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六节 山景震撼

“这里风景的确不错,难得的是人迹罕至,现在的名山大川都被人踩热了,遇上节假日,都是人头涌涌,真正想要领略秀美山川风光,感受野外原始森林的气息,还得要走这些从未有人踏足的处女地才行。”郑泽宁转开话题,“但这里的基础条件的确太差了,要开发这里,的确难度太高了。”
这一带几户人家都是姓崔,老人算是辈分和年龄最长的,他的几个儿女中也只有长子还跟随着他住在湖畔,其他两个儿子已经下了山搬到了坝子里修了房子,而女儿更是嫁到了沙梁那边,算是真正脱离了山居生活。
“原来在丰州地委办,去年下来的,挂了一个县委常委,兼洼崮区委书记。”陆为民也不想在郑泽宁面前打什么哑谜,一方面他是的确想要和对方拉近关系,看看省旅游公司是否真的有兴趣来双峰这边开发旅游资源,虽然他不认为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另一方面以郑泽宁的身份,要想摸清楚自己的底细也不是什么难事,还不如大大方方摊开来说。
“你说的出事儿就是亚洲国际那件事情吧?”郑泽宁消息也很灵通,略略一想就想起了丰州这边出的事儿,“县里边损失很大?”
陆为民也被震撼了一回,上一次来得太匆忙,说实话也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静下心来细细享受这份美景,而眼前落日余晖下湖天一色m.hetushu.com的绝美景致,的确是他从来未曾感受过的,甚至比他在泰山看日出更让他有一种震撼感。
错落有致的水岸一点儿也不单调,他们抵达的这一边岸边呈扇贝型散开,一些个小岬角相互交叠,一直蔓延到岸边的树林向着湖中探出它们最富有活力的枝桠,层层叠叠,再加上从岸边沿着树枝攀爬而上的藤蔓植物垂落下来,竟然在湖岸边上形成一道如帘幕般的奇丽风景。
“我原来在丰州地委办工作,给地委书记夏力行担任秘书,夏书记离开丰州时我就下来到了双峰。”陆为民补充解释道。
“太美了,相机,相机,相机呢?!”
“暂时由我来负责经济工作。”陆为民也不隐瞒什么,“双峰经济情况不佳,又出了一点事儿,财政拮据,所以发展难度就更大。”
几幢散落在湖畔缓坡上的老木屋就像是在一幅水墨山水里注入的生机,蜿蜒的小道沿着湖畔把这几幢老式木屋连接起来,迎着已经渐渐黯淡下去的金色天幕,给这些外来者带来的视觉冲击不知道比那些照片要真实直观几十倍几百倍!
他的语气很平和,既无那种炫耀之意,也没有那种因为是秘书身份下来占了便宜那种忸怩,就像是谈论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让郑泽宁也暗自点头,的确是见识过大场面的角色,这份不卑不和_图_书亢宠辱不惊的气度,在这个年龄段,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具备的。
“嗯,暂时还没卸任,之前我就是洼崮区委书记,五月份之后才担任县委副书记。”陆为民的回答很简洁明了。
“郑总,要我说这里的基础条件并不差,而且正如你说的,如果真的是一马平川,估计没有人来看,奇山秀水往往藏于深处,你看从省道315过来,开车走了多久?半个小时吧?从我们停车处到这山口,两个多小时,这还是在未经任何整修的山路情况下,其实稍加整修,就可以弄出一条汽车直接开到山口的道路,到时候也就是顶多二十分钟就能直抵山口,要说景色,我们走这一段还根本谈不上,等郑总你进了山,到时候你才知道我有没有夸口。”
“行啊,小陆,你这张嘴舌绽莲花,我说不过你,我还是那句话,眼见为实。”郑泽宁也笑了起来,“不过你刚才说的稍加整修这个词儿可真是有点儿太轻巧了,我估摸了一下我们走过来这段路,以这个地势和坡度,要想弄上一条直接可以开到我们现在歇息这个地方,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要照顾到周围风景不能受到太大影响的情况下,这就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郑泽宁想了很久,实在忍不住,插话问道:“小陆,你不是一直在双峰工作吧?原来在哪里工作?”
www.hetushu.com犹如一枚从天而降的巨大琥珀,就这样镶嵌在群峰之间,孕育了无尽的钟灵明秀。
老人姓崔,据说是南北朝时南迁的崔氏大族,不过崔姓在洼崮并不算大性,垛子口这边山区中倒是姓崔的不少。
随着山区和外界接触日多,来鲛湖湖畔的人比起前几年来已经多了不少,不过像陆为民这样一来就是十来号人的时候并不多。
“赶紧,赶紧,天要暗下来了,快一点!”
