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五节 见猎心喜

“呵呵,陆书记说得的确有些道理,若无这些崎岖山路阻碍,那岂不是人人皆能轻而易举入之,那这一方原生态的风光自然也无法保全下来了,不过是不是真的有如陆书记这么说的让人心醉神迷,恐怕也要等到亲眼一观才知道了。”
从停车处往山里走到正式进山还有三公里山路,不过这三公里山路也足足让一行人走了两个多小时,从下午三点过一直走到将近五点钟,好在天色尚早,估计要真的黑下来至少要九点钟。
三家酒店要说层次分明,昌江国际大酒店是五星级酒店,面向最高端客人,也是省委省府以及昌州市委市府认可的定点接待酒店,锦丰宾馆已经是四星级,接待省里边公务客人也是由省机关事务办明文规定的,昌山饭店虽然是三星级酒店,但是地理位置极佳,地处市中心,如果说经营得当,应该说酒店业会成为省旅游公司的一个关键点。
听得郑泽宁这么一说,陆为民倒是觉得有点儿戏的味道,也就乘势道:“郑总,我们这一趟来也就是溜溜腿儿,其实没打算走太远,也就是打算简单沿着浣花溪走龙门栈道到鲛湖,顶多也就是在蝴蝶谷里去看看,还往里边而走,路太险了,都是采药人踩出来的小道,不适合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进去探险,不过我m.hetushu.com相信即便是只看最外边这几处景点,也足以让郑总乐而忘返叹为观止了,要不我们一块儿?”
但是昌江国际大酒店的亏损几乎把锦丰宾馆的盈利全数吞噬,而昌山饭店的效益也是时好时坏,这一块本来是省旅游公司的基本板块反而成了鸡肋一般,面对日益激烈的酒店行业竞争,甚至连经营最好的锦丰宾馆都感受到了来自外资酒店的巨大压力。
郑泽宁调任省旅游公司担任总经理时间不到一年,省旅游公司是老牌省属企业,属下有昌江旅游大厦、昌江中国旅行社、昌江中国国际旅行社、省旅游汽车公司、昌江国际大酒店、锦丰宾馆、昌山饭店等多家实体企业,看似相当风光,但是只有郑泽宁自己清楚自己到省旅游公司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是什么原因。
旅游行业这几年来一直处于温吞水的状态,规模做不大,效益也谈不上,郑泽宁感觉在昌江老百姓生活水平尚未提升到一个可以拿出相当份额的支出用于旅游时,紧靠旅行社这一块要支撑起省旅游公司的盈利来,也不太现实。
陆为民猜得没错,郑泽宁一行并非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是来随便看看,但是的确是罗耀祖的儿子罗子田带回来的这几张照片触动了这一次骑龙岭之行。和-图-书
作为一个企业老总,最关键的核心就是要让企业实现盈利,省旅游公司摊子虽大,但是真正的赢利核心点却不多。
两队人合二为一,虽然卓尔对陆为民自作主张同意两队人结伴而行有些不满,但是她也知道这种情形下再要各走各的路,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而且也是自己把陆为民身份泄露的,要怪也只能怪在她自己身上。
昌江国际大酒店名义上是五星级酒店,但是其在内部管理上却是不尽人意,客房入住率始终不高,很多客人在住过了昌江国际大酒店之后甚至宁肯选择锦丰宾馆,而昌山饭店也是一家老牌三星级酒店,原来是省政协的招待所改造而来,交给省旅游公司接管之后就没有顺畅过,前年一场大伙虽然未出人命,但是也让昌山饭店损失惨重。
“行啊,不过最多只能歇息半个小时,我们要在九点钟之前赶到鲛湖边上,要不天黑下来就不方便了。”陆为民看了看天色,天气晴好,天黑下来也晚,九点半左右天色就要全黑下来了,他们必须要赶到鲛湖边上,只有鲛湖边上才有几户山民人家,要不就没地方歇息了。
而两家旅行社的生意也是不愠不火,只能勉力维持,这一切都让新上任的郑泽宁感到了巨大压力。
陆为民话语里颇为自傲,也有些和图书激将的味道在其中,郑泽宁自然听得明白,笑了起来,“陆书记,你这是在激将我们啊?我们这几个老骨头虽然老了点儿,但是要说硬朗也不逊色啊,就怕你们这一行几个人女同志,未必能扛得下来。”
但是陆为民这番话却让他们有些改颜相向了。
