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九十五节 要学会适当越位

“放心吧,县长,我知道怎么对付这帮人。曹书记不也是这个意思么?他要装聋作哑,让我去唱红脸,我们合谋来演一出戏。”陆为民无所谓的耸耸肩,郑泽宁和李志远可能的确关系不错的,但是在涉及公事上,顶多也就是协商,没有自己这些小角色在前面蹦跳,哪能创造机会让领导们坐下来把酒言欢?
“曹书记这么对我有信心?”陆为民似笑非笑的替李廷章把茶杯里的水倒上,这才又一屁股坐下,“他就不怕我替他捅娄子得罪人?”
“县长,看来我是无论怎么表现也是难以让曹书记满意了?”陆为民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
“我看曹刚现在也有些纠结,但我估计迟早他要有个决断,所以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就是你的机会,而你现在分管经济工作,在我和老杨现在都在数日子放手的情况下,你干的工作上边儿都能看得见,尤其是现在经济发展成为全党全国的中心工作,其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现在的机会,好生做出一番成绩来,这也能给你在上边增加分。”
陆为民的话让李廷章也有些意外,盘算了一下,的确也是如此,省里边什么时候效率变得如此高效了?而且地区里边也这样重视,肯定是有省里原因,刘省长是常务副省长,专门抽时间出来开这个专题会,足见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地委书记李志远原来是联系刘省长m.hetushu.com的副秘书长,也难怪会这样重视。
“而且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省旅游公司原来情况不太好,下辖的几个板块效益都不尽人意,班子所以才进行了调整,郑泽宁新官上任提出了要巩固现有的旅行和酒店业业务,另外要加大力度开拓新市场,主攻旅游资源开发,据说省里要成立省旅游投资开发公司,就是郑泽宁说通刘省长一手推动的,由省旅游公司和省投资公司出资组建,省旅游公司是控股股东,这个旅游投资开发公司的目的就是要投资开发旅游资源,在来我们双峰骑龙岭考察之前,他们还考察过青溪、洛门等地,所以他们这般急切,也是看准了我们骑龙岭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
“嘿嘿,县长,要说这活儿还真只能我这种愣头青来干,要不曹书记和你来做了,那不是没退路了?”陆为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语气也变得有些火辣起来,“这又是一场利益争夺的恶战啊,省旅游公司那帮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了解过,郑泽宁和罗耀祖都仗着和李书记原来有些香火情,就想要把县里扛着压着,哼,哪有那么好的事儿?毬大吓傻婆娘!随便抬两个领导出来就把谁吓到了,那我们县里干部还要不要吃饭?地区也是,只顾着招商引资数据漂亮,让我们让步,不管我们生活了,那行啊,七百多万干部集资款他们来替我们还和_图_书啊,要不工行那一千万贷款就算到地区头上,县财政不管了,也行,他们干不干?”
李廷章这番分析可谓由衷之言,尤其是对虞庆丰、孟余江和叶绪平三个人的分析可谓精准到位,也对曹刚现在对虞庆丰和孟余江的心态把握得很准确,姜是老的辣,别看这么久来李廷章一直不怎么吭声,但是却对县里的情况是洞若观火,能坐上这个位置,虽说在梁国威时代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能屹立不倒,自然也有其道理。
“哦?有这回事?”李廷章皱起眉头,心中也有些唏嘘感叹,给省委秘书长当过秘书的人的确要在人脉资源上比起其他人有太多优势了,这些情报怕是地区里边也未必清楚,而陆为民一两天时间就能了如指掌,“这么说他们是志在必得了?”
对于李廷章要走这不是什么新闻,但是关键是在他走之后谁来接任?
陆为民不吭声,他知道李廷章话语未完。李廷章能如此推心置腹说这番话,那也是很够意思,陆为民对李廷章一直很尊重,即便是在亚洲国际事件之后大家都知道李廷章在双峰是日薄西山了,但陆为民却一样态度未变,而有安德健这层关系在里边,也让两人在某种环境下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县长,那个郑泽宁也不是简单角色,我碰到他们一块儿是上个星期六星期天的事情,今天才星期几?星期四,他们就已经把情况反馈到了省里,而http://www.hetushu.com且还是刘省长亲自过问,我也得到消息,星期一下午他们又杀了回马枪,省旅游公司又有几个人进了山考察,还是找崔老汉的大儿子带路,这一次走的湖东缥缈峰那条线,星期二晚上才下山,连夜就回了省里边,星期三下午刘省长就召集省旅游公司和相关部门开会,今天地区这边动作就下来了,效率之高让人都难以相信,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很看好这个项目!”