无论是郑泽宁他们那边的几个人,还是卓尔、范莲她们几个女孩子,都是兴奋得手舞足蹈,都来不及多想什么,就在岸边上拉开架势,摆起pose,舞弄起来。
先前在浣花溪感受到的那种清脆自然带来的愉悦,龙门栈道上踩着那古木带来的厚重古韵,这个时候突然变成了如此深沉静谧,让人全副身心似乎一下子都变得空灵剔透。
“分管经济?”郑泽宁对地方党委政府这一块的工作也并不陌生,部队上不少战友也都在地方上工作,现行体制格局下,党委基本上大的工作方面都起着主导作用,原本该是政府的一些具体行政工作,也被党委越俎代庖了,政府更多的是起着协助的职能作用。
一行人就这样静静的伫立在湖畔,默默地看着眼前这副让人心醉神迷的美景,一直到那个老渔夫上岸,笑着向他们走来,这一群人才如梦初醒般的叫嚷hetushu.com起来。
一望无际的湖面没有半丝涟漪,只有斜挂在碧空中的一抹弯月映在水面上。
见陆为民他们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老人也相当热情的去帮陆为民他们安顿,对于政府干部来,淳朴的山民历来是热情中带着尊敬,这种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热情让陆为民一行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
“嗯,不少,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底子就薄,再出这么一桩事儿,又不知道得多花多少精神才能补得回来。”陆为民略略振作了一下精神,“不过好在双峰老百姓朴实,干部队伍也相对单纯,只要走对路,要想赶上去,也不是不可能。”
“千万别浪费了,来,大伙儿赶紧,否则要后悔一辈子!”
夏力行的秘书,这就不奇怪了,夏力行高升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他的秘书没跟他去省里,留在丰州,自然要安排一个好位置,不过很难说这个双峰县委副书记就真的是什么好位置了,当然如果只是镀镀金,过渡一下,倒是无所谓,但郑泽宁感觉陆为民不像是那种单纯只来镀金染一水那么简单。
所有人都被这绝美的一幕画面给震住了,包括陆为民、卓尔和隋立媛,虽然他们曾经来过鲛湖,但是却从未在这个季节这个时段来到这里,而今天这一幕让他们毕生难忘。
带着斗笠的老翁,满脸皱纹而又充满活力的笑容,粗糙而又富有力量的握m•hetushu•com桨大手,那简陋的渔网,和混杂着淡淡清新的鱼腥气,无一不让人感觉如来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一艘独木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从那些个垂落在水中的藤蔓植物里穿出来,无声无息的剖开湖面,形成一道流动的镜面波纹,缓缓地扩散开来,那每一道波纹都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能感受到那一抹凉意沿着波纹从水面冉冉而来。
※※※※
“丰州地委办?”郑泽宁点点头,难怪,地委办下派的干部,那自然要提拔一级,但这么年轻干到副处级,那也是相当少见的了。
郑泽宁从未见过如此深邃纯净的湖,湖岸水光变幻,沉没在水中的树干,可以清晰地看到的树干每一处岁月的留痕,就这样静静的卧在水中。
“郑总,天文数字这个词儿要看怎么来看?对于双峰这样的穷县来说,可能的确是天文数字,但是对比开发出来的这片风景日后可能的受益,那就未必了,郑总,咱们现在先别说这话,等我们到了走浣花溪过,再踩上龙门栈道感受一下古栈道的古韵,再在鲛湖边上歇息一晚,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物有所值了。”
陆为民朗声笑了起来。
那个从独木舟上下来的老人记忆力很好,一眼就认出了陆为民,虽然年近古稀,但是身板却硬朗得很,而卓尔和隋立媛她们俩上一次来也是在他家住的,见到陆为民他们这一大队人上来,也是相当热情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