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四节 机遇无处不在

“你都把我给卖了,我还能说什么?不过人家远来是客,我勉强算是半个主人吧,见个面欢迎一下,好像更符合人之常情吧?”陆为民笑了起来,“没准儿人家真是对咱们这旮旯地方的风景感兴趣,如果有机会能打开这个开发之门,我们双峰县委县政府那可是敞开怀抱欢迎的。”
果然,卓尔慢吞吞的走过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有没有兴趣和那边人认识认识?省旅游公司的一帮人,据说是专门来考察骑龙岭风景区,罗子田的老爹是省旅游公司的副总,今天他们来的还包括他们的老总,我估摸着你会感兴趣,所以把你给隆重推出了。”
“呵呵,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啊,你好陆书记,这么年轻,卓尔和我说起,我还真是有些不敢相信。”郑泽宁也是在官场上打拼多年的人物了,对于这种场合也是见惯不惊,伸出手来紧紧握住对方的手,一番上下打量,“志远书记在年前吃饭时还说丰州干部结构老化,哪有这种事情嘛。”
以省旅游公司为例,那也是副厅级单位,郑泽宁本身就是副厅级干部,罗耀祖也是正处级干部,其他几位除了两名驾驶员,也都是副处最起码也是正科级干部,所以对陆为民这个副处级干部并没有多打上眼。
见陆为民并不排斥,卓尔心里也就放下了一块石头,她也不知道郑叔叔怎么到省旅游公司当老总去了,记得前几m.hetushu.com年郑叔叔还在华泰实业任党委书记,和自己父亲是搭档,后来听说郑叔叔调到省政府里边去了,没想到怎么又到省旅游公司当总经理来了,所以刚才见面,郑叔叔才这么亲热,问自己和谁来的。
陆为民不认为省旅游公司眼下有这个实力来开发骑龙岭,但是这帮家伙这个时候跑来骑龙岭恐怕不仅仅是听了那个罗子田一番说辞就来了这么简单,尤其是像卓尔所说的还有省旅游公司的老总,这显然不符合常理,这里边倒是有些门道儿。
李志远在省政府当副秘书长时因为是联系常务副省长刘运书,和省里大型企业接触也比较多,省属企业的这些头头脑脑对李志远也并不陌生,多多少少都有些交情。
这林家和卓家都是省城里的名门望族,各种人脉资源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卓尔虽然和父亲关系恶劣,但是并不影响他作为林家和卓家子弟的身份。
要知道国内旅游产业真正红火起来需要以老百姓的腰包鼓胀起来为后盾,在潜在消费者尚未真正培养出来形成市场之前,过于超前的投入固然可以在前期市场尚未大热之前节省不少资金,占不少便宜,但是如果没有雄厚的资金实力作为后盾,那就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陆为民心中一动,省旅游公司?考察?骑龙岭这边风景虽然上佳,但是其地理环境限制了旅游资源的开发,要http://m.hetushu•com想把鲛湖——蝴蝶谷——灵鹫峰这一线开发出来,恐怕就不是三五千万能干得下来的了,就算是省旅游公司是省属企业,只怕现在也一样没这个实力来开发这里的旅游资源。
就从现在陆为民他们停车这里往里边走还得要有三公里左右,那称得上是探险道了,崎岖不平的山路只能靠人行,有些地段体力差的女同志还得要走一会儿休息一会儿,陆为民也只上来过一次,走到鲛湖边上,连蝴蝶谷都没有进去,就在谷口溜达了一圈就此作罢,至于说灵鹫峰、幽篁峡、摩天岭、黑木崖这些地方,就和其他人一样,只是耳闻了。
有句夸张一点的话,在昌州城里,出门随便踩着一个人的脚也得是什么正科副处,在乡下小地方副处级干部也许是显赫一时的角色,但是搁在这些昌州城里来的人眼中,那就算不上个啥了。
“郑总见笑了,我这就是滥竽充数。”陆为民也不意外,不卑不亢地道:“郑总一行里我们双峰考察也该说一声啊,我们县委县府也好扫榻以待,欢迎省里来的贵客,如果不是今天碰见,我们县里都不知道,李书记日后知道了那还不又得尅我们双峰县委?”
