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四节 开窍启蒙

“这个问题我也曾经问过陆书记,不过当时不是这样问的,我只是问现在我们集体经济发展乏力,负债累累,也给财政带来很多隐患,可是国营大企业连双峰都不愿意落足,更不用说我们洼崮了,那我们洼崮怎么发展?难道就靠农业?可农业现在情况也受制于市场行情,粮贱伤农这种事情屡屡发生,我们这边就是中药材价格的波动也对种植户影响很大,而且都知道基层政府财政收入靠农业税不是办法,还得要靠工业,就以我们现在的情形,财政支出项目越来越多,支出金额也越来越大,教育要钱,水利设施修建要钱,民政优抚要钱,日常运转要钱,修路修桥改善交通要钱,城镇老街旧巷改造要钱,财政严重不足,那怎么来做到这一点?”彭元国一边梳理着思路,一边道。
彭元国也觉得这个问题颇难回答,事实上这个问题他也想过,也曾经问过陆为民,只不过问得没有这么直白而已,当时陆为民也回答的很详细,但是要想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而且还得要让田、陈、涂三人听得明白和信服,这就有些考校自己的口才了。
彭元国这一席话出来,比起陆为民先前的那番话带来的震动丝毫不逊,田和泰、陈庆成和涂德福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们心目中老百姓拥护共产党拥护政府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彭元国这番话当然不可能是出自他自己的脑袋,也只有陆为民怕和_图_书才敢有这样的观点,这些话换了在十多年前,只怕就会立马被打成现形反革命,就算是在现在,这番话也一样刺耳。
陆为民借着酒意的这一番论调结结实实的给四个乡镇负责经济工作的上了一课,彭元国之前在区委工作期间,也曾经听到过陆为民关于私营经济的论断,但是像今天这样透彻明白的诠释,也还是第一次,至于说田和泰、陈庆成和涂德福三人,就算是真的来了一会洗脑了。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下来,作为一级基层干部,他们多多少少也都有一些理论基础,陆为民这番话乍一听让人无法接受,但是细细想来,却又觉得的确如此。
几个人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谈笑着,苍穹如盖,繁星满天。
“老陈,老涂,元国,陆书记水平肯定比咱们高得多,他这么说,也说明中央也认可这个道理,你还别说,我有个亲戚现在在浙江温州那边,春节前回来一趟我和他一起喝酒说起,他就说温州那边基本上都是私人作坊,大点儿就是私人企业,万元户多如牛毛,还有话说,十万不算富,百万才起步,人家那边家家户户都不是做生意,就是搞企业,没出息没本事的人才去当干部。”涂德福也插话道:“你别说,他们那边和咱们比,要说自然条件,还不如咱们这边呢,可是人家就是家家户户都彩电冰箱录像机,现在还有不少人买了小汽车,那都不是新鲜事儿,http://m.hetushu.com这就是差距啊,或许这就是陆书记说的,这就是观念改变带来的变化?”
尤其是陈庆成,作为教师出身的他对理论观点上一直自诩颇有造诣,陆为民这番话颠覆了之前他心目中很多视若信条的东西,所以冲击很大,他也注意到彭元国对陆为民这番观点并不像自己这样震动,也估摸着对方早在区委工作时候也就有了这方面感受。
“我当时也问了一句,我说这好像有些背离了我们国家目前确立的政治原则,不符合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这一根本原则。”
陈庆成的问话也问出了包括田和泰和涂德福两人的心声,是啊,这彻底的放弃了集体经济,那也就意味着双峰这块土地上将成为以私营经济和外资为主体,那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基础何在?
