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九十节 女人心

想到陪伴这个词语,陆为民心中微微一颤,自己和这个女人之间的这种关系,能用陪伴么?能一直延续下去么?
不出他们所料,这些人也只爬到了半山腰的瀑帘洞,就再也没有体力往上走了,当然时间也不允许了。
总之这一趟走下来,把省旅游公司一帮人累得够呛,但是陆为民感觉得到对方的兴头都很足,这也更加深了陆为民的信心。
“我问过隋棠了,她说她愿意在双峰县中读书,不想去丰州,这丫头很自立,初中也没让我操什么心,上高中就更没问题了。”隋立媛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发髻,一边无可奈何地瞪了一眼陆为民。
当崔老汉的大儿子一路上如数家珍的把这些个风景妙处一一道来时,省旅游公司这帮人都禁不住长大了嘴巴,这辛辛苦苦走了一整天,甚至连一小半地名都没有走到,这要真一处一处走下来,那不得一个星期时间。
陆为民和隋立媛他们一直等到快六点钟才等到这帮人下来。
虽然明知道身旁男人那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但是隋立媛却真的没有力气动弹了,刚才那狂风骤雨般的欢爱已经耗尽了她全身所有的力气,而小别胜新婚之后无牵无挂的放开心扉,也让她忍不住想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这个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要想一鼓作气上到灵鹫峰顶,就得在蝴蝶谷内歇http://m•hetushu•com息一晚,然后一大早就得要上山,花半天时间走到瀑帘洞,这个时候有两个选择,要么在花半天时间上灵鹫峰顶,在灵鹫峰顶歇息一晚,再从山后下山直接走幽篁峡再到黑木崖,也可以从瀑帘洞绕山而过直接走葫芦汊,然后从葫芦汊走灵鹫峰后的黑木崖,从黑木崖再穿越独门关上摩天岭,那又得要一天时间,而且还得要体力特别好的人才行,一般人事难以支撑起这样大体能消耗的运动的。
※※※※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自惭,前世今生在这上边自己似乎都是难以自控,也许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陆为民也斜倚在草地上,但是目光却死死的落在身旁这具胴体上。
见陆为民没有吱声,隋立媛又道:“你不是说你会尽最大努力让这帮人参与骑龙岭风景区的开发么?如果这里真的能开发,我觉得我可以在这里开一家旅店或者饭庄,就像你说过的国外那种廉价的青年旅社。如果开发不了,我也可以在中药材市场那里租一个门面,开我的豆腐饭庄,我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
“为了你的这个愿望实现,我也要努力促成省旅游公司这帮人不能白走这么一趟。”陆为民打了个响指,郑重承诺道。
“你刚才在想什么,还在想我和你说的事儿?”隋立媛很和*图*书敏感,注意到陆为民似乎有点儿心事。
妩媚无比的白了陆为民一眼,隋立媛却不再穿泳衣,而是蹲着身子就这么悄悄的滑下水,就在水中细细的洗了洗,这才起身找到浴巾,擦拭干净,把衣物穿上。
崔老汉的大儿子也相当实诚的告诉对方,那也用不着,按照他的速度,这么走一遭,三天时间足矣,换了像旅游公司这帮人,大概就得要五天时间了。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自己的生活会是怎么样?隋立媛无从想象,从县公安局的审讯室,再到自己的小饭馆里,再到翠庭饭店那一夜,最后再到那一晚自己没羞没臊的跟随对方到了他的宿舍里边儿,这一幕幕显得那样光怪陆离却又如此顺理成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从最初的敬而远之到最后心甘情愿钻进对方怀中。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恩赐,能够让这样一个女人陪伴自己?
“嗯,我喜欢你所说的那种青年旅社,既为游客解决了问题,在经济上也能为他们节约。”隋立媛听陆为民提及过国外的青年旅社,她很喜欢那种简单朴素但是功能齐全的廉价旅店,而如果能够在鲛湖湖畔开上这么一家青年旅社,最好能再经营一家饭庄,那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我只能说尽我最大努力来实现开发,但是要开发这里需要投入很大,省旅游和-图-书公司未必有这个实力,也还要看他们的领导有无这个胆魄。”陆为民恋恋不舍的把手从对方胸衣中收回来,放在自己鼻尖做出一副醺醺然的享受模样,看得隋立媛一阵大羞,狠狠的揪了陆为民一把,疼得陆为民呲牙咧嘴,“你想开旅店?”
