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七十六节 欲望不同

陆为民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对杜笑眉的话也不太在意。
见陆为民对于两万块钱视若二十块钱一般无动于衷,杜笑眉心中也是惴惴不已,两万块!这几乎就是现在她十年不吃不喝的收入了,可陆为民竟然对这两万块毫无反应,甚至还能笑着打趣儿。
一时间房间里静得连根针落地都听得见,陆为民心也烫了起来,尤其是看到杜笑眉似乎连耳后都红了起来,整个空气里似乎都涌动着某种说不出的情意,陆为民再也忍不住探手一勾对方的腰肢,“啊”的一声中,杜笑眉惊慌娇羞的粉靥便呈现在陆为民面前。
两人谈得挺投缘,倒是乔庄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很少插话,陆为民也询问了一下白宏胜关于电杆厂的一些打算,白宏胜倒也没有瞒陆为民,谈了假如自己能够接掌这个企业的一些打算,比如积极开拓市场,另外要准备结合目前市场需求,进行产品升级,上预应力电杆生产线。
“还能是谁?这家伙一边说没钱赎买政府退出来的股权,这边儿却又这么大方,两万块,可真是舍得啊,只可惜明珠投暗了,我姓陆的恰恰不喜欢这个东西。”陆为民一边笑着摇头,一边道:“收起来吧,明儿个通知乔庄和白宏胜一起把它拿回去,也好有个见证。”
陆为民见对方这般作态,他也是过来人了,前世今生也算是情海欲河里打滚无数次的角色了,女人在自己这种话m.hetushu.com语撩拨下,有这般神态,那也就说明她内心早就是千肯万肯了,只不过碍于颜面羞臊罢了。
“老白,我想电杆厂的情况其实你很清楚,我明人不说暗话,我希望你能买下来,如果资金不够,哪怕买下一部分,然后只有职工持股会支持你,你一样可以获得这个企业的控制权,你不至于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吧?当然如果从长远看,我倒是建议你和你们那几个对电杆厂有信心的伙计,能把这部分股权都拿下来。”陆为民笑吟吟地道:“你不需要用这种眼光看我,在贷款问题上我可以支持你,但是在拍卖问题上没有条件可谈。”
“这白宏胜不怀好意,拿这两万块钱肯定是有所图谋,也不想想……”杜笑眉努力平抑了一下只滚荡的心情,这才小声道:“弄不好他就是故意想要来拉陆书记你下水……”
“说实话,我倒是看好白宏胜,这电杆厂改制是第一炮,打了哑炮我都不好交差,放眼看过去,也只有这白宏胜还算有些想法,也能抓得到问题核心,这年头,乡镇企业里要找上这么一两个有眼光有想法的干部还真不容易,不过这人似乎也太小看人了,笑眉,你说我姓陆的看起来真的像是喜欢不择手段搂钱的那种人么?”
白色包边的短袖衬衣在胸前用淡色丝线绣了一朵牡丹,黑色的胸罩从白色衬衣里透出一丝色调来,小西服领开得略和_图_书略有些低,隐隐能看到一线乳沟,肉光孜孜。
似乎听出了陆为民话语中隐藏的暧昧含义,杜笑眉脸一红,抬起目光飞快地看了一眼陆为民,却见对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杜笑眉心中顿时一颤,只觉得身上有些发热,似乎连腿也有些发软,瞪了一眼陆为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方,想要离开,但又有些隐隐不舍。
想起那一夜这对饱满的柔软就在自己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陆为民发现自己就有些难以自抑,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变得干燥起来。
“不,不行,薇薇和晓佳她们还在外边……”只来得及说出这两句话,陆为民就微笑着用手按住对方的嘴唇,有些霸道地道:“你觉得她们会这么不懂事的不敲门就跑进来?”