一直把胸中这股郁结的气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倾泻出来,陆为民觉得自己全身似乎都要通泰舒畅不少,这才和几个人打了招呼,要他们没事儿多来自己办公室坐一坐,聊一聊,让田和泰、陈庆成和涂德福都很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感觉,连连应是。
“陆书记说,在一定层面下,所有制和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一样都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过分迷信所有制,反而会造成自我封闭,难以发展。他举了一个例子,提出当初解放前共产党在带领老百姓为了建立新中国是一个最关键的核心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和图书上更美好富足的日子,而不是什么虚无孔洞的所有制,为什么老百姓会支持共产党,就是因为共产党给了他们这个希望。”
“元国,陆书记这番观点让我们一时间都消化不过来,你是在区委和陆书记在一起呆过那么久的,你说说这个道理,这改制基本上让我们洼崮区的集体企业彻底消失,而现在陆书记又提出我们双峰发展的出路在于私营经济和外资,我也感觉陆书记并不看好外资在我们双峰的发展,可如果集体企业彻底消失,而大力扶持鼓励私营经济的发展,那日后我们双峰岂不是一丝一毫的公有制经济都没有了?那我们这还是社会主义制度么?社会主义可就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作为根本的啊。”
“老百姓的愿望很朴实,就是希望过上好日子,生活不断得到改善,怎么做能够实现这一点,我们就应该怎么做,而就我们双峰来说,也一样,在法律许可范围内,我们都可以尝试创新,这就是改革,而改革的目的也就是让老百姓收入增加,日子过得更好。做不到这一点,而空谈什么所有制,其实就是社会主义草和资本主义苗故事的翻版,那么老百姓就会质疑你、反对你,那么无论是谁在执政当官,都会相当危险,他还说了一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一级党委政府如果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拥戴,那么它就是不合格的,而不是上面那个领导认为你合格你就合格。”
彭元国叙述得很艰和-图-书辛,他也记不清当时陆为民是怎么说服自己的了,他只能用自己的话再来解释一遍。
“嘿嘿,能给夏书记当秘书的角色,没点真本事不行啊。”陈庆成也满脸沉思的表情点点头,“陆书记这番观点其实也就是小平同志那句不管黑猫白猫,带着耗子就是好猫的翻版。”
彭元国的话一步一步把其他三人的思维引入自己设定的轨道,也让三人认真思索着这一点。
作为一级党委政府以及党委政府落实到具体实处就是干部,其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而现在中央都提出了现阶段最突出的矛盾就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只要能给老百姓物质文化需求带来提高,提高生产力,那么采取什么手段方式都是形式问题了,改革就是为此而来。
“当时陆书记就说了,只要能够让洼崮贫困面貌得到改变,无论采取什么方式都可以尝试,外资和私营经济既然在宪法中都已经得到了许可,那么也就是符合法律的,如果洼崮只能有外资或者私营经济来落户发展,或者说只有外资和私营经济才愿意来洼崮发展,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我们为什么不鼓励支持?能给我们带来劳动力就业,增加地方老百姓收入,改善老百姓生活;能够带来财政税收收入,而我们又可以用这些财政税收收入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改善老百姓工作生活的环境,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这难道也有错?”
“老涂,hetushu.com这新鲜词儿你倒是现学现用说得挺顺溜啊。”田和泰也笑了起来,“今儿个陆书记算是给咱们上了一课,元国还帮咱们补了补课,不过说实话,陆书记来咱们洼崮才半年,咱们洼崮变化可不小,说句不客气的话,前十年也没这半年变化大吧?市场马上就要立起来了,估摸着至少能解决好几百人在里边干活儿做事儿吧?丰祥药业的招工广告一贴出来,报名人数超过两千,启明非标件厂和长河紧固件厂也招了还几十人,而且还搞培训,那可是要练一门技术出来,泥腿子摇身一变就能变技术工人,嘿嘿……”
“那陆书记怎么回答?”三人都异口同声地问道,显然对这个问题都十分关注。
“那不是咋的?听说那个虎泰生物科技一旦审批下来,也要马上开建,也要招工,我们乡里各村的书记主任都来打听,看能不能提前报名……”陈庆成也接上话,“这半年下来,比我干一两年做的事儿都更实在,干这些事儿,我自个儿心里也欢喜踏实,今年也能过个踏实年……”
看见陆为民的三菱车消失在渐渐暗下来的远处,彭元国默然不语,而田和泰却是反复咀嚼,陈庆成和涂德福则是尚未从这番话中消化过来。
良久,田和泰才打破了沉寂,“陆书记不愧是地委里边下来的,我听说他在岭南读大学就入了党,而且在读书期间就在岭南那边的私人企业里边去搞社会实践,这番高论就能看出人家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