“为民,你可合适一点,不要过火,省旅游公司老总和李书记关系很密切,你注意一点儿。”李廷章听得陆为民最后语气里都有一丝火气了,也吓了一跳。
“嗯,我是这么看的,本来他们志在必得是好事,咱们可以待价而沽,可这地区里边横插一脚,李书记这样的态度,我们县里怎么能来和省旅游公司谈?”陆为民吐出一口气,“还好我没去,装作不知道,县长,你和曹书记也就装着不知道,看我来和省旅游公司这帮人好好斗斗法吧。”
“为民,我知道你的想法,曹刚打啥主意我想你也清楚,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过火,别给领导留下你就是只会在前面猛冲猛打的急先锋印象,也得要有一点练达老到胸有沟壑的城府,我的意思你明白么?”李廷章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斟酌着言辞,见陆为民目光中也有些若有所悟,才又道:“我这个县长顶多也就还有半年,现在也就是当个裱糊匠,帮曹和-图-书刚圆圆场面,让他尽快熟悉情况进入状态,我一走,这个县长位置谁来?”
陆为民粗鲁火爆的话语让李廷章也见到了对方另一面,李廷章忍不住笑了起来,“为民,现在还说不到那一步,还先是考察,后边才谈得上其他,成不成还在两可之间。”
“你捅娄子得罪人只能说明你工作艺术欠缺,对地区领导意图理解不到位,做工作还欠缺火候,和曹书记有什么关系?该批评批评,该纠正纠正,最终定板拿主意还是曹书记不是?”李廷章笑吟吟地接过茶杯,望着陆为民,“其实这也不是坏事儿,为民,你是很期待干这个活儿吧?”
“叶绪平这段时间也很活跃,他想接我的位置当然不可能,大概是看上了老杨退下来的位置,而且看目前状态这种几率很大。所以我若是年底离开,这个县长位置要么就是地区来人,要么就是在你和孟余江里边产生,不过孟余江现在被搁在这个位置上有些尴尬,加上他原来和梁国威关系太密切了一些,一来曹刚心里大概还有些不放心,二来也担心如果要推他会不会得到地区的认可,这也需要一个过程,三来也担心如果他要推孟余江,恐怕虞庆丰心里就要起疙瘩,现在对他工作就未必有那么支持配合了。”
“地区来或者外边县调一个县长的可能性也有,但是不大,毕竟曹刚才来,我一走再来一个新县长,情况都还不熟悉,又要一个熟悉期,对明年双峰的hetushu•com工作不利,老虞大概是曹刚想推出来接我班的人之一,这段时间我看他们俩来往很密切,老虞也很配合曹刚的工作,不过这未必合上边的意思。老虞从来没有搞过行政工作,除了在县委办干过一段时间副主任,基本上都是在纪委监察这条线上工作,对经济工作更不擅长,甚至也没有在乡镇上干过,这一点地区都很清楚,这也是他的致命伤从双峰全盘工作来考虑,虞庆丰不是合适县长人选,甚至还不如孟余江,尤其是在经济工作现在提到前所未有高度的情况下,所以曹刚的意图未必能实现。”
在这个舞台上,连曹刚都还只能是配角,自己更是小角色,但是小角色要演好,也得要有一番表演水准才行。
陆为民默默点头,在李廷章面前他没有必要掩饰什么,自己也不可能不想去搏那个县长位置,所以矫情说些推口话没多大意义,反倒落了下乘。
“你何须要他满意?你只需要按照你现在的思路去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老杨现在的缺位,在经济工作上你就基本上替代了我和老杨的角色在发挥作用。”李廷章提高声调,郑重其事地道:“你就得要善于利用眼前这个形势,形势造就人,政府这边的工作你也要学着过问一下,哪怕是越俎代庖!适当的越位更能展现自己,抢占先机,原来詹彩芝都敢干的事儿,你陆为民难道就不敢?老杨那里不是问题,我和他心里有数,现在就需要你这么干!”