白宏胜又谈起了职工权益的问题。
“好了,好了,笑眉,你也把人心想得那样阴暗龌龊,白宏胜算是一个有些本事的人,他也犯不着来构陷设计害我,大概也是觉得这改制的事儿我在负责,那边钱理华又有叶绪平和钱理国的关系,想要寻求一个公平公正吧,他觉得我这收了他钱,他心里也就踏实了。”
“嗯,说得好,就看能不能克制欲望,我倒是觉得我在钱方面的欲望绝对没问题,但是面对有些人就很难说了。”陆为民忍不住调笑道。
这也让陆为民暗自觉得白宏胜果然还是有些头脑,居安思危,虽然现在普通电杆市和-图-书场也还不错,但是预应力电杆才是发展方向,白宏胜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就凭这一点,这家伙就要比钱理华和阎忠之流水平高出不少。
白宏胜没有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也被对方看穿了,心里也是一动,看了一眼一直只是微笑着喝茶的乔庄,见对方没有反应,只得叹了一口气,“陆书记,感谢你的信任,看样子我不把这部分股权拿下来,倒是辜负了你的心意了。”
一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乔庄两次看表示意,白宏胜才意犹未尽的起身告辞。
“陆书记,这是谁……”
白宏胜通过各种渠道也接触了诸如康明德、黄启才和韩长河等人,虽然这些人言语可信度需要打一个折扣,但是这些人对陆为民的评价都出奇的一致,尤其是在对陆为民个人品性上都很肯定表示此人对钱财方面不感兴趣,只对事业感兴趣。
在《公司法》尚未出来的93年,像这样集体企业的改制只能按照国家体改委发布的《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来改制,按照规范意见规定,成立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得超过三十个,那么按照县里和镇上出台的改制政策,一百多号职工均可获得一定份额的股权作为他们多年在电杆厂工作的奖励,他们这些股权则可以通过职工持股会来行使权力。
从侧面看杜笑眉蹙眉凝神思索的表情,修长的秀眉宛如弯月,嘴唇微微抿着,杜笑眉的双和_图_书眼皮不是很明显,但是她面部轮廓很有型,鼻梁很高,颧骨也略高,面部各部位单从某一处来看,看不出什么特比漂亮来,但是结合在一起,就像是起了化学反应一般,立即就糅合在一起,变成一个生动明媚的丰润美靥。
略一思索陆为民就反应过来,随口把杜笑眉叫了起来,示意她把信封拿起打开查看,杜笑眉也是吃惊不小,里边是两万块钱现金,崭新的一沓一百元的票子,似乎还散发着油墨香气。
“这是人谁不喜欢钱?只是看人能不能克制自己这方面的欲望罢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白宏胜大概也猜不透为什么会向着他,甚至不惜得罪叶县长和钱镇长,所以……”杜笑眉蹙眉想了一想才道。
“老白,我觉得适当溢价也是对电杆厂的一种肯定,如果按照原资产出让,既不公平,也很难服众,而且镇政府出资这么多年,资产增值也该有些补偿吧?不能说是政府的就该吃亏是不是?”陆为民一边笑着一边道:“多琢磨琢磨工作,把心思花在正事儿上,真要对厂子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就要大胆的去上,赶上这个潮头也许就能成就一番事业。”
“陆书记,这要搞分明就是要让我和钱理华竞争啊。”白宏胜苦笑着道:“我哪来那么多钱买下这个股份?”
感觉到陆为民的手已经摸索到自己背后的胸罩锁扣,杜笑眉再也忍不住,羞得满脸通红,“不行,今天真的不行,我m•hetushu.com那个来了。”
但是在目前情况下,恐怕很多职工都并不愿意持有,而更愿意以货币形式获得实惠,所以在改制意见中也就提出了,既可以设立职工持股会来持有这些分散的股权所占股份,也可以通过大股东出资赎买这些股权。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复杂,有关规定也有很明确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允许超过三十个,那么说穿了,也就是除开这百分之三十左右属于职工们的持股外,其余百分之七十也就是在一百五十万左右的股权资产要进行拍卖,既然是拍卖,那么就是价高者得,一百五十万资产,也许能拍到一百六十万甚至两百万,这就有一个溢价,你当然也可以从职工手上购买剩余部分股权,这就要看你自己本事了,只要是资源,党委政府不会干涉。”
陆为民相当踏实贴心的话让白宏胜的心也有些热乎乎的,虽然和陆为民接触不多,但是他也专门去洼崮那边了解了一下那边企业改制的情况,那边企业比起这边来要简洁明快得多,也没有那么多过场,但是程序却依然完善,都是通过了中介机构评估和县里有关部门组成的评估小组双重估价,达到统一之后,才推进赎买,而那边企业既有外来人购买,也有原来经营者赎买,当然那边的企业无论从规模还是效益上都远无法和双塬电杆厂相比。
陆为民也把二人送到了门口,这才回到房间里,却在沙发上看到一个牛皮纸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