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二节 基层少壮派

“咦,这有点儿像陆书记的车啊?”一个声音很低沉熟悉。
公然说像双峰这样的地方日后发展的希望是外资和私营经济,这可以说是这几个人从未听到过的论断,尤其是这位还是刚刚就任县里分管经济的县委副书记!
“老田,元国,怎么,这个时候还要出来看一看?”陆为民也收敛起了先前起伏的心思,笑着打趣这几个人,“黑夜里来看这个市场,是不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啊?”
陆为民也意识到了对方几人被自己这番话震动不小,不过他并不想掩饰什么,洼崮虽然现在在全县几项工作走在了前面,并不代表它就能一直延续,尤其是在双塬已经启动企业改制之后,如果洼崮不能从思想观念上彻底改变,并在行动中落实,那么被很快甩下是必然的,而这几个人都是四个乡镇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除了彭元国稍稍年轻一些外,其他三人都在四十开外,正当壮年,算得上是洼崮区里边的少壮派干部,如果能够从思想根本上予以改变,或者说有所触动,无疑对于日后洼崮的工作会起到相当积极的意义。
“陆书记!”“陆书记”
田和泰是洼崮镇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也兼着洼崮镇工业公司经理,当初也是最早向陆为民输诚的一批干部,和章明泉关系很密切,章明泉有意让田和泰到垛子口乡任乡长,也算是上一格。
一提起紧固件厂,彭元国就禁http://m•hetushu•com不住眉飞色舞,这是他就任党委副书记之后正经八百引入的第一个企业,虽然是从洼崮非标件厂裂变出来的企业,但是产品却和非标件厂有较大的差异,也算得上是一个新建企业。
“我是大忙人?有那么夸张么?我倒是和洼崮时候差不多啊。”陆为民摇摇头,“沙梁的长河紧固件厂现在怎么样了?”
在升任沙梁乡党委副书记之后,他就和妻子商量过几次是不是该去拜访一下陆为民,没想到陆为民很快就把洼崮这边的工作交给了章明泉,来洼崮的时间也就不太多了,想要找机会去拜访一下,又犯愁是空手去还是买点东西,拿不准陆为民在这方面的心思,让彭元国也是颇为犯难。
“嗯,老田、老陈、老涂、元国,培育一个企业不容易,作为一级党委政府现在就需要转变观念,不要觉得自己是管人管事的官,人家来找你都是求你办事儿的,这种观念就决定了你无法真正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干部,像我们洼崮这样的地方,先天不足,工业经济薄弱,可现在各地的财政收入又主要来源于企业税收,要想壮大财力,那就只有着力培养税源,引导扶持企业发展,这就是我们一级党委政府最重要的一项工作。”
陆为民这个观点论调,在区委和陆为民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彭元国早已经听说过了,但是对于田和泰、陈庆成和图书以及涂德福三人来说,就无异于振聋发聩。
“呵呵,元国请客,也不叫上我?”陆为民看了一眼精神抖擞的彭元国,比起在区委工作时的谨小慎微,现在的彭元国更多了几分昂扬斗志和精明,原来梳成小分头的头型现在变成了板寸,短袖衬衣扎在裤腰里倒是显得很精神。
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可以将这些原本无人过问的荒山荒坡承包租赁权进行公开招拍挂,对外地专业种植大户和农业企业开放,这样既可以为农村基层集体组织创收,又可以吸纳当地部分既无资金又无技术的农民务工增收,还能让这些农民学到一些种植技术,同时还可以进一步巩固以洼崮为中心中药材种植基地地位,进而也增强中药材专业市场的竞争力。
陆为民在市场工地门口站了好一阵,就这样默默地注视着这个大部分已经陷入沉寂的工地。
陈庆成和涂德福两人平时与陆为民私下并没有太多接触,一般也就是在开会时就一些具体工作听取汇报和部署,所以陆为民这一番观点出来,让两人一时间有点儿难以接受。
中药材专业市场建设工程只完成了一半,所有门面铺位已经全数租完,这个利好消息让佰达公司和洼崮区委以及洼崮各乡镇党委政府也都是喜出望外,这大大超出了之前的预期。
正是在外来药材种植专业大户来洼崮承包荒山换荒坡这一波风潮,也极大的增强http://m•hetushu•com了本地种植户的信心,四个乡镇都在积极的清理各自辖区内的可供发展药材种植的荒山荒坡,准备加大力度发展药材种植产业。