“嗯,不完全是,你不去丰州,那隋棠读书怎么办?”隋立媛不愿意去丰州,这有些出乎陆为民意外,因为他之前都已经帮隋立媛联系过了,但是又觉得在情理之中,隋立媛不是那种甘于生活在什么人羽翼之下的女人,她更喜欢按照她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
还有岳霜婷,那一次分手之后,她也给自己打过一次电话,虽然言语间似乎显得很淡然,但是以陆为民对她的了解,越是这种淡然,越是说明这个女孩子对自己的上心,他也鬼使神差的回过一次电话,在电话里就能感受到对方刻意压抑的惊喜,打通电话他就有些后悔,但是却晚了,这似乎就是一种冥冥中的缘分。
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爱这个人,那就把一切奉献给他,隋立媛脑海中突然间浮起这样一句话。
雪白如羊脂玉般的肌体欢好之后呈现出一种娇媚动人的肉红光泽,如新剥蚌肉,又似煮熟的鸡蛋敲开壳儿,那份腻滑光润,和身下碧绿的草地以映衬,更浮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艳美。
这一片也就是鲛和-图-书湖西岸的主要景点,而鲛湖东岸和这边又略有不同,如果说湖西岸是先易后难,那么湖东岸则是先难后易,从湖东岸走首先就要翻越险峻的缥缈峰,缥缈峰深入湖中,终年水雾缭绕,据说在峰顶可以领略飘渺成仙的感觉,从缥缈峰而下就到了起伏成片的曼陀花岭,曼陀花岭之旁有燕子坞,据说在这里的紫燕成群,栖息在湖畔崖壁之上,也成为一景,从燕子坞往下走地势就比较缓和了,十二连环湖汊,在这里成了一片近似于沼泽湿地,要从这里一直往下绕着湖边走才能最终绕回到葫芦汊,算是绕湖一圈。
如两根圆润的玉柱在那一处幽暗莎草合二为一,柔软平滑的小腹丝毫没有生过孩子之后的赘肉,两肋看不到印痕,一直向上到惊心动魄的那一对凸起,如粉剥鸡头肉般的两点,因为兴奋之后余韵尚未彻底消去而依然耸立,乌黑肥大的发髻因为和草地的亲密接触而散乱下来,灿烂若云霞的双颊,再到那醉美情意浓得散不开的双眸,陆为民不得不叹息世间造物主的不公平,为什么把如此多的美好因子都赐予一个人。
不过崔老汉大儿子也说了,如果要从水上走,那就简单许多,穿湖而过,需要走上一天半天的地方,也就是一两个小时就能到,只不过山中林间的许多妙趣就难以体会到了,当然在湖中又是另一番风情感受,自http://www.hetushu•com当另论。
陆为民也惊醒过来,见隋立媛还在找泳衣,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这个时候还穿什么泳衣,就这么裸泳得了。”
自己有女朋友,而且关系还相对稳定,甚至还有那么一两个对自己心生情愫的红颜知己,苏燕青和自己一直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似乎每个星期不通两次电话,就总觉得缺少一点儿什么,他不知道苏燕青是否也有这种感觉,但是他的确感觉到了。
这个问题陆为民不是没想过,但是每每想到这个问题,他就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隋立媛终于从那种漂浮状态中恢复过来了,她注意到自己身旁的男人神情似乎有些怔忡不定,一只手掩在胸前,一只手遮在腹下,坐起身来,寻找着泳衣。
陆为民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一旁观看着美人出浴这一幕,那份愉悦委实不足为外人道。
陆为民的手又已经探到了她的胸前,肆无忌惮的撩开她的乳罩,揉弄着那对让人爱不释手的豪乳。
自己在情欲上有些泛滥了,这一点陆为民自我剖析过,在杜笑眉家中那一晚如果不是悬崖勒马,也许自己就真的又和杜笑眉跨越了那道界限,而在自己房间那天不也是如此,如果不是杜笑眉恰巧身体不方便,也会有同样的结局。
欢愉之后,隋立媛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如同漂浮在云端上,只想躺在这草地上静静的休憩,啥也不想,啥也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