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七节 起心

“当然有,郑总你也看见了,鲛湖周边基本上都还保持着原生态,而它的最大魅力也许就是这种原生态景致,也只有处于这种封闭状态下,它的原生态景致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存下来,而一旦来的游客多了,也许这种魅力就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褪。”陆为民目光幽幽,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一幕。
“为民,你有心事?”夜色迷人,静谧的四周除了不知名的虫鸣声,显得安静异常,湖岸边上的篝火依然熊熊,卓尔正在爱理不理的冷着脸对着罗子田,而开尼桑途乐的那个年轻司机却显得格外兴奋,坐在范莲和朱杏儿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讪着;郑泽宁和罗耀祖则没有看见人,另外两个省旅游公司的中层也没见人影,大概都是跟着郑泽宁去了。
“嗯,的确如此,相较于这里的美景,这一点距离就真算不上什么了。”郑泽宁不想在这个话题说什么违心之言,对方是个直觉很敏锐的角色,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拿捏矫情,破坏了双方这种刚刚培养起来的某种默契和私交。
有时候前世记忆反而成了一种包袱,让自己考虑问题时总下意识地想要去顾虑更多,总想要设计一条更为完美无缺的路径,让自己能最迅捷最圆满的达到目的,但这是不是也就丧失了在努力奋斗中的一些乐趣了呢?一件和图书事情如果连半点悬念都没有,按部就班,水到渠成,就失去了奋斗的激情,人生若此,那就真是无趣了。
※※※※
陆为民心中一喜,也有些惋惜,一旦进入商业开发,这里的美景最多十多年也许就要变得泯然众人,和那些大红大火的风景名胜一样,成千上万的游客到来,哪个地方能保持清醒头脑,哪个企业又能眼睁睁地看着钱不挣?有这样美好的前景预期,谁又能拒绝开发?
“那郑总有没有什么其他想法?”陆为民歪着头含笑问道。
夜色渐浓,看着屋里的篝火堆燃起,涂抹了一种特殊植物香料的烤鱼不时滴下一滴油脂,落入火中,发出嗤一声响,火苗随之跳动起来,然后又恢复正常,浓烈的香气袅袅在木屋里弥漫,让人胃口大开。
现在国企都不好过,陆为民估摸着省旅游公司也差不离,盘子大并不意味着腰包就鼓胀,省旅游公司之前也没有听说在旅游资源这一块上有什么大动作,郑泽宁虽然动心,但是还只能说是有这方面的意思了,真正要让省旅游公司起心,恐怕还得要做不少工作,不过陆为民不打算再去多说什么,欲速则不达,相信今天的景致已经让旅游公司这帮人感触甚深了,再去多谄媚,反而会让日后的谈判处于不利的位置。
就像自己和她之间的事情和-图-书一样,自己一个大男人,和她有了这种亲密关系,她一样能淡然自若笑对人生,反倒是自己却是畏首畏尾,昔日的昂扬之气似乎一下子就被阉割了一般。
“小陆,你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悲观了?不错,诚如你所说,这里的美景可能很大程度得益于它的未开发,这也是它最大魅力所在,但是这种原生态的美我想也不像你所说的那样脆弱,只要在开发的时候注意有意识的去保护,另外在开发出来之后,注意控制客流量,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郑泽宁笑了起来,他听出对方话语里的试探之意,没有掩饰地道:“小陆,要说我们这一行人来专门走骑龙岭来是纯粹来玩儿,肯定没有人相信,但是在来之前,我们的确没有多少其他意图,或者说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在看到这座湖泊之后,我得承认,我有点儿动心了。”
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工作也是如此,自己何须顾忌太多,一会儿担心曹刚的态度,一会儿又要顾及虞庆丰的感受,其实很多问题并非想象的那么复杂,做好现在手中的每一件事情,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每一件事情,足矣。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真不希望郑总有什么想法,但是从工作和全县的角度来看,我又真心希望郑总能有一些想法。”陆为民回答得很巧妙。
隋立媛很聪明,保www.hetushu.com持着一种很知性温良的气息,而且略显有些少言寡语的态度更让人对她印象很好,连卓尔都很喜欢她,范莲和朱杏儿两女这一段时间里更是和她感情好得如胶似漆。