那边几个人在和卓尔说了几句之后,望过来的目光也就多了几分异样,陆为民就知道卓尔多半又把自己给卖了。
郑泽宁也是看着卓尔长大的,林和文和郑泽宁也是和图书多年的搭档,两人在华泰实业供职的时候相处得还算不错,不想有的企业党政一把手那么水火不容,虽说工作中难免有嫌隙,但是在郑泽宁离开之后,两人关系反而就更见融洽,两家也时有走动。
郑泽宁的话是实话,从省道315拐进来到垛子口乡政府驻地大概有四公里不到五公里的模样,除了从洼崮镇街口那一段有两三百米是打成了水泥路,剩下四千多米都是由机耕道改造而来的碎石路面,路况很差,至于说从垛子口乡政府往山里走,那就纯粹是山路了,前面一截坡度还比较平缓,到后面三四公里,那就真的当得起山道这词儿了。
“呵呵,看来我是误会了,我还以为是咱们双峰骑龙岭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勾起了郑总的兴趣,所以这才见猎心喜呢。”陆为民不动声色地回应道。
听说是双峰县委副书记陪着卓尔他们一行来的,这让郑泽宁也是相当惊讶,卓尔这丫头好大的面子啊,没想到林家在这偏远的丰州也能有如此威势,倒是让郑泽宁很是意外。
陆为民他们几个人就这么远远地站着看着卓尔过去打招呼,当中一个干瘦中年男子应该就是罗子田的父亲,两父子倒是挺挂像,另外还有一个身材魁伟的男子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在卓尔过去的时候似乎侧着头还正在问着罗子田的父亲,看到卓尔之后,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愣怔了一下之后这才拉着卓尔和图书的手一阵上下打量嘘寒问暖,笑吟吟的和卓尔又寒暄了好一阵,很是亲热。
陆为民这酣畅淋漓的一番话出来,让郑泽宁和他旁边的几位都顿时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先前听说这个年轻人是县委副书记,这些人虽然惊讶倒也不以为意,毕竟像双峰这样的穷乡僻壤,当个县委副书记在他们心目中也算不上个啥大不了的角色。
“郑总说得没错,前面我们要步行到鲛湖边上还有三公里,那道路比起刚才我们汽车走这一段不知道还要险峻崎岖多少,郑总不妨感受一下我们这边山民们的日常生活,但是我要说一句,也正是这样崎岖险峻的地势和道路才使得骑龙岭这一带的自然风景得以保存下来,要不郑总也是过来人,大跃进期间大炼钢铁,到处都变成童山濯濯,咱们丰州和双峰这边一方面占了偏远的光,另一方面险峻的地势也保全了这一方山水,而且我可以很自豪的说,不仅仅是我们骑龙岭,包括我们双峰的北边山区风景一样让人迷醉,都是人迹罕至的纯原始森林,在这里来旅游感受,比起国内那些所谓知名景点不知道要强多少倍,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来这里旅游,哪怕累点苦点或者贵一点,那绝对是物有所值。”
见那个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过来,郑泽宁立即确定这个年轻男子恐怕才是正主儿,还以为是个司机般的角色,没想到这么年轻就是县委副书记,真是人不可www•hetushu.com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郑泽宁远远望过去,除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还有两个都是更年轻年轻女孩子,只有一个女子年龄稍大,但也不过就三十岁左右,难道这个女人是双峰县委副书记?不像啊。
“郑总你好,我是陆为民,欢迎来我们双峰作客!”老远陆为民就笑着伸出手来。
“呵呵,陆书记太客气了,我们这几个也是听了老罗的儿子说起,又看了看卓尔那丫头拍的几张照片,所以见猎心喜,正好今天是周末,大家没事儿,一时兴起来看看,没别的意思。”郑泽宁也笑了起来,这个年轻人门道不浅啊,说起话来也是深浅得宜。
陆为民这两句话让郑泽宁意识到这位县委副书记还真有些道行,如果不说两句,倒是容易被对方轻看了。
“陆书记,恕我直言,这骑龙岭里边的风光我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识,但从那些照片拍出来的景致看的确不错,不过我们从省道315插上来,一路问着走,这山道不好走,我们注意了这路途,从省道315进来至少都有十二三公里了,从那个最近的集镇进来也有七八公里,全都是山道,前面三四公里还勉强,后边这几公里可真的就是考验汽车性能和驾驶员技术了。”郑泽宁也含笑道:“就这连来辆三轮车都没法会车的山道,加上从省道过来那几公里碎石路,谁要真有意把这山区风景开发出来,就这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就得让他打退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