现在省内的旅游资源格局基本成型,各地原有的旅游景点资源基本上都被各地政府自行掌控,省旅游公司根本插手不了,要想发展,那就只有寻找新资源,即便是新资源也需要与地方政府合作,而且最好还是那些财政拮据却又拥有上佳旅游资源的贫困地区,只有在于这些缺乏资金的地方政府合作,省旅游公司才能掌握主动权。
前任老总平稳但是却有些暗淡的退下,给郑泽宁留下了一个并不让人的摊子。
“郑总话有道理,百闻不如一见,我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也只有等到大家看了之后才知道了。不过毛主席有句话,无限风光在险峰,要想真正一窥骑龙岭的全豹,恐怕一两天时间很难看完,从进山口开始到浣花溪、龙门栈道、鲛湖,蝴蝶谷,以及蝴蝶谷边上的灵鹫峰,那就得两天时间,如果还想往里边走,草海池、黑木崖和幽篁峡据说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绝佳去处,最后摩天岭、千重瀑和独门关那边,那就不是随http://m.hetushu.com便什么人都能爬得上去的了。”
反倒是旅游汽车公司下辖的出租车分公司盈利相当可观,但是对于省旅游公司这样大一个企业来,一个出租车分公司的盈利再是耀眼,也难以支撑起大局。
除了对酒店那一块有打算外,郑泽宁也一直希望能够找到新的盈利点,所以他把目光转向了旅游资源的开发上。
※※※※
在一次两家人的聚会时,罗耀祖儿子提到了位于双峰的骑龙岭和鲛湖,这勾起了郑泽宁的一些兴趣,最初也只是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思,但是看到罗子田拿出的几张照片的确很有视觉冲击,这才让郑泽宁有了那么一点心思。
所以郑泽宁在上任之后一直在思考怎么来打破公司目前这种死气沉沉的局面,酒店业那一块他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前期就有打算要调整人事,但是碍于自己刚到这边来任职不久,他也打算稳一稳,等自己脚跟站稳之后再来动手,一个光杆司令是肯定难以玩转的,他也需要一帮得力的助手和下属,而今天跟着他来骑龙岭的就是他在公司里的心腹。
“小陆,歇息一会儿吧,都有些来不起了。”喘着粗气的郑泽宁喝一口水,看见陆为民虽然也是汗流浃背,但是精神状态却很好,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老了,想当初在部队上时,这几公里山路简http://m.hetushu.com直不值一提。
郑泽宁对丰州这边情况并不熟悉,整个老黎阳地区十多个县,位于昌东南地区,而丰州从黎阳地区划分出来,也就成了昌南地区,之前郑泽宁来丰州这边的时候并不多,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像双峰这样的旮旯里居然也能藏着这样像骑龙岭和鲛湖这样的一块浑金璞玉。
面对外资大举进入昌州酒店行业,昌州酒店业竞争日趋激烈,仅今年上半年昌州就有两家港资和外资进入昌州酒店行业,下半年据说已经又有三家外资连锁酒店要进入昌州酒店,加上昌州酒店市场本来竞争激烈,除了老牌的锦丰宾馆经营还差强人意外,像前年才正式开业的昌江国际大酒店一开业就陷入了亏损的泥潭。
郑泽宁也点头称是,这年轻人很有点儿铿锵激扬的气势,看样子也应该是有些来头,话说回来,就算是乡下小地方,但是作为一级党委政府,县委副书记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当上的,郑泽宁对此自然清楚。
“好啊,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心情相当好的郑泽宁也吊起了文袋子。
“行。”和大家打了招呼让大家坐下休息一下,郑泽宁很主动地走到了陆为民他们这边来,他已经把称呼从陆书记不动声色的改成了小陆,这成功地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小陆你说你还兼着这个地方的区委书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