,你大有机会,尤其是在曹刚现在也同样别无选择的时候,我想他会想明白这一点,合则两利,分则两伤,只有把今年这个难关渡过,曹刚也才能有机会考虑其他,而如果你能在今年拿出一番耀眼的成绩来,我想地委行署也一样会考虑双峰后续发展的延续性,到那时候,也许就是你的机会了。”
关恒已经和图书听到一些风声说曹刚可能会在下半年要对县委班子进行微调,并且应该已经向地委有关领导汇报了这方面的想法,而作为县委办主任这个位虽不高但是却需要和一把手保持绝对一致的位置,自己未必还能坐得稳,当然即便是调整了自己,在级别上不会变化,但是有可能要让自己离开这个枢纽位置,自己往何处去,也就很微妙,而陆为民这个时候的态度就显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能以老观念来看待新形势下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感觉从省里到地区都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化,年轻某种情况下是短板劣势,但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也就有可能会被塑造为一个风向标,干部年轻化这个词儿也提了不少年,从改革开放初期就开始提,但是始终未能真正落到实处,可是当真正需要的时候,这个观点就有可能成为一面光鲜的旗帜,再说一句难听的话,你能从一个只当了半年的县委常委变成县委副书记,未尝没有你在洼崮这几个招商引资引来的大项目落户为你加的分,否则就算是地委领导有意要擢拔你,那也得要有足够说服力的东西来说服其他持不同意见的领导才行。”
关恒的分析细致入微,而且相当精准深刻,对于省地两级近年来在用人问题上的一些细微变化也捕捉得十分到位,同样也对上层领导心思也揣摩得十分透彻,不愧是县委办主任,在这一m•hetushu.com点上,陆为民觉得关恒和徐晓春算得上是自己见过的副处级干部中给自己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两位,两人在风格上不尽一致,但是却都有一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独到功夫。
“关主任,你是不是想得太远了一点?那个位置想坐的人很多,恐怕唯独我没资格想吧?”陆为民不是没想过,当他自己担任县委副书记分管经济,而虞庆丰担任分管党群副书记,李廷章却又出乎人意料的没有调离双峰时,他内心深处就隐隐有某种期盼。
“曹刚凭什么能只当两年县长就能到双峰来担任县委书记?还不是因为南潭这两年经济发展很快;王自荣马上就是副专员,他担任淮山县委书记也不过两年多时间,像齐重天这些当了多少年的老资格县委书记,却没有能纳入地委和省里视线,那还不是因为这两年淮山的经济一样有亮点?”
“也许是他觉得你给他不仅仅是助力,甚至还是一个威胁,所以才会有敌意吧。”关恒笑了笑,“一般人嫉妒担心心理只产生于对自己有威胁的人,而不会对自己无法造成威胁的人起什么嫉妒心理,这也就意味着他很忌惮你。”
“为民,我总感觉曹书记对你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是意识到了你的观点是符合我们双峰现实的,那种寄希望于招商引资引来几个大项目落户,不太现实,你在和他探讨了之后,他好像理智www.hetushu.com了不少。”
关恒摇摇头,并不认可陆为民的自我评价,只有他和陆为民两个人,多了几许酒意的他话语也更放得开。
但是他仔细分析过自己现在的情形,今时不同以往,地委是李志远掌舵,就算是孙震和安德健真的很看好自己,似乎也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又做出什么太惊世骇俗的举动来。
关恒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太多了,不过多喝了两杯,正好乘着这个兴头,说了也就说了,至于说陆为民本人怎么想,他不在乎。
陆为民不但是夏力行的前任秘书,而且恐怕在夏力行心目中分量还不轻,根据关恒的观察,陆为民肯定不会是外界一些传言所说的被夏力行所抛弃才会到双峰来,而且他甚至能肯定陆为民至今还和夏力行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往来,而夏力行上行的势头也很明显,从最初的副省长人选摇身一变成为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仅仅这一点变化就足以让人三思了。
河畔凉风徐徐,两人有意选择了较为僻静的河汊子这一段,起伏不平的河坎多了几分幽静。两人已经走出了好几里地,身上也已经有了一些汗意,但是谈兴正浓的二人却丝毫没有感觉。
“为民,现在是改革开放大潮汹涌的时代,俗话说得好,时势造英雄,现在从上到下都把发展经济放在了首要位置,谁能够在经济工作上做出耀眼的成绩,谁就有可能成为英雄,谁也就能被领导看重。”
“忌和图书惮我?”陆为民朗声大笑了起来,“那我还要深感荣幸了。曹书记那也太瞧得起我了,说实话,他这么做完全没有必要,作为县委书记,他需要做的是如何把这一帮人团结凝聚起来,群策群力,在他率领下为他冲锋陷阵,拿不出成绩来,地委首先要打板子的不是你我,而是他,他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同理,双峰如果真的出了成绩,地委一样首先要认可他的领导艺术和能力,目前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格局他应该比我们看得更清楚更透彻才对。”
关恒在人前从来都是以陆书记名称称呼,只有在和陆为民两人独处的时候,才在陆为民一再坚持之下叫为民,这样也觉得更亲切。
不仅仅于此,陆为民还和地委组织部长安德健关系相当紧密,地委里边的熟人也曾经和自己提及过,安德健对陆为民很器重,甚至有点儿像是对待亲子侄一般的味道,关恒能够听出这话的分量,那也就意味着安德健是把陆为民当做真正的心腹在培养,而安德健又和孙震关系极为密切,这一连串复杂的关系也才让关恒借着酒意有些冒昧的进了这番言。
可如果自己还要觊觎更高的位置,陆为民觉得自己似乎就有些太过于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了。
夏力行在走之前硬生生把刚刚担任正科级干部的自己给又擢拔了一级,已经已经引起了一些非议,好在这是从地委办下到双峰这个穷县里挂个常委职务,又有夏力行面和*图*书子在那里摆着,就算是诸如李志远、苟治良这些人有些不满也就是腹诽而已。
他只是觉得陆为民这个人有值得一帮的价值,既没有因为当初梁国威得势而过分靠近自己,也没有因为梁国威失势而冷淡自己,甚至他还感觉陆为民还比之前更亲近自己。
微醺的酒意让陆为民身上有些发热,两个人走在河边,小酌之后似乎思维变得更加清晰,谈兴也更浓。
关恒能说出这番话,也是有些推心置腹了,两人虽然在现实中已经隐隐结盟,但是那一层面纱却从未挑破,曹刚来也在不动声色的拉拢关恒,但是这种拉拢却又总因为关恒原来是梁国威的铁杆死党而横亘着一丝阴影,让曹刚难以放心释怀的把关恒揽入囊中。
陆为民挺明白了关恒话语中的意思,脚步也是一滞。
四月份双峰政坛地震,自己被一下子推上这个县委副书记位置上,从行政职级上来说县委常委和副书记是同级,但是这中间的差距体制内的人都清楚,自己能坐上这个位置,一方面是机缘凑巧,双峰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窟窿来,自己是唯一一个保持着较为清醒头脑的班子成员,也是善后的最合适人选,二来,孙震和安德健都在其中使劲儿,甚至连何铿都找路子帮自己疏通了,而陆为民估计夏力行也或多或少在里边发挥了一些影响力,加上李志远对自己的搞经济工作的能力还算是比较认可,对自己恶感不算太深,所以自己才会有这般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