“我只能说但愿如此。不是有句话么?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一百的时候,资本可以践踏一切人间法律;达到百分之三百的时候,它就敢凡一切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真正当这里被开发出来,利润滚滚而来的时候,谁能说环境承载量受不了,不让更多的客人进来?”陆为民并不认可郑泽宁的观点,但是随即又把话题拉回来,“当然,可能我有些杞人忧天了,现在还根本谈不到那一步来。”
“小陆,你是不是希望有什么其他想法?”郑泽宁也笑着反问。
“没错,一旦进入商业开发阶段,金钱的魔力之下,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挡得住,即便是我们主观想要保护它,但是我们很难做到。”陆为民摇摇头,“这就是一个矛盾的悖论,没有游客来,这里自然就能维持原生态环境,但是我们却希望这种原生态景致能够吸引更多的游客来观赏,让游客们感受到我们双峰风景的奇美,同时又能带动我们这一地的经济发展,让这一片风景能够给我们这个地区的山民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而游客来得多了,这里相当脆弱的生态环境也许就会www.hetushu.com遭到无法修复的破坏。”
“怎么样?郑总?”陆为民拿起一根用铁签穿好的烤鱼,学着周围山民们娴熟的姿势,在火头上笨拙的转动着,“我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还是千言万语难以描述其身临其境的感觉?”
郑泽宁这一年来也是对旅游资源这一块很花了一些心思来琢磨,但是他的确没有想到藏在双峰这旮旯里居然会有如此让人迷恋的美景,今天这一行,还真有点儿让他喜出望外,而更让他感到兴奋的是,居然能在旅途上遇到陆为民这个双峰县委副书记,这不能不说有点儿机缘巧合的味道。
既然无可回避,或者只有一条路,那还不如就是自己好好去干,力争把不利因素降低到最小,这样做才是积极面对人生的态度。
“嗯,看见如此美丽的风景,想到一旦这里要开发,也许就一切就会大变样,如此美景将成为记忆,可是如果不开发,垛子口乡的老百姓却又只能守着这宝山而受穷,这种矛盾心理的确让人很纠结。”陆为民背负双手,漫声道:“这大概就是辩证法吧。”
见陆为民居然没有再深问下去,郑泽宁也有些惊讶,不过他知晓了陆为民的来历之后也知道陆为民非普通人,在眼界见识和城府胸襟方面自然也有其不俗指出,所以也就知趣的没有再深说下去。
“为民,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一点儿?如果你hetushu•com觉得这里真的需要开发,而且这里也必须要开发才能让老百姓生活好起来,那就去做,顶多也就是在开发的时候注意保护就是了,也许你不愿意开发,换了一个其他人来开发,也许比你自己来操作结果还要糟糕许多,与其那样,不如你自己来做。”
“你是担心一旦这里被开发出来,来的游客太多,环境承载量过大,会影响到这里的生态环境?”郑泽宁讶然道。
陆为民心也微微一动,隋立媛说得很真实,有些事情患得患失太多,反而弄得无所适从。
见陆为民心事重重掩不住的郁结表情,隋立媛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郑泽宁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当初的预测有些谬误,“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没想到藏在这群山之中居然还有这样一处世外桃源,简直美不胜收,这个湖简直就是镶嵌在我们昌南的一颗宝石,如此明澈清冽的湖泊,而且面积这样打,植被水土保持得这样好,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过了。”
“哦?有区别么?”郑泽宁点点头,问道。
“郑总,更重要的是它距离我们如此之近。”陆为民若有深意的加了一句。
郑泽宁对这里动了心,陆为民感觉得到,但是陆为民还是觉得郑泽宁未必有这个魄力敢来吃这个螃蟹,就如郑泽宁所说,前期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太过巨大,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接得下来的,省旅游公司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