而外地人来本地承包荒山荒坡种植药材也极大地刺激了本地人扩大药材种植规模的积极性,陆为民在给几个乡镇的批示中也明确指出要欢迎和鼓励外地种植专业大户来洼崮地区承包荒山荒坡,并要切实做好各方面的配套服务工作,鼓励他们加大对农业基础设施的投入,寻求长期合作。
这一刻他很想抽烟,就这样依着车站在这里,看着这个市场从最开始的谋划到现在的破土而出,日渐成型,还要看到这个市场变成一个巨大的转换器,将周边地区的药材收购起来,然后通过渠道重新输送出去;看见这个市场吸纳成百上千的劳动力,为洼崮老百姓带来收入;看见相关的制药企业在这周围安家落户,为洼崮的发展增添助力。
“设备已经安装好完成调试正式生产了,合金会的那笔贷款解了燃眉之急,他们签了两笔订单,现在正在加足马力生产,昨天韩厂长去了浙江,主要是开拓市场,听说浙江那边的市场很好,而且他原来也有些关系在那边,所以我听他说今年他们厂要主攻省内和浙江两个市场,力争下半年实现产值四百万,利税四十万。”
是田和泰、彭元国、陈庆成以及涂德福四人,四人都是各乡镇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http://www•hetushu•com这个时候走到一块儿,多半也是刚吃完饭。
这个厂从找厂房到资金贷款最后到招工培训,彭元国几乎都是陪着韩长河,也为韩长河出了不少主意,帮了不少忙,尤其是在合金会贷款问题上,彭元国更是逐一说服了曹运达和霍志武,最终才算是让这笔贷款落到实处,这让韩长河也相当感动,为此韩长河到陆为民那里专门谈到彭元国对他的支持和帮助,以示感谢。
取得如此好的成绩固然与隋氏兄弟及其药商股东们的四处宣传游说有关,也和佰达公司在昌江电视台和《昌江日报》、《昌州晚报》以及周邻的各省大量宣传有很大关系,而在这份宣传规划中又结合着以洼崮为中心的昌南地区药材种植基地这一提法,也使得洼崮的名气直线上升,甚至已经有不少外地的种植户来洼崮考察,看是否有机会在洼崮及其周边地区承包荒山荒丘来种植药材。
“陆书记,您现在是大忙人,我们哪敢打扰你?”彭元国在陆为民面前还是略略有些放不开。
“对,好像是陆书记的车,津门牌照,没错,上次我看见过。”另外一个声音变得兴奋起来。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陆为民才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把他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田和泰还稍微好一点,毕竟他和章明泉关系较为密切,而且也早就通过章明泉向陆为民表明了自己态度,接触也就比较多一些,所以也大略知晓这位陆书和*图*书记在一些观点上相当“新潮开放”,但是像这样明确提出双峰的发展前途在于外资和私营经济这个观点还是相当刺耳。
“我希望你们几位不但要学会招商引资,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为这些企业发展排忧解难提供支持,尤其是要摒弃那种习惯于用有色眼镜看待私营经济的思维,对于我们双峰我们洼崮来说,只要能够给我们提供税源提供财政收入的企业,只要是按照法律范围之内经营的企业,我们就要一视同仁的给予最大支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我们双峰这种既无矿产资源又无工业基础的地方,其他条件也说不上多么特别的地方,国营企业是很难光顾我们这里,现在国家政策又不允许财政资金直接投入企业,我在这里说一句哪里说哪里丢的话,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要想发展撵上周围地区,能依靠的就只有要么是外资,要么是私营经济!”
紧接着几个身影出现在车后十几米远,陆为民走了两步,对方立即就发现了陆为民,“啊,真是陆书记?!”
“陆书记,我们也是凑巧,下午区里开了经济工作会议,这元国升了官,这么就一直不请客,这不大家几个都是负责这条线工作的,就闹着要敲他一顿儿,晚上就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喝了点儿酒,大家出来散散步,干脆就走着市场来看看进展。”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陆为民,这也让他又惊又喜。
几个人影都加快脚步小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